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9章

    到了那里后,进了清吧,却没有彩姐的影子。

    清吧里面做了两桌人。

    可能还太早。

    我坐在了平时彩姐经常做的那个桌子旁边。

    点了两支百威。

    喝了一会儿后,还是不见彩姐。

    我手机响了,以为又是夏拉打来的,看看,却是朱丽花打来的。

    她找我干啥。

    我接了,没好气的说道:“想干什么呢花姐。”

    朱丽花说:“是不是还在为今天的事情生气呀。”

    我说:“没,那种小事,我怎么可能放在心上。祝福你啊有对你那么好那么疼你那么怕你丢了的男朋友。”

    我是冷嘲热讽的说的。

    朱丽花问我:“听你的语气,好像不是真心祝福吧。”

    我说:“怎么不真心啊,你打电话来,想干什么?小心你男朋友看见了,找你揍一顿。”

    朱丽花说:“不会,他会揍你,不会揍我。”

    我说:“没关系,他那身板打不过我。”

    朱丽花说道:“他也是当过兵的。”

    我说:“原来你们是军婚啊。那又怎么样,当过兵我也照样骑在胯下,例如你。”

    朱丽花明显不懂骑在胯下的另外含义,说道:“他随便叫一群战友。你能吗?”

    她这是有点小看我的意思啊。

    我说:“我怕什么。记得有一次我被十几个人围攻,不过他们怎么也不能把我打趴下,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他们把我绑在电杆上打的!”

    朱丽花抑制不住自己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了之后,我说:“有那么好笑吗?”

    朱丽花问我道:“你在哪里啊?”

    我说:“在外面,喝咖啡听歌。”

    说着喝了一杯百威。

    朱丽花问:“怎么像是在酒吧?”

    我说:“你要来陪我吗?我会灌醉你,至于后果,你懂的?上次没有把你给就地正法,这次不会让你轻易逃脱了。”

    朱丽花骂道:“你赶紧去死。”

    有人碰了碰我的肩膀,我回头过来,是服务员,我把电话拿开,问他什么事,他说:“有一位女士,请你去202包厢。她说她是经常坐在你对面那一桌的。”

    是她。

    彩姐。

    我急忙对电话里说:“花姐我有事先忙了,你没事干你找男朋友聊天去。”

    朱丽花说道:“今天的事情,他有点表现太过,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也说了他几句。”

    我说:“没关系的,改天你请我吃一顿大餐,我就真的没关系了,我这个人不会记仇,特别是请吃饭了之后。”

    朱丽花说:“那你去忙吧,有女士等你张骗子。”

    靠,她在那头都听到了。

    我不管她,挂了电话。

    跟着服务员走上楼上包厢。

    楼上有包厢,在包厢就可以看到下面。

    原来,她今天,是坐在了上面。

    她是和几个朋友在一起的,今晚来的,不止她一个。

    里面包括她在内两个男的四个女的。

    加上我,就是三个男的。

    可我深深的知道,我并不算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他们年龄都是三十多这样,衣着光鲜亮丽。

    光看她们放在旁边的包包,一派名牌。

    虽然我没用过什么奢侈品,但是我知道以前读书的时候,很多女生特别是很多爱慕虚荣的女生,用很多的假奢侈品。

    lv,也就是路易斯威登。

    古驰。

    香奈儿。

    其他的牌子不懂,但是这两三个牌子的字母标志,还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

    彩姐坐在她们的最中间,看着我。

    她见我进去后,走过来,请我坐下。

    彩姐对我笑了一下,伸出芊芊玉手,柔滑的手,拿着酒杯给我倒酒:“我见你一个人在下面喝酒,冒昧叫你上来一起喝一杯。不介意吧。”

    我急忙抢过酒杯和酒瓶说:“我自己来就好了。你不要客气。”

    一瓶红酒。

    我看着这里,说:“我没想到上面有包厢。”

    彩姐说:“这是老板自己招待朋友的地方,不轻易把包厢给别人。”

    她这话的意思是说她是老板关系很密切的人。

    彩姐端起酒杯:“敬你一杯。”

    我看着她,问:“要喝完吗?”

    她轻启朱唇:“那就喝完吧。”

    她的眼睛这么看着我,非常的妖冶,五官也精致,性感的嘴唇闪着红色的唇膏的光芒,皮肤白玉无瑕,这么看,她甚是圣洁。

    我看着她,有点眼晕。

    彩姐是一个很耐看的漂亮女人。

    彩姐似乎并不打算把她的朋友介绍给我,而是和我攀谈着。

    当然,我对她最好奇的莫过于是她如何从一介穷女流,混到这么千人之上还是这个行当的过程。

    可我当然是不会敢开口问的了。

    我又倒了一人一杯红酒,摇了摇红酒杯问她:“我虽然不懂得品酒,可是也喝过挺贵的红酒,这个酒,应该很贵。”

    我说的是实话,我在贺兰婷那里喝过不止一次好的红酒,还有康雪的家里。

    彩姐说:“这是法国波尔多产的,有些年头了,市场价也要三万多吧。”

    我大吃一惊:“那么贵!”

    彩姐看着我问:“你不是说你也喝过吗?”

    我说:“我喝的那个几百,一两千的最多。而且还只是幸运的喝了几次,可是我没有喝过那么贵的。”

    这真的是吓了我一跳,一瓶红酒吧,你至于吗那么贵。

    彩姐笑了一下,她的笑容相当魅力,有威严,却更像是平静的海面,微风拂过,只是一丝涟漪,接着马上恢复风平浪静。

    这样的海,如果惊天骇浪起来,那是相当的可怕。

    彩姐说:“放心喝吧,给了钱的。”

    我说:“唉,这有钱就是好,一瓶红酒就几万块钱,跟几十块的口感是好了一些,可是那么贵也太夸张了。不过人啊,挣钱来干什么那么多。是我我就拿三万来买几百瓶喝还好点,喝一整年都喝不完。”

    彩姐说道:“每个人想法都是不一样的。等你走到了你想要走到的阶段,你就会更想上爬,人的**是无止境的。”

    我问:“**?无止境?是追求金钱的**吧。”

    彩姐说:“对,你也可以理解为金钱,也可以理解为事业。”

    我自言自语说:“是啊,追求金钱的**,有了钱多么的好。”

    彩姐说:“对很多人来说,金钱是检定一个人的生存价值的标准。你生存价值有多高,取决于你能挣多少钱。”

    我郁闷的说:“那我没什么生存价值了,我干脆早点结束生命死了算了。”

    彩姐笑了笑,说:“你还年轻,机会还有很多。好些日子没见你来了。今晚怎么突然来了?”

    我说道:“我今晚突然很想出来喝酒,你呢?经常来吗?”

    她微微点头,说:“还好。心情好的时候比较喜欢来,心情不好就不想来。”

    对,她的酒店被关了,心情怎么可能好的起来,而现在,重新开业了,她自然高兴。

    我其实想套话,想知道她是怎么做的起来,小时候是怎么样的经历。

    可是当我一说到这样沾边的话题,她就扯到别的地方。

    似乎是知道我的意图似的。

    再一次试探中,我假装无意中问了她为什么能年纪轻轻的就能做到这么成功。

    彩姐说道:“我也是靠别人帮忙。”

    我看着对面的两男三女,我怎么越看越感觉这两个家伙像是出来卖的。

    一口一个什么姐的,还撒娇,还让几个女人到处乱碰乱摸。

    我皱起了眉头,妈的我会不会被人也当成鸭子了。

    彩姐问我看什么。

    我说:“唉,这样不好吧。”

    彩姐说道:“怎么不好?为什么不好?”

    我说:“几个女的,出来外面找这样的人来陪酒,这样不是很好吧。”

    彩姐说道:“照你的意思,男的就可以出来外面和别的女孩喝酒,而女的,就不可以了是吗?”

    我摆摆手说:“不是,当然不是。只不过觉得一个女的找这样的人来玩,影响不太好啊如果给亲戚朋友知道的话。”

    彩姐说道:“男人,和女人,难道不一样吗?都一样,而且都一样的需要对象,这不光是和事业,还需要有朋友亲情,还有自己。你说的影响,影响的是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笑笑,不想和她争论,因为我们两个站在的立场本身就不一样的。

    彩姐逗趣般的问我道:“你进来了酒吧之后,坐在那里似乎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在找我?”

    我忙说道:“当然不是,我就是好些日子没有来,想过来坐坐。喝点东西放松一下。”

    彩姐盯着我,那双眼睛,我竟然感到很是勾魂夺魄。

    喝了一点酒有些燥热,我想象着如何脱掉她那件优雅的外套,然后和她睡觉是怎么样。

    彩姐看着我这双色迷迷的眼睛,她当然也知道了,就问我道:“你老实说,觉得我像你阿姨还是像你姐姐,我这个岁数?”

    我看着她的脸,说:“你不老,做妹妹吧。”

    彩姐扑哧笑出来,“做妹妹。干妹妹还是亲妹妹?”

    我一听到这个话,也哈哈笑了出来。

    彩姐严肃了,说道:“做弟弟还差不多。”

    我说:“我呢,不想认你做姐姐。做一对朋友,挺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