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18章

    等了一会儿后,徐男出来了,说:“她们说,没有目的,只想打我们报复。”

    我扔掉烟头:“艹!怎么可能!继续!打!一定有主谋,有阴谋!”

    徐男说:“好。”

    她又进去了。

    接着,听到了两个女犯的更加惨烈的叫声。

    几分钟后,徐男又出来了。

    徐男面色沉重,我问她怎么了。

    徐男把我悄悄拉到了墙角,靠近我耳边轻轻的说:“真的是有人在指使,威胁她们让她们这么做,让她们把你给弄残废了,如果不这么做,就整死她们几个。”

    徐男一边说一边擦汗。

    我说:“你怕什么?是谁?”

    徐男说:“马队长。”

    徐男一字一顿的说的,似乎不相信的。

    这在我预料之内。

    然后她又说:“马队长竟然那么阴险。”

    徐男真是一根筋啊,马队长竟然那么阴险,这有什么奇怪的。

    我说:“难道在你眼里,马队长很好?很真诚善良?”

    她又说:“没想到她也那么阴险。我一直觉得她比较没心眼,有什么都直截了当的那种。”

    我顿悟!

    是啊,以这么阴险的风格,唆使威逼女囚对我们下黑手的这样的招数,完全和马队长马玲的性格不是同一个调调的,马队长背后有人教她!

    谁教的?

    我近期还能得罪了谁,无非就是康雪和监区长。

    艹。

    竟然背后对我这样下黑手,好你们几个狗养的。

    既然如此,也别怪我了!

    徐男问我道:“队长,那现在,她们怎么办?怎么处理?”

    她们几个虽然是对我下毒手的,可她们只是从犯,她们也是被逼的,就如同薛明媚,她们不对我下手,马玲就对她们下手,她们也是无奈的。

    我说:“别电了,关个两天禁闭。”

    徐男不乐意了:“就这样放了!”

    我说:“是,放了。”

    徐男说道:“队长,她们要弄死我们!弄残废我们!弄残你!”

    我说:“她们是被逼无奈的,记住,这个事,你所知道的,千万不要透露出去,到此为止。”

    徐男更加不解了:“队长,就这么算了?”

    我说:“我自己心里有数。”

    徐男愣着,看我。

    我说:“去吧,男哥。放了她们,塞进禁闭室三天吧。做做样子。她们也是被逼无奈。”

    徐男说道:“可是马队长呢,她们这样对我们,我们难道也不反击?”

    我说:“我自己也心里有数。”

    徐男问:“你想怎么做?”

    我说:“秘密。”

    徐男说道:“对这个女人,你仁慈没有用的。”

    我说:“谢谢,男哥,我懂怎么办。”

    她去把两个女犯关了禁闭。

    我刚回到办公室,新任监区长就找了我。

    我去了她办公室。

    她的办公室,就是在原监区长的办公室。

    她笑眯眯给我倒了水,我说谢谢,接了过来。

    监区长说道:“刚才监区车间发生了一点事,对吗?”

    我说:“对,监区长,是我们管教不到,让女犯们乱了一点。您刚上任,给您带来了点麻烦。”

    监区长看来也是知道了刚才发生了女犯对我下手的事。

    监区长说道:“这说得我像是个外人啊小张,我可是监区长,这监区里的女犯们有什么事,首先担责的应该是我。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监区长,谢谢监区长关心。”

    监区长对我笑笑:“没事就好。”

    看她这副样子,似乎是有点讨好我的意思,其实我明白,完全是因为我身后站着一个贺兰婷副监狱长,如果没有贺兰婷,她会这么对我客气?笑话。

    看那前任监狱长,见我都懒得看我多一眼。

    监区长又说道:“小张啊,我刚来b监区,b监区的犯人呢,比较多,情绪也可能比a监区的犯人烦躁一点,闹事就比较多,还要多多辛苦你们劳烦你们费心啊。”

    这话就算太虚假,听得我心里也觉得她比较谦虚一点,哪像之前那个监区长,人影都不见过,更别说对我们说这些所谓的暖心的话。

    我说:“监区长言重了,这是我们分内之事。我们不费心,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只要监区长不费心就好。”

    监区长笑着说:“小张真懂事,懂事。小张啊,我还有点事,想和你谈谈,如果你觉得可行,那就继续这么做,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我忙说:“监区长请说。”

    监区长说道:“这我刚来这里啊,发现b监区有个比较特殊的传统,说白吧,就是每个监区都有那么这个传统,就是啊,b监区的同事姐妹们很久以前就开始,跟女犯收取那个烟啊什么的,你懂的。然后我来了之后吧,听了下面的人对我的汇报,我是收也不是,不继续收也不是。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继续收吧,觉得这样子影响不好,女犯们也不容易,我们还这么对她们下手,实在是说不过去。可是如果不收吧,姐妹们在这里耗费青春,每天关在这里,她们也苦啊,平日周末啊过年过节的出去买点化妆品的钱都不够。你说是吧。小张你提提建议,这是要继续这么做呢,还是直接不做了?”

    她盯着我看。

    她把这个监区里最为棘手的麻烦事抛给了我,她很聪明。

    首先,每个监区都有这么一档子事,据我所知,我们监狱这群人,瓜分女犯家属送来的东西,已经司空见惯了。不分才奇怪。

    而她为什么问我呢,而且还说如果我说不行就算了。她是因为我是身后站着贺兰婷的缘故,她怕担责,怕我把这事捅到贺兰婷那里,贺兰婷干掉了她,而且如果不收,我说不收,她可以停掉这个分钱的事,可是她会对监区的所有同事说:是张帆不同意,张帆我不敢惹,他身后有副监区长撑腰。

    那么一来,所有的监区同事没能每天分钱了,一定对我产生怨恨,我以后还在这里怎么混下去。

    可是我要是同意,又是要她们分人家的东西,又是犯罪的,我这可要进退两难了。

    我想了一会儿,选择了一个最为聪明的回答:“监区长,这个事,我自己也不懂,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把皮球又丢给回了她。

    我低估了这个老狐狸,她随之说道:“小张啊,我觉得吧,你去施行这个事,是最合适的人选啊,以后这个事,让你来办吧。因为你是个男的,而且你聪明,负责任,在这么多的同事当中,我这两天听的关于你的事对你的了解最多,就你来办。”

    她已经是早就想好了这么让我去干这个事了。

    靠。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在这里混到这个位置的,都是不简单的人。

    之前都是康指导和马玲在组织干这个事,康雪聪明点,做幕后,马玲出头,到时出事抓人就先抓马玲了,***,现在把这烂事推给我,我以后要主持大局,万一出事,第一个被抓的就是我。

    我急忙推辞:“不不不监区长,我何德何能啊,比我有经验,比我先来的姐妹们有能耐的多,我自认我自己做不好这个事。我是万万不敢接受这个重大任务的。”

    监区长笑笑说:“小张太谦虚了啊,这个事,非你不可!就劳烦小张了。”

    我急忙又推辞:“监区长,不行不行,我实在不敢接受。”

    监区长板起脸,说:“小张啊,我刚来,给你的第一个任务,也不是很难,你就推掉了,以后我们怎么能好好合作啊。”

    我靠。

    这不推我上去烤吗。

    这个问题,我要请示一下贺兰婷。

    我说道:“监区长,给我两天的时间,我好好考虑,可以吗?”

    监区长说:“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这家伙表面像是讨好我,但是只是流于表面,更多的是为了她自身的利益,她不想担责,但是她也想分钱,想让她自己去干分钱的事,她是不会去,但是她很想每天能分到那么多钱和那么多东西,可是又怕我把这个事和贺兰婷说了,贺兰婷弄她。所以她把我推出去以后让我来干这个事。

    好狡猾的人。

    可我如果真的和贺兰婷商量,停了这个事,她也真无可奈何,但是,我以后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监区长又说道:“小张,我们以后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对吧?有句话说得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让我好,我也让你好,大家一起好,这不是很好吗?”

    我强颜欢笑:“对对对,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监区长,这个事,确实是好事。”

    监区长说道:“对嘛,本来就是好事,你看你去主持,这如果分的,你多一点少一点的,谁知道啊。”

    她的意思是说我自己就算分我自己多一点,她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笑笑说:“谢谢监区长对我的关照。”

    监区长说道:“那你下了决心了吧?”

    我说道:“我考虑一下,很快给你答复,可以吗监区长。”

    监区长问道:“还有什么难处,你和我说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