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1章

    走到了街尾,看到两头的繁华街道,我往右走,泡泡却往左边走。

    两人的手就分开了。

    然后,两人转身过来相对。

    泡泡把头埋进了我的怀中,抱住了我说:“我还不想和你分开。”

    我想,我应该拿出手机,酷狗一首人鬼情未了,这才有气氛。

    然后两人想吻,最后我升上西天,然后这狗血剧本结束。

    我问泡泡道:“话说,你说如果现在夏拉看到我们两个这样,她会怎么想?”

    泡泡说:“她一定觉得我抢了你。会恨我,可能我们会绝交。”

    我说:“我又不是她男朋友,怎么算是抢了。”

    泡泡说:“她很喜欢你。”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泡泡看着我说:“这次我出来,是她让我约你的,说让我无意中告诉你,她和大雷公司的年轻老板谈恋爱了。那个男人很帅,有前途,有本事,有钱。”

    我说:“大雷公司老板,我知道啊。当时我和夏拉去那个什么花田去玩,就是那个油菜花的地方,春节去的,那个老板给夏拉打电话,夏拉告诉我说,那个男的送了很多东西,为了追求她,车子都舍得送。不过,夏拉既然跟了他,就跟了吧,干嘛要让你来告诉我?”

    泡泡说:“你还不知道吗,她这是故意的,创造竞争情结,让你难受,让你觉得她是珍贵的,去追求她。”

    我心里反感,***夏拉,怎么那么贱。

    这女人,心理有病吧。

    我之前从没想过这么对付她,是她自己先这么对我。

    既然如此,她这算什么爱我,根本就是征服欲和占有欲,征服不了,就通过各种手段想要对付我,目的还是征服我让我臣服于她的石榴裙下,这根本把我当成了敌人,而不是爱人。

    我说:“我不会的,因为追我的女人很多。既然跟了别的男人,我就不可能再去接受她。你可以告诉她,这是我的原则。”

    泡泡低头在我胸口,说道:“那,我们该回去,了吧。”

    了吧。

    听这两个字,了吧。

    她不太愿意回去嘛。

    我问道:“你还想去哪?”

    她说:“找回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我问道:“是不是想在婚前最后一次?”

    她笑笑说:“你愿意陪着我吗?”

    她这明显是发出了那方面的邀请。

    可是我怎么感觉怪怪的,以我曾经的风格,应该是,有妹门前过,不上是罪过。

    可是现在,我被当成了她的那个他。

    我纠结着,是不是干脆动了她算了。

    反正两厢情愿,明早提起裤子走人,谁也不认识谁。

    别问我是谁,请与我交配。

    大家明早洗把脸就忘,之后相忘于江湖。

    留下了一段激情的美好回忆。

    我看着美貌的模特泡泡,动心了。

    我伸手向泡泡,打算找个酒店把她给办了。

    应该说,我的魔爪伸向了美貌的在感情中迷失在曾经中的泡泡。

    手机突然铃声大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我掏出了手机,泡泡笑笑,转身过去,站着等我。

    是王达的电话,这小子多久了,都没有给我打电话过了,今晚,破坏我好事,难道是公司赚大钱,要给我分钱了吗。

    想到分钱,我毫不犹豫按下了接听键,王达在那边喊道:“妈的,你小子没死了吧。”

    我对他这种暴躁的对我说话的方式,早就已经习惯:“有什么事快说,老子要干活。”

    他说道:“你小子能有什么活,除了干女人还能干什么活。我现在有事情要找你,非你出马不可,快点来,气死我了!”

    我问道:“什么事啊,打架吗?还是被人打?”

    王达说:“是被人打,几十个保安现在围着我就要动手了!”

    我说:“你打架你不找你那叫什么铁虎还是铁狼的特警朋友,你叫我去给人揍呢?”

    王达说:“我不跟你废话,你不来实在不够朋友了!这次就是叫了全市特警队都解决不了问题,只有你能解决。”

    我奇怪了:“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到底什么事说。”

    王达说:“啤酒厂,我在清江啤酒厂里面。被啤酒厂的几十个人围着了,你快点来,很要命的事!我手机没电了,快点!”

    他挂了电话。

    到底搞什么,被啤酒厂的几十个人,几十个保安围着?

    这家伙去啤酒厂闹事吗?

    我走到泡泡后面,看着她秀发随风飞起,然后繁华街道尽是人来人往,人海茫茫,就这么遇到,还没开始,就要结束的错过,这种感觉,真是悲催。

    这个背影,让我想到了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的那句台词:他好像条狗。

    我才好像条狗。

    我说:“我有事,我朋友有事,要我一定过去一趟。”

    泡泡转回头,深呼吸,然后叹气,像是放下了什么,说:“你去吧。”

    我说:“再见。”

    泡泡对我招招手,说:“再见。”

    我原想,如果她说等下还回来吗,或者说她和我一起去,或者抱抱我,我就会,觉得我们还会有继续的。

    可她好像已经关闭了心扉,已经放下了。

    我再也不好说什么。

    转身走了。

    我慢慢的走,她当然不会叫住我。

    她已经放下了,她要真正的,融进她男朋友的生活中。

    我想,此时我的背影不是像条狗,是真正是条狗。

    我走向了我的生活,她在后面,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此时,应该放一首大话西游结局时的音乐,一生所爱。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来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

    上了的士,窗外闪过的,全是泡泡的一颦一笑。

    没了,泡泡,如同泡沫。

    美丽的泡沫,只不过一刹花火,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掉落。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打的到了清江啤酒厂,安保人员拦住我,不让我进去。

    门卫工作态度很认真,查来查去,就是不给我进去。

    ***。

    我只好绕出来,绕了围墙走过去,找了一个不高的地方,翻了进去。

    条条大路通罗马。

    到了里面,里面很大,工厂路灯照得通亮。

    我不知道王达在哪里,我给他打电话,他手机已经关机。

    我只好瞎找起来,在一排排仓库那边,我看到好几十个穿着统一的保安制服的人,王达不是说被几十个安保围着吗,应该是在那里吧。

    我马上过去了。

    果然,黑压压的一群保安,围着的,正是王达。

    我急忙挤着进去,保安们拦住我:“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我说:“里面那个是我的朋友,他怎么了?”

    保安松开手,他们的队长过来,看着我,然后放我进去。

    王达和他的员工,被围在中间,坐在两箱啤酒上。

    我进去后,问道:“怎么了这是?”

    王达气呼呼的说:“艹他们这群王八蛋,我来要啤酒,我先来的,可他们竟然先批给了另外的,然后轮到我,就刚好没货,要我等到后天。我客户们如果送不到,我这生意还怎么做了,我总不能不要了这几家客户!你们那么大的啤酒厂,生产也不够我们要,还开来干什么!”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要不到货,那就算了吧。”

    王达怒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靠,你知道吧,我那几个是什么客户?一家是宝迪夜总会,是整个东区最大的夜店,一家是新城ktv,是新城那边最大的ktv,还有一家清吧。我现在不送货过去,都几点了,他们都要开门了,他们是已经跟我定了单以后 全是我来做,一天赚多少钱你知道吗?可现在说没货了,这不让我死吗。”

    我也觉得事情有点麻烦,跟人家定了单,人家下单了,没有酒去给人家,那可要怎么办啊。

    我奇怪道:“然后你是不是闹事,不然怎么那么多保安围着你?”

    王达说:“我刚才打了那个开票的一顿。凭什么我先来,那人给他塞了一包烟,他竟然就先给那个人先开,把应该给我的啤酒,给了那个家伙。我不打他留着干什么?”

    我问:“打了他?”

    王达说:“是的,送去医院了。”

    我惊愕:“你至于吗?”

    王达说:“天知道他那么不经打,我就从开票处把他揪出来,扔下那个阶梯,揍了一顿,就晕了。”

    我说:“我靠这煞笔,冲动是魔鬼啊!万一那家伙就这么挂了,或者重伤了,那我们可是很大麻烦啊!”

    王达怒道:“死了才好呢!”

    我问:“那现在怎么处理?”

    王达说:“问几个保安大哥,他们想怎么样?”

    我想拿出烟来发,可是那么多人,根本不够发,我去跟他的保安队长交涉:“大哥,对不起啊,我这朋友有点冲动。”

    保安队长说:“闹事,打人,打我们厂里的人。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是不是?如果我们的开票员有点什么事,你别说走,送你进里面去蹲着!今天这事,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我们酒厂的经销商份上,早就报警了。”

    他在吓唬人呢。

    我说:“哎大哥你不能这么说,可是你那开票员的确是犯错了啊,哪有我们先来,让他先给他开票的啊。这事明明是你们开票员的错啊。”

    保安队长怒道:“你想怎么样!总之,他动手就是不对的!你是不是也想动手!”

    我退后两步,气道:“你这完全不讲理啊,麻烦你把你们的厂长什么的做得了主的带来。”

    他骂我道:“你这个**,你什么东西敢说见我们厂长!”

    我说:“你们就这么对经销商?”

    他骂道:“就这么对你们怎么了!我们啤酒厂那么出名,少你们不少!我说白了,我们围着他,就是不让他跑,要他先赔钱,给我们的开票员赔钱!”

    我说:“他打人是不对,可是你看你能不能先弄一批啤酒,给我们去送货了再说啊?我们也要做生意啊,这你要是断了我们这一层,不也是断了你们的生意吗?”

    他说:“断了就断了,你们什么料,我还想你们不要来了!”

    我咽下一口气,行,你行。

    我看看王达,说:“看来你叫我来是对的,但是我怕联系不上她。”

    我所说的她,自然是贺兰婷了,我不知道贺兰婷在这里到底当什么的,反正我只知道她在这个啤酒厂里,身份不低。

    拨了一下贺兰婷的电话,是正在通话中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