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63章

    我说:“靠,她们居然演的那么真,好像真见过我被苏佳陷害似的。妈的,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演员啊。不过,你的副手你让她听你的就算了,后勤的两个大妈,她们怎么会听你的?”

    朱丽花说:“我曾经在外面门口救过心脏病突发的谢阿姨。”

    我说:“那我明白了。不过,花姐,你们既然帮了我,我也该表示感谢。对吧?要不我请她们一起吃饭?”

    朱丽花转身就走:“不需要!”

    我朝着她背影喊道:“花姐,谢谢!”

    她走了。

    这家伙嘴巴厉害,总是攻击我,可是每次我有什么问题什么事,她都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她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福星,也是我的救星。

    可她偏偏是一个怪人,不喜欢钱,不喜欢物,真是刀枪不入,我送她礼物,她都不会要,给她钱,她也不要,我对她的感激,只能深埋心里。

    当天,马玲和康雪就给苏佳办了离职手续,并且将苏佳宿舍里关于苏佳的东西也帮忙搬得干干净净。

    妈的两个贱人。

    我要反击!

    差点被这两个家伙给搞死,我真是不甘心,也心有余悸,不把马玲给整出去,我是在这里呆着都呆不好,像是头上悬着一块巨石,随时都会把我压死。

    那天晚上,我没有出去,已经好久没在宿舍睡过觉。

    被陷害那事,搞得我心力交瘁。

    好在朱丽花帮了我,否则,我亮出我的手表视频,估计也是因为违反规章制度被扫出去了。

    人心啊。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不得不小心提防,就如苏佳陷害我,我中了计一样的,我完全是不怀疑苏佳会设计陷害我。

    我辗转难眠,就这么一个小姑娘,看似柔弱,居然还会害人。

    靠。

    难怪孔子说凡人心险于山川,难知于天。

    孔子说:“人心比山川还要险恶,知人比知天还难。天还有春秋冬夏和早晚,可人呢,表面看上去一个个都好象很老实,但内心世界却包得严严实实,深藏不露,谁又能究其底里呢!有的外貌温厚和善,行为却骄横傲慢,非利不干;有的貌似长者,其实是小人;有的外貌圆滑,内心刚直;有的看似坚贞,实际上疲沓散漫;有的看上去泰然自若,迟迟慢慢,可他的内心却总是焦躁不安。”

    姜太公说:“人有看似庄重而实际上不正派的;有看似温柔敦厚却做盗贼的;有外表对你恭恭敬敬,可心里却在诅咒你,对你十分蔑视的;有貌似专心致志其实心猿意马的;有表面风风火火,好象是忙得不可开交,实际上一事无成的;有看上去果敢明断而实际上犹豫不决的;有貌似稀里胡涂、懵懵懂懂,反倒忠诚老实的;有看上去拖拖拉拉,但办事却有实效的;有貌似狠辣而内心怯懦的;有自己迷迷糊糊,反而看不起别人的。有的人无所不能,无所不通,天下人却看不起他,只有圣人非常推重他。一般人不能真正了解他,只有非常有见识的人,才会看清其真相。”

    人心,才是最复杂的。

    后面两天,都没什么事,我也没出去。

    让薛明媚调查胡珍珍,胡珍珍那边没什么动静。

    我想的如何设计捉胡珍珍也没想出来。

    我在办公室想着如何设计捉胡珍珍,看来只能执行之前的计划,可是,不知道胡珍珍会何时下手啊。

    这有点难办。

    我现在也不敢出去见彩姐,让丽丽查也不知道查出什么个东东,也不太想出去外面。

    一出去,就感觉被人跟踪,都不知道何时被人弄死。

    这工作,不好干啊。

    指导员那厮,早上是给我和徐男还有沈月分钱分东西了,但是分到我们的,都明显比别人少,这家伙,完全就是要不给我好过,我也该想个办法好好对付她。

    妈的以前监区长和指导员刚调来的时候,我还说两个人可能都挺好相处,结果来了之后,每天和我斗,真是其乐无穷。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出大太阳了,我昏昏欲睡,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我抬起头:“请进。”

    两名女狱警推着一名女囚犯进来。

    两名女狱警,都是我们监区的狱警,我都认识的。

    两名女狱警跟我打招呼后,我问道:“小岳,小陈,怎么了?”

    小岳对我说道:“这名囚犯,在禁闭室里大喊大叫的要自杀,徐男说带来给你看看。”

    我问道:“怎么回事。”

    小岳说:“这名囚犯平时都很正常,自从关了禁闭室没几天,就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的,特别是晚上,让人心慌。”

    我看了看这名女囚,我有点眼熟,我问道:“是不是那帮因为在劳动车间斗殴狱警被处罚关禁闭的女囚?”

    小岳说是。

    小岳跟我说,这名女囚刚被关的几天没什么,可这两天,疯了一样,大喊大叫,而且晚上尖叫如厉鬼,真是让人觉得可怕。

    徐男就提议送来了这里。

    来之前,因为尖叫发狂,还被刚好过去巡视的马玲打了一顿,嘴角还在流血。

    这马玲是不是也疯了,女犯都发神经了,她去打一个神经病,她是不是有病。

    小岳说道:“马队长说女犯都是神经病,都是有病。所以要把她们打回正常人。”

    对,女犯都是有心理疾病,但是,别忘了,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

    小岳把女犯押着坐下来,然后锁上。

    女犯耷拉着头,双目无神,貌似严重睡不足。

    我问道:“你昨晚没睡觉?”

    女犯嗯了一声,有气无力。

    我问道:“为什么呢,干嘛大喊大叫一整夜?”

    女犯说道:“有人要把我带走,带到地狱里,恐怖的地狱里!”

    说完,她激动起来,直直的盯着我的双眼。

    我奇怪的问道:“有人?把你带进恐怖的地狱里,是什么意思?”

    她说道:“在禁闭室,黑暗里,他们来了,他们说把我带走,带进棺材里,他们的样子,很恐怖,很可怕!我好害怕!不要,不要!”

    她厉声尖叫起来。

    我大喝一声:“别喊!”

    她不叫了,看着我。

    我说道:“这大白天的,谁从棺材里带走你呢?你这不是乱想呢?还有,在禁闭室,如果没有狱警管教去开锁,谁能进得去?”

    她哭丧着声音说:“他们能穿墙进来。他们从墙里面走出来。”

    这家伙,是不是也是妄想症。

    我说道:“他们能穿墙?是鬼吗?”

    她说道:“他们,是我的家人。他们都死了,都死了。”

    然后她说着说着,又哭起来,发狂,闹,把手铐拉得晃晃作响,然后尖叫。

    我无法和她沟通。

    我让小岳把她资料拿来。

    这名女囚犯,是一名汽车维修店的小会计,前年,贪小便宜,从维修店偷了一小桶顾客车子排出来的汽油回家,回到家后,把汽油放家里,然后她就出来买菜,汽油放不稳,摔在地上,油桶漏油了,刚好是她丈夫从沙发上躺着扔烟头到地上,一下子,整个屋子都烧了,她丈夫,儿子,她的公公婆婆,还有邻居一家三口,全都死于非命。

    之后,她就一直活在深深的自责之中。

    前两天刚好是全家人的祭日,在禁闭室的她,就疯了。

    我看完资料后,问已经叫得声嘶力竭的她:“你说的他们,是你的儿子,丈夫吗?”

    她抬起头:“儿子,我儿子!儿子!他们都烧成了黑炭,他们用他们黑炭的手,要拉走我,带我走!我怕,我怕!不要不要!”

    她突然好像看到什么,然后伸手出来想要拒绝。

    叫着叫着,她突然没了声音。

    我急忙过去,她晕过去了。

    我叫了她两句,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看到我,她惊恐的喊:“别靠近我!别靠近我!”

    她是疯了,疯得一塌糊涂。

    我怎么救得了?

    难道又要找柳智慧吗。

    我对她说道:“这世界上,没有鬼,没有鬼魂,请问,他们怎么来找你。”

    她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没有鬼。可我就是看到,我做梦也梦到,时时刻刻。我好害怕,不要这样。”

    我大声说道:“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这一切都是你幻想出来的!醒醒吧!”

    她惊恐的看着我,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就看到,很多,都是他们,他们。他们刚来来了,就在我前面,要拉着我走。我不肯,他们就强拉我走!”

    我说道:“那都是你幻想出来的东西!再说了,你丈夫儿子都希望你过得好,逢年过节给他们上香祭拜,他们怎么可能带走你!”

    她说道:“因为我烧死了他们,他们不甘心,不甘心!他们被活活烧死了。他们要我去陪他们!他们要烧死我!”

    我无奈的看着她。

    看着她又发疯的喊叫:“走开!求求你们!不要来了!”

    这种感觉,看着是毛骨悚然。

    感觉好像她身边有很多我看不到的被烧死的人一样在拉着她走。

    我说道:“根本什么都没有,不要叫了!”

    她疯狂的喊叫,终于,她累了,气喘吁吁,然后沉默了,安静了。

    我看看,到时间吃饭了,下午,我再去找柳智慧。

    我让小岳她们把她先带走了。

    吃饭的时候,我看着食堂里人来人往,当不注意仔细看,总感觉她们都是烧焦的鬼魂在走路。

    靠,我也快疯了。

    吃完饭后,趴在办公室桌上睡了个午觉。

    当我醒过来,已经是上班时间。

    翻了翻工作表,门突然碰的被推开,我看着冲进来的小岳,问道:“怎么了!都不懂敲门了!”

    小岳说道:“死,死了。她她她死了。”

    我的表情一下子僵硬,她说的应该是,刚才我给看病的发疯的女囚,死了。

    我急忙道:“快带我去看看!”

    跟着小岳,我赶紧急忙去了b监区禁闭室。

    这已经是第三个我治疗过的女犯自杀了。

    而且,我在监狱里亲眼见的已经不知多少个死了的。

    到了禁闭室,外面站着政治处主任,狱政科副科长,监区长,指导员,马玲马队长这些人。

    里面是法医,警察。

    死人最难办。

    我过去后,所有人都看着我。

    我知道她们什么意思,她们的意思就是:人不是送去给你治疗的吗?为什么还死了啊!

    监区长第一个朝我发炮:“这怎么回事!不是早上去给你做心理咨询治疗了吗!”

    我反问她道:“你难道见过有病人治疗了百分百就不会死吗!”

    她一时接不上话,气着看着我。

    我走进里面去,问法医:“她怎么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