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85章

    我回到了监狱,睡觉。

    今晚静静的夜宿监狱宿舍。

    好久没享受这番宁静,在监狱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珍贵,但是唯一不劳而获的就是静谧和新鲜空气。

    想到安百井和我说的文浩的身份,我实在是有些害怕,还好的是文浩并没有想一心要弄死我,这家伙说来也没有追谢丹阳的那个男同学那么阴险。

    这样算不算是不幸中的幸事。

    不过让我郁闷的是,贺兰婷居然不管我的死活,直接跟文浩坦白了我拍了文浩去酒店找女人的视频的事,靠,你说你贺兰婷直接和人家分手不就得了,知道了人家的人品,就这样算了吧,以后不要联系就好,还非要说了这事,这样可好,明知道人家文浩是有身份背景的人,这也不怕我被人家弄死。

    ***我这个表姐,一点都不靠谱。

    太他妈拿我小命开玩笑了。

    晚上睡得不是很好,居然做了一个春梦,女主角却是,林小玲。

    也并不奇怪,但只是可能我对她还有期待。

    可自从我和李洋洋被无情拆散,然后看到谢丹阳妈妈歇斯底里的反对我和谢丹阳在一起后,我已经彻底对这样的高背景高身份家庭条件很好的女孩子们失望,玩玩可以,互相陪伴一段时间可以,想要长久拥有通过婚姻一辈子在一起,那不可能。

    我们无法跨越过现实的门槛。

    不过说到玩,我还真想玩林小玲一段时间,就算不得长久拥有,一段时光也已经足够。

    那么漂亮好身材的有钱大美女千金,啧啧啧,口水流啊。

    醒来后,我昏昏欲睡的去上了班。

    早上昏昏欲睡的过,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起来还是很困,难道我是太多了肾虚了身体不行了吗?被掏空了。

    拿了那瓶康雪送我的补酒喝了几大口,结果更困,就半睁着眼半闭着眼用手撑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门被敲了几声,我半睁着眼,有气无力的说请进。

    进来的是徐男。

    她进来后把门关上,我问:“男哥,什么事?”

    徐男说:“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昨晚干什么去了。”

    我说:“做了很多梦,睡不好,刚才喝了一点酒,现在好困。”

    徐男把一张卡放在我面前:“上次带队出去,你的酬劳。”

    我看到有钱拿,清醒了几分,拿过来道了谢。

    徐男鄙视的说:“财迷。”

    我说:“谁不财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辛辛苦苦干干干,为的是什么。我们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耗青春,又为的是什么?说来说去,还不是钱嘛。”

    徐男说:“哟精神了啊。”

    我说:“好,精神了。你回去吧,我继续闭目养神。”

    徐男说道:“对了,听说你从x校培训完了。”

    我说:“还好,一般,也不知道培训了有个什么用处。”

    徐男说:“走吧,出去走走。”

    我摆摆手说:“好困,不想动。”

    徐男说:“我有话要和你聊聊。”

    我说:“唉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嘛。”

    徐男说:“有些话在这里不方便说。”

    到底什么事,还怕别人听了去。

    我只好和她出了办公室,下了楼。

    两人走在操场上,我问:“快点说,这里没人了,说完我回去闭目养神。”

    徐男靠近我耳边说:“对了,你记得马爽吗?”

    我打了一个激灵,我怎能不记得,那个马玲的表妹,被我使阴招出去的表妹。

    难道她又要回来?还是她想要动我?

    我问:“当然记得,怎么呢,那时候我是不小心掉下来,在舞台上,不小心拍到的,她要怎么了。”

    徐男说:“瞧你紧张那样,好像是你故意弄人家似的。”

    我强迫自己放轻松,说:“呵呵,我就是怕别人误会我,其实我真没故意。我也搞不懂为什么***的那么巧。”

    徐男问:“上次那件事,还是混乱的几件事,之后,监狱一直说要严整,是吗?”

    我说:“艹,天天说严整,说给白痴听的,这种口号党喊的口号,听听就算了不要当真。”

    徐男说:“可能这次真的要当真了,马爽这些之前的那些位置,都需要有人来填补。“

    我听着,心里也是蠢蠢欲动,我虽然进来没一年,也没什么资历,可如果论能力,其实我也没啥能力,但是行或者不行,能不能上,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情,我上去了只要不犯大错,好好学如何管好下面,也没什么难的,关于底层基层的活儿我都干过了,对于下边,我基本了如指掌,上去了难道我还怕管不好吗。

    我看了看徐男,说:“男哥,说是这么说,可我又有什么水平去干这些管理职位,你看我吧,无德无才的。要说上去,你先上去才是啊。”

    徐男听了这个话,脸上表情微微骄傲,然后叹息说:“但现在看的不是这个问题,是领导看不看得上自己的问题。你现在有人帮你,推你,不要辜负了领导的一片好心。”

    我就知道,她们都觉得有人在背后推着我,我自己当然也知道,但我还是到底搞不清楚,到底是谁。

    政治处主任?康雪康指导员?贺兰婷?

    最有可能还是贺兰婷。

    我说:“是啊是啊,哈哈男哥你看问题很准啊,但愿我也能上去,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徐男这么一听我说,笑了笑说:“谢谢哥们,你真是让我越来越佩服。”

    我说:“这哪里话,男哥我以前刚来的时候,你都帮了我这么多,而且走到现在,也是因为有你的照顾和帮助,我这条路才越走越宽,我还是很需要你的帮忙的。”

    徐男说:“互相互相。”

    我说:“妈的你不感觉我们两这么讲话都***变味了?”

    徐男说:“那要怎么样,我还是习惯骂你,可我要改啊,你可能很快就成了我的领导,我现在以后很多事都要靠着你。”

    我说:“好了不扯这些好吧。”

    正说着,看到操场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做运动。

    还是柳智慧。

    多么动人的身材,今天天气冷,她还坚持做运动,生活一定很规律。

    那是什么,韵律操吗?

    我看着她的身材,多么完美和魔鬼。

    只是这么美的一朵花,莫非就这么在监狱里凋零了吗。

    我在心里邪恶的想,放心,还有我这个辣手摧花的家伙等着去采摘,绝对不会让你凋零在这里的。

    只不过,柳智慧太厉害的,想要拿下柳智慧,不知道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行。

    难道我也要去学透心理学吗。

    那不可能。

    那个东西除了讲后天努力,还要靠前天天分,很显然,我先天条件就不行,别说什么看微表情,就是看动作我都看不出来人家到底想什么。

    而柳智慧,完全是几乎百分百看微表情就知道别人说的真的假的。

    我问徐男:“男哥,柳智慧那家伙到底什么背景?”

    徐男摇着头说:“她可比李姗娜还要神秘,我怎么可能知道呢。听说连监狱长都不知道她到底什么身份。”

    我越发对她充满了好奇。

    徐男接着说道:“但是听说她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

    我一下子顿时毛发倒立,惊悚万分,柳智慧杀了不止一个人?

    她杀人?

    我和一个杀人犯就这么毫无保护的在一起面对面聊了那么多次天。

    可是,我惊恐过后,觉得,不可能啊,就这么一个看起来那么漂亮善良的美丽女子,杀人?和杀人犯根本沾不到边。

    可是如果她不杀人,她为什么会进来监狱?

    可是如果她杀人而且杀了不止是一个,那又为何只是被弄到b监区,应该就算不被枪毙,也是是重刑犯被关d监区才是啊。

    我又问:“那为什么杀人了只是关在b监区。”

    徐男说:“我也是听说,反正和她,最好少点接触,你也知道了,她和一般的女囚犯根本不一样。”

    我同意徐男的说法,但是我想知道徐男指的是哪一个方面的,我就问:“她怎么和其他女囚犯不一样呢?”

    徐男摸了摸自己额头,有些害怕的神色,说:“她就像一部x光机,直接能看透别人想什么,太可怕了。”

    我同意徐男的说法,柳智慧的确拥有这样可怕的能力。

    我问徐男:“你怎么知道的?你猜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我假装不知道,所以就假装这么问,看看徐男怎么会知道柳智慧那么厉害的。

    徐男深呼吸,然后慢慢说道:“有一次我去巡视,我看她房间门口放着一把牙刷,出于监狱的规定和做狱警的敏感,我就收了起来,害怕她用牙刷伤害自己或者伤害别人。当时和我一起去巡视的有四个女管教,可是她连问都不问,我们进去后,她就知道是我拿了。最可怕的是,无论我跟她说什么,还没说完,她就好像已经知道了我心里想什么。就算不说,她都有可能知道。”

    我自己也感到可怕,我早就感到她的可怕之处。

    但我还是说:“呵呵,世界上哪里会有这样的人,你是胡乱猜的吧,那你跟我说说其他事。”

    徐男说:“我也做了那么多年的管教工作了,什么样可怕的女囚我没见过,可是我见到她,才真正的感觉到了恐怖。她可以让靠近她的人言听计从,她甚至可以操控别人。”

    我说:“行行行,你继续瞎扯,我不陪你。”

    其实我比徐男还早知道,柳智慧拥有这个魔力。

    徐男叹气说:“唉,信不信随你,总之你少靠近她,不然怎么被利用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沉默,不说话。

    她能利用我什么呢。我靠近柳智慧,她又能利用我去做什么?让我言听计从的帮她逃出去吗?

    靠,那倒真有这个可能。

    可她利用我来逃脱,也太什么了,利用别的能和她天天接近的管教不更容易吗。

    可我一直到现在为止,还真的是找不到柳智慧为什么和我接近的理由。

    可怕的女人。

    杀了几个人的女人?

    这是真是假?

    我又问徐男:“既然杀了人,还真的只关在这里?你到底从哪里听来了的这些小道消息?”

    徐男说:“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我忘了。反正有人说起过,管教说的。”

    我说:“谣言,谣传吧。”

    徐男说:“那你怎么不自己问问她怎么进来的。”

    我笑了笑,不说话。

    其实我问过柳智慧的。

    可她的表情告诉我,她不想回忆这些令她感到苦痛的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