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79章

    刘慧和唐晓杰都摇头。

    安百井说道:“第一,红酒和女人一样,都很风情万种,有多少种的红酒就有多少种女人。第二,红酒和女人一样需要慢慢品味,越久越醇。第三,红酒和女人都一样,都很花钱。”

    我们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这厮幽默水平比我有品位躲了。

    安百井等我们笑完,又说道:“还有第四,红酒和女人一样,假的很多。”

    他一边说一边盯着两个女生的胸口看,尤其是唐晓杰,唐晓杰羞红脸低下头,而刘慧则直直的挺胸说:“我可不假!”

    四个人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唉哟这百井哥谈女孩的手段实在太厉害了,小弟实在是顶礼膜拜。

    在我去卫生间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女背影,当我走到她跟前回头一看,果然,是我的‘表姐’,贺兰婷。

    她是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的。

    我很奇怪。

    反正她一个人,我就问:“哎美女,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她看看我,好像真不认识我一样的说:“我不认识你,麻烦你离我远一点。”

    好吧,因为我们特殊的关系,特殊的工作原因,使得我们表姐弟见面都不敢相认。

    这做间谍工作的确难啊。

    我说:“嗯,我会离你很远的。谢谢。”

    她看也不看我,拿出手机看手机打电话。

    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她的人。

    当我回到自己这边的酒桌,唐晓杰和刘慧也已经去了卫生间,百井哥在我坐下后,问我道:“你刚才和那个女的讲话了。”

    我问:“没有啊,你说的谁啊?”

    百井哥说道:“你装什么装,就是你刚才去搭讪的那个女的。坐在那里,你以为我看不见吗?”

    我只好说道:“是啊,我是去想问她号码,可是人家啊,太牛了,理都不理我。”

    安百井说道:“你知道刚才你想搭讪的那女的是谁吗?”

    我摇头说我不知道。

    安百井说:“她可是大有来头,听说她是一个很大人物的女儿,那个大人物的级别,不是市里的可以比的。”

    我问:“你说详细点,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安百井说道:“我也不清楚,关于她,太神秘了。反正我以前见过她一次,而且还是和一个省上面下来的大人物一起参加了一个酒会。”

    我惊叹道:“那百井哥你岂不是也是一个大人物。”

    他说道:“我算什么大人物,就一个小兵。我只是想说你,别去打那种女的主意,她呀,身份那么高贵,公主中的公主,你还想问号码,你还真是天真啊。”

    我苦笑了两声。

    安百井说:“不管那个,我们今晚的任务反正就是,你,刘慧。我,唐晓杰。ok?你的,明白”

    我举起手指:“ok,我的,大大的明白。”

    酒会举行到后边,百井哥的那个朋友因为太忙实在无暇顾及我们,送了我们一人一支上千块的红酒。

    让我们四人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百井哥后边也没跟他说得一声谢谢,只是发了一条信息表示感谢。

    然后我们也该撤了,因为客人们陆陆续续都要走了。

    大家出来后,安百井说道:“这酒喝得还不够啊。”

    唐晓杰自己来了一句:“我也是,还想要。”

    安百井说道:“既然你想要,我没道理不给你。”

    我们几人又笑了起来。

    唐晓杰又再次羞红了脸:“乱讲。”

    百井哥万岁。

    看来唐晓杰离安百井挖的这个坑不远了,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是魔鬼的步伐,走进坑里的步伐。

    然后到坑里,在这美丽的夜里,跳起了美丽的双人舞蹈。

    于是,打车到了一个酒吧。

    安百井特地选择一个跟我们x校反方向的地方而去。

    故意的。

    就是要搞得大家回不到家。

    然后在去开房的路上情不自禁,摩擦摩擦,最好在这光滑的地上直接跳起了魔鬼的步伐。

    四瓶红酒,我们去的那个酒吧,安百井居然一个电话,让朋友和那边的老板说一声,直接拿着酒进去让他们开了喝。

    一个卡座。

    人家唐晓杰,今晚也确实喝了不少,两人就都快要聊得触碰到了一起。

    在安百井的强烈攻势下,唐晓杰看起来已然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分开才好办事,我便打算拉着刘慧出去,给他们两创造机会,我说:“刘慧我们去那边跳跳舞什么的,怎么样?”

    酒吧声音太大,她没有听到。

    我本想拉着她出去再说的,结果安百井先靠过来了对我说道:“你带你条女出去外面一下,给我一点机会啊!”

    我说:“好的!”

    然后拉着刘慧就出去了,台上跳舞的人不少,妈的我带着刘慧上去,一定被男人们围死,倒是给别人创造了机会。

    我就拉着刘慧出了外边一个僻静的酒吧后边地方,坐下来。

    我对刘慧说:“里面太吵,我想出来,和你静静。”

    刘慧对我笑了一下,然后说:“可是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说:“什么不对劲。”

    刘慧说:”唐晓杰和安百井,他们俩聊得好投入,我怕他们什么的。”

    我问:“什么什么的?”

    刘慧说道:“我怕晓杰和安百井走到一块。”

    我假装说道:“怎么可能!”

    刘慧说:“你没见他们两有点那个意思吗。”

    我说:“有就有吧,管得了那么多。”

    刘慧说:“可是安百井已经和金慧彬在一起了呀。我正是担心这个。”

    我说道:“不会的了,他们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抛开那一切搞在一起。”

    唉,如果真搞在一起,那么,安百井是真的爽了,可后面大麻烦估计就要来了。

    我宁愿他搞不定她。

    刘慧说道:“感情面前,没有多少人能有理智去对待。”

    我说:“也对,爱情能把人攻死。很多人别说理智抵抗,直接就沦陷了,哪怕是人家结婚有孩子了。”

    当时我对我的前女友,她离去的时候我就差点没崩溃了,都想跳楼了,伤心不已,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刘慧说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流氓的朋友,果然也是流氓。”

    我说:“那不能这么说,没有我们这些流氓,你们这些女人还怎么出售?”

    刘慧说:“什么出售?”

    我说:“没什么。”

    刘慧是没话找话,估计气氛有点暧昧,她就问:“出售什么嘛?”

    我指着进进出出酒吧的男男女女说:“你看,来这里的男人女人,都是寂寞,空虚,找自己想要的对方,才来的。哪怕一个女人有多强,一个男人有多强,都需要另一个人的照顾,温柔,疼爱。”

    刘慧听了这句话,原本强悍的心,有些柔软,应该说我这句话触动到了她的内心深处柔软的地方,她轻轻的把头靠在我的肩膀,说道:“是啊。”

    我说:“女人如果遇到好男人,一辈子都是不需要成熟起来。女人越来越成熟坚强,都是因为她们没有遇上好男人!”

    刘慧眼角泛着泪,抬起头看看我,然后说:“你会是我的好男人吗?”

    我呵呵了一声说:“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是个好男人。”

    我还真没想过要和刘慧发展什么,她的性格有点厉害,万一有了什么,缠死我我就麻烦大了。

    刘慧打了我一下说:“你就是玩世不恭。你也一定靠不住!”

    她又狠狠掐了我的手一下。

    我马上喊疼,然后咯吱她,她竟然不怕痒,反而又掐了我一下说:“正经点!”

    我看着她,她双眼含情脉脉,以我多次的经验来判断,看来,她是喝酒喝多了,也有些动了情。

    她伸手抱住了我,然后主动的要亲我。

    正在这时,一个高挑的女子走到了我们面前问:“打扰两位一下,请问这附近有建行吗?”

    这声音好熟悉。

    刘慧一下子也被吓到了,赶紧放开我。

    还当是警察来抓不法勾当了吧吓成那样。

    我看着这个熟悉的声音的人,自己也被吓了:贺兰婷!

    贺兰婷对我们两点点头,然后很急的说:“不好意思,真是非常抱歉,因为我家人给我打了电话,我表弟出车祸就快死了,我需要赶紧去建行转账给家人。请问你们知道建行在哪儿吗?我表弟跟你这个帅哥差不多年龄,我不能失去我表弟。”

    她还假装语无伦次了贺兰婷。

    我日你表弟出车祸快死了,我还日你你表弟年纪跟我差不多。

    我说:“我们好像对这里也不熟悉,而且我真不太清楚,好像在那边,刚才过来有一家。我是说好像。”

    贺兰婷究竟想要干嘛。

    她一把拉着我站起来:“那麻烦你能带着我去吗,真的是很急。谢谢你了!”

    她拖着我就走。

    看来贺兰婷是有什么事找我啊。

    我回头对傻了的刘慧说:“你等我一下啊,我很快回来!”

    被贺兰婷拖到了角落处,直到刘慧看不到我们两的地方。

    我问贺兰婷道:“干嘛干嘛干嘛?你表弟,你表弟车祸要死了,真的假的?”

    贺兰婷看着我,说:“你还挺潇洒嘛?”

    我说:“我潇洒个屁我,你表弟,说的就是我,你在诅咒我吧!”

    贺兰婷说:“是。”

    我问:“我辛辛苦苦帮你这个那个的,也没得罪你,你干嘛要这么诅咒我。还有,你没看见我正在沉浸在幸福中,你这么干是不是太缺德了。”

    贺兰婷问我道:“是,因为作为一个公职人员,首先要守好自身本份,你看你,到哪里都乱搞到哪里,哪点有本份的样子?”

    我问贺兰婷道:“请问我亲爱的要去救你那车祸快死的表弟的好表姐,我们哪一条规章制度写着不能谈恋爱?”

    贺兰婷对不上话,没想到那么厉害的她竟然有对不上话的时候。

    半晌后,我说:“没事我就走了。”

    她突然说:“为什么要打我男朋友。”

    我惊愕了一下,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你男朋友,是我打他吗?是他动手打我好不好!你看我眼角,看,还有这里,这里,都是拜他所赐!我靠我辛辛苦苦帮你这样子,你反而来怪我,就知道干这些事没得好处,我还去干了,我***为了你好,结果惹来了大麻烦。你男朋友说他要整死我你知道吗?”

    贺兰婷竟然说:“我不管,我就问你,为什么要打他?”

    我叹气,说:“算了,不想和你谈下去,你今晚是不是找我就是专门来找碴的啊?”

    贺兰婷说道:“是找碴怎么样,我不开心,我不能找碴吗?”

    我说:“妈的,你不开心,那你自己找开心的事情干啊,你跟踪我干嘛呢?”

    贺兰婷说道:“我真的有些不开心,你可不可以借肩膀给我靠一靠。我被那个男人一直玩着。”

    贺兰婷说着说着,黯淡了神色,平日的飞扬跋扈嚣张不见了,而是脸上挂着楚楚可怜。

    我见她这样,动了恻隐之心,没想到如她这般厉害的女人,竟然被一个渣男玩得团团转。

    于是,她在靠过来的时候,我就让她靠了,我伸手拍拍她后背,闻着她身上的香味,这香味,我曾经近距离深深的闻过。

    然后,她突然来了很大声的一句:“我也还爱着你。”

    我奇怪了:“你在说什么?你没喝酒吧。”

    贺兰婷这时抬起头看看我,然后指着我身后说:“你女朋友跑了。”

    我往后一看,果然看到刘慧的背影,跑了。

    我日。

    我说:“你到底在搞什么?”

    贺兰婷说:“没什么,无聊,刚好在酒庄见到你,来了这里还那么巧碰到你们,看着你谈恋爱谈的那么开心,想破坏一下你们。”

    我这才惊恐的发现,这个女人果然成功的演了一出戏,让刘慧误会了我。

    我说:“你真行啊表姐,不过还好,那个女孩子我也不怎么喜欢。”

    没想到她竟然说:“哦,那我下次破坏一下你喜欢的。”

    我气道:“我欠你钱你也不要这么对我吧!”

    贺兰婷捋了捋秀发,潇洒转身走了。

    我骂道:“你这个阴险的恶毒女人,你这样做得到了什么!”

    她也不回头:“我觉得开心。”

    她已经走远。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