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1章

    在禁闭室里,我问冰冰道:“你第几次进来这里?”

    她很淡定,镇静,说道:“不知道。”

    我说:“老大不好当啊。”

    她说道:“你想说什么?”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得罪了那么多人,很多人想要你的命,说你拦着别人发财了。你是救世主吗?”

    冰冰坐在了地上,说道:“不知道。”

    然后她问我道:“关禁闭室,就这么关?”

    我说:“都是自己人,大家过得去就行了。其实吧,有人要杀你,我这样做,是救你。”

    她说道:“那就让她杀了就好了。我反正早就不想活了。”

    我说:“你别啊你,你那么如花似玉的,死了多可惜,要不你先活着,给我做小蜜?”

    冰冰不回答我的调侃。

    我说道:“唉,我知道我问你你也不会说的,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她们为什么要杀你,外面黑道的,你是不是阻碍人家发财的?”

    冰冰说:“自己去查。”

    我说:“真够冷的。你为什么那么不怕死?而且还是死在你自己敌人手上,你甘心吗?”

    她没说话。

    我又问:“而且,那敌人,还把你和你男朋友的前途,未来,人生,财富,全都葬送了,你没报仇你就死在了人家手上,你甘心吗?”

    半晌后,她悠悠的叹息说:“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我现在这样子,还能怎么样?你以为你是谁,你能帮得了我吗?笑话。”

    我说:“帮得不得,要试了才知道啊。你这么不相信你身边任何人能帮到你么?”

    冰冰说:“我不相信。你们拿那些人没办法。我不想更多人卷进来。包括你。”

    我说:“你这也太小看我了吧。”

    冰冰说:“我劝你,别淌入这浑水,惹祸上身。”

    我说:“真是活菩萨啊,我真想为你歌功颂德。等着吧!”

    我出去,关上了门。

    冰冰这家伙,看来真是和彩姐的黑衣帮那些集团纠缠不清的,只不过,她和男朋友被整失败了,她也不再相信任何人能帮到她,再说,她自己也不想别人,无辜的人加进来惹祸,她本性是善良的。

    第二天,薛明媚就派人告诉我,说胡珍珍几乎一宿没睡。

    我看了一下监控,估计胡珍珍是在研究从监室出去后,然后到禁闭室,刺杀冰冰的路线。

    因为她在席子上用手指画着,想象着什么。

    你画吧,到时看你怎么被抓的都不知道,笼子,陷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钻进来了。

    禁闭室里,冰冰所在的禁闭室,我让冰冰到了旁边的禁闭室,但是表格资料上写就是那个禁闭室,实际上是空的,里面有一张被子,卷着一个枕头,看上去像真的人在被子里睡觉。

    而一旦胡珍珍进去禁闭室,我已经让小岳,兰兰,小陈等人在别的禁闭室紧盯着,一旦胡珍珍进去,那马上去反锁了禁闭室。

    到时,胡珍珍就是瓮中之鳖了!

    我还不将她手到擒来,然后慢慢折磨,问出幕后黑手!

    胡珍珍办事果然有效率,雷厉风行,绝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下午,徐男就跑来了抓到了胡珍珍。

    我赶紧的冲过去。

    到了禁闭室那边。

    禁闭室里,就是胡珍珍。

    是小岳看到胡珍珍进去禁闭室后,从别的禁闭室出来,反锁了禁闭室的门。

    可是,她不确定里面是不是胡珍珍,因为是一个戴着头罩的穿着囚服的人进去的。

    而且,这个穿着囚服的人来之前,还有一个戴着口罩穿着我们管教制服的人,来开了通往禁闭室的门,然后又开了这个禁闭室的门。

    靠!

    还有内鬼!

    我赶紧让人去叫朱丽花,让朱丽花带着防暴队的人过来帮忙抓禁闭室里的人。

    我估计里面禁闭室关的应该是胡珍珍。

    然后又让人去调取监控视频,看看胡珍珍从哪里过来,而那个戴口罩的女的给她开锁的又是哪个管教。

    调去监控视频的人先回来,告诉我说,所有的监控视频,都是没有的,线被切断了,而且是我们监区外地上围墙墙角挖下去切断的。

    妈的!

    不仅是有一个内鬼而已了。

    这些里面的内鬼,懂得监控视频的死角,还懂得线从哪里走,如果不是监狱里边资深资历老的职员,哪懂得这些?

    这让我想起来,真是觉得她们的厉害,虽然早知道胡珍珍不是一个人,可是没想到的是她的队友,却是买通了的监狱的内鬼,这些人不仅是帮她剪掉监控录像的线路,懂得监狱里监控录像的布线,还有弄到钥匙开门的,一路绿灯为胡珍珍通行。

    而且,她们还戴着口罩,就是兰兰小陈这些老员工看了都不知道到底是谁。

    监狱里,果然是太复杂了。

    如果她们帮胡珍珍,这就说明,黑衣帮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这里,当然,我早就知道已经渗透到了这里,可没想到是那么严重,除了康雪,a监区长,马玲这些人之外,还有很多人都是帮着黑衣帮的。

    她们为了一个字,就是钱。

    我想了好久后,觉得挖出这剪断视频线路的内鬼是不太可能了。

    但是,弄到钥匙的人,我觉得有必要查一查,或许能查出什么。

    可谁知道一查,完全没用。

    钥匙,是有几个人拿着的,但是,如果我要是偷钥匙去配,那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在监区的狱警管教,谁都可以做得到。

    这条路又被堵死。

    只有抓了胡珍珍,折磨她,逼她招供这条路可走。

    等朱丽花带着几个防暴队队员过来后,我惊讶问:“你就带三四个人,里面的胡珍珍,拿着一把军刺,你不怕死!你真的有把握制服胡珍珍吗?”

    朱丽花说道:“做人做事,要动脑子,你觉得我有那么蠢,开门冲进去和她拼命吗?”

    我问道:“那你要怎么抓住她?”

    看朱丽花把手伸向自己的腰带,我问道:“一枪干死她啊?”

    朱丽花拿出一小瓶香水一样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我问道:“你在给她赶蚊子吗?”

    她往禁闭室里喷了一会儿,转过来对着我说:“要不要对你试试?”

    我急忙闪开:“会瞎吧!挺香的。靠,你喷香水干什么!”

    她说:“走开远点!会晕倒。”

    我急忙走开远点,居然头有点晕脚有点软,我才闻了那么一点啊。

    我说道:“是迷药。”

    等了一会儿后,朱丽花让人往里面看看,但是她不能确定里面的人是否晕倒。

    然后她们戴上防割手套,穿防刺服,戴上防毒面具,然后让我们打开禁闭室的门,冲进里面去将已经倒在地上的人制服,戴上了手铐,脚链。

    因为胡珍珍实在太厉害了,不这样子的话,她用两条腿都能弄死我。

    就例如练过的马玲,单只手,就能把王达差点打死。

    当她们把她抬出来的时候,我把晕过去的她抬起头来,然后弄掉头套,果然是胡珍珍!

    朱丽花看了里面一下后,出来,摘掉她自己的面具,防割手套,防刺服,告诉我说:“被子被军刺捅了三下,如果里面是个人,这时候早死了。这是军刺。”

    她递给我。

    我看了一下,这个玩意,真是放血的好东西,如果冰冰在里面,现在已经香消玉勋了。

    我看着这个锋利的军刺,感觉脖子凉凉的。

    我们把胡珍珍带到了我的办公室,朱丽花听了我的案子汇报,说道:“胡珍珍趁着大家在劳动车间干活,偷偷从后面撬了劳动车间的小通风窗口绕进了监区里的禁闭室,这一路,都有人给她开门,她进了禁闭室,捅了被子里几下,然后就想逃走,逃回劳动车间,这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快得连在劳动车间看女犯的狱警都不知道她离开了十分钟。”

    我问道:“你乱说的还是推演的。”

    朱丽花说道:“不信你去看你们劳动车间的后面那扇通风窗。如果我是胡珍珍,我就这么做。让人连凶手是谁都查不到。就算怀疑她,没有证据,都没有用。没人发现她离场的证据。”

    我让人去检查一下劳动车间后面那扇通风窗,回来报告说,果然被撬了。

    我对朱丽花竖起大拇指:“厉害,你怎么知道的?”

    朱丽花说:“因为你说她们在劳动车间干活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作案,怎么出来的,我一想就知道了,我对监狱里面所有的可以逃跑的地方都有详细研究分析过。实际上,这个监狱里有很多漏洞可以逃跑的地方,只要稍加留意,并不会太难,甚至不需要太多的工具和技巧。”

    我说:“那也是相当于你们这种人来说吧,普通的女囚怎么跑?”

    朱丽花说:“那如果是胡珍珍带着一群人跑呢?”

    我哑口无言。

    对啊,如果胡珍珍撬开了这些逃跑的通道,然后带着一大群女犯跑,那麻烦就大了。

    我说道:“妈的既然你明明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向上面汇报?”

    朱丽花说道:“你认为有用吗?你认为,上面会采信吗?她们会整改吗?除非换了人间。”

    她所谓的换了人间,其实就是说换了领导人。

    我点点头,说:“你说得对,就算是我和你,一大群人联合去说这里的防逃跑系统不安全,估计真的没人相信。”

    朱丽花说:“没用的。”

    我说:“好吧,那现在,怎么弄醒她?”

    朱丽花拿了一杯水,过去泼在了胡珍珍的脸上,胡珍珍慢慢醒过来。

    然后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

    看清楚是我们后,她摇头自嘲道:“想不到,我竟然被你们给抓了。”

    朱丽花说道:“胡彤,我更想不到,那么多年了,你走的却是那条路。”

    胡珍珍对朱丽花说道:“人各有志。”

    朱丽花问:“当人家的打手,这就是你的志向吗!”

    胡珍珍反问朱丽花:“一个月几千块钱工资,这也是你的志向吗!”

    朱丽花说道:“我领这份工资,心安理得,我很满足。”

    胡珍珍呵呵了一声,说道:“对,你当然满足,你全家都是军人,家境好,福利待遇好,全家都有工作,市中心分有房子,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能通过自己改变全家命运。我连家人生病,都是我自己在扛!我比不起你,从来什么都比不过你。可惜了,我栽倒在你们手中。”

    朱丽花说道:“这不是你选择这条路的理由。”

    胡珍珍呵呵道:“去抢,最快了,最快的来钱方式就是不走正道。你想让我去做个保安?还是洗碗工?或者是去酒吧陪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