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33章

    我想和冰冰说点好话,然后让她看在我们平时有点交情的份上,以后就不要挑事了,而且,薛明媚如果挑事,希望她忍着一点。

    谁知,这家伙,和薛明媚都不想忍啊。

    还想干起来。

    我这队长调解得特别失败,这可是我新官上任,遭遇的第一件棘手的困难事情。

    我以为,薛明媚是我的人,凭着我跟她的交情,说几句话,她总该听我的,谁知一看是我来调解,薛明媚还特别起劲了,叫嚣着非要和我作对不可。

    靠。

    摆明了,这个面子是肯定不给我的了。

    怎么办。

    我想,先跟冰冰说点好话,不行,再恐吓她,也不算恐吓,毕竟群架斗殴挑事者带头的,基本不会能有什么好结果,关禁闭,不能减刑,各种惩罚。

    可这两个家伙,似乎是卯上劲了,调解不来了。

    我对她说:“你这样子,跟她继续闹,得到什么好处,干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多好。”

    她慢悠悠说道:“薛明媚刚回来,就和我闹上,我也是按照监室的规矩来安排事情,为什么别人都要做,她凭什么可以不做。再说,闹事的不是我,先动手的是她,我忍了两次,我从来没动过手,今天在放风场,她又来挑衅,动手的还是她,我一直都在忍,身边的人看不下去,和她动起手,我拦也拦不住。我从来,从来,没对薛明媚,和她身边的任何人,动过一下手。”

    我被震撼了。

    妈的,这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薛明媚这样干,也太过分,太欺负人了吧。

    冰冰都忍让成这样,薛明媚你还骑着人家头上,再说了人家冰冰也愿意退让,把监室长的位置让给薛明媚,可薛明媚还非要揍她,靠。

    我说:“薛明媚这样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说完我有点后悔,毕竟,我是调解员,不该偏向哪一边的,哪怕是偏向哪一边,也不能表露出来。

    可我实在有点激动,就算薛明媚是我自己的人,和我有非浅的交情,可是,薛明媚这样子,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问冰冰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她说:“不是我自己挑事,是有人挑事。我能怎么办,我想退步,我也想忍,我想争取减刑,我不想惹事,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她已经够退让,而薛明媚,却步步紧逼,非得要决出胜负不可了。

    我还是有些生气,薛明媚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我对冰冰说:“行吧,对于你这样的做法,我也很赞成,希望你能处处忍让,最好不要闹出什么事来。因为闹出事,对你,对她,对你们,对监区所有参战的女犯们,对我,对监狱一方,都不好,除了受伤,处分,得不到任何结果。做任何事情之前,你们都要自己好好想一想,这样做会有什么结果?结果是不是你想要的。”

    冰冰坚决的说:“结果,我自然不会想要这样的,可是当一个人忍无可忍,再无可退的路的时候,难道一定要把自己弄自杀才能彻底解决了问题吗?”

    我心想,如果是我,早就组织人马上去大干一场了,已经是退无可退了,何必还退呢。

    我说:“你先回去吧。”

    冰冰站起来,她很有礼貌,对我微微躬身,然后才走了。

    我点了一支烟,妈的,这可,说有多难办,就有多难办啊。

    我挠着头,想着对策。

    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抽了五支烟,越想越心烦。

    我艹她两大爷了,这不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吗。

    我刚上台,刚升官,你们两就要干架,非要逼死我不可吗。

    如果这几天,经过我的精心耐心苦口婆心的调解后,b监区爆发大规模斗殴,我靠,那我一定会被背黑锅,遭受处分。

    这事儿,我想,我是不是该和贺兰婷商量一下,这都怎么处理啊。

    可是,贺兰婷一定骂我,就这么点破事,你还要求救。

    可我实在是搞不定啊。

    咋办?

    柳智慧。

    也许,柳智慧能解决得了这个问题。

    用她超强的心理学知识,能不能化掉了两个人的恩怨?

    对,先去问问柳智慧,不行再去让贺兰婷解决。

    也可以这样,先把冰冰和薛明媚分开两个监室,然后,实在不行,还想打,我就弄她们其中一个去别的监区,我看你两如何打?

    刚才我怎么想不到啊!

    可就算如此,监区中还是残留她们的粉丝,余孽,余党,要是把其中一个带走,例如我把冰冰带走去别的监区,冰冰不服气,余党们也不服气,然后发动对薛明媚一群的总攻,那样就是我自己处理问题方式的错误,麻烦就大了,黑锅还是我来背。

    还有,如果调其中一个去a监区,到时候去了a监区后站稳了脚,然后凭着她俩超强的能力,一定又能集结一群人,到时候在开会,或者做什么活动,监区和监区打了起来,靠,我更***麻烦大了。

    痛苦。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

    不过,先把她们分开监室了才是。

    我叫了徐男过来,让徐男安排薛明媚和丁灵去别的监室,最好是新的监室,然后,薛明媚做新监室长,再安排几个女犯进去。

    徐男得令后去办这个事了。

    不一会儿,徐男回来对我报告说,薛明媚得知自己去新监室做监室长,高高兴兴的走了。

    我问徐男:“那个,二楼的那个女的,柳智慧,还经常出去放风场做运动吗。”

    徐男回答:“基本雷打不动,除非刮风下雨。偶尔也有意外,不过少有。”

    我说:“都是那个点吗?”

    徐男说:“是。”

    我看看时间,去了放风场,柳智慧应该差不多出来这里运动了。

    徐男跟了我出来,问我:“张队长,怎么处理薛明媚的这个事?”

    我说:“调解了,根本没什么用。我现在正在想办法,如何解决。”

    徐男提议道:“要不,我们跟领导报告一下,让a监区,或者c监区接了其中一个。”

    我给徐男一支烟,徐男接过烟说谢谢,然后赶紧拿出打火机给我点上。

    徐男现在在我面前,彻彻底底没有了曾经的牛叉,因为,身份彻底转换了,我从一个新进的小兵丁,转换为了她的上司。

    我吐出一口烟,说:“我不是没想过,可是,我们打个比方,例如现在调着薛明媚去了a监区,以她的本事,很快聚起来一群拥护她的人,这不难吧。然后到时候不甘心的薛明媚找a监区跟b监区的人一起pk,那这个,罪过是不是大了去?而把她调走了,原先这帮薛明媚的部下,或许不等薛明媚在a监区扯起旗子干大事,就先开战了,那样,我们还提前完蛋了。”

    徐男说:“张队长说的是,我考虑的不周到。”

    我说:“没办法,只能调解,再不行,就加派看守人员,尽量搞清楚两帮都有什么人,让她们分开活动,尽量不能在一起干活,吃饭,活动。”

    徐男说道:“这也只能防住一时啊。”

    我说:“也只能暂时先这样了。这不会太难吧。”

    徐男说道:“好,我这就让人去找她们之间的人来问,谁属于支持哪个人的,分开出来。”

    我说:“拜托你了。”

    徐男走了之后,我坐在放风场,晒太阳,抽烟,等柳智慧。

    没多久,柳智慧在两个管教的陪同下,出了放风场。

    远远的,她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把两只手尽量向后伸,拉直,挺胸。

    做运动。

    她把她的脚,放在墙上,然后压腿。

    柳智慧,拥有傲人的身高,身形柔美动人,远远看去,恍如画中来,加之她惊人的柔韧度,和她的神秘,在监区中颇有名气。

    我向柳智慧走过去。

    走到了她的身后。

    两个女管教看到是我,叫了一声张队长,我挥挥手,示意她们下去。

    两个女管教下去了。

    柳智慧压腿压完了之后,转身过来,看看我,继续做运动,我看着她,又点了一支烟,她终于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抿了抿嘴,看着她俯身下来的凹凸有致的好身材,说:“有一点事情,想要问问你。”

    柳智慧说:“说吧。”

    她看到了我的那猥琐的目光,看着她前胸的目光,在她面前,我一直要么想看就看,要么干脆看向别处,假装不去对她的身材有兴趣,是没用的,因为想什么,她都知道。

    我问道:“你平时,有没有关注过监区里发生了一些事。例如监区里关于减刑啊,活动啊,参加演出啊之类的一些事。”

    柳智慧说:“很多,管教一般会说给我听。”

    我问道:“那么,今天,监区里发生打群架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柳智慧说:“听说了。”

    我开始问正题:“哦,那我就直接请教你了。监区里这两个女人,都有点本事,就是能得到人心,然后她们两打了起来,我呢,刚刚升职,升了队长。领导让我来调解她们之间的矛盾,经过我三寸不烂之舌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调解完全失败。”

    柳智慧扑哧笑了出来。

    她极少会笑,她笑起来,更比贺兰婷还如天山雪莲开花,美到极致而更难得一见。

    我也呵呵了一下,说:“然后呢,我想请教你,调解矛盾,通过心理学来调解矛盾,让她们放下恩怨,那怎么做才行。”

    柳智慧悠悠看了一眼天空,她看天空,和薛明媚冰冰看窗外明媚阳光也是一样的,却又是不一样的。

    看过那些名画吗,就是湛蓝的天空下,一个美女迎风而立,世间只有一副美景,世间只有她,再无其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