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9章

    散会的时候,我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

    真是太好了,我升职了。

    没想到我这样的货色,居然也能升职,而且我才进来半年啊。

    靠。

    难道说,是贺兰婷的帮助吗。

    可如果不是她,我如何能上去?

    看来,请表姐吃饭,值。

    不过真的挺贵。

    个把月的请她一次还成,要是每周出去都请她吃,我真会破产。

    散会的时候,康雪走到我旁边,对我说:“恭喜。”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我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是高兴?

    还是郁闷。

    她想什么我不知道,马玲肯定是不太高兴的,她很失望,没有她的份,她没有恭喜我,脸上写着不爽。

    马玲这种喜怒形于色的没脑子的人,容易对付。

    但是喜怒不形于色把各种心情都可以掩饰得很好的康雪,就难了。

    我们监区认识我的,过来对我说恭喜。

    我都一一答谢了。

    朱丽花从我面前经过,面无表情。

    看都不看我。

    哟,你丫的,我升职了,个个都来跟我道贺,你这跟我那么熟的,我升职了你还没点反应了。

    我趾高气扬的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然后说:“花姐好像被男朋友甩了?”

    朱丽花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被男朋友甩了?”

    我说:“是真的被甩了?我说怪不得你今天好像心情很不开朗。”

    朱丽花说:“开朗不开朗,又关你什么事。”

    我说:“哟,行,不关我事。话说,花姐,我升职了,你从我面前过,你也不道贺一声,你这是不是在嫉妒我?”

    朱丽花呵呵一声,说:“你升职关我什么事?”

    我说:“哟,我们是不是朋友?”

    朱丽花说:“我才不做你这种人的朋友。”

    我说:“我靠我怎么得罪你了,你口口声声的都要贬低我。”

    朱丽花说:“恭喜你,以后有更大的权利捞到钱了。”

    原来,她是在鄙视我。

    她是从心里,彻底的鄙视我。

    花姐,其实我是有苦衷的。

    其实,我是卧底。

    我说:“呵呵,谢谢你的祝贺。我也祝你和你男朋友早日和好。”

    朱丽花说:“那也不关你事了。”

    说完她走向她们防暴中队那边了。

    被人瞧不起的感觉,真是不爽啊,尤其是朱丽花。

    想当时,我和她,那么的亲昵亲密,两人都已经动手动脚了,而且她自己虽然凶,但是距离我也越来越近了,谁知后来让她知道我大肆捞钱,结果让她从心底彻底的鄙视我了。

    既然鄙视,她选择了远离,从心里产生的反感和厌恶,让她不想靠近我。

    哪怕她再喜欢我,一旦想到我这人这样子捞钱,她就控制住自己不靠近了。

    靠。

    如果那天,在训练擒拿的礼堂上把她给办了,那么,她现在还会这么对我吗?

    一定是又爱又恨,不想靠近我,却又放不下,所以还是要靠近我那样吧。

    回到了办公室,心里还是没有平静下来。

    升职了,我做不到心静如水。

    心想,一般升职了是不是要请客吃饭什么的啊。

    对啊,这是应该做的吧。

    还是找徐男商量一下。

    我去监区找了徐男。

    徐男和我出外面抽烟,徐男对我说:“恭喜你啊,这次是真升职了。”

    我说:“谢谢你,男哥。”

    徐男给我点上烟:“那以后,队长可要对我多多关照啊。”

    我说:“一定一定。”

    从小管教,变成了队长。

    徐男和我说话,整一个左一句张队长,又一句张队长的。

    我曾看过一本书,是清朝写的,官场现形记。是一本晚清谴责小说,作者叫李伯元。小说最早在陈所发行的《世界繁华报》上连载,共五编60回,是近代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并取得社会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它由30多个相对独立的官场故事联缀起来,涉及清政府中上自皇帝、下至佐杂小吏等,描写的就是晚清官场现实的风气。

    其中一段是这样:刘藩司和湍制台都是官场上混的,曾是把兄弟,换过帖子的,规矩是,把兄弟一朝做了堂属,是要缴帖的。刘藩司陛见进京,路过武昌,就把从前湍制台同他换的那副帖子找了出来,拿了红封套套好,等到上衙门的时候,交代了巡捕官,说是缴还宪帖。巡捕官拿了进去。湍制台先看手本,晓得是他到了,连忙叫“请”。巡捕官又把缴帖的话回明。湍制台偏要拉交情,便道:“我同刘大人交非泛泛。你去同他说,若论皇上家的公事,我亦不能不公办;至于这帖子,他一定要还我,我却不敢当。总而言之:我们私底下见面,总还是把兄弟。”巡捕官遵谕,传话出来。刘藩司无奈,只得受了宪帖,跟着手本上去。见面之后,无非先行他的官礼。湍制台异常亲热。刘藩台年纪大,湍制台年纪小,所以湍制台竟其口口声声称刘藩台为大哥,自己称小弟。

    这看来,湍制台貌似很尊敬自己的老大哥,实际上,人家升职了,官位比之前也比刘藩司高了,这说不交帖,无非表面的推脱,谁曾想,刘藩司还当真以为他很兄弟。后来刘藩司就遭遇了湍制台的冷眼。

    就如同我,升上来了,徐男也懂规矩,再也不敢口口声声张帆张帆的,直接就恭恭敬敬叫职位名称了。

    例如,徐男是和我称兄道弟的,但是如果哪天她突然上去了,做了指导员,或者监区长,我只能开口叫徐指导员,徐监区长,哪还能勾肩搭背的徐男徐男的叫。

    混久了,果然都成了精。

    我还是客气道:“男哥,咱之间,不需要那么客气那一套。”

    徐男说:“好好好,张队长。”

    我问徐男道:“问个事啊,男哥。”

    徐男说:“张队长请说。”

    我问道:“平时升职了,不都要请客嘛在外面打工的那些,那我现在升职了,是不是也该请客吃饭什么什么的?”

    徐男说:“最好是这样。”

    我问:“那都要叫上谁?”

    徐男说:“我不说,你自己知道的。”

    我知道徐男怕说这些得罪人,因为有些人叫到了,没什么,但是有些人漏过去了,不叫,那么她就有意见了。

    我点点头,说:“行了,我知道叫上谁了。”

    首先呢,自己的上司,指导员,马玲马队长这几个是必不可少的,然后呢,徐男啊这些自己在监区里的同事们也是不能少的。

    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我还是要叫监区长副监区长几个一声,无论她们来或者不来。

    然后确定了后,我让徐男去帮忙弄一个大包厢,而我,去叫人。

    首先是就近的叫,到监区里跟同事们都说一声,让她们一定到。

    然后去找指导员。

    去了指导员康雪的办公室。

    敲门进去后,康雪正在看一份文件。

    我想到了上次我偷拍的那份表格,我看都看不懂的一堆数字的表格。

    她是不是又在写那些玩意。

    我靠近过去。

    康雪不是在弄那些表格,而是一份,关于监区安全问题的报告。

    我对康雪说道:“指导员好。”

    康雪抬起头,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我说:“指导员,我升职了,谢谢你。”

    康雪说:“你升职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不用谢我。”

    我说:“如果不是指导员你平日对我的照顾和指教,我哪能那么快有今天。指导员,等下我请吃饭,请指导员务必大驾光临。”

    康雪抬起眼,说:“好,一定去。以后,好好工作,前途无量。”

    我说:“一定的指导员。对了指导员,你能不能帮我叫一下监区长副监区长,马队长她们。”

    康雪说:“好。”

    我说:“那我先回去了,晚上见,指导员。”

    她对我示意一下,然后继续低头看报告。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心想着还要叫上谁。

    朱丽花叫不叫?另外,d监区的小凌那几个管教叫不叫?

    唉,算了,不叫也罢了,朱丽花未必肯来,很有可能不会来,而小凌她们,也不太可能会来。

    电话响了。

    我接起来,是贺兰婷。

    贺兰婷张口就道:“你行啊你,故意放我鸽子。”

    她说的是我本来是去给她买水,然后跑了骗她说我在买着水,让她等我的那件事。

    我说:“是的,我是故意的。”

    贺兰婷说道:“你很快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我问道:“表姐,你不要老是对我颐指气使的好吗,我看着,听着,都很不爽,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带兵的,你如果总是这么对你的手下,却还让她们替你干活卖命,可能吗?你都不把我当手足,我如何把你当心腹。我是你的一条狗都不如。”

    贺兰婷说:“除了对你这样,我对别人都会很好。”

    我说:“算了,如果你给我打电话是说这个,那我先挂了。”

    贺兰婷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能升职吗?”

    我问道:“你也知道了我升职了。是你安排的吗?”

    贺兰婷说:“我会让你出一个错,然后让你来背黑锅。你知道,在监区里犯点什么事,足以让你担负担不起的重责,这种找碴的小事,很容易找。”

    我急忙说:“喂喂,表姐,大家有事好商量,不要这样子好吗。”

    贺兰婷说:“我可以这么陷害你,别人也能这么害你。”

    我警惕的问:“你是说,可能会有人害我?”

    贺兰婷说道:“不知道,也许有,也许不会。”

    我说:“好表姐,不要气了啊,我请你吃饭,还吃那家。好吗?”

    她直接挂了电话。

    靠。

    贺兰婷打电话来警告我,叫我自己小心,升职了不要得意洋洋,小心别人设陷阱陷害我。

    可她讲话,也不讲清楚,就挂了电话,这太让我郁闷了。

    别人会怎么害我?

    谁会害我。

    是康雪,马玲?或是其他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