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67章

    下班后,我出去,找了王达。

    我请王达吃饭,问他我该怎么做。

    王达想了一下,说道:“你们监狱的人打了你的上司的朋友的妹妹,然后你的上司要你打断这个人的腿,是这样吧?”

    我说:“对,简单来说是这样,复杂来说,就说来话长了。我就问你,能不能找人帮忙,打折她的狗腿,让她去医院里住个三五个月的来上班不了。”

    王达说:“妈的我觉得,我们如果每次出去干这种事,叫一大堆人,目标太明显,万一有个人讲话漏嘴,都不行。而且啊,老是拉着人家干这种事,人家也不是专业打手,不好办啊,有钱都不好办,我是认识做黑的人,要不要叫那些?”

    我和他碰了碰杯,说:“我的上司是愿意给我钱的,但是让我去找打手,我不是没想过,可是我没这个路子,所以我才来找你的啊。”

    王达想了想,说:“我先来找找吧。不过,你上司给多少钱啊?”

    我说:“她说,让我自己看着开价,让我自己去办。”

    我也都没想到,能让贺兰婷那么生气,马玲这家伙,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捅了马蜂窝都不懂。

    但是,贺兰婷的这个朋友,到底什么朋友,值得贺兰婷这么帮她出头啊。

    王达说:“靠!既然让你自己开价,那你开个十万,我们两自己去干,一人分五万,好不好!”

    我说:“我们自己去干啊?”

    王达说道:“对,自己干啊!平时道上规矩不是一只手多少万的嘛,我也不懂了,反正你就跟她要十万,我们自己去干。”

    我有点紧张,说道:“自己干啊?妈的,我有点害怕啊。”

    王达说:“你怕什么,那你负责跟踪,我负责下手!”

    我说:“这事是相当的残忍。”

    王达说道:“残忍个毛,***,你以为你找别人废了她,就不残忍了?她就不痛了?”

    我说:“那我们至少没那么良心过不去。”

    王达踢了我一脚:“你是不是有病的!这个时候你还讲良心!你跟那种没良心的人讲良心?你个傻子!对付这种人,只能用让她怕的办法来整她,如果道歉有用,宽大为怀有用的话,要警察来维持秩序执法干嘛!人家孔老夫子都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所以说,受到人家的攻击,就该攻击回去。这世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看看你说的那个被打的那个女的,如果忍让,就算给那个女的钱,你以为她就不欺负她了吗?”

    我想了一下,道理的确如此,就算王莉如何跪地求饶,就算宽大为怀,难道马玲就放过她吗不打她吗?不可能。

    就算王莉给马玲钱,马玲那种人,一看到欺负人还有钱赚,一定是榨干王莉的钱为止。

    所以,对付马玲这种人,只能以暴制暴。

    就像某将军所说的,我们是以战争来平息战争。

    我轻轻点头,说道:“唉,没想到有一天,我也变得那么残忍。”

    王达问我道:“你说那些对死刑囚犯执行枪决的武警,残忍吗?”

    我说:“唉,我不懂怎么评价。或许有些人,也是不情愿去的吧。”

    王达说:“是我我就愿意去!为什么?虽然很可怕,恐惧,血腥,可是,那些人都是恶魔,有一些是贩卖毒品的,他活着就残害很多人。知道吧!我这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为什么不干呢!”

    我说:“行行行你别说了,那就照你的意思做吧,说吧,咱们怎么做。”

    正说着,我手机响了。

    我看看,是夏拉发来的信息:你在干嘛呀,我好想你。

    我没理她。

    王达说道:“哎别看手机了,到底怎么样,你说个话吧!”

    我说道:“妈的,那就干呗!说真的,我早就想打她一次了,自己亲自动手!”

    王达说:“要我说,咱们跟踪她,找个没有监控,没人看到的地方,然后,戴上面具,狠狠打她一顿!又出气又有钱拿,多痛快,你说怎么样!”

    我点点头:“这主意好!”

    王达问道:“那什么时候开干啊?”

    我说:“明天我们就跟踪她,守着监狱门口!”

    王达做了个ok的手势:“我想办法去弄个黑车来,跟踪她,然后干了她。你给你上司拿钱去。”

    我说:“成。”

    当晚,喝了差不多,两人就散了。

    第二天上班,没什么事。

    分钱依旧是指导员分,哦,现在她是队长了。

    我们监区没有指导员了,鬼知道以后派谁来干。

    我,徐男,沈月的钱,东西,依旧分得少,而且不仅如此,明确加入我们集团的小岳,小陈,兰兰,风荷几个女孩子,也被她扣了。

    她自己中饱私囊。

    行啊这家伙,真不会做人,真不会捞取人心,这家伙已经逼的让很多人加入我的队伍,再这样下去,越来越多人孤立她,估计她就玩完了。

    行,克扣我们的钱,我也暂时没办法,先暂时等着,等机会除掉她。

    下午,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告诉她我会想办法整她一回。

    贺兰婷跟我说:“尽快,下班后我给你打钱。”

    我都没跟她提要钱,她就说给我打钱,看来她真是恼火马玲。

    我说:“谢谢老板。”

    贺兰婷又说道:“今早,王莉又被踩了两脚。这马玲是不是有心理变态?”

    我说:“她的确是有心理变态,以前在我们监区的时候,妈的,这家伙动不动就打人,她一天不打人,她就不爽。”

    想到以前选拔女演员带队那次,我带着人去礼堂,就是马玲打了人,冰冰出来阻止,马玲照样打。

    她是手痒的。

    我说道:“总之,谁要是顶了她一句,她就怨恨在心,不是想报复,而是一辈子,时时刻刻想报复。只要在监狱一天,她就不会让人好过一天。”

    马玲这家伙比我们现在的章指导员,不是,是章队长可要心狠手辣,小肚鸡肠。

    也差不多吧,一个是经常打,一个是一定要报复而且是往死里打。

    这两个家伙,堪称女犯眼中的周扒皮。

    这两个家伙,就该早下地狱。

    下班后,我马上出去监狱门口,然后,到了外面,王达来了,开了一辆无牌照的破桑塔纳来了。

    我钻进车子里。

    看了看这车子,妈的真是破得可以了。

    我问道:“这车子哪里弄的?”

    王达说道:“妈的五千块钱买的,无牌无证,是以前出租车,报废车来的。”

    我问道:“这样都行啊,你从哪里整的?”

    王达说:“问那么多干啥,我不告诉你。”

    我说:“行。”

    车子虽然破烂,开起来也有点颤抖,但声音不大,而且还有空调,我已经满足了。

    不过就是等在监狱外,下小雨的时候,副驾驶座这边的雨刮烂了,刮不了,有点遗憾。

    我点了一支烟,问道:“车里可以抽烟吧?”

    王达说:“烧烤都可以啊。”

    我说道:“这***等在这里,也太显眼了,去那边,那边有几个车的。”

    王达开过去。

    那边的确有几个车在等人。

    有个车有点眼熟。

    再一看,哦,知道了,是朱丽花男朋友的。

    不多时,朱丽花出来,上车走人。

    王达啧啧说道:“这监狱,还有那么多美女呢。认识这个吧,身板挺直,前凸后翘,还马尾啊,长得很俊俏,这种女人征服了一定很过瘾。”

    他说的是朱丽花。

    我说道:“呵呵,你想征服她?你想得美啊。你看人家开的那什么车?你觉得她会看上咱?”

    王达说:“那不能这么说啊。也许她是天外之物,看不上什么奥迪奔驰宝马,偏偏。”

    我打断他的话:“偏偏看中你的破桑塔纳,每天上来桑塔纳陪你烧烤是吧?别做梦了。”

    王达问我:“哎,少废话,到底有没有她号码?”

    我说:“这个我认识,我也追着。”

    王达说:“艹,你真是长得不错的都不放过啊。不过我支持你这种行为,反正你们监狱没男的,留着也是给别人糟蹋了。不过我没见你带她出来过啊?”

    我说道:“带个屁啊,她有男朋友啊,你没见刚才开豪车那个。还有,这个女的,真的是个厉害的家伙,油盐不进啊,有人送钱,她不要。我给她送礼,她也不收,是个怪人。”

    王达又看了看,问我道:“我们等的那人出不出来了?”

    我说道:“我也没见呢。”

    一会儿后,看到一部熟悉的车过来,我说道:“这个,应该是谢丹阳。”

    谢丹阳开过来,当然她不知道我和王达在这个破车上,她踩油门过去了。

    王达说:“妈的,你这里那么多女的,没见你介绍哪个给过我!”

    我说:“上次谢丹阳不是介绍那个什么女的什么单位的给你吗,你不是追了吗?”

    王达说:“艹,别说了!她说她家人会嫌我流里流气的,干的还是推销啤酒,不是什么正当行业,叫我不要浪费时间。我一听,吗的这个气啊!”

    我说:“煞笔,你就不会先生米煮成熟饭,看她怎么嫌弃!”

    王达说:“煮她个大爷了,妈的我当时听到就气死我了,我说那你滚吧!我最恨最恨这种女人,老子还没开始谈呢,就先嫌弃我干推销啤酒了!人家圣人说,观察一个人,先要观察他的人品,麻痹的,这女的也不是什么好家伙,戴有色眼镜看人,滚蛋!”

    我说:“王大爷,别生气,女人多的是。兴许她只是随口一说,给你制造一点小麻烦,女人都喜欢欲拒还迎啊。”

    王达说:“她要是用别的方式来可以,用这个方式,老子就不高兴。哎!妈的我们光看着人家走出来,你那个我们要找的,是不是开车的!”

    我这时才恍然醒悟,对啊,马玲是有车啊,我们光看着那些走出来的有个屁用啊,她又不会走出来。

    我一拍脑门:“妈的幸好你提醒我!”

    王达说:“你个二货,也许人家都已经走了!”

    我说:“靠,妈的忘了这个,再等等看吧。”

    等了一下,我想起来了,我说道:“她的手受伤了,吊着的,怎么开车?”

    王达说:“她难道不会坐车吗!”

    等了两支烟的时间后,有一部小轿车过来,停在了监狱大门口。

    然后,开车的司机下车,是个女的,她看了看车子轮胎,然后回车上。

    我看清楚了,是马爽!

    马玲的表妹,被我整得开除了的马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