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77章

    贺兰婷咳了两下。

    看来是咳嗽感冒了啊。

    我僵住了表情,对贺兰婷说:“表姐,晚上好,好巧啊!买咳嗽药啊。你感冒了啊?”

    然后急忙对女导购员说:“哎我说我买金嗓子喉宝,你拿给我这个,不是金嗓子吧!”

    然后把那盒套推回去给导购员。

    贺兰婷问我道:“是很巧,又骗了哪个女孩子出来啊。”

    我说:“没有,我喉咙痛,买金嗓子喉片,我还没看清楚呢,拿错了吧!哎服务员我要那个那个,不是这个!”

    女导购员拿了一盒京都念慈庵给贺兰婷,然后对我说:“你刚才不是指着下面说要冈本吗?”

    我急忙说:“我什么时候要冈本了?我说金嗓子吧!怎么成冈本了!你这什么耳朵!麻烦你快点好吗,我喉咙好痛。”

    女导购员怨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拿走了那一盒,给我换成了金嗓子。

    我掏钱,对贺兰婷说:“表姐,真是太巧了啊,呵呵,这钱我来给就行了,你先走吧,不要给钱了,我来给,我钱多!”

    贺兰婷说:“我本来就打算让你给钱。”

    我说:“真是小气鬼,那么有钱,还什么都让我出。连个避孕套的钱都让我出。”

    说完,我脸色一变,自觉失言,急忙说:“连一瓶念慈庵咳嗽药都打算让我出。好了好了,出就出吧,谁让你是我表姐呢。你走吧,我来给吧。”

    当下之急,应该先赶走她才是最要紧的。

    她却不走了,看着我,问:“我想和你聊聊。”

    我看看外面,说:“现在天色不早了,改天吧。明天怎么样?”

    贺兰婷问我:“很急吗?”

    我给了钱,然后没好气的说:“急什么啊我,反正出来玩,不过我有朋友等我,要去喝酒啊!让人家等久了不好意思的。”

    贺兰婷说:“行,我要一起去,带上我。”

    我问她:“为什么啊?”

    贺兰婷说:“我想找人陪我喝酒。”

    我觉得她是不是像上次一样,故意的坏我好事,记得我那次和安百井,刘慧,唐晓杰他们出来,我和刘慧都快那个什么了,就是贺兰婷坏了我好事,我指着她手里的京都念慈庵说:“表姐,你都咳嗽感冒了,不要喝酒了,快回去吧,喝多点水,早点休息,要把身体养好啊。这天气又冷又热的,刮风又下完雨大太阳,确实容易感冒啊。晚上风多,你感冒了就不要出来吹风了,我们去喝酒都是在烧烤,在外面吃烧烤。”

    贺兰婷说:“那我也去吃烧烤,没事,这点咳嗽,很快就好,劳你操心。”

    尼玛大爷。

    我说:“那先借给我电话,我先问问我朋友还在不在那里先啊。”

    贺兰婷给我手机。

    她帮我开了密码。

    我拿着她手机,按了号码,然后:“喂,喂,喂!哦,是这样子啊!好好好,那行行行,去你家是吗,就我们几个男的是吧?好好好不带女人,绝对不带女人,不然喝酒没意思是吗?好好好。”

    我假装挂了电话,然后还手机给她。

    还手机了后,我才想着要删了号码再说谢谢她的。

    我给了她手机后,又要抢过来,贺兰婷把手机一拿走后就一晃,不给我拿了:“干什么?”

    我说:“唉打了电话嘛,最好删了记录,不然我号码在里面,碍着你眼。”

    贺兰婷说:“没关系。”

    我说:“好吧表姐,我那几个朋友说,去他们家喝酒,然后呢不带男人,然后呢不是,不带女人,就是不要带家属,我们好久聚一次,想好好喝一次酒。”

    贺兰婷问我:“是吗?”

    我说:“表姐你非得干嘛今晚一定要和我喝酒啊?”

    贺兰婷说:“我心情不好,可以吗?”

    她拿着手机一看,问我道:“137尾数是8?你的朋友的号码?”

    我说:“是的。”

    贺兰婷删除了号码后,说:“我帮你删除了号码。”

    我心里高兴了:“谢谢,劳烦你了。呵呵。”

    贺兰婷问我:“好吧,我怀疑你是骗我的,我想自己打过去问你的朋友的。你现在告诉我,你朋友号码是多少。13几了?”

    我傻眼了,靠,我是乱按的号码,哪里还记得13几了。

    我说:“哎表姐,还问什么问了,你回去吧啊,赶紧的,回去,睡觉。晚安了啊。”

    贺兰婷又问我:“你没记得刚才乱打的号码是不是?”

    我说:“是有点忘了我记性不是太好我这个人什么缺点都没有,除了记性不是很好。”

    贺兰婷说:“是吧。刚才记得现在记不得。那么,是不是137xxxx328?”

    我高兴的一拍手,刚才我就是打这个号码:“对啊!就是啊!你怎么记得啊。”

    贺兰婷给我看她的手机:“因为我没有删除。”

    我拉长了脸,说:“表姐,别玩我了,没意思啊。多没意思。”

    贺兰婷问我道:“这真的是你朋友的号码?”

    我怕她打过去,但是又不能说不是:“对啊。可能他现在已经关机了。”

    估计乱按的号码,会打不通吧。

    她又给我看号码:“现在移动的号码有十位数的吗?”

    我一看,靠,少按了一个号。

    原本十一位的,只按了十个。

    我尴尬的看着她。

    她说:“你朋友的手机号码挺好的,少一位就比较好记。”

    我只好说:“好了好了,我实在是有点急事,可以吗?让我走吧。”

    贺兰婷说:“那你走吧,不过你记住,那两边打架了你就背黑锅就可以了。”

    我一听这个,站住了。

    我叹气说:“算你厉害,好,那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请你喝酒吗?”

    贺兰婷说:“那就走吧。”

    我急忙说:“我没说我要请你喝酒。”

    贺兰婷说:“刚才你说了。”

    我说:“我只不过问你。”

    她说:“你可以不请。”

    说完她转身就走。

    轮到我急了:“我请我请。”

    贺兰婷说:“带路。”

    我只好带着她,到刚才我和谢丹阳吃过东西的那个地方去。

    这也没手机,不知道谢丹阳的号码,咋办啊?

    到了夜宵店,她点着东西,她点东西也很有个性,对着服务员指着菜单:“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那个那个。还有这个。都要!这一页也都要!”

    服务员好心说道:“请问你们两个人是吗?两个人吃不完的。”

    她说:“我就喜欢点,有人请客!”

    说完她指了指我。

    我靠。

    我说:“点吧点吧,我看你能吃死吃穷我不,借打个电话。”

    她解锁手机,给我手机。

    我拿过来,百度了酒店,然后打过去给酒店前台,让前台转接到我们开房的房间。

    我真是聪明,聪明到想给自己下跪。

    谢丹阳接了电话:“你怎么去那么久?”

    她的语气不无责怪之意,肯定要责怪啊,这说好出来买套,一出来人影都没了,让她等了半天,从火气直冒等到降了温发了冷。

    我说:“唉,丹阳姐,我他妈无语了,不是出来买东西吗。然后撞见了一个朋友,他喝醉了,我现在先送他回家,马上就回去!”

    谢丹阳说:“那你先送他,我先睡了。”

    我说:“行,我先送他回去啊。”

    “女朋友?”一个声音从后脑勺传来。

    我吓了一跳,贺兰婷就站在我的身后!

    我说:“我靠你这样子偷听我打电话,你有点道德心好吗!”

    贺兰婷说:“没,我没偷听,我上洗手间,碰巧路过。”

    我删了电话记录,还手机给了她。

    妈的都什么人啊。

    坐下来后,我惊讶了,看着两个桌子都是她点的吃的。

    等贺兰婷上完洗手间回来后,我指着桌子上:“你确定能吃完?”

    她说:“吃不完,就想试试,反正你请客。”

    我说:“你有没有搞错,吃不完,你点那么多!”

    贺兰婷说:“我高兴,可以吗?别废话,我吃东西不喜欢有人吵。”

    行吧。

    吃吃吃,噎死你吧。

    我拿了半打啤酒,百威的。

    贺兰婷说要一打。

    酒上来她就拿来全开了,十二支全开了。

    我问:“你别点了开了然后喝不完,不浪费吗!”

    贺兰婷倒酒,说:“反正浪费的是你的钱。”

    我朝她举起大拇指:“我说算你狠!”

    倒酒后,我喝了起来,等她吃了差不多,我看着酒桌上,竟然她喝了有四瓶啤酒了。

    好厉害。

    我问道:“好了,我想问你,那如果她们两帮女的打起来,我怎么办?就等着受处分吗?”

    贺兰婷说:“那就处分呗。”

    我气道:“你这说的是人话?是人话!”

    贺兰婷抬起眼睛看看我。

    我靠在椅子上,说:“算了,我不会和你生气,我知道你不可能让我受处分,我走了,谁帮你干活啊。”

    贺兰婷说:“你真以为整个监狱就只有你一个人是帮我干活?”

    我想到,那个主任好像都是帮贺兰婷的。

    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我只好求她:“表姐,看在我们那么好的份上,我对你那么好的份上,你就,行行好,这次一定要帮帮我,给我指一条明路吧。”

    贺兰婷说:“你对我哪里好了?”

    我想了好久,然后说:“我经常请你吃饭!现在就是啊,而且我心里,每天都想着怎么对你好,回报你。”

    她靠近我,看着我。

    她真的很美,看着我,双目勾魂夺魄,整张脸依旧灿若明月,微抬俏脸,姿柔容丽,这要是薛明媚谢丹阳站在她身边,无形黯淡了几分,看着我三魂丢了六魄,心如鹿撞。她微启朱唇:“你,怎么不去死。”

    我靠。

    得,我对你那么好你叫我去死。

    接着她又说:“给我一支烟。”

    我没带烟出来,让服务员拿了一包烟上来,她潇洒的叼了一支烟,样子酷酷的。

    我也点了一支,问道:“你就甘心让我这么去死是吧。”

    贺兰婷拿起杯子,继续喝酒。

    喝完了后,她继续倒酒,说:“没什么不甘心的。”

    我说:“得,你这么个意思,就真的是没得谈了是吧?那我以前弄的这些数据证据资料,还有现在跟着的,你都不用了是吗?”

    贺兰婷反问我:“你跟了那么久,没见你拿到什么有用的。我可以找其他人,更好的完成这些事。”

    我气气的说:“得,那你就找吧靠!”

    贺兰婷对我轻蔑一笑,依旧如此迷人,她说:“真沉不住气。你怎么不问问,为什么我想看她们打起来吗?”

    我问:“为什么?”

    贺兰婷问我:“她们为什么要打架?还打群架?难道她们不知道打架了后处分很严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