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8章

    我吃惊的问:“你有什么病?”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她问道:“有笔吗?”

    我拿出笔和笔记本,让她写。

    她写了一些药物名,氟什么什么,利什么什么,一大行字,我看都看不懂。

    看了好久,我说:“字我都不懂得念啊。”

    她说道:“这类药,你去药店买不到。就算有的找到,也很难找全。”

    我问:“那怎么办?”

    她说:“去找一个精神医院心理医生,塞钱给他,让他帮你拿。”

    我举起大拇指:“高明。”

    然后我又问:“吃了这些药,真的会好吗?”

    她说:“不一定。”

    我点点头,看来她都救不了的人,我只能努力一把,尽人事看天命了。

    她的美丽眼睛,眼珠往左侧瞥了一眼,然后告诉我:“有人偷偷过来墙角那边,偷听我们说话,正在靠近。”

    我看过去:“没人啊。”

    她说:“刚才看着我的两名管教,有一个不见了,她告诉另一个,她去上卫生间,其实她是来偷听了。”

    我说:“那么远你都知道了?”

    她说:“看她们说话时的手势动作就知道了。你难道没听到脚步声?”

    她真是神,我真的没听到,那女的过来,是蹑手蹑脚,她怎么听得到?

    柳智慧说道:“这个人,就是来查你的人。她到墙角了,我们大声点,演一场戏吧。”

    我问:“怎么演?”

    她大声道:“我说了不可能的张帆!我不会喜欢你的!你死心吧!”

    我明白了,于是说道:“为什么啊!你那男人有什么好的?又老又丑,又胖,不就是有钱吗!而且对你也不好!”

    柳智慧冷冷一笑说:“那你继续。”

    我站着。

    一会儿后,她说:“我要回去了,你以后别来找我了。”

    我说:“不。我不会放弃!”

    她轻轻说道:“她走了。”

    果然,没一会儿,那个管教出现在了另外那个管教身边。

    妈的,身边的康雪的眼线还真多。

    我说:“你担心她们查你的底吗?”

    柳智慧说:“她们查不到。”

    我问:“那么肯定?”

    柳智慧说:“我是真的要回去了,再见。”

    我说:“好吧,再见。”

    傍晚出去后,我去给贺兰婷打了电话,叮嘱她要小心,人家康雪那些是黑衣帮的,会查到她身上,贺兰婷说谢提醒三个字,挂了电话。

    她是如此如此的不怕死啊。

    我拿着柳智慧写给我的药单,查了一个精神治疗院的电话号码,打过去,说有人还值班,我直接打的过去了。

    进了精神治疗院,那个精神病科的心理医生在值班,看着报纸。

    我坐下后,他推了推眼镜,看看我,问道:“你有什么要咨询的?”

    我说:“我想买药。”

    我开门见山。

    他说:“你有病?”

    我说:“我没病,但是有人有病,我帮她买药。”

    他摇摇头,说:“我帮不到你。”

    我拿着一个信封,塞给他。

    里面是钱。

    他懂的。

    他拿过信封,捏了捏后,说:“你要买什么药。”

    我拿着药单给他。

    他看了后,说道:“病人是精神分裂还是抑郁症?”

    我说:“都差不多吧。”

    他转身,去拿药了。

    我看见他在里面拆了信封看里面有多少钱。

    拿药出来后,他说:“拿好。记住,如果出事的话,你自己看着办了。”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拿了这些给病人吃,如果病人吃下去,出了问题,他可不会承认我从这里拿过药。

    我嗯了点点头。

    看来,他担心出事,我也担心出事,还是汇报上级领导一下的好,万一出事了,我可吃不消。

    第二天,我找了监区长,和她说了一下为什么廖子会想杀丁灵的原因。

    然后我又告诉她,我有那些药,但不知道治好不好,如果不吃药,任其发展,也许真的还会自杀,如果吃了药,估计会好,但不确定。

    监区长聪明的问道:“你不想扛责任。”

    我笑笑说:“监区长,出事谁也不想扛责任。但是现在,不管不理,也许她真会自杀。”

    病人自杀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料理后事就很麻烦了,上次那两个女犯自杀,又有家属来拉横幅喊赔偿了。

    但是我们又真的是难以阻止,如同柳智慧所说,一个人如果想死,你还能拦得住吗?

    监区长说道:“给她吃药吧。”

    我说:“我记得之前马玲她们对我说的,说我治不好病人,责任在我,我可不想她吃药了死了然后怪我,我需要你写一个条子给我。”

    监区长皱起眉头:“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说:“不,监区长,一点也不夸张。”

    她有些生气:“那算了!”

    我说:“那好吧。”

    我又何尝不想治好犯人的病,可如果我给她吃了,还是自杀了,出了问题,她们还是要找我的麻烦,给马玲那帮狗腿又有了一个可以整死我的借口。

    我说:“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她叫住我:“等等。”

    我看着她。

    她说道:“我写。”

    监区长也怕病人真的自杀了,那最麻烦的是她,而不是我。

    她写了批准我给女犯廖子吃药的条子后,我满意了,撤退出她的办公室。

    徐男报告,说丁灵想见见我和我聊聊。

    我让她带她来。

    丁灵来后,先是一言不发。

    我看着这些药物的说明书,抬起眼睛,看了丁灵一眼,问:“怎么了,都要出去了,怎么还那么愁眉苦脸的。”

    丁灵说道:“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救救她。”

    我问:“廖子是吧?”

    她点点头:“她有很严重的抑郁症,舍不得我走,才要这样子,不怪她,我早想拜托你,可是我怕她生气,和出事。你能不能救救她。”

    我说道:“她要杀你,你还救她,你真是一个活菩萨。”

    丁灵抿抿嘴,说道:“她其实是个好人的,挺可怜的有那个病。”

    我说:“她不是抑郁症,抑郁症还好点,我和她聊过了,她是孤独症,这个比较麻烦。”

    我突然想逗逗她。

    丁灵有些高兴:“是吗?你知道她有什么病了啊,那你能不能治好她。我,我给你钱,出去了后。”

    我说:“行,我们都是朋友,治好了,好歹是一条人命啊,你给我十万八万就行了。”

    丁灵啊的说:“那么多呀?”

    我说:“靠,还多啊,才十万八万,一条人命啊。说实在话吧,她这么下去,不管不理她,估计很快就没命了。你知道的,自从她要勒死你后,她们整个监狱都没人理她了,没人和她说话,这个病,更需要沟通,没人和她说话,她离自杀,不远了。”

    丁灵担心的咬咬嘴唇,说道:“我,我给你钱。”

    我说:“呵呵,好啊。给我钱。不过我还想要一个条件。”

    丁灵问我:“什么条件。”

    我说:“陪我一晚。”

    她脸红到了脖子跟,说:“我,我,不好吧。”

    我说:“不好那就算了。”

    她说:“我。我陪。”

    我问道:“呀,你那么脸红干什么啊?我的意思说,等你出去后,陪我一晚看电影吃饭,当然,你请客。”

    她这下子放松了些,说:“你真坏。”

    我笑着说:“想歪了是不是?”

    她说:“是你自己说歪的。”

    我说:“哈哈是你自己想歪的,别不承认。”

    她脸又红了:“你就是坏,就欺负我们这样的人。”

    我说:“好,看在你这样老实的份上,十万八万也不要了,你请我看电影吃饭就行了,不过等你出去再说。”

    她抬起头,说:“我会给你钱的。”

    我说:“说了不要,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真的给我就不治她了。再说了,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她。”

    丁灵愁起眉头,问:“很难治吗?”

    我说:“我要和你说两点,第一个,孤独症,一万个人中,估计会有五个人有这病,严重的话,是无可救药的,而且,几乎可以当绝症看,完全治愈率很少很少,只能说,用一些特殊的心理治疗,行动治疗,行为治疗,药物治疗,思想治疗,让她们稍微好一点,就是说,不让她感到那么的孤独,想死。我不确定我能防止得了她自杀救得了她。第二个,要看她自己配合不配合治疗了,如果不配合,那没办法,我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

    丁灵忙说道:“那我去劝劝她!”

    我说:“你还想死?”

    丁灵支支吾吾说道:“我不想死,我想我妈妈,想我弟弟,妈妈说等我出去那天,给我做一大桌子的饭菜。弟弟买了房,我们一家人要好好生活。”

    我问道:“那你还想去劝她,你真想死了,要不这样子,我安排你每天可以见见她,但是只能在把她控制住的情况下,也就是说,给她上着手铐脚链,铐住,然后你和她聊聊,劝她和我合作吃药治疗。你看怎么样?”

    丁灵说道:“那她不会配合的,你都这样对她,她会心里抗拒的。”

    我说道:“咦,你还挺懂嘛。那也是为了你安全嘛,总不能还没治好她,就让你先死了。”

    丁灵说道:“让我回去。”

    我说:“你真不怕?”

    丁灵说:“我不怕的。我回去好好劝劝她。”

    我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以前和我说,舍不得离开薛明媚,这是借口吧,其实是舍不得离开廖子。”

    丁灵有些惭愧,说:“我是没骗你,也不是借口,我舍不得离开薛姐,也舍不得离开廖子,我觉得我离开了薛姐,她以后不会见我。离开了廖子,廖子会自杀,以后我再也见不到她。廖子其实是个很好的人,真的,她不会再害我的。她只是希望有人陪着她,不让她孤独,她希望我能一直陪着她。”

    我想了想说道:“不行,还是太危险了。你就每天隔着铁丝见见她,和她聊聊就好了。我只能这么做。”

    丁灵说道:“那她不会听的!她会觉得我怕死,怕她杀我,觉得我已经放弃了她,她又怎么会配合呢。”

    我想了想,说得对啊。

    我说道:“那我申请一下监区长,我可不想出事。”

    丁灵问道:“监区长会同意吗?”

    我说:“我不知道同意不同意,她不同意,我不敢这么做,因为一旦私自把你调过去,你出事了,会有人整死我。如果不行,我也只能给廖子做心理辅导,让她配合吃药治疗吧。”

    她说:“拜托你了张帆哥哥。”

    我说:“回去吧,我尽力。”

    我又去找了监区长,和她说了让丁灵回去薛明媚监室,让她劝劝廖子配合我治疗吃药的事。

    监区长一口回绝:“不行!你还嫌丁灵命长吗!你希望她死吗?出事了谁来负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