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65章

    彩姐想要的,还是像曾经的第一个恋人一样的那个研究生一样的男人,我得搞清楚,那个家伙给了她什么,那就是她最渴望得到的。

    我试探着问道:“那么,那个男的,以前和你在一起,一定很开心,他一定很成熟吧?”

    彩姐笑着,抿了抿嘴,摇摇头,说:“他不成熟,甚至有些幼稚。性格冲动,总让我为他担心,他虽然比我年纪大一些,可他基本属于没有什么心机的人,他也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在和我分手走了以后,后来还托人偷偷给我送了五十万。我也不恨他了,觉得他挺傻的一个人。我和他在一起,都是我照顾他的多,他自己经营的旅馆,他自己懒得数钱,算账,赚多少钱他自己也不知道,很随性而为,他对身边的人都很好,好到让我都感觉他有些匪夷所思。发工资给阿姨们,他说这个月效益今年最差,可是你们很努力,我要给你们加工资。好笑吧?他脾气又挺怪,不喜欢别人打扰他,当有客人和阿姨吵架,他还会打客人。”

    我偷偷的记下来,大方,做事随性而为,冲动,不太成熟。

    我又问:“那这样子,他还能做那么大的事业啊?”

    彩姐幽幽看了我一眼问道:“刘备厉害吗?打架打不过关羽张飞,智谋比不过诸葛亮庞统。刘邦呢?刘邦得到天下,他自己说靠的是张良韩信萧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点了点头:“他会用人。”

    彩姐说:“他身边的人,愿意为他而努力。”

    我问:“那你现在怎么不去找回他?”

    彩姐笑笑,说:“留一个美好的回忆不好吗?爱情和事业不一样,爱情强求不会得到。他有了孩子,好像是两个,过得挺幸福的,想想,真是羡慕他的老婆。这个该死的男人。”

    说着,彩姐眼睛泛出眼泪。

    她拿着纸巾擦了擦。

    我呵呵笑了,彩姐问我笑什么。

    我说:“看你外表,那么强势有气场,原来也有那样的曾经啊。”

    彩姐说:“是人,都有感情。算了不说感情了,说回你。”

    我问道:“说什么我啊?又要给我上课嘛?”

    彩姐不理我的话,说道:“你看这世界上,很多人庸庸碌碌,平平凡凡,做一份工作,或者开一个店,不是他们做不大,是他们不敢闯,很多人,败了一次,再也站不起来。很多人都以为我这么多年,一帆风顺,我走到现在,败了五次,都爬了起来。每次都是伤心过后,努力想办法解决,没有资金,想办法借,没有路,想办法找。很多人,每天唉声叹气,抱怨环境不好,社会不公,我觉得是他们自己不努力,没本事不上进不去拼还要怨社会。我这样没有背景,没有资金,没有人脉的农村小女孩,能走到现在,难道你觉得你们年轻的男人呢,会比我差得很多吗?”

    我说:“呵呵,我是佩服你。”

    我突然想到她说的她初恋男朋友的性格,冲动,但是上进,有点没头脑,但绝不唉声叹气。

    我马上改口说:“我很佩服你,谢谢你,我自信了很多,我也会成功的!”

    彩姐说:“对,就该这样,你上班了,下班找个其他事情做,投资也好什么都好,找准路子自己投资了干,如果干得好,就把工作辞了专心做大,很多人下海经商不都这么做起来的嘛。”

    听彩姐的话,说得是相当的简单啊,可成功哪有那么容易。

    资金,项目,努力,能力,运气,等等等等,缺一不可。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就目前我这种水平来看,能在监狱不被开除就好了,还妄想什么成功呢。

    就算我出去和王达干,也未必能做好啊。

    彩姐又说:“你一定要记住,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了再也不敢站起来,那就真的是一辈子反身的机会也没有。思前想后,反倒是误了自己,想了就去做,只要有成功的几率百分之三十以上都可以干。我认识的很多有钱的大老粗,他们不读什么书,他们就是胆子大,敢做别人不敢做的,做了就会有回报,失败了就找其他的路再来。还有,一定要广交朋友,你需要资金,需要资源,朋友如果能帮了你一把,这辈子兴许就翻身了。”

    我敬了她一杯酒,说:“谢谢彩姐,我记住你的话了。我一定会做得到的。”

    我要无意中,让她感觉我身上像她初恋男友,我的一举一动,都要让她觉得是她想要的。

    她照顾她男朋友,这说明,她虽然想要一个可以依赖的安定的港湾,可她并不是要一个可以照顾她时时刻刻对她呵护的男人,这点看来是有矛盾,但实际上并不矛盾。

    就不从心理学上来絮絮叨叨说那么多了,用最简单的词语来说,就是她有点母爱泛滥。

    我还在想的时候,她问我:“我见你经常来这里,坐公交车的多。你没车吧?”

    我说:“呵呵,是没有车。我参加工作不久。”

    彩姐的母爱真的泛滥了:“这样子,那不如我送你一部车,以后你方便来回。”

    我急忙拒绝:“不不不不要,这我不能接受。”

    彩姐笑笑,说:“你害怕什么,我又不需要你对我回报什么。”

    我说:“不行不行,无功不受禄。谢谢你。我会努力,我会自己买的。”

    彩姐端起酒杯,说:“你这点还挺像我那该死的男人,我第一次送他东西,他不要,我拿过去了,偷偷放他那里,他硬是送回来了。”

    我呵呵的说:“无功不受禄嘛。”

    彩姐突然问:“是不是怕我?所以不敢要?”

    我问:“我怕你什么呀我?怕你我还来这里和你说话吗?”

    我想,她应该说到她身份的问题。

    她是觉得我知道她什么身份,所以我不敢要她送的东西。

    彩姐说道:“我经常来这里,可能会有人跟你提到过我的身份,说起来,可能并不怎么光彩。他们都会说我是个坏女人,做坏事的女人,坏的流脓。”

    我说:“没有吧,你不是干坏事的人吧。这怎么可能?”

    我在装,装作不懂。

    彩姐笑笑:“以后可能会有人和你说的。不妨先告诉你,我和一些名声很不好的一些组织,他们觉得我跟一些名声很不好的组织有点关系。”

    我假装不懂:“什么叫名声很不好的组织有点关系?”

    彩姐说:“是他们觉得我是这些黑组织中的大姐。你明白吗?”

    我说:“你的意思说,他们说你是黑帮的大姐大?”

    彩姐说:“就是这样意思。”

    我看着彩姐的双眼,说:“这怎么可能呢?”

    彩姐笑着问我:“你觉得我是吗?”

    我马上摇头:“不可能,他们乱说的。这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人,喜欢传流言蜚语,应该抓去全部枪毙。”

    彩姐停住了笑容,问我:“如果是真的呢?”

    我说:“绝对不可能。”

    彩姐问我道:“我说的,是我如果真的是黑组织的大姐。你怕吗?”

    我说:“你绝对不会是,就算是,我也不怕。”

    彩姐问:“为什么不怕。”

    我说:“你很美。”

    彩姐笑了起来。

    笑完后,她说:“你真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好久没有聊得那么开心了。”

    我没说什么。

    彩姐喝完了一杯,因为今天喝的酒挺烈,挺多,她有点醉眼迷离,她说:“都是我一个人在说,要不说说你自己?”

    我说:“我啊,我有什么好说的。”

    我脑子里盘算着如何骗她。

    彩姐说:“没什么好说也说说,说你什么工作啊,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说。”

    我想了一会儿,说:“我也是穷孩子,和你一样农村出来,大学读书,靠家里给点钱,然后大多自己打工,后来就毕业出来,然后换了几份工作,后来到了朋友的公司打工。”

    我扯成了我在王达公司上班了。

    彩姐问道:“你朋友公司做什么的?”

    我说:“我朋友公司才几个人,做食品贸易的,小小的公司,天知道能不能做起来。”

    彩姐说:“年轻人还是先不要好高骛远,你先干着,如果你觉得熟悉了,想要自己干,没有资金,彩姐帮你一点。”

    我急忙说道:“这不行不行,彩姐,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没那个本事,也哪里好意思跟你借。”

    她愿意借钱给我,照我的判断,我已经成功的一只脚踏入她的心中。

    彩姐说:“那你有女朋友吗?”

    靠。

    这样的问题,我怎么回答。

    我心想,她以后会不会找人跟踪我啊。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了电话,听着对方说完后,她说:“让马经理过去,把人送去医院,刘山过去,处理后事。钱从公司财务那里拿。这样的事情还要跟我汇报,你们自己不会用脑子想想先怎么自己解决?”

    然后她挂了电话,看着我,说:“每天管着一堆人,数不清的麻烦事,一点芝麻小事都要申请怎么解决。有时候觉得实在是烦恼。”

    我说:“这是甜蜜的烦恼。”

    彩姐眼睛一亮,说:“甜蜜的烦恼,这话好听。”<b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