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97章

    林小玲说:“她说,一个人,亲情,友情,爱情,都圆满了,才完美。亲情友情她都圆满了,唯独爱情,不能和爱的人厮守一声,一个人就有了三分之一的缺憾。”

    我抽着烟,听着咖啡馆里放着的昨日重现。

    他妈,怎么咖啡馆里也放这样的同样的一首歌。

    我对林小玲说:“日久生情,以后她会喜欢上他的,不会缺憾。”

    林小玲说道:“终于讲了一句人话,我发现你也并不是那么没良心。”

    我说:“随便你怎么说吧。那洋洋什么时候结婚?”

    林小玲说:“还没那么快吧。他们的感情很稳定,如果今年不结婚,也是这一两年了。”

    我白痴一样的无奈笑了笑:“很好。是我自作孽,活该,没本事娶到她,她适合更好的人。照顾她一辈子。”

    林小玲看着我说道:“呀,你怎么这表情呀,很悲伤。这不是你的风格呀。”

    我说:“那我什么风格。”

    林小玲说:“神经病一样的风格。或者是刚才那种破口大骂一样的泼妇风格。”

    我说:“去你大爷。话说,那李洋洋跟那个男的在一起的最大原因,就是对我的失望?”

    林小玲说道:“你错了,不是对你失望,她是觉得,她深爱你,你却不爱她,你要是娶了她,她会内疚一辈子,觉得她自己绑架了你一辈子,让你和她在一起,她不能那么自私。”

    我的心,内疚着。

    多么好的女孩子。

    而且处都给了我。

    换来的,是我对她无尽的伤害。

    我吃了两口披萨饼,味如嚼蜡。

    算了,回去了。

    我说:“没心情吃了,我走了。服务员买单!”

    林小玲说:“哎你怎么这样子,我还没吃完呐。”

    我说:“快点吃吧,我先买单。”

    服务员过来,我买了单。

    林小玲又喝了两口饮料,说:“看你也心不在焉的,那就算了,回去吧。”

    下了楼后,出了门口。

    她问我:“要不要送你回去?”

    我说:“我自己坐车。”

    她说:“看你心不在焉的,没事吧。”

    我说:“死不了。”

    她问我:“你答应去了吗?后天?”

    我说:“如果不去呢?”

    她说:“那我就继续捣乱!”

    我说:“好,算你狠。”

    尼玛的你喜欢捣乱,喜欢玩是吧,到时候别怪老子玩了你再甩了你。

    看看她的身材,我舔了舔嘴唇,不错,很高挑。

    她看着我这贱样,急忙捂住胸口:“你什么目光?”

    我说:“你说呢?”

    她急忙上了车:“你答应我的,不要反悔!”

    我拦了的士,走了。

    回到了青年旅社楼下,我弄了几瓶啤酒,回去自己喝。

    喝够了,睡觉。

    次日,我去请假,找的是康雪。

    康指导员看着我的请假单,理由是事假。

    没有写什么事。

    她看着我的请假单,问道:“能问什么事吗?”

    我说:“一个朋友,非得让我陪着她去一个地方。”

    康雪问:“女朋友?去她家?”

    我沉默,不想说那么多。

    她说道:“这么说,我们的夏拉,你是当着玩玩的态度了?”

    我说:“没想过玩,也没拒绝不玩,在不在一起,看的是缘分。我想,她可能也和你说过,她身边并不缺追求者,甚至有大公司的年轻有钱老总,开很大的奔驰轿车的。你觉得她跟了别人好还是跟了我好?”

    康雪站起来,去接水喝:“大雷公司的老板,她也和你说过?”

    我说:“说过。而且我觉得那个男人更适合她,你觉得呢?”

    康雪喝着水:“我也是这么觉得。那你不心疼?”

    她说着,走过来,摸我的胸口。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终究得不到,人做到波澜不惊,又有什么心疼不心疼。”

    康雪问:“真的能无欲无求,波澜不惊?”

    我说:“做不到。可从一开始,我就深深的知道,夏拉终究不会是属于我的。既然大家相互有好感,那就大家玩玩好了。如果可以,我当然也想能和她走下去,她很漂亮,可现实终究是现实。在这么多优秀的竞争者面前,我虽然很自信,但是条件的弱势摆着在那里,没有办法改变。无论夏拉如何选择,我都会尊重她的决定。”

    康雪靠近我:“真是个好男人啊。如果真的选择你呢?”

    我说:“那到时候再说吧。”

    康雪在我耳边问我道:“那对于我,我和你,我们也是玩玩的态度,对吗?”

    我笑笑:“你又是怎么想?”

    康雪说:“那就玩玩好了,下班后,在监狱,门口等我。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想和你聊聊。”

    说着,她转身回去,在请假单上批假了。

    不知道她想和我谈什么,可我料定她除了想和我那个之外,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谈。

    刚才我看她的眼神,掩饰不住的春光。

    浪了。

    下班后,我站在监狱门口。

    见朱丽花出来。

    朱丽花没有等,径直往外面走。

    我大声问道:“哎你男朋友呢!”

    她侧过脸,看我,说:“不在。怎么,你怕他来找你麻烦?”

    我说:“当然怕,我差点那个了他女朋友,他还不跟我拼命啊?不过我也不怕他,他要是揍我,我以后真的就迟早等着你那个了你!”

    朱丽花靠过来,问我:“你张嘴怎么那么贱?”

    我说:“他天天揍我,你反而骂我贱?你说用嘴的贱,还是用拳头的贱?你娘的,真是会欺负人,看我打不过,就天天他妈欺负老子。你可以让他再来试试,杀他我是不敢,可是强了你,你看我敢不敢!”

    朱丽花瞪着我:“无赖,流氓!”

    她转身的时候,我一个巴掌伸过去就往她臀上抓。

    她似乎已经料到我这一招,一个闪身,然后一巴掌挥过来,我万万没想到她反应如此敏捷迅速,似乎是早做好了准备打我这一巴掌。

    啪的一声这一巴掌清脆的扇在我脸上。

    我靠,好疼!

    眼里都冒星星了。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一只手摩擦我自己的脸:“你下手那么重!”

    她骂道:“重吗?我恨不得打死你!”

    我自知理亏在先,推开了她的手:“好,来打死啊。我让你打死。”

    放开她的手,她直接就跟着一巴掌过来了,我已有准备,我知道这个脾气性格倔强的女人,绝对会真的打。

    我头一偏闪开这一巴掌,然后抱住了她,双手抓住了她的双手:“嘿嘿,又再次抱住你,花姐,这种感觉好舒服,你感觉得到吗?”

    我的心暖暖的都快融化了。

    她的身体抱着的感觉好舒服,那是抱着别的女人所给的不一样的感觉。

    她把头往后仰,我立即知道她想干什么,她挣脱不开,想要用头撞我的脸。

    我忙推开了她,然后后退几步。

    她愤愤的看着我:“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说完她转身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在心里说,只要我们两还在监狱里上班,老子就还会不停的折腾你的,骚扰你一辈子太长,我只争朝夕。

    我每天见到你,机会一有,我就只争朝夕争分夺秒的骚扰你,让你烦死去。

    遇到我这样的无赖和流氓,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倒霉气。

    朱丽花走了之后不久,康雪的车子停在我身旁。

    我钻上了车。

    她开向前方。

    她说:“去我家吧,夏拉去看她妈妈了,她有没有和你说。”

    我说:“哦,说了,但我以为她已经要回来了。”

    康雪说:“她妈妈刚手术过,恢复期漫长,她哪能这么快回来。”

    我想知道,康雪平时不去她家,她会去哪里住。

    我说道:“那算了,我每次去你家,感觉怪怪的,总是觉得对不起夏拉,良心过意不去。”

    康雪冷笑问:“你有良心?”

    我说:“你有?她可是你表妹!你动我的主意,你难道就有良心?我其实也没良心,但是她一对我好,我就觉得对不住她。特别在你家,如果和你怎么的,我特别的愧疚。”

    康雪说道:“你想得还很多啊。”

    我说:“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如果让她带着我去,不知道她会不会带我去她现在住的哪个地方,尽管可能性很小,但是我照样试试了。

    康雪说:“那好,吃点东西,去开个房。怕你没力气。”

    我看着她,康雪明显比彩姐老一些,但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很漂亮的,那双眼睛长得水汪汪的很勾人,俗话说很欠上。身材丰满,韵味十足,知性的气质。

    我伸手过去,不老实起来。

    她轻轻推开:“开车呐,那么急。”

    她带着我到了南城那边,这里离我们监狱远,估计在这里她也觉得没什么熟人,然后她带着我吃了炒菜,很快速的上菜那些。

    吃了后,就开车直接去开了房。

    进了房间,两人很快就整到了一起。

    说我觉得对不起夏拉,那是假的。

    我没女朋友,从来没觉得过对不起谁。

    如果真的说对不起哪个,我只有真正的觉得当时和小朱,对不起的是李洋洋。

    就让我和她的这些记忆,都随着时间散在风里。

    我们始终只能朝前看往前走。<b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