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9章

    监区长也是怕自己担负责任,这都离上次那个女犯自杀没多久,监区又来第二个,那上面怪罪下来,谁都担不起。可总不能看着廖子要死,见死不救。

    我说:“我也不希望出事,更不希望有人死,所以才来找你商量。监区长,你想想,如果丁灵不去劝说让廖子配合,廖子自杀了,那我们麻烦了,这才一个月之间,我们就死第二个了,那上面不拿我们开刀啊!”

    监区长问我:“那你说,丁灵的安全谁来负责,出事了,你来负责吗!”

    我说:“我想过了,让薛明媚她们一直陪着盯着她们两,不允许她们两单独行动。”

    监区长说:“那也不行,一旦疏忽,就会出事!”

    我说道:“那行吧,监区长,我只是来报告的,凡事都是你拿主意。你说了算。”

    我把责任都推给了她,在监狱呆久了,我更学会了圆滑。

    不把丁灵调回去,如果廖子自杀了,对不起,是监区长你的责任。

    如果把丁灵掉回去,丁灵被廖子弄死弄残,对不起,还是监区长你的责任。

    监区长直勾勾看了我好久,说道:“你是把这块火红的碳塞进了我手中啊。”

    我心想,道理是这么说,但是你是一个监区长,这么个事,你作为领导,你不担着,难道让我们小喽啰扛着?

    立功了,谁都抢功劳,妈的,出事了,好,你们来背黑锅。

    跟这种领导真倒霉。

    我说道:“监区长,那我回去了,当我没说过。”

    她说道:“你说说你的想法!”

    我不会替她拿主意,我只出主意,我说:“第一个,不管不理廖子,也不治疗,不死当然好,自杀了,那没办法,只能善后处理。第二个,我去给廖子做心理辅导,给吃药,治疗,治好了当然好,治不好如果自杀了,那也没办法,善后处理吧。第三个,让丁灵帮忙,给她做心理辅导,让薛明媚她们找人日夜看着她们,不能让她们两个独处,让丁灵对她说让她配合治疗吃药,治好了当然好,治不好,死了,没办法,还是善后处理。如果丁灵出事,那没办法,还是要处理。”

    监区长皱着眉头听完,说:“那小张你的意思是怎么样?”

    我说:“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来请示你。”

    监区长说:“狡猾!”

    我呵呵一笑,不再答话。

    监区长捏着下巴想着分析利弊,然后说道:“如果让薛明媚找人看着她们,应该不会容易出事吧。”

    我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不怕一万,也怕万一。”

    监区长又想了一会儿,决定性的说:“让丁灵调回去。”

    我说:“是,监区长!”

    她又说:“你找找薛明媚,和薛明媚谈谈,务必让她配合,一定要让她们看好丁灵她们两,不能出事!”

    我说:“放心吧,薛明媚是她们的大姐大,她也不会愿意她们出事的。”

    监区长沉默一下,说:“万一出事,怎么处理?”

    我不回答,看着她。

    她盯了我一小会儿,说道:“你想让我来担责?”

    我心想,妈的你不担责,难道让老子来?

    我倒是想救人啊,但是万一出了什么事,丁灵被打重伤或者死了,那我的对手康雪马玲那帮人还不赶紧致我于死地啊。

    监区长问我的时候,我没有回答任何话。

    过了一小会,她说:“我明白了。你去做吧。”

    我想,她虽然给我批条,但她自己还是不想担责,一旦有什么事,她那人,定会拉着一个人来垫背。

    随即,监区长说道:“我记得我们监区新来几个外招的临时工。”

    我在心里骂,我靠,又是临时工。

    干坏事的都是临时工,一是因为做事的多是临时工和普通职工,二是因为领导出了事就想一推了之,推卸责任。

    临时工,一个在计划经济时代耳熟能详的词汇,一个在法律意义上并不存在的用工形态,如今却大量存在于多个行业,并引发“临时工现象”,出了事就拿“临时工”当“挡箭牌”。

    某媒体大楼发生大火,倒霉的是“临时工”;说高校乱收费不算大事的某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是“临时工”;暴踩商户脑袋的城管被查明是“临时工”。

    在一些涉及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社会事件中,“临时工”成为最后的责任人,已屡见不鲜。

    没办法,临时工,觉悟高,有啥责任一肩挑;临时工,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临时工任务多,甘为领导背黑锅。

    好事自己揽,坏事临时工。这就是临时工策略。

    我鄙夷的笑笑。

    监区长问道:“怎么,难道你想背黑锅?”

    我摇摇头,说:“那我回去干活了。”

    监区长挥挥手。

    都***老油条啊。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我让徐男叫来薛明媚。

    薛明媚进来后,我先发制人:“噢亲爱的,我想你了!”

    薛明媚四根手指轻轻一摆:“少来骗老娘。”

    我笑道:“想你也不行吗?”

    薛明媚坐下来,问道:“有什么事就说,你想我我真不信。”

    我说:“我隐藏得那么深都被你看得出来了啊!”

    薛明媚问道:“能先发一只烟吗张队长?”

    我过去给她烟,点上,自己也点上一支。

    她吐了一口烟雾,说:“今天这么殷勤,是有事要求我呢,还是有事要求我?”

    我说:“跟你这种聪明人讲话,我最喜欢的了。的确是有事求你。唉,这在b监区,我们薛姐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干点什么事,没得薛姐的点头帮忙,还真的靠不了谱。薛姐手脚通天啊。”

    薛明媚说道:“我呸张帆!有什么事快说,最不喜欢听这种话了!尤其从你这种张嘴谎话就来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我指着我的胸口说:“其实我真的是很佩服你,那么多女犯都拥护爱戴你,现在,我要你帮忙的,也是让你罩着一个人。”

    薛明媚得意一笑:“那是。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果然还是被戴了高帽后吃了这一套啊。

    我说道:“像薛姐这样心高眼明,大方义气的人,世间真是越来越少了啊。”

    薛明媚骂道:“你有话直说!是不是让我干一些杀人放火的危险事情?”

    我说:“开玩笑罢了薛姐,是这样子的,那个丁灵,然后那个廖子,你都认识吧?”

    薛明媚说:“张帆你再这样我可要走了啊!”

    我按住她:“好好好,切入正题,是这样子的,那个廖子呢,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孤独症,得这种病的人呢,就是感到很孤独,她怕她身边的人离开她,而且她很难受,想自杀。所以呢,丁灵不是和她很好吗?当丁灵说要出去的时候,她害怕和她朝夕相处的丁灵和她分开的那种感觉,就对丁灵下手,然后自杀。”

    薛明媚没有听完我的话,直接骂道:“我管她什么孤独症!我看是自私症!怕丁灵离开,就要杀丁灵,这是自私!不是怕孤独!你少给她找借口!”

    我说道:“你听我说完再骂嘛!”

    薛明媚一脸不耐烦:“提到这个女人我就来气,还以为她对丁灵真是多好,就是为了让丁灵陪着她在牢里过。自私吗!”

    我说:“靠!你听我说完先再插嘴可以吗?”

    薛明媚抽烟。

    我说道:“孤独症,是确实存在的,得了这个病的,几乎可以说是绝症,孤独就是一种感觉,可怕的孤独,可怕的想自杀的感觉,廖子,确确实实的,是孤独症。她杀她男朋友,也是因为如此,她对身边的人都很好,不惜一切代价,怕她身边的人离开她,但是无论多少人围着她,哪怕是过生日身处人群中,她还是会感到孤独。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病,一般来说,最后的下场,都是自杀。”

    薛明媚优雅的抽着烟:“那就让她自杀好了。”

    我说:“靠有没有人性的你。”

    薛明媚说:“她有人性吗?得病就要杀人啊?那不如杀她自己好了。”

    我说:“那现在丁灵不也没死嘛。”

    薛明媚说道:“好像如果没人发现的话,或是晚发现几分钟,现在也死了吧?”

    我说:“那现在是这样子,她的病治好了,那我们救了一个人,挽回了一条生命,而且,她病好了,还是你们的好姐妹。”

    薛明媚说:“谁会和这样的人做姐妹呢?”

    我说:“那她不是有病嘛。”

    薛明媚反驳道:“我有病我也不会杀自己闺蜜!”

    我说:“这种假设不成立,因为你根本不会得这种病。再说了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薛明媚说道:“是,有些人,得病了就拉别人一起死,但她怪她自己有病借口自己有病,其实最该死的还是她。”

    我只好换平淡口气说道:“薛明媚,我和你一样,心里面对她感到愤怒,怎么能对自己好闺蜜下手呢。我也想任她自生自灭,但我的良心不允许,因为我觉得我还能救得了她,还能努力一把,把她治好了!然后,她以后不会对闺蜜下手,不会杀人,跟平常人一样,过上幸福生活,不好吗?”

    薛明媚说道:“我没你那么伟大。”

    我说:“那你帮我这个忙可以吧?把丁灵调回来,让丁灵和她继续一起,劝她,劝她配合治疗,治好她。如果治不好,真的是没办法了。”

    薛明媚说道:“你说什么,让丁灵和她继续在一起,你要害死丁灵!”

    我说:“所以我让你帮忙,看着她们!”

    薛明媚问道:“你以为可以时时刻刻看着她么!时时刻刻盯着她们么?”

    我说道:“所以我才要拜托你的帮忙。”

    薛明媚摇头,说:“我不愿意。”

    我走过去,给她倒了一杯茶,说道:“这也是丁灵的意思。丁灵在那天被打进医院的时候,我说的是被章队长打晕进了医院的时候,她哭着喊着说要离开这里。然后我才知道她可以翻案的,只不过,她舍不得你,当然,还有廖子,所以没走。如果不让丁灵来劝劝廖子,把廖子治好,估计丁灵还是不愿意出去。”

    薛明媚叹气道:“她怎么那么蠢!她就是太好了,所以被人利用,进来这里。在这里,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她也是被人利用,被人欺负的。你知道她想翻案,但是又犹豫吗?因为翻案会把害她的那几个送进监狱,她怜悯他们。她都被他们害成了这样子,还去可怜他们!我真想把她的脑子剖开,把我的脑子装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