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13章

    还有就是,为何康雪她们不借此深究除去不合作的冰冰呢?

    真是奇了怪了?

    我问徐男,薛明媚怎么样。

    徐男说她每天该干嘛还是干嘛,该干活干活,放风放风,上课上课。

    我说:“男哥,麻烦你去把她叫来一趟。”

    徐男去叫了薛明媚。

    不一会儿,薛明媚来了。

    薛明媚,搔首弄姿,进来就开始了。

    她对我又是骚又明媚的一笑:“大王今天要临幸小女子了啊?”

    我说:“临幸你大爷了。好几天不见,你又骚了啊。”

    薛明媚坐下来,说:“说吧,今天找我谈事还是要做事?”

    我说:“你想谈事还是做事?”

    薛明媚说:“我想做事,好久没做事了,心好空。”

    我扔给她一支烟,说:“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心情还那么的好啊。”

    薛明媚伸手,示意我给她打火机,我扔过去,她自己点上,优雅的抽了一口,然后优雅吐出来,说:“对于很多姐妹的受伤,我感到很难过。你知道我也不想这样。”

    我说:“你这是胡扯吧,你不想这样,那你还让你的人带着武器去捅人家?”

    薛明媚说:“我不想解释太多,我不这么做,被捅的人就是我。”

    我说:“你有于心何忍!”

    薛明媚要站起来:“张队长,要是你找我还是谈良心的话,那就不要谈了。”

    我说:“你先坐,别急。我跟你聊点其他的。”

    薛明媚坐回来,说:“聊什么?聊你什么时候被开除吗?”

    我咬咬嘴唇,说:“你也是老话重提吗?怎么处分我,上面自然有领导的分寸。”

    薛明媚说:“对,这应该不轮到我去操心。”

    我好奇的问:“上面没人找你?”

    薛明媚问我:“现在你不是问着吗?”

    我说:“我的意思是说,监狱方没有来查你的吗?”

    薛明媚问我:“你不是监狱方吗?”

    我明白了,她以为我是监狱方派下来查这个案子的。

    我问:“你怕吗?”

    薛明媚说:“我怕什么,你能查到什么,谁会说我是主谋?我完全可以说不是我主使,虽然你知道我是。”

    我说:“其实我不是上面派下来查这个事的,只是我好奇来问的,上面好像不管这个事了。就这样没了。”

    薛明媚说道:“这对领导们来说是个好事,她们不会想让外面的知道这里发生了大事。”

    我说:“可是居然不查下来。”

    薛明媚说道:“张警官,你很希望我被查,被关禁闭?被处分?”

    我说道:“不是,你别乱想,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这上头到底在想什么。

    搞不懂。

    薛明媚说道:“我无所谓你们查不查,倒是我想问的是你什么时候被赶出监狱。”

    我说:“我被停职了,处分决定很快就下来。”

    薛明媚貌似开心,却又像是苦笑:“那这么说,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

    这话一下子让我心里也不舒服起来,面对她,也有了一种诀别的感觉。

    如果我被撤职,今后我再也与她无法相见,或许薛明媚十年八年后出去,会和我见面,但更大的概率是,以她这么个性格,十年八年后出去,她绝对不可能和我相见,而且,她还能活着出去吗?

    我也苦笑了一下,弹了一下烟灰,说:“或许吧。”

    薛明媚看看窗外:“出去很好。”

    我说:“工作丢了,有比这更好的吗。”

    薛明媚说:“就是流浪乞讨天涯,也比在这里好。”

    我说:“你是说你自己,我是说我。”

    薛明媚说道:“我们都是。我们都会成为别人的棋子,利益为上大鱼吃小鱼的这里,我们最终的结果都是被吃掉。我记得,李斯被赵高害死行刑腰斩前,对他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我想同你再次牵着黄狗出上蔡东门追捕野兔,还可能吗?如果能出去,我倒是想同你一起去流浪天涯,哪怕乞讨。”

    我说:“呵呵,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

    薛明媚问我:“还有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吗?”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薛明媚说道:“或许,我此生都活不出去了,你独自珍重。”

    我看着她,她的眼里蒙了一层雾。

    她迷茫着,再也没了那强装出来的明媚坚强。

    我突然想到一种花,很贴切薛明媚的花,我的耳朵里响起一首许魏的,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我说道:“我说过,如果我留在这里,还能帮着你。”

    薛明媚看着我:“你走吧。别再留恋这鬼地方。”

    我咬咬牙说:“我不相信我帮不了你!”

    薛明媚说:“别傻了。”

    我说:“不就是康雪几个女人吗,她们。”

    原想说她们算什么东西的。可是我自己又算什么东西,我如果厉害,早就干掉她们了,还能让她们在这里呼风唤雨为所欲为,想坑人坑人,想整人整人,想害人害人,想谁死就谁死。

    薛明媚急忙说道:“别再说了!”

    我说:“其实就是她逼着你去做这些事的,对吧。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承认,因为你怕我被牵连,也怕你自己遭受到迫害。薛明媚,我不相信,不相信她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我也不想看你成为她们的傀儡!你读过那么多书,知道什么叫过河拆桥,兔死狗烹,你这么帮着她们,你以后的下场,也不会是个好下场。”

    薛明媚问我:“那你说我还有得选择吗张警官。”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她还有得选择吗,她不去干,她就是死。

    我说:“你回去吧!”

    薛明媚说:“你想帮我?别浪费力气了。”

    我说:“你回去吧。”

    她站起来,笑了笑说:“你身上有一股让人怜爱的傻劲,要是你真的走了,我也会永远记得你这股傻劲。”

    我看着她,情不自禁,站起来,走过去抱住了她。

    她埋进我怀里。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说:“我舍不得你。”

    薛明媚笑着,然后声音突然变得凄凉:“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比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感觉还难受。”

    世间,还有比生离死别更难受的感觉吗?

    没有。

    我说:“就是走了,我也会经常来看你的。”

    薛明媚抱着我,说:“忘记我。不要来。好好过你的生活。每个人都是另一个人一段路上的一段伴侣。”

    我说:“做一生的朋友,也不行?”

    薛明媚说道:“不行。”

    她松开了手,转身,出去,关门,走了。

    我愣愣的看着,无能为力。

    离开真的残酷吗?或者温柔才是可耻的。或者孤独的人无所谓,无日无夜无条件。

    风不平,浪不静,心还不安稳。一个监狱锁住一个人,我等的人回不来,寂寞默默沉没沉入海,回忆回来你已不在。

    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

    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的无奈。

    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还是要努力。

    下班后,我出去后,马上去拿了手机,给贺兰婷打电话。

    她直接就挂了我电话后,关机了。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我给贺兰婷发了一条信息,就是让她帮帮我之类的那些。

    我心里甚是烦躁,给王达打了电话。

    王达貌似心情很好:“贱人,有空找我了?”

    我说:“心烦。”

    王达说道:“烦什么烦,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啊,这不是快半年了吗,我算了一下,你的分成,也有赚了快五万,你烦什么啊烦。”

    我说:“才五万啊。”

    王达说:“这不是扩大了规模,又投进去了一些钱了嘛。可是五万还少吗?你想想看,半年啊,一个月也赚了快一万,你***真是不懂得知足。”

    我说:“是不知足,我快被开除了。”

    王达说:“那正好,还陪着老子创业!”

    我说:“出来喝酒,我们聊聊。”

    王达说:“好啊,哎,我带刚认识的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认识啊。女的。我送货的超市认识的,都挺不错,别烦了啊,快出来。我请你唱歌,新城ktv。”

    半小时后,我们在ktv见面了。

    王达带了吴凯来,他的马仔。

    没开包厢多久,他叫的几个女的就来了。

    长相都过得去,可我没什么心情泡妞。

    我看着这家伙,穿得人模狗样的,我说:“混得风生水起了,恭喜恭喜。”

    王达拍拍我肩膀:“这都是兄弟们帮忙的功劳。别愁眉苦脸的了,玩去玩去。”

    我问道:“你那个坐台的,分手了?”

    王达说:“替代品嘛,没了就没了,什么叫分手,不过就是各有所需的关系。唉不过你要是出了监狱,可认识不到那么多美女了你。真是羡慕你,胸大的,漂亮的,身材好的,什么样的都有。你那个胸大的女的呢,分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