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5章

    外面突然下起了雨。

    不时一两个行人跑过去,或者是带伞走过去。

    雨打在菜馆的窗外,窗外倒映的是城市的灯火,这别有一番风景。

    彩姐看看窗外,然后看看我,问道:“你是不想见我?是吗?”

    我说:“嗯。”

    彩姐问:“你靠近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我说道:“就是想靠近你,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相信吗?”

    她有点惊喜:“真的?”

    她是否真的喜欢我?女人在感情方面的智商都是零。

    我说道:“是。”

    我有骗她的意思,最好能混淆她的判断我为何要靠近她。

    不过也不是骗她了,我也对她有些喜欢。

    彩姐看着我的眼睛,看了一小会说:“骗。”

    我说道:“喜欢你,是真的。怕你,也是真的。”

    彩姐问道:“真的?”

    我说:“我喜欢你,但是怕靠近你。”

    彩姐嘴角动了动,然后低了低头,我的话感触到了她的心底。

    她微微抬起头,说:“怕我的身份?还是你内心有鬼。”

    我说:“你的身份。越是接触你,越有人和我说你有多凶残。我想,这不是我想要的伴侣。”

    彩姐说道:“你接触我,不为了钱?不为了其他?就为了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我不知道彩姐查我查到了什么,或许她已经通过康雪全面的了解了我,而且怀疑我靠近她,就是为了获取她犯罪的证据,这就是她所怀疑我的另有所图。

    彩姐说道:“你的身份,也没有那么简单。”

    我说:“一个小小的监狱管教,能复杂到哪里去?”

    彩姐说道:“只是这样子吗?”

    我说:“对,只是这样子。”

    彩姐从包里拿出了一包女人烟,点上,轻轻吸一口,说:“你可没那么简单,你能和很多复杂的人周旋,而且不落下风。”

    她指的复杂的人,多半是康雪她们了。

    我说道:“我也只是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我总不能任别人对我排挤打击,乖乖走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彩姐笑了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错。可你除了对付某些人之外,你还有一些企图。例如你接近我的企图。”

    她指的所谓企图,或许就是我接近她的真实目的。

    我不想辩解,辩解就越让她认为我接近她是为了干掉她。

    我干脆说道:“每个人想的东西都不一样,想要得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你觉得我靠近你,是为了别的东西,为了钱,为了什么,都行,一个人所想要得到的,就认为别人也想要得到。我是为了你。但是我是怕你。”

    彩姐说:“你真的没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我已经不相信你的话。”

    我问她:“然后呢,你也要杀了我吗?”

    彩姐微微弹掉烟灰,问道:“你信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说:“那为什么到处有人这么说。”

    彩姐说:“我是教训过他们,但我从没杀过他们。”

    我说道:“那也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了。”

    我低头,喝酒。

    感觉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怕外面埋伏一群刀斧手,我走出去后,随着彩姐一声令下,砍,我成了肉酱。

    不走?感觉面对她,很难受的滋味,我是喜欢她的,可是我是害怕她的,我假装不出来我多爱她,因为我害怕她,这只让我又爱又恨的剧毒彩蛇。

    干脆让服务员上了白酒。

    自斟自饮。

    彩姐也给她自己杯子里倒了一杯白酒,一口喝完,然后又倒了一杯。

    我问道:“是不是下雨,你不想回去?”

    彩姐反问我:“我是在等你跟我解释什么。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我沉默。

    我估计,我的目的,其实彩姐已经知道的,一个靠近她,不为了钱,不为了利益,只为了单纯的爱的男人,她相信吗?

    而且她早已经将我查透了,一问康雪,康雪也能告诉她一个真实的我。

    所以,她不可能不怀疑我接近她的目的。

    如果我还玩小把戏,继续装的话,我估计我真会没命。

    过了一会儿,默默的喝完了半瓶白酒后,我说道:“对不起。”

    彩姐抬头问我:“为什么要道歉。”

    我说:“其实我靠近你,之前的目的的确是不良的。”

    彩姐盯着我:“你说。”

    我抿抿嘴,说道:“我接触你,是好奇,是怀疑,是因为我看到康雪去过你们酒店,我怀疑她和你们有勾结,我就接近你,我想干掉她。最好能查到她和黑帮帮派有勾结的证据。可谁知道,后面我接近了你,我,爱上了你。我不忍心去害你什么,更不想要得到你的什么。可你的身份,实在让我害怕。后来我想,我不能再接近你了,尽管我是爱你的,可是我还是怕死,对不起,我很怕死,怕被你杀了。我觉得你迟早会查到我的身份。你知道吗,我有多想再见到你。”

    我说这话的时候,开始演戏,逼自己眼泪在打转。

    突然想到大圣娶亲周星驰那段经典,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在4分之1烛香之后我会让那把剑的女主人深深的爱上我!因为我决定撒一个慌,虽然本人平生撒个无数个慌。但是,我觉得这一个是最经典的。

    我就是一半真实,一半撒谎。

    说完,我还狠狠喝了一杯白酒。

    然后因为用力过猛,咳了,差点没喷出来。

    彩姐眼泪也在眼眶打转,没想到,那么冷血的彩姐,也会被打动。

    她伸手过来,帮我拍背。

    这意味着,我的危险没了吗?

    她对我的威胁,取消了?

    我不懂,我还是要继续装。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

    我抓住了她的手,摸了摸,说道:“彩姐。可是你我都知道,我们毕竟相差年纪太多,现实有太多我们冲不破的阻力。所以我拈花惹草,到处找女人,可是每一个女人,我都把她们的脸幻想成你。”

    她咬咬牙,说:“你去死。”

    她竟然说完后,笑了。

    我心中的大石头放下来了。

    还好,还好。

    会说谎,也是一种生存的技能。

    我咳嗽完了之后,看着彩姐。

    她收回了手,说道:“谎话连篇。我见过的男人,有能说的,有能骗的,有特别能装的,但还没见过像你这么骗得了人的。”

    我说:“如果你觉得我是骗你的,我真的很难受。算了,喝酒。”

    彩姐说道:“别喝那么多。小心喝死了,你那些小女朋友们,可都投怀送抱给别人了。”

    我说道:“是不是已经把我的底都查遍了?”

    彩姐说:“还好吧。别怪我疑神疑鬼,只怪靠近我的人都没有多少包藏好心,你也是。”

    我说:“对,我本来是想利用你,我的确没什么善良的心,善心,良心,可后来竟然,心里有你,这,只怪我自己容易对你动心。”

    彩姐把我的酒给倒了,倒了茶给我。

    我说:“听说喝酒后喝茶,更容易死。”

    彩姐说:“我刚知道你是警察,而且知道你是什么人,真想杀了你。”

    我说:“我哪里算什么警察哦,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管教。”

    彩姐说:“对,但是你靠近我的目的是不纯的。”

    我说:“这点我承认。可是彩姐,你杀人也要有点标准吧。只是怀着目的不纯,也没害过你,你就要杀我?这就好比,我想去抢银行,只不过是想去,我都没去,难道法院还能判我有罪吗?”

    彩姐说:“一个大男人,牙尖嘴利。”

    我呵呵笑说:“对你我才说那么多话,对别人我可不说那么多。”

    她也没提什么康雪啊,我们监狱什么的,我自己都怀疑,到底她是不是真的通过康雪查了我。

    不过我有照片,她是和康雪等人的照片,而且看样子,她就是康雪等人的头头。

    彩姐问我道:“你现在还怕吗?”

    我说:“当然怕,死谁不怕啊?不过我知道你不会杀我。”

    彩姐问:“那么肯定?”

    我说道:“因为我相信你还是良心未泯的。”

    彩姐哈哈笑了几声,说:“你不觉得你跟我讲这个很可笑吗?你要做唐僧一样的来说服我感化我吗?”

    我说:“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不过,我知道你做这些,犯法违法,不得民心。我还是劝你,彩姐,收手吧。”

    彩姐说道:“别再提这个,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我说:“成,不管。只是你做得对,我不说什么,你做得不对,我看在大家相识一场并且我喜欢你的份上,说你一句而已。你喜欢听你就听,不喜欢听也没什么,何必要发火呢?”

    彩姐说道:“我没发火。”

    我喝了一杯茶,说:“很晚了吧,我该回去了。”

    彩姐看看手机,说:“才十点多,也没多晚。”

    我说:“我明天还要上班。”

    彩姐说道:“是不是不想和我见面?”

    我说:“是。因为你的身份,和我几乎是对立的。可又不是,我很想你,很多天了,我一直在纠结,在压着自己的感觉。”

    彩姐沉默了一会,她的手机来了信息。

    她拿起手机回信息。

    她确实惹人,乌黑的头发盘起来,高贵成熟,眸子清澈而又迷人,手指纤长,手臂雪白,肤色极好,尤其是那身材,更是惹我神往。

    我看看她的胸口,然后低头,倒茶喝茶。

    发完了信息,彩姐说道:“有人给我发信息,说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可以,最好留着用,如果不行,干脆做掉,不留后患。”

    我的心一惊,麻痹的谁发那么狠毒的信息给她?

    是康雪?

    多半是康雪那个女人。

    我问道:“做掉的意思是不是杀掉。”

    彩姐摇摇头,说:“我不会杀你,我也不会杀人。我会让你滚,离开这里。”

    我说:“那我先谢谢你的不杀之恩了。”

    彩姐问道:“跟我做事,我给你比你在监狱多十倍的薪水。怎么样?”

    多十倍,如果算我一个月三千,那也要有三万块啊!

    三万块啊!

    我的心剧烈跳动了一会儿,对她笑了笑,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彩姐盯着我了又一小会,问:“真的不愿意?”

    我说:“的确真的不愿意。”

    彩姐说道:“那看来,你是要离开这里了。”

    我问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彩姐说:“我也舍不得你离开,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为什么。”

    我问道:“你喜欢我。”

    彩姐说:“我竟然会喜欢你,喜欢一个比我小了十几岁的男人,这真不可思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