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3章

    夏拉沉默了。

    而且是沉默了长长的快一分钟,我没好气说:“你说不说话,不说我挂了。”

    夏拉忙说话:“你怎么那么凶对我。”

    她说这个话,有撒娇的味道。

    我说道:“我没有凶,我说我还忙,你有什么事,快点说,不说我就挂电话。”

    夏拉问我:“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唱歌。”

    夏拉喃喃道:“那么开心。和谁啊?”

    我说:“朋友。”

    夏拉马上问:“是不是,你那个女孩子?”

    我奇怪问:“哪个?”

    她说:“没什么。”

    我猜她是想说是不是上次那个在她们公司楼下一起和我吃东西的女孩子,就是谢丹阳。

    我说:“那没事挂了我。”

    她又问:“你在哪里唱歌?”

    我说:“新城ktv。你有事?”

    夏拉说:“我,我没事了。”

    我说:“那行,没事我挂了。”

    说着我挂了电话。

    喝了一点酒,浑身火热,看着身旁两个王达叫出来陪酒的两个妞,越看越对眼。

    我其实是想忙着去跟两个妞玩。

    回到包厢,喝了多一点,眼睛有点花,美女在怀,美酒在手,感觉这种生活,跟我以前的苦逼生活相比,真是一个天堂一个田间。

    没想到我也有这么风光的一天。

    也不算风光吧,但至少这个时刻,我是风光的,幸福的,快乐的,哪怕是短暂的。

    正在醉卧美人膝的时候,包厢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瘦高的身影,有些熟悉。

    包厢门关了,这个进来的身影走到我们面前。

    我坐起来,一双笔直修长的双腿,一双很高很大的耐克粉红色鞋子,一张美貌青春有些生气的脸蛋。

    是夏拉。

    靠她来干什么。

    她居然来了。

    她看了我一下,就坐在了我旁边,她来打扰我的快活。

    我旁边两个女的见状,觉得是我女朋友来了,赶紧的知趣的闪开。

    王达他们也愣了,看着我。

    我举起酒杯,说:“不要停啊继续喝啊!”

    王达看着夏拉,大概他们都以为夏拉是我的正牌女友。

    我厌恶的看了夏拉一眼说:“我又不叫你来,你来干什么?”

    夏拉挽住了我的手臂,说:“我想你了。”

    我甩开她的手:“可是我不想你。”

    夏拉撒娇的贴上我:“不要这样子嘛。”

    我说:“怎么样子?”

    夏拉说:“不要赶我走。”

    我说:“我又没叫你来,你不走你在这里干什么!”

    夏拉撒娇着说:“不要那么凶嘛。”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突然有点于心不忍,可是我明明知道她这人善于表演,她就是吃醋,觉得我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不愿意。

    她就是自私。

    不愿意我和别的女孩子玩。

    妈的,刚开始王达叫那两个女孩子来,我还觉得没什么,对这种叫陪酒来的女孩子没感觉。可来了之后,我又觉得这两个出来的女孩子,就算是红灯区干活的,也特别有味道,看起来。

    反正比夏拉有肉丰满多了。

    我把脚下的一小筐清江啤酒搬到桌子上:“喝完它,你可以留在这里陪我。”

    夏拉是摆明了不愿意,是我我也不愿意。

    一口气喝那么多,不吐也挂,何况她的酒量并不好。

    我火气上来了:“喝不喝不喝滚蛋。”

    我让你有大雷公司的老板,我让你拿他来气我。

    夏拉委屈的看着我。

    我说:“看什么看,不喝拉倒,别来这里烦我们。”

    我打开了酒瓶,夏拉看了看,倒进扎啤杯里,喝了起来。

    连续喝了两大杯,我看着她如此痛苦的样子,还想坚持下去,估计喝不到一半,她马上现场直播呕吐。

    我还是算了,不给喝了。

    我说:“别喝了。”

    原还想打算让她这么喝醉了,让她就这么挂掉躺在这里,我好去跟那两个美女玩。

    我永远是喜欢新欢的,就不用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解释那么多了。

    相信很多人都会这样。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我终究,终究是心软的,或许我真如薛明媚那厮所说,在监狱里,再狡猾的人,如果心软如白兔羊羔,那也打不过愚蠢的老虎。

    我心太软,所以,最终吃亏的会是我。

    我对夏拉产生了怜悯之心。

    因为看着她那么喝,我确实有些心疼,只因为她为了我的话而喝酒。

    我制止了她,说:“真的别喝了。”

    夏拉打了一个嗝,眼泪都出来了,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掉眼泪问我道:“我可以留下来了吗?”

    我伸手,拿了两张纸巾,帮她擦掉了眼泪。

    王达拿着酒杯过来,对我们说道:“介不介意我过来?”

    我说:“介意。”

    王达马上转身回去。

    我过去对王达说:“今晚实在不好意思,看样子这家伙要跟我死磕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也为了留个更好的环境给你们继续玩,我先带她走。”

    王达说:“这家伙看起来脾气不小。”

    我说:“闹脾气的确挺大。那我先带她走了。”

    王达跟我干杯了:“今晚最后一杯吧,以后,如果还有那些事,我还要找你帮忙解决。”

    我说:“行。没问题。”

    王达说:“那人家帮了我们这么大忙,还开除了那个开票员,我们是不是应该送一点东西表示感谢啊?最好登门拜访。”

    王达想要说的是,贺兰婷帮了我们大忙,我们应该送贺兰婷什么东东的。

    我坚决道:“不送!”

    说到登门拜访,我就想到她的那条狗,更可怕的是她家的洗碗池。

    她前男友的狗总是不洗,更可怕的是她家的碗很多很多,她也不洗。

    她不愿意洗,她很忙,她找的保姆,都受不了她的脾气,而她自己也挑,看不上任何一个保姆。

    这么挑的女人,人间少有。

    可她又是管得了那么多人,真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王达说:“哥们,说到这个做人情世故,你好象比我可差了一些啊。”

    我说:“放心吧,其他的人都可以送,这个人千万不要送。”

    王达问我:“为什么呢?”

    我说:“她是一个怪人。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才能明白。走了。拜。”

    我带着夏拉,和他们道别后,出了包厢。

    两人走在街道上,可我并没有谈恋爱的感觉。

    夏拉的手伸过来,想要牵着我的手。

    我轻轻的挪开。

    她问我道:“你怎么了,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呀。”

    我说:“没什么啊。心事重重是因为,你撞坏了我的好事,我原本今晚,你没见吗,今晚我原本可以谈两个女孩的。”

    夏拉气道:“什么两个女孩,就是出来卖的。”

    我笑了笑,说:“呵呵,那又有什么关系?不过你怎么看出来人家是卖的。”

    夏拉说:“这还用看吗?如果不是花钱的,哪有那么漂亮的女孩,还是一对,围着你陪着你让你玩的?”

    确实,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事给我。

    我说:“花钱的又怎么样,我兄弟给钱了,我开心就行了。”

    夏拉见我又开始凶起来,马上又撒娇,说:“不要这么样子对我嘛。”

    我说:“是你没事干来找骂。”

    走了一段路,我问她:“走了很远了,到底想去哪里?”

    夏拉指着桥上的一大串彩虹彩灯:“我想去那里看看。”

    我打了一个哈欠,说:“你爱去你自己去,我不想去。”

    夏拉拉着我:“陪着我去嘛?”

    她一撒娇我就没魂了,那就去吧。

    坐在彩虹彩灯下面,看着城市风景,吹着风,还挺舒服。

    彩虹灯下面的桥边,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我们到广场上去玩,玩那个海盗船。

    晚上竟然也有海盗船,但是海盗船并不是很高,玩的人也很多,我们排队了许久才轮到我们。

    上了海盗船,在摇晃的突然下降的时候,还是挺恐怖的。

    夏拉却好像对这些高空突然降落的游玩项目是免疫的,她一点也不怕。

    在一次快要突然下降,我憋着恐惧的时候,夏拉突然问:“听表姐说你升职了呀?而且是有人拉你上去的,你们政治处主任是吗。”

    我毫无防备意识的说:“是啊。”

    当人类专注的做一件事,或者是很集中精神的专注某样东西,神经高度紧绷,对别的事情就会降得很低,例如,当你开车的时候,前面突然有个人从马路边冲进来,你这时候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到了那个人身上,然后,这时候如果有人问高度注意力集中的你的话,你的回答,基本都是不经过大脑的回答,不经过考虑就回答的答案,这就是不假思索。

    不假思索,就是最为真实的回答。

    没想到,夏拉居然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套我话,想来,八成也是和她表姐康雪有关系的。

    学了心理学,也来对付我这个学了心理学。

    而刚才她问我的问题,我已经在海盗船下坠的我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瞬间诚实回答了她:“是的。”

    还好海盗船立马又升起来,我也想到夏拉突然的这个问题很敏感,所以一下子制止了自己想要说话的**。

    我还想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拉我上去的。”

    如果我说了这么一句,那么夏拉告诉了康雪,康雪以后一定防备着我和政治处主任,甚至去查我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还好,我话没说完就止住了。

    我马上意识到,夏拉这家伙今晚找我的目的,是不是又要套我的话,还是真的是无意间提起的。

    我不知道。

    但是我绝对不能落入她的圈套中。

    看来夏拉今晚找我,想见我是一回事,更大的一件事,是秉着某人的指令,想来套我的话。

    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套话的,一定是康雪。

    她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够爬得上去。

    而且这次,她如果要挑动起监区的女犯们斗殴让我背黑锅,也要查一下,我的后台是谁,是谁在撑着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