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13章

    下班后,我马上出了外边,拿了手机后,按着李姗娜说的这个号码,打了过去。

    那边,果然有一个女孩,接了电话,声音很好听的,“喂你好。”

    我说:“您好,我是,李姗娜在监狱中的,朋友。我姓张。”

    那个女孩问:“有什么事你直接说。”

    我靠真直接啊,就不怕我是骗子吗。

    我说:“是这样的,她说让你转给我一百万,是作为我在监狱替她活动的经费。你的,明白?”

    女孩说:“帐号,开户行,名字。发信息到我手机上,信息发出十分钟后,你查一下到帐没有。”

    真是爽快啊。

    我说:“好的。”

    她挂了电话。

    神秘兮兮的,这什么人啊这是,是李姗娜的姐妹?死党?闺蜜?好友?亲戚?妹妹?

    不知道是什么了,但是说如果李姗娜的什么人的话,为什么好像一点都不在乎李姗娜死活,也不关心什么,没问候过一句李姗娜怎么样了。

    可如果不是李姗娜的什么人,那凭什么我来跟她要钱,她马上就说叫我拿帐号名字,说转钱呢。

    靠,这是不是骗人的啊。

    我拿出银行卡,编写了之后,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抽了两根烟后,我去查钱。

    惊愕。

    卡里果然已经到帐了一百万。

    这么诡异。

    这女孩,和李姗娜的关系,一定不一般。

    管不了那么多,这钱在我账上,我***看着都心慌,万一不见咋办,万一被人偷偷转出去咋办,万一被黑客弄走咋办。

    赶紧给贺兰婷打了电话告诉她,贺兰婷二话不说,一个账户的信息到了我手机上。

    我给她转了八十万过去,发信息问她收到没,她不回我信息了。

    里面还有二十万。

    这钱,要如何处理呢?

    其实,我应该分朱丽花一份的,但是那个朱丽花,脊梁骨硬啊,有骨气啊,死活不要,行,那就只算徐男和沈月那些人的那份了。

    我给徐男十万,让她自己处理好了,我拿十万,ok,就这么着。

    我其实还算有点良心的。

    快到了和彩姐约好见面的那个点。

    我打的过去了清吧门口。

    在东张西望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大众越野车停在我面前。

    车窗徐徐降下。

    是彩姐。

    她说:“上车。”

    我赶紧过副驾驶座上了车。

    上车后,我看着彩姐,真是妖娆动人啊。

    这个身材,迷死男人饿死汉啊。

    彩姐也看着我,问:“你就穿这个去打球?”

    是的,我穿着牛仔裤,t恤,我问她:“怎么了?”

    彩姐说:“打羽毛球,有羽毛球的运动装。”

    我看着彩姐,说:“你不也没穿吗?”

    彩姐指了指后座:“那里。”

    后座有一个专业的羽毛球拍包。

    我知道那个牌子,尤尼克斯。

    她车子的空间,好大啊。

    我说:“没关系,我穿这个就行了,你打得赢我再说。”

    彩姐说:“口气不小,挺自信啊。”

    我说:“一般一般全市第三。”

    彩姐笑了。

    我问:“这么晚了,天黑黑的,能看到球吗?都八点多了。”

    彩姐说:“我们在体育馆打,里面有灯。”

    我说:“那么厉害。”

    彩姐放了一首歌,还是那些老歌,为爱痴狂。

    她这个年纪的,的确刚好听刘若英的。

    我自言自语:“为爱痴狂。”

    彩姐说:“你昨晚的话很有意思。”

    我问道:“哪句话?”

    彩姐说:“你说人和人的缘分,人和人相处。说的感情。”

    我说:“是的,也许我们都在找有着共同语言的另一半。有人说,爱情是两个相似的灵魂,在无限感觉中的和谐交融,在生活,审美,道德和价值观上的默契。说到底,爱情就是自己的价值在另外一半的身上的体现。”

    彩姐说:“是,共同语言,但是你说的这个共同语言,要共同在哪里?又要怎么找到这所谓的共同语言。”

    我说:“没办法,只能尽量多的相处,就跟买鞋子一样,看着好不一定适合,看着漂亮不一定舒服,自己都要试,试完了,才知道,也许那双好看的,穿起来特别漂亮的,并不合脚,而那双表面难看的,却是最舒适的。”

    彩姐问:“你的意思说,人谈恋爱,也可以找很多个对象,来试?”

    我说:“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这么干。”

    彩姐笑了:“你还真诚实。你们男人都这么个想法吧。”

    我说:“这是找到最合适的人生伴侣的最高效的唯一的办法。而且还有可比性,比较了过后,才知道哪个更适合,如果错了,就马上分了。”

    彩姐问:“这么说,我也是你其中一个试验品?”

    我说:“不敢。我们,先做朋友吧。”

    彩姐说:“你的心理年纪,跟你的真正年纪,有点不大一样。”

    我问:“哪里不一样。”

    彩姐说:“成熟。有思想,尽管这些思想说出来并不好听,可人终究是自私的动物,你自私得很有个性。”

    我说:“谢谢夸奖。”

    到了羽毛球馆,我们打了球。

    打完球后,我们吃宵夜,然后分开,她开车回去,我回我自己的。

    连续几天,都是如此。

    彩姐不说送我回去过,我也不会说送她回去。

    但是我还是很谨慎,尽量和她分手后都不要回去小镇青年旅社。

    然后随便找个便捷酒店睡觉,然后第二天看看有没有跟踪的,确认没事后,再回去监狱。

    心累啊。

    第五天的晚上,我到了清吧的门口,原想和她在一起去打羽毛球的。

    我打羽毛球的技术已经很好,不过在彩姐面前,我只能算个小学生,她经常打羽毛球,很厉害。

    不过我最欣赏她打羽毛球的样子,很投入,很动人。

    一辆商务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顿时,我脸色大变。

    这商务车,我最***熟悉不过,就是黑衣帮专门用的商务车。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莫不是我的身份被彩姐知道了,要找人灭了我了。

    我就要想逃,车门开了,跳下来的是一个保镖,接着彩姐出来,然后另一个保镖出来。

    还是那几个人。

    我不跑了,我先看看情况。

    彩姐看了看我,说:“进去吧。”

    我问:“去哪。”

    彩姐看看我,一脸憔悴,往清吧而去。

    我不知所以,跟着身后,然后我问我身边比我高一头的保镖大哥:“请问她怎么了?”

    保镖很酷,理都不理我。

    我又问后边另一个的那个,那个保镖瞪着我,瞪着我全身不舒服。

    我只好闭嘴。

    我们坐在了熟悉的那张彩姐经常坐的吧台上。

    彩姐今晚貌似受了什么心伤,一脸的疲惫。

    点了酒水后,她自然的端着杯子碰了我的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接着,随着音乐,她轻轻哼着歌,还是那些老歌。

    既然她不想说,我也不会问。

    这些天的接触,我大概的摸透了她的一点秉性,她不喜欢那些突然闯到她身边的男人,她喜欢如同我这样的,慢慢渗透到她的世界中。

    而那些来敬酒,或者羽毛球场上来搭讪她的男人,行为和目的,太过于直接,暴露,这让她感到反感。

    不过,我的淡定,并不是与天俱来,而是,练出来的。

    当你自己身边有很多女人,你面对任何一个美女,你都能淡定了。

    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夏拉。

    我干脆挂了电话。

    彩姐看了我这一动作,问我:“女朋友?”

    我说:“呵呵,算是,也算不是,不知道怎么说。”

    问完这句,彩姐闭上眼睛,轻轻随音乐节奏晃着头吟唱歌曲。

    喝了有点多。

    因为彩姐都不说话,听着歌,唱着歌,然后喝酒。

    就是这样而已。

    我的手机来了几条信息,我全都没看。

    估计是夏拉的。

    她在吃醋,吃我和谢丹阳在一起的醋。

    活该,谁让她先气我。

    我正要翻手机看信息的时候,彩姐迷离了眼睛,她喝了更多,对我说:“你能不能到我这边,我想借你肩膀。”

    当然可以。

    我坐了过去,靠着墙,两人都靠着墙壁。

    彩姐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她身体上,洒了香水,一种很独特气味的香水,闻了让人有点意乱情迷。

    我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她的身体很软,也很暖。

    她看着我,抬着头。

    我看着她那双性感的嘴唇,也有点蠢蠢欲动。

    她努力往我嘴上亲上来,我也要亲下去了。

    她的手机突然震动,在桌上响铃加震动。

    彩姐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急忙拿了手机,对我说:“我还有事,如果这几天在这里见不到我,你下个月再来。”

    说完她赶紧出去了。

    怎么回事。

    在这么关键的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她出去后,两个保镖跟出去了,然后她们上车,走了。

    我愣了一下,喝完了桌上的酒,然后叫来服务员,服务员说,已经买单了。

    我知道,彩姐来这里都是不用花钱的,或者是她花钱,但是一段时间给一次的。

    我出了清吧外,手机响着。

    估计是夏拉。

    行,刚好被彩姐挑动起来的感觉,就发在你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