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11章

    我问道:“还想说什么?”

    她说:“我在你眼里,是不是连刘慧都不如?”

    我说:“你凶的时候,真的是让人反感,何止连她都不如,连母老虎都不如。”

    她拿着包站起来就打我:“张帆!”

    我赶紧逃之夭夭。

    贺兰婷已经在等我了,她永远如此,妆容淡淡而精致,衣服靓丽得体。

    我坐在她的面前:“表姐久等了。”

    她说道:“也刚不久。还需要点什么吗?”

    她推着菜单过来给我。

    我看着下了的菜单,长长的,看来她又是点了很多菜。

    我说:“我刚吃过。看来点的这些菜,应该够吃了,我就不点了。”

    我合起了菜单。

    贺兰婷问道:“想喝点什么?”

    我说:“你想喝什么就点什么。”

    她说:“我点了一瓶红酒。今天那么好说话?”

    我说:“求人办事,不得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

    贺兰婷似笑非笑,说:“你在我面前,什么时候卑躬屈膝过?”

    我说:“经常,只不过你要求得太高,让我跟别的人一样对你卑躬屈膝溜须拍马,可能我真的做不到。”

    贺兰婷说:“所以你活该被淘汰。”

    我大吃一惊,问:“你的意思说我被淘汰了?”

    贺兰婷拿着茶杯喝了一口茶,说:“你应该被淘汰。”

    我嘻嘻笑了一下,说:“表姐,我做事认真,工作努力,难道就因为我不会拍马屁,被人推出去背黑锅,就该被淘汰吗?”

    贺兰婷貌似有点累,吃了两口,说:“吃饭的时候能不能谈工作了?”

    我心直口快的说:“那你以为我请你吃饭白吃吗?”

    贺兰婷收起筷子,我急忙说道:“不是不是,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我的目的还是那个意思。”

    贺兰婷说:“如果我帮不到你,你是不是会在背后诅咒我骂我,后悔请我吃了这顿饭?”

    我说:“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表姐你看你都帮了我那么多了,我哪敢有再多的期盼和祈求啊,你看我有钱啊,治病老爸啊,都是你帮我的,不然我现在的处境很难说啊。”

    贺兰婷说道:“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

    我说:“但是如果我还能陪在你的身边,就好了。我没有了工作,大不了再去给狗洗澡就是,可是如果我走了,我害怕我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我会很想你的,而且那么多敌人对付你,我也怕她们伤害到你啊。”

    我语重心长。

    贺兰婷重新拿起筷子:“说你不会拍马屁?我看你拍马屁才真是会拍,我身边的没一个人比得上你。”

    我给她夹菜倒酒:“那也不是那么说啊,表姐,我是真的希望你好的啊。”

    贺兰婷看来还是很受用,说:“你能在康雪那群人精里面混,也是用的这招吧。”

    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有时还要出卖身体。真是跟做鸭没两样,可是为了目标,为了帮到你,为了铲除这群害群之马,为了广大良民,我都忍了,哪怕是牺牲我自己,我都不吭一声。”

    贺兰婷说:“我看你是为了钱吧。我突然想到一个成语,溜须拍马,你已经练成精了。比丁谓可要厉害。”

    丁谓是宋朝的宰相,机敏智谋,多才多艺,天象占卜、书画棋琴、诗词音律,无不通晓。丁谓是个天才式人物,机敏聪颖,“书过目辄不忘”,几千字的文章,他读一遍便能背诵。不过为了权利,博学多才的丁谓,变得邪佞狡诈,被人斥为“奸邪之臣”。憸狡过人,为了向上爬和巩固权位,扭曲自己灵魂,讨好皇帝,做事“多希合上旨”,因而被“天下目为奸邪”思维的缜密,规划的精妙,用在建设设计上,固然无人可及,如果用在排挤他人、打击政敌上,同样也无人可及。早年作为名相寇准有的门生,一次二人共同进餐,寇准的胡须上不小心沾上一个饭粒,丁谓瞧见忙上前将其从寇准的胡须上小心顺下并将老师的胡须梳理整齐,极尽奴媚之像,旁人看了大打喷嚏,后来称丁谓这种行为是“溜须”。

    这就是溜须拍马的由来。

    不过话说回来,人在江湖啊,不懂得拍马怎么混啊。

    就算工作努力,有成绩,不会拍马屁,上司不感冒,觉得你不是他的人,他还怎么拉你上去。

    贺兰婷似乎还是不太想放弃我,但是我生怕如果她不认真帮我,我真的会被赶出去,我决定以退为进,大感情牌,我愁眉紧锁对贺兰婷说道:“表姐,工作呢,我就不会再谈了,无论我能不能留下来,我对你都是一片赤胆忠心,就算被赶出来,我永远记得你对我的恩情,我都无法向你报答,谢谢你。我会永远记得你。”

    贺兰婷嘴角动了动,说:“哦。”

    然后她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吃了一会儿,她说:“我去洗手间。”

    吃完了,我去买单,却被服务员告知,已经买过单了。

    我回到包厢,问贺兰婷:“你买单了?”

    她点点头。

    我说:“不是说让我买吗?你去抢着买单干啥?”

    她没回答我的话,说:“我今天有点累,回去休息了。”

    说着,她站了起来。

    我只好也站了起来。

    可是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我请客,是求她有事,是有事求她,就是希望她努力帮我一把,继续留我在监狱的事,可是她抢着去买单,这说明什么?

    而且我刚才还说了那些话,摆明了,她可能帮不到我了,或者说没想要努力帮我,如果我被开除了,她也没有什么内疚的。

    照平时她的性格,一定宰我一顿才是,这次,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

    走出了外面,我想问清楚,她对我这个事到底什么态度,就问:“表姐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

    她看看我,不回答我的话。

    我不死心,我继续问:“表姐,我是被停职了,那我是去监狱里等着消息,等着检查的好,还是继续在外面晃荡着的好?”

    她想要说什么,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然后对我说:“我有点事先走了。”

    她直接就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人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一会儿,然后心情沮丧的走向公交车站。

    我却不知道去哪里了,去找王达喝酒?没心情。

    我失恋都有心情喝酒,但是这次,觉得自己工作没了,连喝酒的心情也没了。

    失去工作的打击,怕没饭碗的打击,那种失落,比什么都难过。

    贺兰婷是我唯一能抓得住的稻草。

    可是这个稻草,却不明确表态是否要拯救我。

    她到底什么意见,到底什么想法?

    可从她去买单的状况来判断,她似乎是想放弃了我。

    我看了看时间,我突然很希望,有个女孩子,懂事大方温柔的,像李洋洋那样的,遇到这样的事,我能和她倾诉,然后她会好好安慰我,陪我度过最不舒服的日子。

    可是李洋洋已经离开了我,永远的离开了,我身边的,似乎找找谢丹阳寻求安慰还是不错的。

    夏拉,林小玲这样的就算了,她们说白了,还是比较自私,当然,是人就自私,只是她们表现得比较自私,不太会去理会别人的感受,更别说安慰人了。

    我掏出手机,给谢丹阳打电话,无法接通,估计是在监狱。

    我更加沮丧,我突然想到一段话,伟大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用熬,因为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委屈你得承受;普通人需要别人理解安慰鼓励,你没有;普通人用消极指责来发泄情绪,但你必须看到爱和阳光,并在任何事情上学会转化、消化;普通人需要一个肩膀在脆弱的时候靠一靠,而你却是别人依靠的肩膀。

    我不伟大,这个时刻,我还是想有人能安慰我。

    我突然想到了她。

    彩姐。

    为什么是她。

    或许,是她比较像大姐姐,能给我想要得到的关怀和照顾。

    我拦了计程车,去酒吧。

    到了酒吧,幸运的是,彩姐已经在酒吧,还是那张桌子,还是那几样,还是那样美丽动人。

    我走过去,也不打招呼,坐在了彩姐的面前。

    拿了杯子,倒酒,然后喝了一杯。

    然后又倒了一杯。

    她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我看着她手腕上的表,香奈儿的牌子。

    香奈儿不是搞香水的吗好像,怎么也有手表。

    彩姐又问道:“怎么了,不说话?”

    我问:“香奈儿也有手表吗?”

    彩姐说:“有。我在问你,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我说:“是啊,工作有点不开心。”

    彩姐笑了笑,我看着她的笑容,竟然感到了温暖,大姐姐一样的温暖。

    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

    我发现我喜欢跟她在一起的这种感觉。

    她身上有一种光环,说不出道不明,可是在她身边,就感到她会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伤害,我很可悲,有这样的感觉很可悲,我一个大男人,会喜欢这样要人保护的感觉。我以为我已经坚不可摧,实际上遇到挫折,我比谁都脆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