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7章

    贺兰婷把车开到了一个静一点的地方,然后刹车。

    我急忙说:“大家有事好商量,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而且你们家丑不可外扬,我就先走了。”

    文浩喊道:“你不许走!今天不把话说清楚,都别走!”

    贺兰婷冷笑一声,说:“文浩,你几岁了?你怎么还那么幼稚。我当时怎么瞎了眼看上的你。”

    文浩哭丧着声音:“婷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要相信我。”

    贺兰婷说:“两次机会,用完就没了,别再废话了。也别再幼稚了,好吗。”

    趁他们两静下来的时候,我插嘴说:“那么两位慢慢聊,我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两人同时道:“站住!”

    我看着他们俩,我就偏不站住了,我就下车怎么的!

    我刚开车门,贺兰婷轰的一声踩油门,车子往前,车子自己关上了。

    除非我要跳车,才能离开。

    奥迪的性能真好,这速度,贼快贼快的。

    想要跳车,那不死也会伤得贼重贼重的。

    贺兰婷说:“文浩你难道不知道,我和他已经在一起了,我和你,再也没有可能。”

    我急忙否认:“不是的!我没有啊!你不要这么把我往火坑里带。”

    我想到那时候安百井和我说的:文浩的父亲,是这里几个最大的人物的第二个老婆的儿子。

    他的能量,随随便便弄死我。

    我靠我为什么要趟这趟浑水。

    我说:“文浩大哥,事情是这样的,我和贺兰婷,是上下级关系,至于我和她在一起的事情,完全是虚构的,不必当真。大家洗把脸忘了吧,让我下车!”

    贺兰婷说:“我上次去做掉孩子,是张帆的。”

    我彻底没话了。

    贺兰婷又说:“文浩,结束吧,别再自寻痛苦了,潇洒一点,像个真正的男人,该放手就放。”

    文浩痛苦的说:“让我下车。”

    贺兰婷刹车,文浩一边爬下车一边说:“婷婷,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会一直等你,只要你想回来,我一直等你。”

    贺兰婷没等文浩关上车门,就加油门走了。

    文浩在身后挥动着手,我说道:“你就把他扔在郊外这里,万一被车撞死或者被人抢劫咋办。”

    贺兰婷说:“如果命中注定如此,我倒是解脱了。”

    我说:“哎,我看那个家伙挺好,而且背景也好,又帅气,人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给他一个机会吧。”

    贺兰婷骂道:“住嘴!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多嘴!”

    我说:“行啊那麻烦你以后不要拿我出来做挡箭牌,你这样子,会让我给他弄死我的!”

    贺兰婷说:“你再多嘴,你就下车!”

    她说完一个急刹车,车子停下来,她看着我,说:“下车!”

    赶我下车啊这是。

    我看了看黑暗的这条路,说:“这不好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城里有点距离,也没有车没路灯的,我怎么回去。”

    贺兰婷说:“你和他走回去!”

    我说:“表姐别这样,我不说话就是了。哎你刚才叫我上车,明显不是因为文浩的事情叫我上车的吧。好像那家伙是一直在你车边等你出来见到你才闯上来的吧。你找我上车,是拉我当挡箭牌这事?”

    贺兰婷踩着油门继续走:“是想问你一件事。”

    我问:“说吧表姐。”

    嘴巴甜一点,不然真会被她赶下车。

    贺兰婷问:“你在康雪家里装的无线摄像头,是从哪里买的,给我说说,怎么用,怎么装?”

    哦,原来是问这事。

    不过我先多嘴问了一句:“你要去监视谁?”

    贺兰婷说:“别多嘴。”

    我说:“行行行,我不问就是。那个摄像头,其实是要连着线的,220v的插电就可以用,而且是循环拍摄,自动存储,只要插上电,就可以循环拍摄,而且只有那么小,很小,很难被发现的。”

    说完后,我问道:“你想监室别人?”

    贺兰婷说道:“别问那么多!帮我买两个。我有用。”

    我说:“你要去偷拍帅哥?”

    贺兰婷说:“再多嘴,滚下车。”

    我不敢多嘴了。

    想想那喝酒喝醉了,然后跟着上车对贺兰婷说自己想她想得好痛苦的文浩,我突然心生一些怜悯感。

    想当年,我在前女友面前,也曾是如此。

    前女友背叛,我也歇斯底里过,自讨没趣过,苦苦挽回过,不过,全都是无效的。

    一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样子挽回女朋友,是最没用的,例如夏拉,她是犯贱,她这么对付我,如果我去苦苦挽回,我估计很大的可能性就如同前女友对曾经的我,也如同刚才的贺兰婷对文浩说的一样: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男人啊,还是要有骨气一点。

    艹,女人走了就走了呗,再找一个就是了,哪怕多么的放不下,也必须要学会放下,无论这有多难。

    妈的,女人狠心起来,比男人可要狠多了,我不知不觉的换位,把文浩当成了自己,假如我是文浩,贺兰婷如此对我,我该如何?

    如果是我,行,你像夏拉一样找个男人来气我,我得,我就跟之前找谢丹阳去气夏拉一样,也找一个去气你,谁怕谁。

    不过,最好的办法不是去气死她,而是,心里完全的放下,不当一回事,行,你找别的男人气我,我无所谓,我该干嘛干嘛,人心如此险恶,要把自己内心变得强大,才会百毒不侵。

    正想着,贺兰婷突然停车说:“去便利店给我买瓶水。”

    我突然对她整天的这样催促我干这个干那个的当我是丫头一样使唤的方式有点反感,我看了看她。

    正看她间,她大声道:“你聋了吗!去给我买瓶水!我口渴。”

    艹。

    得,我去买。

    我不和她吵架。

    我下了车,然后走近便利店,买了一瓶脉动,给钱,走出另外一个门,自己喝。

    然后拦了一部计程车,回去小镇。

    两分钟后,手机响了。

    果然,是贺兰婷。

    她催促道:“你是去他们仓库去拿水的吗?”

    我说道:“不好意思啊表姐,我口袋没钱了,现在正在取钱,你等一下,就好了。”

    然后她挂了电话。

    好玩,我就让你傻等,让你嚣张。

    一会儿后,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你死在取钱路上了吗?”

    我说:“哦,我没死,活得很好,正在回家的路上,我他妈还不伺候你了!”

    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关机。

    气我,我也气死你。

    我原不该和她吵,可不知为什么,想到文浩,虽然文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就联想到曾经的自己,产生代入感,突然对她很恼火。

    只不过,有些事情我该替她做,因为我收了她的钱,受了她的恩,但是有些事,让我做没尊严的做牛做马的,我衡量着来做,***你是救了我爸爸,可你难道让我去卖身,让我吃屎,我也要干吗。

    其实我受不了的是她那颐指气使的样子,感觉在她面前,连人格都低了她一等,她总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像奴隶主一样:你!去干这个!马上!

    艹,那么强势的女人,还特别的自我,做她男朋友,也挺难的。

    下班后,徐男来找了我。

    跟我汇报一些事,李姗娜的事。

    徐男跟我说:“她们监区派人来看了一次李姗娜,还带着一盒脑白金,表面是来探望,其实是来测试李姗娜是装的还是真疯。”

    我问徐男:“结果呢。”

    徐男说:“结果,李姗娜就这么傻傻的坐着,问也不说话,装傻。装疯。”

    我说:“很好,不过也不要装得太过分,偶尔回答一两个问题,看起来不像傻子,而让人感觉这人心智又不正常,那最好不过。因为这样一来,李姗娜半疯半傻,她们监区的人会推脱说李姗娜根本没疯,可实际上她又是有点疯傻的,可如果说她疯了,她又还挺会吃饭回答问题的。这样多好。记住啊,要会装啊。”

    徐男面露难色:“看起来不像傻子,让人又感觉这人心智不正常。怎么装?”

    我表演给她看,呆呆坐着,然后愣愣看着徐男,然后点了一支烟,抽烟,让人看着说,这厮还会抽烟啊,哪会是傻子。而不时的呵呵两声。

    徐男顿时脸色一变:“妈的你还是别装了!你装得真像,像重度精神分裂,看得我毛骨悚然的。比见鬼还可怕。你演疯子一定很像。”

    我说:“唉,没办法,我每天接触的心理病患者很多,这点表面表演,还是学得到的。你记着了,就这么让李姗娜,装。装傻,装疯。但不要歇斯底里啊,万一人家说李姗娜真疯了,怕人家外面的查,把她弄去哪里就麻烦了。”

    徐男说:“好。谨遵吩咐。”

    我说:“靠!别那么样子男哥,我们是铁哥们,不要什么谨遵吩咐什么的,我也不是你上级。”

    徐男偷偷在我耳边说:“我偷偷告诉你,小道消息,你准备升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