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58章

    指导员脸色不太好看。

    这两个家伙,都他妈刺头啊,嘴巴都挺厉害。

    监区长说道:“拿我桌上的电话,给狱政科汇报一下,然后叫她们送来批条。”

    指导员拿起来电话打电话。

    监区长说完后,继续忙她的事,故意把我撂在一边,她还在为昨天我顶撞她的事儿生气。

    我将要开口,她却挥挥手:“你先回去,等下再找我!”

    我急忙说道:“监区长,这是急事,必须现在说”

    监区长说道:“那你出去一下,我等下叫你你再进来!”

    我拒绝道:“不行!我要现在说!”

    监区长气道:“出去一下!”

    我看着她如此决绝的样子,只好先撤出来了。

    她还喊了一句:“把门关上!”

    我把门关上了。

    妈的,死老女人。

    我在门口抽烟,徘徊。

    听见里面的声音,指导员那家伙打完了电话,然后跟监区长汇报,我把耳朵靠在门上听她们说话,我想听薛明媚她们去探亲的是不是要出发了。

    听见指导员说道:“监区长,狱政科说她们把批条送来这里。”

    监区长哦了一声,然后指责指导员道:“我说你办事,要细心,细致,你都怎么做的?乱七八糟!说!你昨天在监区劳动车间怎么回事。”

    指导员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监区长,她们在下面干活懒散,我随意说了几句,她们就乱了。我也没想到乱成这样。”

    监区长骂道:“你还不知道能乱成这样?都有人跟我说了,说你骂她们是畜生!你如果不骂,她们能乱吗!你是没事找抽吗!”

    我差点没笑出来。

    我捂住了嘴。

    监区长是挺厉害啊,你看我都有副监狱长撑腰,人家说指导员有监狱长撑腰,监区长管你有谁撑腰,想骂就骂,还骂得响亮,就算没人给你鼓掌。

    监区长继续骂道:“如果昨天那帮女犯把你们打死,打残废,我这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才干上来的,都没了!你不要命就算了,连我都不管了!以后你少点去监区里转,少给我带来麻烦!”

    指导员小声的说:“是。监区长。”

    然后她又小声的问道:“监区长,我给您的女儿送的那件外套,合身吗?那件外套可是欧洲弄过来的北极熊真皮毛订做的,我朋友说,花了不少钱。”

    我靠指导员这家伙还有这么一手?

    给监区长的女儿送外套,贿赂监区长,以求自己在监区里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有人罩着好办事啊。

    真是聪明。

    原来,每个人都比我聪明,贿赂的方式层出不穷,厉害,厉害。

    监区长问道:“哦,你有心了。不错,很合身,这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身高穿衣服尺寸的?”

    北极熊皮毛,一定价值不菲啊,没几万怎么成?

    不过我听监区长这口气,不是很好啊,略带不爽的语气,怎么有人送东西,还不爽吗?

    指导员说道:“监区长,不用夸我,其实我也是让人问的,我是千辛万苦打听到的你女儿读的学校,身高尺寸,不过这也没什么,这是我们这下属下该做的事情,就是天热,要等到冬天才能穿了。”

    这马屁,都把人拍上天了。

    突然我听见监区长大骂道:“你有那么多时间!怎么不去好好研究一下你这职位该研究的规章制度!办个探亲程序都不会搞!你怎么混到这位置的!你回去写份检讨给我!还有,昨天那事,也写一份!一共两份!”

    我靠这怎么回事,送了一个那么好的衣服,还被破口大骂一顿啊,这装出来的还是什么。

    指导员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她有些郁闷,然后问:“那那群造反的女囚,不处理了吗?”

    监区长继续破口大骂:“这我自有主张!你没事你别给我惹麻烦!你写好你的检讨再和我商量这事!”

    靠,还想处分那帮女犯啊,这个家伙,昨天还发毒誓死全家,今天就翻脸不认人。

    指导员提醒道:“监区长,那个女的,主要带头的,叫熊丽。”

    监区长继续骂:“你先搞好今天的事!再和我谈那事!”

    听起来,监区长不像是装出来骂人啊,这怎么回事,送了那么贵重的衣服表忠心,还他吗的被骂的狗血淋头。

    突然,我想到了秦桧受贿的两次经过,我懂了。

    秦桧在南宋的政治舞台上,可谓是弄权高手,十二道金牌催命符,冤杀名将岳飞;一纸绍兴协议,丧权辱国,懦弱皇帝俯首称臣;在胡铨的奏折里鸡蛋挑骨头,公报私仇排除异已。如此种种,处心积虑地巩固自己的势力。秦桧为人狡诈心思缜密,一般人猜不透他的心思,所以很多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做了他刀下鬼。

    不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没人讨厌别人对自己拍马屁,没人喜欢别人讨好自己,秦桧也不例外。

    在中国古典家具中,唯一一种以官职命名的家具就是太师椅。太师椅木料厚重,装饰繁缛,体态宽大,风格庄重。这样设计,目的是为了显示主人的地位和身份。换言之,太师椅要的不是舒适,而是尊贵。

    据宋代张瑞义的《贵耳集》记载:“因秦师垣宰国忌所,偃仰,片时坠巾。京伊吴渊奉承时相,出意撰制荷叶托首四十柄,载赴国忌所,遗匠者顷刻添上。凡宰执侍从皆用之。遂号太师样。”这里的秦师垣,也就是史上的大奸臣秦桧,当时还只是太师。

    让秦桧心花怒放的并不是太师椅。而是送给秦桧椅子的名叫吴渊这家伙聪明机灵,造个不一样的椅子给太师,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他的心思,一般人哪能做到这样的恰到好处?吴渊的拍马功夫可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受到秦桧奖赏,实在不意外。

    可有一位叫郑仲的,却不知深浅,郑仲只是一名宣抚使,这个官没有多少油水。郑仲的长处是善于揣摩别人的心思,而他又极想谋个好差事,于是天天围着秦桧转,时时阿谀奉承处处寻找机会。秦桧搜刮了许多钱财,没地方消费,就给自己新建了一座阁楼,阁楼外部高端大气,内部装修豪华,陈列的物品都是各地奇珍异宝。宰相新居落成,自然有许多官员前来讨好,送来礼品表示祝贺。

    当时的最高领导人赵构同志亲笔为这座府第题词“一德格天”。这四个字很妙,妙到了妙不可言的地步,连岳飞这样的大英雄都参不透。这座府第是如此的伟大,自然少不了竣工庆典,否则全天下的官员都不答应。到了竣工这天,秦相爷特地将镇守宋金边界的精锐部队调来维持秩序,顺便也帮着搬搬东西。秦相爷高坐在大堂上,笑眯眯地俯视着众官,感慨着自己又为大宋的gdp贡献了3.18个百分点。

    这时,有人来报,四川宣抚使郑仲送来一张地毯。秦相爷眯着眼睛想,蜀地出名绣,这张地毯肯定差不了。来人又道,这张地毯的特别之处不在它的华美,而是它跟我们的府第完全契合,铺在地上分毫不差。秦相爷一听,猛地睁开眼,好半天才重新眯上。

    地毯大小尺寸刚刚好,官员们连连夸奖。秦桧却不高兴了,秦桧心里琢磨,郑仲这***,连我新建阁楼的大小尺寸也掌握得这么详细,那么我还有许多隐秘之事,他是不是也都能探听到。

    没几个人喜欢自己的**被人知道,尤其是秦桧这样的身份地位敏感的高官,假如他做了很多隐秘的伤天害理的事,被人探知,他心里爽吗?

    如此,他马上对这送地毯的家伙心生反感,没多久,郑仲等来的消息却是“撤职查办”。相爷的解释是:“他知道得太多了。”

    “他知道得太多了。”听完这句话,不禁浑身打了个冷战。这句话是如此的经典,以至于九百年后的今天仍然有无数影视剧不厌其烦地引用,接下来通常是一把匕首,富裕点儿的能配把手枪,让知道太多的你什么都不知道。

    秦相爷稳居中国五千年奸臣榜之首,绝非浪得虚名。他觉得,连我新盖的房子的尺寸都能知道,那我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秦相爷的联想能力真是惊世骇俗。不能不说,这确实是一种能力,难得的能力。

    而如今,这一幕真实在我面前上演,指导员千方百计用尽心思弄到了监区长女儿的各项详细资料,接着送上了一件北极熊皮毛的大衣拍马屁,没想到监区长反而不高兴,心里更是对指导员反感,这马屁可真拍到马蹄上了啊。

    指导员被大骂一顿后,被赶了出来。

    监区长让她去点女囚犯。

    她灰溜溜出来,开门看了我一眼,然后扭头走了。

    这家伙估计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毛辛辛苦苦送了一件价值不菲的皮毛大衣,反而被大骂一顿。

    指导员走后,我深呼吸两口,然后敲敲门。

    监区长以为是指导员又敲门,气道:“不是让你去监区去带人,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推门进去:“监区长,是我。”

    监区长抬眼看了我一眼,哦了一声。

    我走进去。

    她问我道:“说吧什么事?”

    我说道:“监区长,我请求我出去带人。我申请我去带女囚出去探亲。”

    监区长问道:“为什么?理由,什么理由。”

    我说道:“因为那个女囚以前和我是朋友。”

    监区长一口回绝:“不行!你和她是朋友,就更不行!监狱这边更担心你帮她逃跑!以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还有,你是男的!”

    我说道:“那押送她们的警察不都是男的多吗?”

    监区长坚决说道:“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我说道:“你说的这两点,都不是理由!”

    她反问我道:“那你觉得你说的你是她朋友,就可以陪她去探亲吗?这便是你的理由了吗?”

    我一下子哑口无言。

    我总不能对她说我昨天答应了薛明媚,所以她才答应放了指导员那厮吧。

    我咬咬牙,说道:“因为我是她朋友,所以和她去探亲,为的也是让囚犯心里更舒服。”

    我这都不知道什么理由了。

    监区长说道:“这不是可以陪她出去的理由。”

    我问道:“监区长,就不能放行我一次,我第一次求你办事?”

    她说:“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能坏了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我说道:“可监狱里没有这样的规章制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