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42章

    好久之后。

    她说道:“我那不是自杀。我是要去别的地方,一个本该属于我的地方。我就像做错了车,下错了站,到了这里。”

    我想不通,她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就问:“这里,什么意思?你上错了车,下错了站,又是什么意思?”

    她说道:“我上错的车,是因为我本不该属于人间,我是属于我自己的世界,一个人的空间,错,不是一个人,我是主宰,我应该活在主宰的自我空间里,不过不要紧,我死了,就又回去了。简单来说,我就是你们的神,你们的一切行为都是由我来支配,包括植物。”

    我愕然了半天,这样的人,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平时我们骂别人神经病,只是骂骂而已,可是这一个,的的确确是神经病了。

    她觉得她是神,她是主宰我们一切生命的神,支配着我们所有一切生命,包括植物。

    我觉得她应该送去精神病院了。

    她看着我复杂的神情,问:“是不是觉得我说的都是神经病一样的话。”

    她这么问我,我继续看她,她看起来不像神经病,根本不是神经病。

    我摇摇头,说:“呵呵不是不是。哎你是不是信佛教啊?”

    她摇头,说:“当然不是。”

    佛教也没有主宰这个词啊。

    我又问:“基督教?”

    怎么她的思想就跟邪教一样的神经邪门。

    她摇摇头,说:“不是。所有的教派,都是缪误引导人类思想的,只有我,才能去改变。”

    天,无药可救了。

    我问道:“上帝不就是基督教吗,上帝也能改变世界啊。至少在教徒的脑海中这么想的。还有菩萨。”

    她说道:“你错了,那是人类所幻想出来的虚假的让人有所精神依赖的东西,就像人死了,他们身边的亲人不愿意接受这个痛苦,就幻想他还活着,然后给他盖墓地,去祭奠他,幻想他的灵魂还存在于人世间。”

    咦,她这话说的怎么和柳智慧跟我说的一样啊,要这么说,她很正常啊。

    可是,她又说:“只有我,是真的。那些所谓的上帝菩萨,都是假的。我是你们的主宰。你可以不相信我。”

    我说道:“呵呵,既然你说你可以支配我们的世界,我们的行为,那你现在要不要表演给我看看?”

    她笑了笑,说:“我现在**凡人,怎么能给你看呢?只有我的身体死了,我主宰的真身回到属于我的空间,我才能做到。”

    我无语了一下,然后说:“就是说,你自杀了,你杀了你的身体,你主宰的真身才能去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对吧。”

    她点点头,说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了那么多那么乱的事情,全球都有打仗,只有我,才能制止。因为他们是我制造出来的。”

    我说:“你,制造出来他们?”

    她说道:“是的。”

    是真的病入膏肓了。

    我说道:“那好吧,那你为什么制造出喜欢打仗的他们呢?”

    她说道:“因为就像看电视,看电影,每个角色都需要有人在演,这个世界才会丰富多彩。我能去二战的时候,改变打仗的格局,消除那一场战争。”

    我点了一支烟,靠在椅子上,说:“哦,那你记得到时候安排让我跟比尔盖茨一样有钱。”

    2她认真的说道:“你是在嘲笑我吗?”

    我说:“我是认真的,我很缺钱。记得让我突然有几千个亿,然后没人跟我索债,我爱怎么花怎么花。”

    她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是在嘲笑我!你觉得我做不到!你怀疑我是你的主宰!”

    我本来就是嘲笑她,看到她生气,我说道:“你记住,你成神了后,改变了我的性格,不要让我跟你吵架顶嘴。”

    她说道:“我让你死都可以!”

    我不置可否,抽一口烟,徐徐吐出来,说:“死吧,反正以后也老死。”

    我问道:“可否冒昧多问一个问题?你为何要拿着锤子打你姐姐,然后进监狱。”

    她说:“她也在阻挡我成神。”

    靠。

    我说道:“然后你就要干掉她?你有没有人性?你的姐姐你都下手?”

    她说:“没关系,我成主宰后,我会让她复活。”

    我说道:“那我多问一个问题啊,就是说,如果万一你不能成神,你自杀了,你家人谁来照顾?你抛弃亲情,让他们以泪洗面,失去至亲,你还有没有良心。”

    她说道:“我说了我可以改变他们,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我点点头,说:“我暂时相信吧,那我问一下,你能不能用灵魂出窍之类的法子,不要自杀,然后用你的灵魂去你的主宰世界。真身留着?”

    她说道:“我无法离开我的身体,所以我只求早点结束这具身体的生命。”

    这家伙,口口声声要自杀了,而且看她,完全和常人无异,为何这样子?

    人的思想,精神,都是极其复杂的,她会这么幻想,当然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看来,我唯一的办法是去向柳智慧讨教了。

    可我要做的,还是要阻止她,防止她自杀。

    我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今天没人救了你,你就死了。你死了,你家人会很难过的。他们会哭,会难受,会痛苦。”

    她不置可否的说道:“我的真身回去主宰,我会改变这一切,我让他们没有,或者,我让他们从没有过我这个家人。”

    我问:“你没有?那你有孩子吗?”

    她竟然说:“让他成为我姐姐的孩子。就是说,让他成为我姐姐所生的。”

    我看着她,我自己眉头紧锁了许久,对这个女人的思想,我只能说,神经病。

    我说道:“你说现在世界上那么多打仗,乱七八糟的,什么什么的,那你变为了主宰,你要怎么解决?”

    她说道:“不是我变为了主宰,是我本来就是主宰。我要让他们变得和平,而让你们过更好的人生,包括监狱里的女犯人们。”

    她完全自己陷入其中,她自己就是神,就是主宰,就是支配着我们这些世界的人类等哪怕是动物植物各种生物的一切行为哪怕是起源的主宰。

    我问道:“那你会让恐龙复活吗?”

    问了这个问题后,我发觉我自己也跟着她走入她的思维中,这种感觉,可笑又可怕,浑身凉飕飕的,顿时,看到她眼神中流露出高兴的光芒,我一下子觉得她把我当成了自己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说道:“你承认我是你们的主宰了?恐龙已经消失了那么多年了,再让它们回来,它们有着强大的破坏力,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乱。”

    她唠叨不休兴奋的说着恐龙将会把人类世界变得如何糟糕。

    而我,已经是即将跟着她疯了。

    我举起手,示意她停止说下去,她已经是真的疯了,我想,是有必要问问柳智慧,这个人如何救治。

    我说道:“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我很饿了。”

    她有些意犹未尽,说:“和你聊天真是愉快,我还没有说完,或许,只有你这样的心理学专家,才懂得我对你所说的一切。”

    我感到恐怖,尼玛老子要懂得了,就和你一样,疯了。

    我说道:“对了,你是主宰,是神,神都不用吃饭,也不用睡觉的吧。”

    她叹气说:“我现在是没死,我无法摆脱身体对我对吃饭休息的要求,毕竟我用的是这幅身体,等我的肉身死了幻灭,我才能挣脱开她对我束缚。”

    我急忙举手,听得我自己都要疯了:“好了好了我好饿了,那么,我们改天再见,我会随时找你的。希望你配合。”

    她说道:“不需要了,在我离开自己的身体之前,能和你这么愉快的聊一次,我已经很满足。”

    我挥挥手,然后叫来外面的两个狱警,押送她回去。

    带她出去后,有个狱警返回来问我道:“怎么样,治疗得怎么样?”

    我说:“这个女人,有种病入膏肓的感觉,她是得了精神分裂一样,分裂成了她和她自己身体是两个不同灵魂的家伙,不是,是身体是没灵魂的,但是她的身体束缚住了她,因为她是主宰。”

    狱警丈二摸不着头脑:“你在说什么?”

    我说:“算了,不说了,再说我都要跟她一样疯了。你们好好看着她,她很有可能还会自杀。”

    女狱警问我:“治不好了?”

    我说:“只能慢慢来。”

    她表示明白,然后走了。

    我坐回座位上,点上烟,闭上眼睛,抽了一口烟,她的那种把我当自己人的感觉,真让我崩溃。

    我决定出去遛遛,我不能呆在监狱里了,我真要疯了。

    而且我还要打电话给丽丽,问她事情办的如何了。

    我出去后,到了小镇上的青年旅社,我给丽丽打了一个电话。

    丽丽说,那个司机的号码她要到了,可是那个司机并不喜欢钱,他有的是钱,但是他艰苦朴素,用的吃的都很简朴,至今用着零几年的一部弱鸡亚的手机,抽烟都是不超过五块的。

    几乎是无懈可击的人物。

    一个人没有缺点,就真的无懈可击了。

    没有缺点,就没有了弱点,丽丽说这个司机没有什么爱好,当兵出身,洁身自好,对钱看得不重,所以彩姐对他很放心,请他做司机,彩姐很放心。

    我说道:“丽丽你要好好查一下,利用弱点,问清楚一些事,放心,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比以前还高!”

    丽丽说道:“真的吗?”

    我说:“我不会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给你的报酬,有食言过吗?”

    丽丽高兴的嗯了一声,然后说道:“我爱死你了。”

    我说:“记住,一定要靠近他,帮我问清楚一些事。”

    如果搞定这个司机,我也许就能知道,关于冰冰和彩姐的瓜葛,关于康雪和他们黑衣帮的关系等等。

    挂了电话后,我看看时间,决定去找彩姐。

    到了酒吧后,我进去,彩姐已经在那里了。

    我偷偷瞄过去,一个保镖在平时的位置那里,虎视眈眈看着酒吧里的人。

    我走到彩姐的身旁坐下,说道:“彩姐晚上好。”

    她说道:“听说你昨晚来了?”

    我说:“你今晚很早来。”

    彩姐说:“我来等你嘛。平时有时候比较忙,想着说给你打个电话都能忘了。抱歉。”

    我说:“你客气了。”

    彩姐问我道:“今晚想要喝什么酒?”

    我还没说要喝什么酒,那个保镖不知何时到了彩姐身旁,俯身下来在彩姐耳旁轻轻说了几句话,彩姐表情变得严肃,说:“抱歉,我有点事,要先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