正文 第48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1章

    521这家伙,人家都要杀你了,你怎么就那么沉得住气喃无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的模样啊。

    这怎么练得那么淡定从容啊,都快要被杀了,还那么想以德报怨吗?

    我说道:“你知道你要是死了,一切都灰飞烟灭了吗?”

    她说道:“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那你就没想过,要逃脱,要报复,反戈一击?”

    她问我:“有用吗?徒劳无用。生死自有天命,不劳你替**心。”

    我说:“我是不想操心,可你都要被人杀,我如何不操心。我问你,你是不是怕连累我?”

    她说:“别谈这事了,我不想谈。”

    我说:“听说你很爱你的男朋友,既然如此,你应该好好和我合作,干掉这群害虫,然后,等着出去后,和你男朋友结婚,好好团聚。”

    她听我说到这个,嘴唇微微一动,但很快脸色又恢复冷冰冰的样子。

    我问道:“你就真的不指望以后的生活了?不想好好的出去,过上好好的日子,和你男朋友结婚,生孩子,相夫教子。”

    冰冰突然打断我的话:“别说了!”

    我看着她。

    她是心动了。

    与其说心动,不如说心乱。

    她说道:“我可以回去了吧!”

    我说:“你可以继续不合作,我也只能做我该做的。”

    她转身,走出去,停住:“谢谢。别再卷进来,你会死。”

    说完,她走了。

    冰冰完全不合作,她还是怕牵连到别人,连累到别人。

    不过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和彩姐那个黑势力集团斗,太难了。

    难道就这样算了?

    我又打电话给贺兰婷,说了这事,然后问贺兰婷能不能安排我见见d监区要杀521的那个人。

    贺兰婷问我:“见她又有什么用?如果真是被人派来的,她为何要和你说?她也不敢说。”

    我说:“那也不是那么绝对的嘛。”

    贺兰婷说:“你又用什么理由去见她?”

    我一下子无语。

    是什么理由啊,我也不是警察,不能打着查案的幌子,我要见人,人家可以不见我啊。

    贺兰婷说:“如果真是她们做的,她们不会让你轻易见到她,就算我要人,我又有什么理由?”

    我说:“那岂不是算了?”

    贺兰婷说:“正经的途径是走不了了。”

    我急忙问:“那你的意思是说不走正经的途径?”

    贺兰婷说:“你可以想想办法。”

    我说:“难道我去劫狱?”

    贺兰婷骂道:“你怎么那么蠢!你不是和防暴队的人很熟吗,找她们不就行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要我让防暴队的朱丽花去带人出来啊。

    防暴队的可以随便编一个理由,例如怀疑她藏毒,藏武器,怀疑她跟什么一件斗殴事件有关,拉出来调查什么的,就可以拖人出来。

    我说道:“不愧是副监狱长,头脑果然好使。”

    贺兰婷说:“是你蠢。”

    我说:“好吧。”

    我直接挂了电话,拜拜也不说了。

    我去找了朱丽花。

    朱丽花也是一个又硬又臭的石头,好在她虽然嘴巴硬,但她的心是软的。

    在防暴队的人的引见下,我走进朱丽花的办公室,她抬起头看我。

    我看着她办公室,挂着叉子啊,电棍啊,防护服啊,头盔啊,防刺服,防割手套,靴子,护膝这些,拿起来看着:“这些玩意,看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啊。”

    朱丽花说道:“有事就说!”

    我呵呵的说道:“抱歉啊花姐,确实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来的。本来呢,我来看你,应该带点什么土特产啊什么脑白金之类的,或者是旺旺啊,可你这个人,刚正不阿廉洁清正,我真是很佩服你,为了防止被你骂,我就不带来了。”

    朱丽花不耐烦:“快点说!”

    我说:“好吧,那我就直言了。花姐,我们监区有一个犯人,521,你认识的,前天遭到d监区一个犯人的刺杀,差点没命,是出来体检的时候,在体检通道被拉进去差点掐死。d监区的那个女犯,杀过三个男人,还弄一个男人重伤,死缓,我想查出来她为何能从d监区那里窜出来的,而且事发后被人发现,她马上逃了。我调取监控录像,当天监控录像是没有,那个时间段刚好升级维护,我怀疑是有人蓄意安排这起谋杀。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对不对?然后呢,我想要查这个d监区的女犯,但是没办法,查不到啊,我没资格拿她出来,也没理由查她。所以找你帮忙。”

    朱丽花说道:“为什么那个521有那么多人想杀她?”

    我说:“还不是因为传言她有几个亿,而且她是和整个黑势力对抗的,也是被黑势力害进来的。”

    朱丽花向来对这些黑恶势力深恶痛绝,恨不得亲手一个一个掐死这帮扰乱清平世界的小砸碎,她咬咬牙,说道:“又是这帮人!我帮你带出人来。你是不是怀疑她被那帮人收买了?”

    我说:“对。而且那女囚,我怀疑有心理疾病,被人利用了。”

    朱丽花说道:“我去带人来。现在就去。你在这里等我。”

    我说道:“她姓审,叫审跃。谢了,顺便帮我从狱政科拿她的资料来!”

    审跃,和沈月同一个叫法。

    朱丽花去了。

    防暴队带队进去要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理由。

    我怀疑你什么什么,你跟我们走一趟,没理由都可以。

    监区的领导也不敢拦,这防暴队虽然也是监狱管着,但是她们防暴队牛啊,都是部队来的,都有背景来的,她们跟站岗的武警几乎没什么区别,监狱长怎么的,面子照样不给。

    离了防暴队和武警,监狱的狱警管教这群饭桶还真压不住这帮囚犯。

    压住几个,十几个,几十个女囚,可以,但是万一女囚人数多,或者动到刀等武器,还是要防暴队来不可。

    没多久,徐男真的把d监区的这个女囚押过来了。

    审跃。

    长了一副美貌的脸蛋,可是,她的拳头很大,手掌很大,甚至露出的半只小臂,看起来比我的手臂还粗壮很多,而且,她被三个防暴队的人押着进来,她一甩,三个防暴队的女囚都被甩出去了。

    她的肩膀很宽阔。

    身材完全是强壮男人的那种身材。

    这让我想到那句描述这类人的话:萝莉的脸,汉子的身。

    防暴队的人把她用手铐铐在了柱子上,然后给她凳子坐下来。

    朱丽花让防暴队的人出去。

    我看着审跃。

    审跃也在看着我们。

    我是在看美女,不可否认,她长得很漂亮。

    一双美丽的洋娃娃一样的大眼睛,容貌可以说用精致来形容。

    她的脖颈处,有纹身,看到只是一角,不知道纹身什么。

    她看看我,问:“很多人看我,先是看脸,然后看身材,一般后面都是眼光落在我的纹身上。想知道什么纹身吗?”

    我说:“哦。是吗?”

    她把囚服轻轻一拉,露出肩膀处,是一个张牙舞爪青面獠牙的恐怖怪物。

    我被刺激到了,妈的一个女的,去纹身纹这样的玩意,什么鬼嘛。

    我说道:“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动物。”

    她说道:“这是撒旦,欧美人眼中的魔鬼,被看作与上帝的力量相对的邪恶、黑暗之源。”

    我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这样的东西?”

    她说:“天使拯救不了人类,人类都是欺软怕硬,只有魔鬼的邪恶可怕力量,才能制服人类。”

    我感觉这家伙也有心理问题,当我听到薛明媚说这个用相同的办法杀了三个男人的时候,我就怀疑她有问题。

    我说:“人类怎么你了,你那么憎恨人类?”

    她说:“对我做的坏事可多了。我小的时候,他们抢我的糖,小学的时候,在我脸上画东西,推我进水沟,中学的时候,只因为我学习成绩好,就七八个同学拉我到巷子里去打我。我给他们钱,让他们放过我,他们开始同意,后来要得越来越多,从每天一块,到每天十块,我偷家里的钱,被家人发现,被打,没钱了,他们也打我。高中谈了男朋友,也被一个吃醋的女生叫人打我,我给了他们钱,也照样打我,男朋友也被抢走了,背叛我了,我去跪着求他们还我男朋友,没用。后来,撒旦到我的梦中告诉我,这样子是不行,只有我自己变得强大了,才不会有人欺负我,我就去健身,天天健身,除了上课睡觉吃饭的时间,我都在操场上,在家里健身。再后来,无论是女的,还是男的,无论是五个六个,还是十个,十几个,都被我打跑。”

    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审跃,女,二十六岁,高中时就进过少管所,罪名是故意伤害罪,因为用钢管打得同校的四个女孩两个男孩轻伤三个重伤三个,被学校开除了。

    进来女子监狱的原因是防卫过当和故意杀人罪,法院认为,被告人审跃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和防卫过当罪,鉴于该案系因死者企图侵犯被告引起,结合具体案情,最终,判处吉星鹏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这案子判决很奇怪,杀了三个人,重伤一人,其中三个是因为防卫过当,一个是故意杀人。

    三个防卫过当是因为那三人先对审跃动手动脚,所以其中两人被审跃杀了埋尸。还有一个是重伤逃脱。

    故意杀人那个,是因为没有他对审跃动手动脚的证据,但是审跃的辩护律师还是辩护说是因为他先对审跃动手脚了,所以审跃才杀了他。

    这个漂亮的女孩,杀了三个男人。

    真有够残忍的。

    我说道:“你杀了三个男人?”

    审跃说:“是的。”

    我问:“他们该杀吗?”

    审跃说:“有的该,有的不该。”

    我问:“这话怎么说?”

    审跃说道:“对我动手动脚的该杀,不动的不该杀。可是他们都是对我有企图的,我去泡吧,他们送我回来,目的都是不良。你说他们该杀不该杀?”

    我说道:“艹。就因为你泡吧,他们送你回家,你觉得他们对你有所企图,就该杀?”

    审跃说:“难道不是对我有所企图吗?”

    我说:“一个男人喜欢女人,这能成为被杀的理由吗?”

    审跃说:“他们想动我的身体。他们居心不良,他们先对我居心不良,所以我才想杀他们。”

    我说:“你真是个神经病。”

    她说道:“也许真的是神经病吧。我喜欢杀人,杀动物。杀他们并不只是因为他们想得到我,而是我想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