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7章

    廖子说:“睡着做梦都是。”

    我奇怪的问:“那是什么梦啊?”

    她说道:“梦里,总是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在家,家里有很多吃的,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我给家人打电话,他们也不接,给我朋友打电话,也没人接电话。我要被逼疯,我走到街上,街上空无一人,一个人也没有,我打电话到警察,也没有人接,然后我去了市中心,也是一个人没有,空荡荡的。”

    她说着说着,自己都哭了,这种感觉,别说她梦见的,我自己想想都感觉到可怕的孤独。

    我说道:“这只是梦啊。”

    她哭着摇头,说:“这不单单是梦,而是一种感觉,让我很难受,要窒息的感觉。”

    我问道:“难道,梦里就没有人出现过了?”

    她说道:“这些梦,我经常做,甚至我梦到我站在了森林里,连一只蚊子也没有,地上的,没有任何动物,只有植物和建筑物,站在城市里,空荡荡的大街,空荡荡的房子,阳光明媚,可我只想哭。有不少次,也梦到了人,在街上很多人,有卖东西的,有发传单的,有扫地的,有逛街的情侣的,很多很多,像平时我们去市中心步行街逛街那样。”

    我问道:“是不是她们你一碰到她们,她们就是透明的,可穿过去,或者说,他们根本看不到你。”

    她说:“不!他们看到我。我过去,问发传单的,能给我一份传单吗?他看看我,然后发给了别人,不理我。然后我去买东西,我买蛋糕,给服务员钱,她看看我,却不要,却又不和我说话,只是叫后面的人挤走了我。我去拿了一个蛋糕就走,也没人跟我说什么,更没人拦住我。我在梦里,拿着石头砸了别人的车窗,没人理我,我打了别人,别人也跑了,不跟我讲话。我想,是不是我拿着刀子捅了人,就会被抓起来,可是,梦里的我,没有下手,一直都没有。后来的梦,就越来越少梦到有人。”

    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还有这么奇怪的梦啊。”

    她说:“只有我一个人,一个人。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挤着,让我很难受,很难受。”

    我看了看她的资料,资料上写的是她用刀子捅了男朋友,导致自己男朋友重伤,被判伤人罪进来的。

    我问道:“你这个资料上写的,你捅了自己男朋友,为什么?难道做梦了,还要在现实中试一试?“

    这家伙,捅了男朋友三刀,刀刀致命,直接朝肚子里插下去,而且是趁着男朋友睡着的时候。

    妈的,这有多残忍!

    她哭着,说道:“他要和我分手,我不肯,他嫌我太粘着他了,他烦我了,我受不了。我要和他死在一起!”

    我问道:“你没想过家人的感受?难道说,你家人对你不好吗?”

    她摇着头,说:“不,他们对我很好,我朋友也对我很好,认识我的人,都对我很好。因为我害怕孤独,我会不顾一切的对身边的人好,希望他们都不要离开我,让他们都守着我。可是哪怕我在过年的时候,在过生日的时候,他们给我庆祝生日,我还是感到可怕的孤独。我好害怕这样的难受。”

    我想到足球界最出名的光头裁判科利纳早年的那本自传中,结尾所言:我站在万千人中间,感到的只有孤独。

    她继续说着:“我男朋友离开我,我害怕他离开我,我抱着他,跪着求他不要走,他打我,我自己打自己,我说我会改。他不理我,吵累了,他睡觉。我拿起刀子,想杀了他,然后我再自杀,和他一起死,这也许就是我最好的解脱,我活在世上,实在好难受,他会陪着我去另一个世界,也许那样我就不会再孤独,哪怕死了,我没有感觉,也没有孤独。后来他挣扎跑出去了,我没有杀了他,我被判刑了,我想自杀,摆脱这样的感觉,可是我被救了。”

    我问道:“这也是你想杀掉你好闺蜜丁灵的原因?”

    她点点头。

    我只当她是被逼的,被章队长逼的,看样子,真是因为心理疾病而产生的杀人之心,不,不是心理疾病,她没有病,她是心理痛苦。

    我说道:“好吧,谢谢你的配合,我想,我会争取给你治疗一下。”

    她说:“没用的。我看过不少的医生,有的说我是抑郁症,有的说我是妄想,精神分裂,我吃了很多药,都没用。”

    我想,她以后在监狱的生活,也许就真的孤独下去了,因为她动手要杀丁灵,丁灵是她的好闺蜜好朋友,而且丁灵又深得薛明媚等人的喜欢,廖子,必定要被孤立了。

    我问道:“你还想自杀吗?”

    她竟然回答:“很想。”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沉默了一下,廖子问道:“请问,我是要被继续判刑吗?”

    我抬头看看她,说道:“我也不清楚。”

    然后又说:“我想,丁灵不太可能会去告你的。”

    事实果然如此,丁灵还替廖子求情了,监区长也不想自己监区各种各样的出事,就压下去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如我所料,廖子在监区,彻底被孤立了。

    为了防止她还对丁灵下手,我们把丁灵调去了别的监室,而廖子,在薛明媚的监室,被孤立,她们痛恨这种自私的人,她们可不管你有什么心理疾病,有什么心理苦衷,她们想到的首先是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她们会想,一个能对自己那么好的闺蜜还能下手的人,也能对别人下手,和这样的自私可怕的人做朋友,带不来任何的利益,哪怕是说话,都没人和她说话了,我想,如此下去,廖子可能真会自杀。

    我只能去找了柳智慧,希望她能替我出出主意。

    见到柳智慧,还是那个地方。

    我第一句话直接说重点:“最近遇到了几个很棘手的心理病人。”

    柳智慧说道:“我也遇到了几个对你来说很棘手的人。”

    我惊讶了,问:“怎么呢?”

    柳智慧甩甩长发,说:“她们有人跟我靠近,是狱警,假装和我做朋友,时不时送点东西给我,问话,套话,基本是围绕着你。”

    我急忙问:“问的是什么?”

    柳智慧说:“问我和你的关系。”

    我靠,这帮人查我都查到了柳智慧这边,连柳智慧这边她们都查,那不是连贺兰婷都查,柳智慧没有搀和到我和康雪彩姐这帮人的斗争之中,她不会有事,我担心的是贺兰婷。

    我说道:“是吧,那你怎么说。”

    柳智慧说:“我说你喜欢我,想追我。追不到,就死缠烂打。”

    她笑了,轻轻笑了一下。

    天山雪莲也会笑啊。

    我看着美呆了的她,说:“是想追你的。”

    柳智慧说:“只有这么说,她们会相信。我不想透露我教你那些,我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希望你谅解。”

    我摆摆手:“这有什么关系啊。”

    柳智慧问:“我不想问你这关于什么人什么事,不过我看得出来,有人眼神非善,你自己小心。”

    我说:“谢谢了,我会小心的。原想问你几个问题的,最近遇到几个极品的病人,唉,那几个自杀的就算了,那么极品估计以后也遇不到。”

    柳智慧好奇问:“说吧,都说了。”

    我说:“还是直接说现在这个吧。有个女病人,说很孤独,每天都是,每分每秒,做梦都是一个人,整个世界都一个人,这是孤独症吧。她有过自杀经历,还杀人未遂,因为不想自己男朋友和闺蜜离开自己,就要杀死男朋友和闺蜜,这种情况怎么救?”

    柳智慧说:“孤独症,很难。孤独症并不完全是一个医学问题,家庭的社会经济状况以及父母心态、环境或社会的支持和资源均对病人产生影响。20世纪80年代以前,孤独症普遍被认为属不治之症。自从1987年lovaas报道采用应用行为分析疗法成功治愈9例孤独症以后,世界各国相继建立和发展起来了许多的孤独症教育训练疗法或课程,多数疗法或课程的建立者均声称自己的疗法取得了显著的疗效,但是一些疗法的疗效有夸大之嫌。在西方国家,有专门的医疗机构,会对孤独症进行规范的治疗,而在这里,我不知道有没有。尽管如此,西方国家的这些机构的系统规范疗法,包括听觉统合训练、音乐治疗、捏脊治疗、挤压疗法、拥抱治疗、触摸治疗的疗效一样存在争议,并没有被主流医学所认可。和抑郁症不同,孤独症并无特效药可以治愈孤,不过你可以试试给她去拿一些抗精神病药,抗抑郁药,中枢兴奋药,还有改善和促进脑细胞功能药等药类。”

    我疑问道:“连你都没把握,那岂不是死定了。”

    柳智慧笑笑,说:“不是每种病,每个人,都能治得好。我自己的病,我自己就治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