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99章

    c监区副监区长前脚赶走,后面谢丹阳就敲门进来了。

    她提着一袋什么东西进来。

    是一袋进口的饼干。

    妈的狱政科就是好,好东西随便拿进来,可以随便上,什么都可以,什么都方便。

    她们管的范围很宽,什么批假啊什么什么的,是个有实权部门。

    谢丹阳把手里的袋子往我办公桌一放,说:“给你拿的,怕你饿死。”

    我说:“谢谢关怀,哪有那么容易饿死,这么好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吃不好吗。”

    谢丹阳说:“我家还有,你呢,这几天忙什麽。和别的女人约会吗?”

    我说:“不是,我和别的女人的男朋友约会。”

    的确如此,我经常和金慧彬的男朋友安百井约会。

    谢丹阳说:“也不找过我。”

    我说:“你是不知道,我忙成什么样啊,简直是日理万机啊。”

    谢丹阳说:“是吗?我看你倒是很闲,说吧,忙着和哪个女人玩着?”

    我说:“唉哟谢丹阳,丹阳姐,我以为你也有宽大的胸怀,没想到你也有那么肤浅,如同别的女人一样的肤浅一面。也喜欢问我这样肤浅的问题吗?”

    她说:“我就 问问。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和那个李姗娜,什么什么的?”

    我说:“徐男和你说的是吧?我和她什么什么的,我还不是因为工作,我要治她啊,她有心理疾病啊。”

    谢丹阳说:“你就少骗我得了。”

    我问:“是不是什么东西徐男都跟你说了啊。”

    谢丹阳说:“你放心,她也只和我一人说,我也不会和别人说。”

    我笑着说:“丹阳姐,你今天是醋意大发啊,不过,你吃醋的样子,我还挺喜欢的。感到了你很可爱的一面。”

    她说道:“你少来!记得有空找我就是。”

    我说:“行了行了,你们狱政科岂是我这样的货色能随意出入的地方吧。有什么,你发信息,我出去了,我看到信息我给你电话。”

    谢丹阳说:“你别骗我。”

    我说:“我靠我就是骗我爸爸妈妈都不敢骗丹阳姐你啊。”

    她走了。

    谢丹阳,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你说她吧,自己谈着同性恋,还同时谈着我这个异性恋。说她不喜欢我吧,她见我不找她,和别的女人,她又吃醋,说她喜欢我吧,我也没感觉得出来出来她有多喜欢我。

    真是想不通。

    门又被推开,还是谢丹阳。

    我奇怪问:“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来了?”

    谢丹阳说:“看到我你就不高兴,巴不得我早点走?”

    我说:“当然不是,我特别的喜欢和你相处,你是不知道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谢丹阳靠近我耳边说:“我想了。你记得一定要找我。”

    我明白了,自从谢丹阳和我什么了之后,她是,尝到了甜头,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说:“一定一定,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谢丹阳问:“什么事?”

    我说:“丹阳姐你以前不是这样子啊?”

    她瞥了我一眼,走了,这次真的走了。

    接着,我去看望了李姗娜。

    我提着一些饼干去给了她。

    在监狱里,这些进口的饼干,都是奢侈品。

    李姗娜精神好了很多了,毕竟到了这里,没人欺辱她揍她打她,她的精神和气色都好了许多。

    看着我带来的食物,她对我说声谢谢。

    她没有推辞。

    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些食物在这里有多珍贵。

    就算有钱,也只能吃到劣质的玩意。

    我对李姗娜说:“以后也不用那么装太疯了,上头有人来查了,她们怕了,想让我治好你。”

    听我这么说,李姗娜并不高兴得起来,只能说她在这里,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因为她深知,不知何时,那人又要跳出来想整死她。

    不过,只有我自己知道,一旦贺兰婷出手帮助,对付什么崔录什么长,全不在一个级别的范围之内。

    我说:“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如果她们要伤害你,让她们从我的尸体上爬过去!”

    这么煽动性的语言,多么的感人至深,多么的用情深重,我自己都被感动得要哭了。

    李姗娜的嘴唇喂喂动了动,说:“谢谢,你是个好人。”

    被人夸的感觉真好。

    我说:“不过,以后的日子,还是要谨慎。”

    李姗娜感激的说:“张管教,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怎么回报你。”

    我心想,大恩不言谢,不如以身相许算了。

    李姗娜又说:“张管教,我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一点积蓄。我只能用这些,来回报你,希望你不要嫌弃我的俗气。”

    我靠有谁会嫌弃这些俗气呢?

    但是我还是假装推辞:“这,我怎么好意思要,上次要了那么多,上上次也要了,这次也没什么,你又要给我,我真的不能要了。”

    李姗娜说:“你一定要收下,因为,我也想有个心安。”

    说得是,她也想给了我钱,拉近我两距离,把我拉上她的同一战线,用钱,来维护我们之间的关系,她是雇主,我是受雇者,我负责保护她。

    她给钱,除了想让我心甘情愿帮她照顾她保护她之外,也的确是想求一个心安,最怕的莫过于,我不收钱,她才真正的担心。

    我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姗娜微微叹息,说:“谢谢你。”

    我说:“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三番四次道谢,我自己也有自己的私心。我除了怜悯你,想要帮助你,其实也是为了钱,还有为了。”

    我正要说得到你,妈的还好没说出来!收住了这句话。

    但是。

    李姗娜一直盯着我看了。

    是的,一直盯着。

    她,难道知道我后半句要说的是什么吗?

    只见她轻轻抬起头,看着我,然后站了起来,令我吃惊的是,她背对着我,然后。

    脱掉了上衣。

    我惊愕了。

    我急忙问:“你这是做什么!”

    李姗娜轻轻说道:“你救了我,是你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活多久。”

    我急忙说:“你千万别这么想!什么我救了你,我根本就没出什么力好吧,而且我刚才也说了,我是有私心的。”

    李姗娜说:“我看懂了你想要的,看懂了你的眼神。反正,我是你救的,如果你想要我,我不会拒绝你。”

    我急忙站了起来转过身背对她说:“是,我一直都有这么个龌龊的想法,刚才我也差点脱口而出了,我本就是一直这么想的。除了想要从你这里得到金钱,还想得到你,可我不能这么无耻。我是这么想,但是这么无耻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如果不是你心甘情愿和我,我不会碰你,你放心。再说了,你现在都这样了,我再这么对你,我可不是落井下石吗!我还是人吗!”

    李姗娜说:“我不会怪你什么。除了钱,还有自己,我也是无以回报了。”

    我说:“谢谢你能这么对我感恩。钱,我会要,可是你,我不会那么无耻。我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说完我赶紧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下了楼后,两个看守的女管教见我这样,急忙问:“是不是她又犯病了。”

    我说:“是,有点,差点控制不住局面。”

    两个女管教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我说:“不过没事的,每天都发病那么一下下,这很正常。”

    离开了阁楼这边,回到了自己办公室,点了一支烟,靠在了椅背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李姗娜那靓丽至极的背影。

    身材,皮肤,全是一流的。

    多么的诱惑。

    可我自己都没想到,我能顶住了这个诱惑,我太厉害了我。

    其实我也不想厉害的,其实我也不想走的,其实我也想扑上去的,可是,如果我还有一点良知的话,我就不该这么对她下手。

    一直我都是想从她身上得到金钱和她自己,金钱那是不用多废话的,但是得到她,并不是说只是她的身体,而是,让她全心全意的喜欢上我爱上我,愿意把她自己献给我,征服了她的心让她心甘情愿爱上我跟着我,这才是真正的得到了她。

    也许,我该好好的跟她坦白这个的。

    只不过,跟她坦白了,就好比告诉她我是对她有点意思的了,那如果她拒绝怎么办?她的表现多半是拒绝的,我不能给她拒绝我的机会,一旦拒绝了,还有以后吗?

    很难。

    追女本身就是一场心理战争,要让一个陌生的女人对你产生好感,进而产生安全感依赖感,征服了她的心,她喜欢上了你,然后服服帖帖的服从跟随着你,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可是,李姗娜现在对我的感觉,只是感动,而不是被我征服。

    谁都无法否认,这个世界是男人主宰的世界。这就决定了每一个女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依附男人的潜意识。很多男生搞不懂这点,一个劲的向女生献殷情,不计代价的付出金钱和感情,到头来却扑的一场空。经常看见有男生痴心追了一女生很多年,那女生始终对他不冷不热,结果跟一个友见一面就跟人家睡了。多么惨痛的教训啊!这是很多纯情男生最容易犯的错误。所以在这里,我首先想说的就是这句话: 女人要的不是感动,女人要的是征服!

    每个人都希望跟比自己强的人交往,每个人都希望在困难的时候有一个有力的依靠。这里的强除了那些外在的强以外(收入,外表),更多的是指那个精神上的强者。所谓精神上的强,勇敢,坚定,有成熟的世界观和处事之道,这都是社会赋予男人的角色使命。女人希望在她迷茫的时候,你可以告诉她该怎么做,哪怕这个主意并非最好的,但她更需要的是一个依赖。对女人,该发号施令时要发号施令,该强硬时要强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