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17章

    出去后,我去了丽丽开好的房那边,在后街那边。

    没想到。

    当我下了的士,后面有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了。

    丽丽在开好的酒店楼下等我,挎着一个小包。

    当我过去后,她搀着了我的手。

    我看着她,还好她没穿着那么露。

    丽丽捋了捋头发问我:“你看什么呀?”

    我说:“还好你穿着还像个良家妇女,不然我是实在不想和你出来。”

    丽丽说:“那我都习惯那样了。”

    我说:“你不能改了?又不是上班。”

    丽丽不说话。

    两人坐下来一个夜宵店,一边吃一边聊,随便东拉西扯。

    我问她:“你们酒店到底怎么样了。”

    丽丽说:“听姐妹们说,老板娘正在努力中。”

    我问:“努力什么。”

    丽丽说:“走关系。”

    我没说什么。

    正吃着,三个人走过来,同时的坐在了我们桌。

    我一抬头,靠。

    安百井,金慧彬,林小玲。

    怎么,那么巧?

    我突然忘了,这里离x校,不远。

    而且我还忘了,他们还没拿到证,当然有些我也没拿到,不过我都懒得来了。

    安百井笑着说:“真巧啊帆哥。”

    帆你大爷哥啊。

    林小玲更是一脸不高兴看着我们。

    我急忙叫老板上杯子上啤酒,叫点菜。

    安百井问我道:“帆哥,这是,嫂子?”

    丽丽只是看着我。

    我说:“朋友。刚好遇见。”

    安百井唯恐天下不乱:“看起来不像啊,朋友有这么刚才走路勾肩搭背的。”

    我说:“妈的你小子早就跟着我了。”

    他说:“不是我不想早点出来,而是,某个人说想看看你到底在干嘛,这段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我问:“谁啊。”

    林小玲突然开口:“我们也只是想问候你一下,你不来上课,失踪得连人影都没有。”

    我呵呵说:“工作繁忙嘛,谅解谅解。”

    我给他们倒酒。

    我只想早点把丽丽一起拉走,丽丽对我来说,本就上不得台面,那会损了我的名声,而且丽丽我还需要藏着掖着,叫她帮我办事。

    我说:“吃什么随便点!今晚我请客,真是巧啊!”

    然后我把菜单扔给他们看。

    接着我假装上卫生间,然后上卫生间的时候给丽丽打电话,丽丽一看是我电话,往后看了看,然后急忙站起来走过来。

    我一把拉到角落,然后说:“那几个家伙,以前我打过他们,他们要报复,我们快点走!”

    本来还想去买单,但是看到老板还在那边收钱,我出去买单就跑了铁定被安百井他们看到了,算了,就这么溜了吧。

    接着,我拉着丽丽溜之大吉。

    回到酒店房间后,我喘着气,坐下来,脱鞋子去洗了脚。

    没想到洗脚后出来看到丽丽在生闷气。

    我问她怎么了。

    她跟我吵架起来,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上不得台面。”

    我说:“什么,你在说什么,那帮人,我揍他们过。”

    丽丽说:“你找借口也找个像样一点的吧。”

    我说:“我靠我怎么找借口了。”

    我心虚了,靠,刚才说我欠他们钱还好,是啊,找借口找这么个烂借口了。

    丽丽说道:“我在你心中,就那么低贱!”

    我心里火啊。

    就这么一个破女人,也敢跟老子杠上,妈的,可是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夏拉我可以发火,林小玲我可以发火,可是有一些人我利用到的,却万万不能发火的,例如徐男,朱丽花,谢丹阳,柳智慧这些,里里外外好帮手,例如李姗娜,贺兰婷,这些,我不能翻脸的,因为她们是我的财神爷啊。

    还有这个丽丽,目前在这个扑朔迷离的阶段,要搞清楚梦柔酒店的详细结构,还需要她帮忙。

    我只好忍住,憋住心里一团火,安慰她说:“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好吗。其实是这样,我是欠了她们其中一个女的一些钱。大概有十多万这样,然后,呵呵。反正那时候自己开店失败。”

    丽丽半信半疑看我问:“真的吗?”

    小苹果大喊大叫起来,我赶紧挂断,然后关机。

    是安百井那厮打来的。

    现在的他们几个,一定气死了,不光过来吃残局不说,还帮我开钱,而原本说好是我请客的,当然他们不会太在乎这些,但我忽悠了他们把他们撂在了那里就跑了,这太不像个君子所为了。

    不过没办法,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那种场合,早点逃了是好事。

    身边的一些人脉,就不能让她们交叉在一起,毕竟这群都是我见不得人的线人。

    我觉得我应该以后也要低调一些,万一让彩姐看见我和她手下的这个丽丽在一起,还不得弄死了我。

    丽丽是铁了心的和我吵架了,因为这么久来,她都觉得她只是我的一个工具,一个发泄,一个可利用的工具。

    不过这没什么,我是给了钱的。

    但她心理不平衡的是,她付出了感情,为了我,她付出了她觉得的所谓的爱情,而我却如此对待她,她连日来对我的不满今晚通通发泄出来。

    她骂我道:“我是什么?我是你什么人?你就算不喜欢我不爱我,利用我,也用不着这么骗我,践踏我的自尊。”

    我看着她这样,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坐下来,点了一支烟,苦笑。

    丽丽看着我不回话,又说:“我以为我碰到了一个会懂我的,我动心的男人,可是我错了,是我自作多情。可是你,难道就不能对我好一点点,哪怕是假装的。”

    她自己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看着丽丽,感觉她今晚很不对劲。

    我说道:“我有说过我喜欢你吗。你知道我们之间什么关系的。”

    丽丽突然又坐在我身旁,抱着我,用头摩擦着我的肩膀,哭了:“我家人知道我做这个事了。”

    果然。

    如果她没什么事,她不会如此反常。

    家人知道她做这个,被大骂,家人说不让她再进家门,她让家人丢尽脸面,她自己的自尊也全没了,在外面营造的认真工作正经赚大钱的形象一夜败坏。

    从她刚才见到我的开始的那一面,我就一直觉得她不对劲了。

    而她也真的挺能忍耐,如果不是因为我拉着她走了,让她觉得在我朋友面前上不了台面这个导火索的话,估计她能憋死在心里不对我倾诉。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安慰着她。

    她哭着哭着,抬起头,突然吻向了我,这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我突然记得,彩姐也是如此。

    脆弱中的女人,也许都是需要男人的肩膀来依靠男人来温暖冰冷的心的。

    一切趋于平静后,我看着身边的丽丽,她也疲惫了,但还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眼神极其复杂。

    丽丽突然对我说:“谢谢你,哪怕你哄我也是装的。我想告诉你一些事。”

    我马上坐起来,问:“什么 事。”

    丽丽转身过去,拿了一支烟来抽,我没有阻止她。

    她点了一支烟后,徐徐的抽了两口,说:“梦柔酒店,比很多在镇上的酒店复杂。”

    我问:“哪里复杂了。”

    丽丽说:“梦柔酒店,有黑衣帮,黑势力,还有,除了我们这些姐妹外,就是除了我们这些自愿去干的姐妹外,每天晚上,还有一些不明身份的女的,也去那里做,是被打手们带进来的,可是看起来,她们并不是自愿的,因为是戴着面具,头罩,而且是时不时的去那里,那些女人从哪里来,都很神秘。”

    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妈的听着怎么是叫一群女鬼来干活啊。

    我急忙问:“你说的这群人,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她们都是黑衣帮带去的?”

    丽丽突然盯着我转移话题:“现在你可以坦白跟我说,你和彩姐,怎么样了。”

    我自知这事儿瞒不下去了,该死的,只因为那香水味。

    我也点了一支烟,是她专抽的女人烟,我也抽了两口,很淡,薄荷味,我说道:“我接近了她,从你说的那个清吧那里。”

    丽丽不无嘲笑的说:“是啊,我还相信你会对我动真感情。”

    我说:“我说了我靠近她我是有目的的。”

    丽丽说:“你和她有过什么了吗?”

    我说:“就是和她抱了一下,那晚你们酒店被查封,估计心情不好,她就抱了我一下。”

    丽丽再次警告我:“随便你吧,我已经告诉你了,她不是个简单的人,可以让你随便玩的人。”

    我说:“行了,这也不关你事,就算我死了,也不关你事。”

    丽丽说道:“我也是关心关心你呢。”

    我说:“谢了,但是你关心多余了。你先关心好你自己。”

    丽丽说:“你死的那天后悔都来不及。”

    我呸呸呸的说:“你怎么说话呢,说点中听的可以吗?话说回来,你说的你们酒店出现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 人。”

    丽丽说:“她们都是凌晨才出来,一个月出来两三次。接待的人,都是酒店老板们认识的男的。”

    女鬼,这是一群女鬼。

    我突然好奇:“你说酒店老板们?酒店很多老板?”

    丽丽说:“我是说管理酒店的领导们。”

    我点点头,明白。

    不过这帮到底是什么人呢。

    丽丽又说:“最近小镇很混乱,最好不要去那里的好。”

    我问:“什么混乱?”

    丽丽说:“昨晚,凌晨吧,云天阁着火了,她们酒店的一个高管出来外面不小心被车撞死。”

    我靠。

    真够乱的。

    随即我马上脱口问道:“是不是你们酒店寻仇安排的。”

    丽丽说:“我不知道。”

    我说:“这真像极了古惑仔抢地盘。不,比古惑仔猛多了。”

    我把烟头灭了之后,对丽丽说:“我劝你还是离开那里吧,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生活。”

    丽丽苦笑一声,说:“睡觉了。”

    我关了灯,躺了下来。

    黑暗中,她转过来,从我身后抱住了我。

    这时候,我突然感到,我两,其实都是苦命的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