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46章

    王莉被我骂的狗血淋头,有点害怕,然后哭了。

    我不懂此时此刻她在想什么,估计觉得我践踏了她心中神圣的花瓶的尊严,她一定很为花瓶感到伤心难过。

    王莉被带走后,我才想到,我靠贺兰婷是委托我帮她的朋友救治王莉,而不是让我大发雷霆骂了一顿打发走人的。

    日。

    可是这样的心理疾病,还怎么救治?

    改天再去找柳智慧问问吧,这都怎么神经病啊。

    搞得我心里发毛。

    晚上要出去喝点酒,压压惊,让自己开朗一下才行。

    下班后,我直接出去外面,打个电话给王达,没空陪我喝酒。

    打电话给安白井,好了,这厮很高兴,因为我很少给他打电话,他当即说出来陪我喝酒。

    我两去了市公园旁的烧烤城。

    坐下没一会儿,这厮打的过来了,我问他怎么不开车,他说:“喝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

    我说:“很好,很对。真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

    他笑着说:“过奖过奖,我跟慧彬一说我要去和你喝酒,慧彬就说早去早回。今天你找哥哥出来,哥哥很高兴,为了表示我对你的高兴,我决定找个女孩陪你喝酒。”

    接着,他打电话给了唐晓杰,叫唐晓杰出来。

    我说道:“妈的真是冠冕堂皇,说什么来陪我喝酒,打着幌子骗了慧彬,还说什么叫个女孩陪我出来喝酒,这***,叫陪我出来喝酒?你这家伙,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怎么还找她啊!”

    他说:“嘘,别他妈骂的那么难听啊。好了别骂了,你要吃什么,我请客!”

    我说:“别以为请我吃就可以收买得了我!”

    他讨好了我一番,然后点菜点酒上来。

    上来后,他说道:“嘿,要不啊,我也给你介绍个把美女出来喝酒吧。”

    我说道:“不用了,大爷今天本来就想找你陪我喝两杯,没心情找女孩喝酒。”

    他说:“哎我问你,你上次在那个富华酒店,和林小玲真的搞上了?”

    我说:“没有。”

    安白井说道:“那慧彬告诉我,听到你们的叫声。”

    我说:“那是我逗你们玩的,我是逼着她说个事,如果不说,我就假装叫,让人以为她和我怎么的。”

    安白井说道:“我不相信,我觉得你们,一定有敌情。”

    我说:“我和她是清白的,你不信拉倒。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到处彩旗飘飘。再说了,我没有女朋友,我和谁在一起,都是合法的,你他吗的,你是出轨,背叛!我很讨厌这样的人。”

    他自责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很内疚,我很自责。”

    我说:“懂了就好。”

    他说:“那我就这一个!只是这一个!”

    我艹。

    没多久,唐晓杰来了,打过招呼后,和安白井有说有笑的,基本我成了硕大电灯泡。

    妈的我也找女人陪我。

    我随即打电话谢丹阳,打不通,也许在监狱没出来。

    打给夏拉,没接。

    打给丽丽,丽丽接了,说:“我正想要给你打个电话呀。”

    我说:“好,我找你是想叫你出来喝酒。”

    丽丽说:“我下班了,只上了两个小时,我去找你。我有事跟你说。”

    我说:“很重要吗?”

    她说:“是你问的一些事。”

    我说道:“好,那我们还是去那家吃鸡的火锅店那里。”

    我回到桌边,随即和安白井唐晓杰这对狗男女道别,这两个根本就没得空理我,招招手,就表示拜拜了。

    我气着走了。

    想着,这家伙那么气我,是不是打个告密的电话给金慧彬,告诉她她的男人在外面谈别的女人呢?

    想了想,算了,那我倒是成了小人了。

    去了那家店,当然,我一直观察是否有人在跟踪我,到了那里,丽丽已经在等我。

    进去后,坐下。

    她已经点了酒菜。

    我掏出一支烟,点上,然后给了一支烟给丽丽,她拿过去点上了,我问她道:“你是想和我说什么,问到什么了?”

    丽丽看着我,说:“我发现,给彩姐开车的司机,这个表面看上去老老实实的退伍的,不喜欢钱,却有个情人,是我们公司的,酒店后勤清洁的刘阿姨。”

    丽丽高兴的靠近我,说:“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的吗?”

    我说:“不知道。”

    她说:“我去跟踪彩姐司机,后来,无意中看到他进了后勤部仓库那边,然后我发现了他和那个刘阿姨有一腿。”

    我说:“靠,这种八卦就别来和我废话了好吧。”

    丽丽不高兴道:“你都没耐心听下去!你想知道的都在后面!”

    我说道:“好好好,你说你说。”

    丽丽继续说道:“刘阿姨,和我关系挺好,有一次她扫地,不小心搞翻了水桶,水桶倒下,水淹到了客人的皮鞋,客人就骂了她好久,骂得她哭了,我就好心过去给她帮忙赔了那客人钱。她就对我挺好的,经常的有什么好吃的都带来给我。我发现了她和彩姐司机的事情后,我心想,她可能知道彩姐的一些什么事。我就带东西礼物去送她对她说,说‘刘阿姨,我经常听谢司机提到过你,说你人真是好,我记得你也和我说过你和谢司机挺熟,我现在啊,想着要讨好彩姐,想你和谢司机那么熟,就想让你问问谢司机,这段时间,彩姐都聊什么话题的多,我要是知道了,和彩姐讲话,也好和彩姐攀谈,这女人呀,聊上来了关系就上来了,我干什么都顺了。’我还给了她一些钱,说只要她问到什么告诉我,我都给她一点好处。她就帮我了。”

    我急着问道:“那真的问到了,问到了什么!”

    丽丽说道:“刘阿姨说,她问到了彩姐这几天,想要找人杀掉一个监狱的女犯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杀掉监狱的一个女犯人!

    这说的是谁?杀掉谁?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谢司机,嘴巴不严啊。

    我说道:“那个司机,会不会说的是假的,或者说,是那个刘阿姨乱讲的。”

    丽丽说:“谢司机是个外表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人,实际上,他背着老婆和刘阿姨搞在一起,彩姐不知道而已,都以为谢司机对刘阿姨就像平时的那些同事一样的关系。刘阿姨话也少,彩姐以为谢司机老实,严守秘密,谢司机也以为刘阿姨严守秘密。”

    我心想,看来,世间还真少有不透风的墙。

    若要人莫知,除非己莫为。

    我说道:“那你说说,她要杀掉的女犯是谁啊?为什么要杀掉。”

    丽丽说道:“说是一个编号多少,反正记不住,刘阿姨也记不住,谢司机也记不住,编号后面是21的囚犯。”

    21!

    521!

    这是冰冰。

    为何要杀掉冰冰。

    我急忙问:“为什么要杀掉她!”

    丽丽说:“彩姐安排人进去杀她,是说她以前和彩姐有旧恨,还有新仇,就是挡住了发财的路。”

    她挡住了彩姐发财的路?

    冰冰在监狱怎么挡彩姐发财的路。

    还有,有什么旧恨?

    我忙问:“一个女犯,和彩姐有新仇旧恨,彩姐派人进去杀她。对吧?”

    丽丽点点头。

    派的人,是胡珍珍吗?

    多半是了。

    胡珍珍,早就因为报不上参军名额,然后出来外面学散打,搞不好也成了黑衣帮的打手。

    我问道:“对了,彩姐身旁,有女保镖吗?”

    丽丽说:“有啊,我见过了好几个。”

    我形容着胡珍珍的相貌:“有一个女的,长得这个样,这里颧骨有点突出,然后呢,鼻子没那么长,人长得清爽,但是呢,看上去精神好像很能打。你认识吗?”

    丽丽说:“你这么说我怎么认识,你给我看照片我才知道呀。”

    我说:“好,那如果我有照片,我拿来给你看。”

    我去照个胡珍珍的照片出来,给丽丽看,是不是彩姐的保镖打手。

    胡珍珍进去,真是为了杀冰冰?

    我问道:“那你有没有知道,她们有什么新仇旧恨的?”

    丽丽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雾说:“听刘阿姨说,谢司机认识那个女犯人,以前是个记者,男朋友是经商的,很有钱,也是做酒店的,但是是正经酒店,和彩姐抢一栋新楼,闹起来了,那个女犯人记者,查到了彩姐做这些生意的一些证据,拍到了一些照片,就让她男朋友去告密了,警察查了彩姐的一个酒店,彩姐让别人顶罪去了,她没有事。后来彩姐就和别人一起,弄出女犯人男朋友贿赂、不法经商的一些证据,把女犯人男朋友和那女犯人送进去了监狱。可彩姐还想弄死她。”

    这说的是冰冰,冰冰是记者,照这么说,冰冰并不是因为和所谓的贪官勾结在了一起违法经营被抓,而是为了男朋友,为了和彩姐死磕被抓啊。

    靠,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的?

    丽丽又说道:“谢司机说,那个女记者是个很好的人,曾经在彩姐的酒店倒了后,看着酒店那么多人要不到工资,还自己掏钱给工人发了工资。谢司机说女记者应该有彩姐犯罪的一些证据,能把彩姐搞死,所以彩姐更想着弄死她。”

    我急忙问道:“是什么证据?”

    丽丽说道:“刘阿姨也问了谢司机,谢司机叮嘱刘阿姨,千万不要多问,这知道了这些东西,就会死的。”

    我说道:“明白了,那你还打听到了什么。”

    丽丽说的其他,例如谢司机说的彩姐派人去贿赂某些单位的人,然后对她大开方便之门,通风报信之类的,我这些就不太想知道了。

    我给了丽丽一些钱,并且赞扬了她,说以后有关于这些资料,还要告诉我。

    丽丽高兴的亲了我。

    当晚,丽丽还是回去酒店,因为我不想和她睡,而且我要告诉贺兰婷这些我打听到的消息。

    彩姐和冰冰有仇恨,因为冰冰男朋友富商和彩姐争抢一栋酒楼,冰冰利用记者的身份,挖掘到了彩姐的酒店犯罪资料,搞得彩姐一个酒店关门大吉,然后彩姐马上以牙还牙,咬得冰冰男朋友锒铛入狱,冰冰也被弄进来了,这是她们的旧仇恨。

    而新仇恨,又是什么?

    妈的,一个冰冰,居然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看着她每天风轻云淡的样子,真是真人不露相。

    当我回去小镇上,打电话告诉了贺兰婷我打听到的这些后,贺兰婷说:“继续利用她查下去,可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

    我忙问,“什么事?”

    贺兰婷说道:“如果胡珍珍真的要杀521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