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4章

    我说道:“你放心,到时如果她不愿意见你,我他妈绑着都绑着她来见你。丁灵,你听我说,你现在在这里,你能帮到薛明媚什么?什么也不行。如果你出去了,你挣到钱或者什么的,你给我,我帮你好好照顾她都行啊对吧。你在这里,也许还会拖她后腿。”

    丁灵说:“可是我好歹还能照顾她。陪着她!”

    我说道:“那又有什么用!你这么做,完全是蠢货的行为!”

    丁灵说:“有用。当然有用。”

    我想了想,说道:“好,我也觉得挺有用,因为你们姐妹相互照顾陪同,多好,不至于那么寂寞。但是薛姐很得人心,很多女囚都愿意跟着她为她干事。少了你,她也照样有其他的人照顾。”

    丁灵说:“这是不一样的!”

    我说:“但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她会有人照顾的,我也能照顾。可问题是,现在你得罪了章队长,你看王莉,天天被她找人来打。你也会是这样下场,到时候,薛姐肯定看不下去,替你出头,她也会被打!这就是所谓的相互照顾吗?”

    丁灵一时接不上话了:“我,我。”

    我说道:“所以,你还是先出去。你呆在这里,铁定被她打,她会每天,每时每刻,想着如何打你,折磨你。薛姐帮你出头,也被打。何必呢?走吧,出去吧丁灵!”

    丁灵哭了一会儿后,下定了决心:“那你可以给我弟弟打个电话吗?”

    我点点头。

    拿了电话号码后,我出去外面,对徐男说让徐男看着丁灵。

    我下去打电话给丁灵的弟弟丁敏。

    电话打通了,我告诉了丁敏,丁灵受伤了,正在监狱医院躺着,丁敏赶紧的说就过来,十几分钟就到。

    我站在监狱医院门口等他,大约十五分钟后,我抽了一支烟,他到了。

    他开了一部奔驰过来,今日今时,他已经不同往日。

    混的好了。

    这全是因为有人带着他,有靠山。

    我的靠山,是贺兰婷。

    其实如果我在监狱离开了贺兰婷这个靠山,我真的可能就什么也不是了。

    丁敏打扮得既精英,又帅气,还有那发型,下车的那一刻,都比得上那电视里的偶像剧男偶像下车了。

    他走过来,手拿着钱包,手机,急速走过来。

    我说道:“你挺像那个承包鱼塘的鱼塘塘主。”

    丁敏笑起来,问道:“你也看电视呀。”

    我说:“听人说过的。”

    丁敏随即担心的问:“我姐姐怎么样了?”

    我说:“被人打晕了。”

    丁敏大吃一惊:“打晕了!”

    我安慰道:“不过人没什么事,虽然被打晕,检查了一下,没事,你放心。”

    丁敏说:“那我能去看她么?”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塞在我手里。

    我急忙推回去,我知道里面肯定是钱,而且不少,估计七八千以上。

    我急忙推回去说道:“这是干什么呢你!”

    丁敏推过来:“张帆哥,你通融一下。”

    我又推回去:“这我本来就是叫你来看姐姐的。你还给我这个做什么。”

    丁敏拿着在手里,说:“张帆哥,平日里,都劳烦你照顾我姐姐,以前我就不说了,现在我的生活过得好了一点,也不敢忘了张帆哥你,也许给你钱,也太俗了,但这也能表示我一点心意。而且我和我姐往后还有很多麻烦到你的地方,你也许觉得收下会伤感情什么的,可道理是往来的,你不收下,是不是也不愿意接受我们的这份情谊。”

    靠,这家伙现在讲话怎么那么一套一套的而且还很有道理,我无从反驳,只是喃喃说道:“不收下不代表不接受情谊,心领也可以嘛。”

    丁敏塞回到我手里:“张帆哥,别客气你。等下还麻烦你帮我请你的搭档吃饭什么的。我知道你们出来都是几个人的。”

    我点点头,收下了。

    谁知我一看,这信封背后还有一个信封。

    我拿着看,问:“丁敏,这又是什么?”

    丁敏走上去,走在我前面,说道:“这也要让你给其他伙伴一点好处啊,都麻烦她们的,而且这样子,她们也愿意跟着张帆哥你。一点意思。张帆哥,不要说这个了,你还是带路吧。”

    我走在了前面,然后进去后,我回头说:“你小子现在越来越懂得世故。”

    丁敏笑笑:“知世故而不世故。”

    我说:“很世故。”

    上去了上面后,我走到徐男面前,徐男看着我身后的丁敏。

    我挥挥手,示意她开门,徐男开门,丁敏对我们说声谢谢,然后进去了。

    关上了门。

    接着听到了两姐弟哗啦啦的哭声。

    我掏出一支烟给徐男,徐男接过去,我掏出一支自己,然后她掏出打火机给我点烟,然后她自己给自己点烟。

    我对徐男说道:“她弟弟。”

    徐男说:“以前见过了。以前你刚来,我还凶你的时候。”

    我说:“呵呵,是的,以前我说我怎么跟你这个家伙一起干活啊,天天凶人啊。”

    徐男不好意思笑了笑。

    我拿出两个信封,一个给了徐男,徐男不明就里,问:“这什么?”

    我说:“犯人弟弟来看犯人,孝敬我们的一点意思。”

    徐男接过去了:“你也有吧。”

    我晃了晃信封。

    徐男说道:“真会做人。”

    我说道:“是啊,真会做人,去打包一点吃的吧,我好饿啊。”

    徐男说:“遵命。吃什么?”

    我说:“打包回来的饭菜,都不怎么样,不过没办法啊,就简单一点就行了,比如什么烧鸡啊,烧鸭啊,烤猪肉啊,炒牛肉啊,红烧鱼啊这些的,不要太多,各要一份就行了!”

    徐男说:“我靠。”

    我问:“有钱吗?没钱小弟给。拿去拿去。”

    我从信封掏出几百块钱塞给徐男,徐男推了一把:“别拿着这个信封晃来晃去,这里都有监控!”

    我说:“哦。那还是我来给钱吧。”

    徐男说:“你吃再多我都有钱,就是我一个人拿不方便!”

    我说:“你让他们饭店的人帮忙送到楼下,然后啊,我下去一起拿上来。”

    徐男走了。

    丁敏和丁灵在里面哭停了,两个人悉悉索索说着话。

    一会儿后,我抽着烟,门开了。

    丁敏走了出来,到我面前,他擦了擦红着的眼睛,说道:“张帆哥,我姐有点小固执,之前我们说拿到翻案的证据,可是她非要说在里面照顾谁。我们当时就觉得她是不是在里面住傻了。现在她还在犹豫,我知道你懂这里面的东西原因,你帮忙说一下。可以吗?”

    我点点头,叹气说:“你姐姐是好人,但好事不是这么做的。我进去说吧。你在外面一下。”

    我走了进去。

    我走到了丁灵的床边,坐下,问道:“怎么,还在动摇?”

    丁灵说:“我觉得我出去了,薛姐是再也不会见我了。”

    我决定恐吓她,说道:“你知道章队长是什么人吗?她有背景,有靠山。她为什么连我都敢这样对付,因为她不怕我。至于你们,她们就更不放在眼里,如她所说,你们在她心里,不过是畜生,每天想打就打。那得罪过她的王莉,还有熊丽那些人,哪个不被她天天追打得遍体鳞伤。你今天若是回去,明天又继续被打,薛姐一定又要替你出头,呵呵惨了,薛姐又要被你连累打得半死不活!”

    丁灵嘴唇动了动,说道:“可是,薛姐不会再见我。”

    我说:“放心,架着她都让她见到你。还有,你这么年轻,守着在这里,等刑期完了你都几岁了?而且,你妈妈怎么办,你弟弟呢?他们就不需要你照顾了吗?”

    丁灵终于点了点头。

    我说:“如果你还犹豫,我只能骂你。你真不是人,你就这么舍得让你家人为你担心,哭泣,还要努力挣钱,往监狱里面塞?你妈妈那,你对得起你妈妈?”

    丁灵眼泪哗啦啦的流。

    她说道:“别说了,我走。”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听到了徐男的声音,我干脆出去,把打包回来的吃的全搬进来病房里:“吃!”

    吃过了东西后,我们就回去。

    丁敏已经为她姐姐请了律师,为她姐姐奔波翻案去了。

    我们的苦逼生活还要继续。

    被带走的胡珍珍,一点消息也没有,贺兰婷也查不到她的消息了,有两种猜测,一种是监狱长也许也和那些人有瓜葛,带走了胡珍珍放了,另外一种猜测,就是干掉了胡珍珍灭口。

    不过这也只是猜测。

    这天下班,我出了外面。

    只是想去外面买点吃的用的东西。

    当我去了一家超市,买东西出来,已经快八点,进了一家装修不错安静的小菜馆自己点菜吃。

    点了两瓶啤酒,喝了没两口,有人来了,坐在了我身旁。

    我侧眼一看,我吓了一大跳。

    是彩姐。

    她轻轻摘下墨镜,说道:“有必要那么惊讶吗?”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好巧啊彩姐!服务员,上一副碗筷!”

    我强壮镇静。

    看她四周外面是否有一大票杀手跟着来,今天要干掉我。

    碗筷上来了,我打开给彩姐,问道:“要不要加菜?”

    彩姐看看我,然后拿了筷子,夹了菜,说道:“不是巧,是我跟着你过来了。”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跟着我?从哪里跟的。”

    彩姐说:“女子监狱。”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闪得我筷子掉在了地上,如同电视剧三国里面曹操刘备煮酒论英雄的场景。

    彩姐问我道:“你怕?”

    我拿了一副新筷子,强装镇静,说道:“我没什么好怕的。我说了我没怕过你。”

    彩姐轻轻一笑,说:“是吗?”

    然后我说道:“对,没怕过。”

    她看了看我的袋子,购物袋子,说:“买那么多泡面,对身体不好。”

    我不知道她是真关心,还是玩我,看她的表情,又是十分认真的关心,我回道:“谢谢你的关心。”

    彩姐盯着我问道:“监狱里的东西都不好吃吧。”

    我有点颤抖,说:“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彩姐说:“别装了张帆。你家是不是在xx镇,你父母在xx村?”

    我更是吃惊,她连我家都查了!

    我低着头,不说话。

    然后她又问:“是吗?”

    我轻轻抬起头,说:“你是不是想用我父母来威胁我,有话你直说。”

    彩姐问我道:“为什么不见我?”

    我撒谎道:“不是不去见你,因为这段时间我很忙,实在忙得抽不出时间,所以,所以你懂的。”

    彩姐问我道:“是吗?真是这样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