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49章

    我问:“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大雷说:“没事,还没做什么。”

    我说:“如果有事,我会杀了你!”

    大雷笑笑说:“先担心你自己吧。”

    他挂了电话。

    我走到最里面的仓库,然后,推了门,门是锁着的。

    大门锁着,小门也是锁着。

    我用力踢了几脚,一会儿,有人给我开门了。

    我进去。

    里面仓库很大,发着霉味,而且,很黯淡的灯光。

    临时扯了几条线亮着的灯光。

    里面七八个男的,看到我进来,纷纷站了起来。

    我却没看到谢丹阳的身影,我急忙问:“她呢!我朋友呢!”

    有人回答道:“在后面。”

    然后有人把谢丹阳拉了出来。

    我问:“丹阳!你没事吧!”

    谢丹阳被反绑双手,哭着看着我,嘴里被塞了一块破布,有个家伙说道:“嘿嘿,这个女人长得不错,如果不是老板不让动,她,估计现在早就被我们怎么的。你真是艳福不浅,有这么个美女做女朋友,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有人说道:“少讲那些废话,快点做事,办完了赶紧走人。”

    然后有个家伙走出来对我说:“老板要让你断一只脚。还要打你个半死,别怪我们,只怪你得罪错了对象。”

    谢丹阳哭着直跺脚。

    我后退几步。

    他们一起围上来,我赶紧弯下身抓了一根木棍。

    那群家伙围上来:“想反抗?你会被打得更惨!”

    我的棍子还没挥舞,一人从后面放倒了我。

    然后,一群人围过来对我拳打脚踢。

    我死死抱住头,感受着全方位拳脚按摩。

    这记不清第几次被人围殴了。

    有人喊道:“把他的手掰开!老板说让他破点相!”

    然后两个人上来要把我的手掰开,我死死抱住我的头。

    两人掰不开,有人叫:“拿棍子来!先打断他的腿!”

    我急忙缩腿,他们把我的腿用力拉直,然后有人举腿,我大喊:“不要!”

    就在这千钧一发我即将残废的时候,有人撞开了那要踩断我腿的人,那家伙直接飞到旁边。

    我看,竟然是谢丹阳,被反绑着双手和堵着嘴的她竟然不顾安危冲来救我。

    撞开了那个人。

    那家伙一看是谢丹阳,气不打一处,过来就给谢丹阳两个嘴巴:“臭女人,等下让你好看!”

    谢丹阳对我呜呜直叫摇头,我喊道:“你不要管我了!跑啊!快点走!”

    那家伙过来:“走?今天你们两谁都走不了了!”

    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了,然后很多道很亮的手电强灯光照进来。

    我们全都看过去。

    打手们喊道:“妈的是警察!这小子真报警了!”

    有人喊:“老板不是让老牛他们看风吗怎么有警察来了也不说一声!”

    有人喊:“妈的别说了,赶紧跑!”

    “这边门外面被封死了!”

    打手们乱作一团,四处乱蹿。

    警察进来后喊道:“全都趴下!否则开枪!”

    打手们还要跑,只听到两声清脆的枪声,所有打手趴在了地上。

    警察喊道:“手抱住头!”

    打手们畏惧警察们手中的枪,不敢不从。

    这是贺兰婷叫人来的,一定是贺兰婷。

    谢丹阳趴在我身上,哭着。

    我取下她嘴里的布块,说:“你的嘴里还容纳得真大啊。”

    她哭着发出了声音,说:“我以为你死了。”

    我说:“要是被那家伙打断腿,真是要半死了。谢谢你救了我。”

    警察用枪指着我和谢丹阳:“都趴下!手放在头顶。”

    这么黯淡混乱的环境,他们可分别不出来谁是好人坏人。

    我让谢丹阳蹲下。

    我手放在头上,趴着,我说:“丹阳姐,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就愧疚一辈子了。”

    警察过来后,有个警察问我和谢丹阳:“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两报了名字。

    “起来吧。”

    警察把谢丹阳被绑的手解开,我坐了起来,谢丹阳抱住了我。

    谢丹阳哭着。

    我给她擦了擦眼泪:“哭什么,又不是死了。”

    谢丹阳问我道:“疼吗?”

    我说:“挺疼。”

    警察对后面人喊道:“带他上救护车!”

    救护车都来了。

    这些打手,全部被抓了,包括外面放风的两个家伙,只是,没抓到大雷。

    他很狡猾,打电话他在场,干坏事的时候,他只指挥,不在现场。

    我被带到了医院进行检查,谢丹阳也被进行检查。

    我全身都疼。

    检查后,擦药,吃药,躺下就睡着了。

    醒来后,谢丹阳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有点饿。

    还要自己找吃的?

    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就是谢丹阳。

    她带着打包回来的早餐,给我打开,像照顾自己丈夫一样的照顾我。

    喂我吃。

    问我:“要是昨天被抓的是其他女人,你会不会去救?”

    我说:“为什么你们女人总是喜欢问一些假设的问题,然后来测试男人爱不爱自己?”

    谢丹阳撒娇说:“你说嘛你说嘛。”

    我说:“我不说我不说!”

    谢丹阳说:“为什么呢,不就是说嘛,我也不会生气。”

    我说:“我不知道。因为不是真的,假设的话,我不知道。当时我也不想去救你的,因为他们说不能报警,只能单独去,而且告诉了我,去就一定弄我个半死。我心想,去了肯定会被打得半死,也许还会死。”

    谢丹阳问我:“那你还去?”

    我说道:“我怕你出事,想你。怕对不起你,也舍不得让你受伤。”

    谢丹阳甜蜜一笑:“骗子。”

    我捏了一下她的脸蛋,说:“是吧,那你还信?”

    谢丹阳说:“我才不相信。鬼才信。那个人说,你要报警,他还会对付你。怎么我和你遇到都是这样的事情。”

    我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不行,在一起就会成克星。”

    谢丹阳关心的对我说:“你不如躲起来吧,我们不如一起躲起来,不然他还要做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我问谢丹阳:“你想躲去哪里?”

    谢丹阳说:“我不知道,你去哪我就去哪,我赖定你了。”

    我说:“哈哈,我去哪你就去哪,有意思。我去跳粪坑,你要不要一起。”

    谢丹阳说:“我指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我笑笑。

    谢丹阳说道:“我觉得,他那么有钱,还用这样手段,你玩不过他。”

    我说:“照你这么说,躲起来就行了?”

    谢丹阳喂我吃饭说:“总好过被他这么玩。”

    我说:“躲起来不是办法啊。”

    不过,我也要想个法子对付那家伙才行啊。

    我问谢丹阳:“你请假了?”

    谢丹阳说:“请假了,也给你请假了。”

    我说:“我没必要请假,不就是一点伤,我都习惯了。不过呀,好在你在关键时刻,撞了那人一下,不然我腿都断了!”

    然后我亲了她的脸一下。

    谢丹阳说:“你别动了,医生说不要乱动,等下做检查,没事就可以出院了。”

    我点点头。

    谢丹阳回家了一趟。

    我无聊的拿着她给我买的杂志翻着,外面下着雨,加上身上有伤,一动就有点痛,心情有点发霉。

    门被推开了。

    一个戴着大墨镜的女人进来。

    她取下眼镜,看看我,问:“没死吧。”

    嘴巴比我还毒的人,除了贺兰婷,还能是谁。

    我说道:“谢谢记挂,活着很好,没死成,让你失望了。”

    贺兰婷坐在我身旁,说道:“是,挺希望你真就这么死的。”

    我说:“哈哈,是吗?既然这么想,还让人去救我?”

    她说:“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还有,你欠我很多钱,还有,你花了我很多钱!”

    我说:“好吧,看来我这价值要是利用完了,就是该死的时候到了。”

    贺兰婷看看周围,说:“很静啊,和你平时风格不一样,我还以为,你身边会围满了各式各样的女人照顾你。”

    我说:“你不就是了?”

    贺兰婷说:“你想多了。”

    我说道:“表姐,你这来看望病人,连个苹果都不带,你也太不懂礼貌了吧。”

    她哦了一声,然后拿出一个红包,给我:“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苹果?”

    我欣喜的接过了红包,说:“表姐你的礼貌实在学得太好了。”

    一沓厚厚的,我打开看看,里面估计有一万块。

    我说道:“一万。好高兴啊表姐。”

    她说:“没那么多,八千八。早日康复吧。”

    我亲了两下红包说:“谢谢表姐。”

    这样的上司,让人不得不为她心甘情愿办事。

    她说:“懒得买水果,也懒得挑选。给钱就行了,你说是吧?”

    我说:“是的,虽然简单粗暴,但是我很喜欢,以后请继续用这个方式来羞辱我吧。”

    贺兰婷说:“你的情敌,被抓起来了。”

    我问:“那些人供出他是幕后黑手了?”

    贺兰婷说道:“本来不说的,请监狱里的几个狱警,用酷刑让他们说了。直接抓了,再用酷刑,让他全部招供。”

    我无语了,然后一下后,说道:“这样子,会不会太不好?”

    监狱里有几个很懂得针对囚犯下酷刑的狱警,各种想象不到的残酷的折磨,让人不会残废,不会死,但是疼得让你不得不说实话。

    贺兰婷说:“对付非常之人,只能用非常之办法。”

    我问道:“然后呢?你要怎么样?让检察机关起诉他么?”

    贺兰婷说道:“这种垃圾,直接打得半死,然后扔精神病院折磨死得了。”

    我说:“表姐,你也有那么残忍啊?”

    贺兰婷说:“他罪不至死对吧?”

    我点头,说:“是。他只是想弄断我的腿,没想弄死我。”

    贺兰婷说:“好,那就起诉,让他受到法律正义的制裁。这样可以吗?”

    她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吗?

    我鼓掌,说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贺兰婷说:“你还真不怕死,昨晚要是他们晚到一点,你还活得了吗?”

    我说:“那没办法,我自己搞出来的祸事,连累到了人家谢丹阳,我总不能不去吧。”

    贺兰婷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说:“做什么事,先用脑子,再用武力。你是傻子吗?你以为你去了,他们就不侵犯谢丹阳?”

    我问道:“他们还要侵犯谢丹阳?”

    贺兰婷说:“对。”

    我咬咬牙,骂道:“这群人渣!”

    然后又问:“那这群人渣,是什么人,黑衣帮的打手吗?”

    贺兰婷说:“大雷公司养的流氓,专门帮忙拆迁打人的。”

    我说:“靠!一定要让他们关个十年八年的。”

    贺兰婷说道:“我问你另外个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