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61章

    敲门进去后,监区长抬起头看看我,问有什么事。

    我开门见山:“监区长,关于分东西的事,既然委托我来做,为什么突然又让指导员去做?”

    监区长放下笔:“张队长,火药味很足啊。”

    我说道:“监区长,这明明给我做了,为什么又给指导员做?”

    我想不通,她既然还讨厌指导员,为何还让指导员去干这事。

    监区长说道:“张队长啊,我也是很无奈,指导员昨天要求让她来分东西,我是不同意的,但是过后有人给我打电话,我不能不同意啊。”

    有人给她打电话,是托词还是真实?

    我看多半是真的,因为都说这指导员背后有人,有人带她上来,自然会帮着她,能压着监区长,说明指导员的后台是监狱长这个传言,很有可能是真的。

    我说道:“那她也做得太过分了,连我和我几个手下的那份,她都不算了!”

    监区长问道:“有这事?”

    我心理不平衡,这钱要是别人拿就算了,可本该分给徐男和我还有沈月的,指导员这家伙全都吞了,如何让我平衡,就算是脏钱,我也不情愿。我用以前康雪的那套话拿出来说:“监区长,大家来这里,不是为了那一点工资,区区三两千,耗费青春,不值得。特别是女孩子。如果我们没有其他的收入,还怎么活下去?如果她真的不算我们那一份,行,那只好搞个鱼死破了!”

    监区长说道:“好好好张队长,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会和指导员说这事的,你别生气,回头我就说。”

    我说:“谢谢监区长。”

    越想越气,心里越是不平衡。

    回去后,我就给贺兰婷打电话告状,然后告状之后,我气着说:“我要把那段视频弄出来,弄死这恶心的女人。”

    贺兰婷说道:“怎么你越来越不淡定了,经历了那么多,还那么幼稚。”

    我握紧拳头说道:“我无法平静,我平静不下来,气死我了这个女人!”

    贺兰婷说:“你以为就你那点视频录像,让她怎么样?打女囚?打囚犯。就凭打囚犯这一点,能告翻她么?我问你哪个监狱没打过囚犯!”

    我愣住,说的是啊。

    哪个监狱没打过囚犯。

    贺兰婷说道:“你想要整翻她,除非你有更好的证据,一招制敌,就像你把曾经的马爽赶出去。”

    对,我要有一招制敌的证据才行。

    可是,我怎么弄到。

    正在办公室中忙着的时候,有个狱警来找了我。

    进来后,她喊了一声报告,然后我抬起头,看看,是苏佳。

    我问道:“苏佳,什么事?”

    苏佳长得还可以,也是后门进来的,她主要的工作是负责和后勤对接,平时和我来往不是很多。

    苏佳说道:“张队长,麻烦你来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我奇怪的问:“什么忙呢苏佳?”

    苏佳说:“我去后勤那边仓库搬一个铁墩,不是很大,可是很重,两个人又拿不了,只能一个人抱着回来,我们女孩子抱不动,你能去帮帮忙吗?”

    我问道:“在后勤那边吗?”

    苏佳说:“已经搬到了我们监区,用的小推车拉来的,现在放在我们监区小仓库里,放在仓库里碍手碍脚的,想着搬出外面来,反正过段时间也要拿出来让人安装的。你来帮我搬出来一下可以吗?不会耽误您很久时间的。”

    我说道:“好的。”

    我跟着苏佳过去仓库那边。

    仓库是在监区内的另一侧,一层一层的,铁门锁着。

    跟着苏佳进了仓库后,我看着这小姑娘身段玲珑的,心想要是在这里办了她,那铁定爽快啊。

    只是这小姑娘,平日素来和我少见面,对我估计也没多大感觉,咱不能霸王硬来啊,如果是朱丽花,我就照样动了。

    我问苏佳,在哪里。

    苏佳指了指里面,我走进去,她关上了门。

    仓库里当然都是储藏一些乱七八糟东西用的,自然是没有人在里面,她关上门后一片黑,她开了一盏很黯淡的灯,我奇怪的问道:“你不是说要带着我搬东西吗,在哪里?”

    苏佳突然尖起声音叫:“非礼啦!非礼啦!非礼啦!”

    我纳闷的听着她叫着,这小妮子到底想做什么?

    在她叫了好多声后,我慌忙捂住了她的嘴:“你想做什么?”

    也就是我一手搂着她的头,一手摁着她嘴巴的时候,门砰的被推开了,是指导员推开的门,她身后是狱警管教同事们,大家都看着我,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我放开了苏佳:“你耍我?”

    苏佳一脸无辜,眼神无辜得非常逼真,对着我骂道:“你真是禽兽不如!”

    然后跑了出去。

    我看着外面,靠,马玲也在!马玲之前被打到骨折,如今吊着一只手回来了。

    顿时,我发觉了,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圈套。

    一定是指导员和马玲联合起来,让苏佳来陷害我,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好在苏佳喊非礼的时候,她们就刚好推开门进来!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她们都不知道在哪,原来是躲着等着暗算我!等着这刚刚好的时候跳出来陷害我!陷我于不义之中。

    阴险,足够的阴险!

    看着指导员那副鼻孔朝天的嘴脸,想上去给她几嘴巴。

    同事姐妹们尽是鄙夷的目光,我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们监区的会议室,聚集了监狱长,副监狱长,政治处主任此类的高级管理人员,公审大会,副监狱长贺兰婷在领导的位置上,半闭着眼睛,深沉的表情,深沉的危襟正坐。

    苏佳坐着角落哭着。

    我站着,大义凛然的站着,监狱长对大家伙问:“大家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这些管理层争先恐后的发表意见,还是我们指导员最先抢到了发言权:“耻辱啊!耻辱啊!我们监狱一向纪律严格,赏罚分明,偏偏还出了这么一个败类!当初他进监狱,我就知道,一个男的进来这里,会有事!我认为,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事件,是一起严重的犯罪事件!”

    康雪在那边,看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等到我们指导员说完后,她的监区长看看她,她点点头,那个之前我们的监区长站出来说道:“以前我是b监区的监区长,他在我手下办事,就已经觉得他手脚不干净,因为有过狱警和女囚对我反应过这个问题,可是从来没有抓到现行。那现在既然出了这事,我认为,同意b监区指导员的说法,报警。”

    痛打落水狗了!

    其他的管理层领导也附和着:“竟然在大庭广众,把女同事拖进仓库非礼,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就算是我们的同事,我们一定不要手软!”

    通过举手表决,二十几个管理层的领导除了贺兰婷和少数人,其他的大部分都举手了,一致要求要警察来处理,假如告我强x未遂,开除自然不用说,估计关个三年的最少。

    我感到了恐惧和害怕。

    原来,我的下场真如薛明媚所说的,她们会把我整惨,也许还会死。

    我看着贺兰婷,贺兰婷一言不发。

    我继续看着她,这是救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贺兰婷偷偷指了指她自己的手腕。

    我一看到,明白了!

    我手上有那个录像的手表!

    靠,还好我每次进去监区,基本都是开着的。

    没事,我没事,哈哈!

    大不了我一开手表的视频,澄清,就没事。

    反而苏佳这个臭女人,一定被我咬死。

    可是,如果一旦公布了视频,我这也算违反了监狱规章制度,或许还是被开除出去了,谁也留不住我了。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贺兰婷不会让我用这招,可这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因为我不这么做的话,我就会被抓去坐牢了。

    “报警!报警!”

    这声音此起彼伏。

    我举起手,说道:“慢!”

    全场静了下来。

    都看着我。

    我喊道:“我有。”

    我还没说完,外面有人推门进来大声喊道:“我亲眼看到张帆是被陷害的!”

    我一转身看去,是朱丽花。

    朱丽花推门进来后,说道:“张帆是被陷害的!”

    我看着朱丽花,一脸的惊喜,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她看到我是被陷害的,太好了!

    好多人看向朱丽花:“你看到?”

    朱丽花说道:“对!不仅是我看到,还有我的副手,副队长也看到。”

    康雪这时候出面了,笑眯眯的说道:“朱队长,我在b监区当指导员的时候,就知道,你和张帆的关系很不错啊。你这是来做假证的吧?”

    妈的康雪!

    既然马玲和我们的指导员一起陷害我,那么背后就是康雪指使的,很多险恶的阴谋,都出自此人,我估计这陷阱,多半也是康雪设置的。

    康雪真是一针见血,她此话一出,很多人就怀疑了:“既然是朋友,完全可以找人做假证啊!”

    “还是让警察来处理吧!”

    康雪又问朱丽花:“你们是防暴队的,怎么到b监区的仓库去了?”

    朱丽花说道:“那时候,我们刚好巡视到了b监区,走过仓库外,就看到了张帆被苏佳陷害的一幕。”

    苏佳喊道:“你撒谎!你又不是巡视到仓库的,怎么可能过去仓库那里去,除非在仓库斜对层那里,不然是看不到的我那一间仓库!”

    康雪阴沉一笑,说:“请朱队长解释解释。”

    朱丽花说道:“我整好就是在那一间仓库!”

    康雪呵呵了一声,问朱丽花:“你这完全是一面之词,不可彩信,你这副手,也是你的人,这当不得证据啊。”

    我的心七上八下在打鼓。

    我虽然感激朱丽花,可是,朱丽花这么干,是害死自己啊。

    因为我确信,朱丽花是不可能那么巧看到仓库里发生的这一幕的,她没事钻进仓库去干嘛呢!

    巡视巡视到仓库里面去吗?

    的确,防暴队是需要每天巡视的,到点巡视,她们会各个监区都走一圈,到了监区,她们可以随心所欲的怎么走都可以,她们怀疑仓库有犯人躲着,当然也可以去查仓库,但怎么说,也只是朱丽花个人的一面之词,真的做不得证据。

    康雪抢话在先:“朱队长,别说你是刚好听到里面仓库有声音,就过去看,然后刚好看见苏佳陷害了张帆这一幕的。”

    康雪真是厉害,一句话,堵死了朱丽花往下的路。

    这如果朱丽花还说是这样的,那么,众人更不相信朱丽花所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