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30章

    我想到,刚才那个我说有点面熟的女的,是不是就是夏拉的朋友,对!想起来了,那个女的,在以前一次夏拉泡泡她们过生日庆生会上见过的,她那时候在唱歌。

    贵圈真乱,那个女的居然下海了。

    有些女的,真是让人无语,不是穷到没饭吃吧,做个模特也有不少钱吧,但就是还要去做什么外围女啊出台什么的。

    一切都是为了钱。

    我解释道:“我那是在应酬。”

    夏拉说道:“应酬?你左拥右抱,是在应酬?”

    我有些恼火,怎么今天这几个家伙都***找我吵架的。

    我说道:“是真的在应酬夏拉。”

    夏拉发火道:“张帆!你出来不找我就算了,你还跑去和别的不正经的做那行业的女人搞在一起,还骗我在朋友家里。”

    我也生气了:“妈的你还没资格对老子发火!既然不爽,就不要再互相找对方好了!”

    我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收到她的信息: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我靠不找就不找,我直接删除了她的号码,所有的通讯记录。

    可是。

    等静了下来一想,不行啊。妈的,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一个可以利用的人啊。

    可让我去受气哄她,算了,断了这边就断了,这个我的内线我无法利用了。

    气死老子。

    喝了四瓶啤酒,啪嗒一下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上班,一大早,我就和徐男沈月去了楼顶。

    发东西了。

    发钱了,发烟了,发各种吃的了。

    这些都是女囚的亲属们送来的。

    我们比强盗还强盗。

    强盗是真的强盗,我们是披着羊皮的强盗。

    徐男让我上去组织大局,让我看着来分,我心不在焉,想着昨晚发生的那些事,这无论夏拉也好,彩姐也好,这些女人,都喜欢给男人添堵。

    我对徐男说:“你和沈月来分就好,按平时的比例来。”

    徐男说好,她上去了。

    看着一大群的同事们,眼睛发光的看着桌上的东西,我转身走了。

    新来了一批女犯人,这样的迎接工作,也是我该做的。

    如平时一样,带着分完钱的徐男沈月一群人,去迎接新囚犯。

    囚犯们面如土色的下车,然后大家心如死灰的看着监狱,一步一步,沉重走下车。

    可我看到一个很奇怪的女囚,她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年纪二十五六上下,她下车的时候,没有面如土色,没有沉重的脚步,她东张西望看了一下,然后抿抿嘴,跟着众人往前走着。

    奇怪。

    我所接到的新囚犯,全是一个样子,哪怕是厉害如柳智慧,内心多强大也真正做不到不心灰意冷。

    可是这个女囚,完全是相反的,看她竟然有点兴奋的神色。

    搞什么?

    神经病的吗。

    我跟徐男要了她的资料:胡珍珍,女,二十七岁,因男朋友出轨,持菜刀砍情敌重伤,判故意伤害罪入狱七年。

    她被分到了我们b监区。

    我问徐男:“你看那个女的,是不是有点奇怪?”

    徐男看看她,然后看看我,说:“长得还过得去,是你的菜。”

    我说:“靠,我的意思是说,她好像和别的女囚不一样,看别人,都是沉重的样子,就她,好像挺高兴的。”

    徐男说道:“那不刚好了,她一定有心理问题,送去你办公室给你治疗。”

    我说道:“艹,你也是个神经病。”

    我留意了李云珊来,确实,从检查到领取物品入狱,从头到尾,她没有任何沉重的样子。

    这个刑期,刚好分到了我们的b监区。

    一个如花美貌的妙龄女子,入狱七年,没有神经病,入狱反而看不到任何悲伤的神色,这实在反常。

    她分配了监室后,刚好分配到了薛明媚的监室。

    我告诉徐男,去跟薛明媚说,让薛明媚找个人靠近这个李云珊,搞清楚这个女的为什么那么反常。

    结果薛明媚托徐男回来对我说,说我是个流氓,只要是个新来的有几分姿色的女的都想搞。

    靠。

    下班后,我出了监狱外面。

    又看到了朱丽花。

    她往外走,而不是站在监狱门口等她男朋友来接。

    我追了上去:“花姐,我有点事跟你聊聊。”

    朱丽花停下脚步,看是我,又往前走,不说话。

    我到了她身旁,说:“不理我啊。”

    朱丽花问:“什么事,说。”

    我说:“上次那个事,谢谢你的帮忙。”

    朱丽花说:“不客气。”

    然后她就不理我了。

    走到了公交车站,她拦了一部计程车,上车,我也跟着钻上去。

    她看着我,问:“你上来干嘛?我给你上来了吗?”

    我说道:“你是不是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啊,对不起啊。我向你道歉。”

    朱丽花说:“你道歉有用吗?你哪次不是道歉,然后继续做?”

    司机问:“你们去哪里?”

    朱丽花说:“市中心。”

    我说:“好巧啊!我也去市中心!”

    朱丽花要开车门说:“我不想和你同一部车。”

    结果她那边开不了门,她对我说:“让开,给我下车。”

    我对司机师傅说:“师傅,开车吧,去市中心,我女朋友和我吵架呢。”

    司机师傅说好,往前开了。

    朱丽花问我道:“我是你女朋友,谁是你女朋友了!”

    我说:“你是我女朋友了。别生气嘛花姐,这样子,我等下为了表示我深深的歉意,我请你吃饭。你看怎么样?”

    朱丽花说:“谢了,我有事。”

    我说:“干嘛对我冷冰冰的,老子没有欠你的钱,不就是非礼了你一下而已嘛,你至于那样对我嘛。”

    朱丽花问我道:“听说你现在当了队长后,在你们监区有了各种权利,连上楼顶那种事,都是你来安排了?”

    上楼顶那种事,说的就是分钱的事。

    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那个新来的监区长,老是逼着我去干这个,我不能不干啊,我怕她给我小鞋穿。”

    朱丽花说道:“你骗谁呢你,谁不知道副监狱长是你的后台,你要是不想干,我就不信你们监区长能拿你怎么样,你就是为了钱!”

    我说:“唉,好吧,随便你怎么说吧,不过说真的,你这么说我,我很心痛,你错怪我了。”

    朱丽花说:“我错怪你?哼张帆,你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知道?”

    我说:“好好好。不说这些了行吗?你每次见到我,都要跟我吵这些,你标榜你自己成了一个好人,我是烂人行了吧!”

    朱丽花说:“知道就好。”

    到了市中心,她掏钱,我急忙抢着结账了,朱丽花扔我的钱给回我:“谢了,不需要你帮给了。”

    司机收了我的钱。

    朱丽花硬是把钱塞进我口袋里。

    我塞回给了她,说:“你不觉得这样子很幼稚吗?那行吧,钱给我,我请你吃饭,我想和你聊聊,郑重的聊聊,可以吗?”

    她把钱塞回给我后,看看时间,说:“好。”

    两人到了一家火锅店。

    为什么是火锅店?

    因为下车的时候,火锅店就在眼前,没什么心情吃东西,就想和她聊聊。

    随便点了一些菜。

    我说道:“花姐,你要理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她说道:“你可以不干。”

    我说:“花姐你不知道吗?我爸爸生病动手术,花了近百万,我借了那么多钱,唉,你让我一下子没了工作,出去怎么挣钱也难挣到那么多钱还给人家啊。”

    朱丽花问我道:“这就是你犯罪的理由?借口!那你怎么不去贩毒!抢劫!”

    我被她问的无言以对。

    她说得对。

    只是,我是个演员,我是个卧底。

    我说:“算了,我们不聊这个,以后你会懂。哦对了,你有去看过李姗娜吗?”

    朱丽花说:“看过。”

    我问:“她怎么样了。”

    朱丽花说:“你自己不会自己去看?”

    我说:“你这人讲话怎么这么冲。”

    朱丽花说:“你可以不听。”

    我又问:“哎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吗?”

    朱丽花说道:“关你什么事。”

    我说:“好吧,和你约会吃饭,是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服务员买单!”

    她说:“等等!”

    我说:“说,什么事。”

    她说道:“今天有个新来的女囚,胡珍珍,是到了你们监区,对吧?”

    怎么她也问这个,我说:“是啊,她怎么了?”

    朱丽花说:“这个新来的女囚,举止跟别的女囚不同。”

    我说:“我以为就我学心理学的看得出来,你也看得出来了?她是不同,人家都沉重的进来监狱,她却是带着兴奋的样子。好像新来的去学校报名开学。”

    朱丽花说道:“我观察她,举止确实和别的女囚不一样,可是这个女人,我以前见过。”

    我问:“你认识她?”

    朱丽花说:“她不叫胡珍珍。她叫胡彤。”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朱丽花说道:“以前我们同一个学校的,一起报名参军。她落选了。后来听说是去学了散打,在市里举办的比赛,获得过名次,后来据说做了私人保镖,后来就没消息了。”

    我说:“这样子啊。那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啊。”

    朱丽花说:“奇怪就奇怪在于,她为了争风吃醋用菜刀砍伤情敌。她这样的身手,需要用菜刀砍一个女孩子?”

    我说道:“也许人发怒了,刚好她回家看到男朋友和情敌在出轨,她进了厨房,拿了菜刀砍人。”

    朱丽花说:“她的资料上清清楚楚,她跟踪那个女孩子到了女孩子家里,然后女孩子开门后,她跟着进去,两人从客厅打到了厨房,最后她拿了菜刀砍伤那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本事那么大?能和一个散打高手打到厨房,然后散打高手拿着菜刀砍她?”

    我说:“也许人家也是武打高手。就比如朱丽花你做了人家小三,刚好你身怀绝技,人家也不是吃素的,两边就打啊打,结果打到厨房,她打不赢,拿起菜刀就砍你。砍伤你。”

    朱丽花说道:“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我说:“是,那就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女人。”

    朱丽花说:“这个女人,当时就是被我挤下去的。她没能去。所以,我一直会记住她,她一定也会记住我。你帮我查查她,让人靠近她,搞清楚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不要让她知道我在监狱里做事。”

    我说:“你怕她报复你啊。不至于吧,都过了多少年了。”

    朱丽花说道:“她落选后的那天晚上,找人想对我动手。七八个男的,幸好我爸那天来接我,几个小混混,我爸打跑了,我爸想去报警,我心想报警就毁了她了,就算了。之后她就不读书了,去学散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