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9章

    想了想,还是算了,给李洋洋打电话,万一像上次一样,让她妈妈跟出来,然后扇她几嘴巴,我就真的太过意不去了。

    这李洋洋的妈妈比谢丹阳的妈妈还极品。

    靠。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却总睡不着。

    脑子里全是李洋洋。

    我所遇到的女人之中,对我最好的,宁愿事事委屈自己,从不让我有点什么的,就是李洋洋了。

    唉,真是***,现实总是如此残酷。

    脑子里全是李洋洋柔柔的温暖的笑容。

    假如我的身边有她,多好。

    假如李洋洋能陪我到老,多好。

    那么,我每天的生活,白天无论在工作上多么的勾心斗角,只要晚上回到家,一定会有李洋洋亲手做的热腾腾的饭菜,而且她一定会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给我一个最温暖的港湾。

    实际上,无论我和多么美丽的女子,都不如我躺在李洋洋怀里的感觉舒服。

    那是温暖的家,一个最好的避风港湾。

    谁娶到了李洋洋,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不得不嫉妒李洋洋妈妈介绍的那个她男朋友,唉,那厮真的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我这辈子,其实无谓多么有钱,多么发达,只想过一个平静的安定温暖幸福生活,能每天和家人都在一起,家人每人白天都干干活,晚上一起吃饭,看看电视聊聊天,然后睡觉。

    这样子多好啊。

    只可惜,就是这么简单的生活,对我来说却是如此奢侈。

    虽然如今我凑了不少钱也快还完了欠别人的钱,但是我想要的,买一套房子,在这个市郊也好,离监狱近点就好,然后接父母过来,然后娶一个像李洋洋这样的好老婆,买个代步车。

    我的要求不过如此而已,但是想要实现,看来还是遥遥无期啊。

    越来越想李洋洋,鬼使神差的,就给了她一个电话过去。

    没想到,她很快就接了。

    知道是我后,李洋洋非常高兴,说:“张帆哥哥。”

    我笑了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想,然后说:“还没睡吗。”

    李洋洋说:“太早了啊,才八点。”

    我这才看了一下时间,果然是八点。

    我说:“嗯,刚才没看时间,还以为很晚呐。”

    李洋洋说:“你在监狱外边吧。”

    我说:“对。出来了,明天休息。”

    半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人沉默了许久,我问:“哦,对了,上次看到你给我电话,就想问你有什么事,如果没有事,我就挂了。”

    李洋洋忙说:“我找你是想和你聊聊一点事。”

    我说:“聊什么呢?说吧,如果你现在不忙或者是方便的话,正好我现在也没事。”

    李洋洋说:“张帆哥哥,你方便出来见见吗。”

    我说:“我是方便,我是怕你不方便,上次你妈妈那次,我想说,我以后都不敢找你的。可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按着按着就按了你的号码。”

    李洋洋说:“那我们见面聊吧,你在哪里,我过去吧。”

    我说:“别了,我这里还离市里很远,我去找你吧。”

    李洋洋说:“那我们去市中心。”

    我说:“好,那就去市中心。”

    收拾了一下自己,出门打的去了市中心。

    我两约好了在红门街见面。

    红门街口,有一个很大的门,是红色的,这条街就是红门街。

    红门街里,灯红酒绿,一条街几乎全是清吧和喝咖啡喝饮料的地方。

    我等了一会儿,然后李洋洋的电话来了,问我在哪。

    我说:“我刚到一会儿,你呢。”

    李洋洋说:“我在这里有十几分钟了,你没打电话来,我还以为你没到。”

    我问:“那你在哪,我在红门街口,就在那个红色大门前。”

    李洋洋说:“我也是呀。”

    我一转身,见到了拿着手机的李洋洋。

    挂了电话,李洋洋向我走来。

    她还是那么清纯可人。

    脸上都是温暖的笑容。

    我过去到李洋洋面前:“好久不见。又漂亮了。”

    李洋洋开心说:“真的吗?”

    我笑着说:“当然真的。呵呵,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换做是以前,两人就抱在了一起了,可是现在,却感觉有些陌生起来,抱也不是,牵手更不是,打招呼都很不习惯。

    或许分手了就不应该见面的。

    李洋洋问道:“那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我往她身后看看开玩笑说:“等下你男朋友和你妈妈不会冲出来吧。”

    李洋洋也笑了:“不会的。”

    两人进了红门街,原本李洋洋想坐在一家咖啡店外的,但是我觉得还是别坐在外面,万一见到她的什么熟人的,搞得像上次一样,她男朋友的朋友见了她和我在一起逛街,一下子喊出来一堆人堵了我们,一点也不愉快。

    我看着这一条清吧街,有点眼花缭乱。

    有一家清吧,放的一首歌,挺好听的,不是放的,是一个女孩子,声音很动听,唱的一首梦的翅膀受了伤。

    很甜美的声音。

    我走进了那家清吧,李洋洋跟着我身后进去了。

    我特地找了一个角落的地方。

    清吧装修得非常的好,很享受的感觉。

    清吧里面有十几个卡座,一半坐了人。

    甜美的歌声是发自一个在台上唱歌的女孩:梦的翅膀已经受了伤,我飞不到有你的地方,每次想你我都会心痛,我的思念穿过寂静的天空,我的记忆力有你的痕迹,我的爱在寂寞世界里。天空飘过流浪的白云,就像我们已经破碎的爱情……

    不错不错,真的好听。

    那个服务生拿着单子上来让我们点,我一直听完了后,全清吧的人都拍掌后,我也跟着鼓掌,然后我才点单。

    那个美女唱歌确实好听。

    后来她又唱了张信哲的过火,还有一首小薇。

    我征询了李洋洋的意见,点了给她一杯鸡尾酒,我则是要了半打啤酒,然后点了一些小吃。

    我问服务生有没有面条之类的东西。

    服务生摇头。

    李洋洋问我道:“你还没吃晚饭吗?”

    我说:“是啊,没吃呢,刚才有点忙,就忘了吃饭。”

    李洋洋关心着说道:“怎么这样呢。”

    她问服务员多少钱,我急忙掏钱说我给。

    李洋洋已经拿出钱包,给了服务员,服务员点了一下,一共两百三。

    我急忙拉着李洋洋的手说我给,但是服务员已经拿走了李洋洋的钱。

    李洋洋说:“张帆哥哥,是我约你出来的,怎么还能让你出钱呢。”

    我说:“呵呵,不用这么说,你一直对我很好,况且出来喝酒,男的请客才是。”

    李洋洋对我笑笑,然后说让我帮她看包,她要去一趟卫生间。

    我说好。

    大约十分钟左右,李洋洋回来了,没想到她根本不是去卫生间,而是去打包了一份炒粉给我。

    坐下来后她说:“张帆哥哥,外面只有这个了,没有煮面也没有煮粉。”

    我感动的说:“洋洋,你这样对我那么好,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

    李洋洋帮我打开炒粉盒子,说:“张帆哥哥,你太客气了。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

    我是真饿了,没吃晚饭呐。

    打开了盒子筷子,五分钟扫干净。

    李洋洋问:“吃饱了吗,要不我再去买一份。”

    我把炒粉盒子筷子扔了垃圾桶说:“饱了饱了。”

    酒水和小吃这时候也上了。

    两人就边喝边聊起来。

    洋洋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我说很好,越来越好,然后问她:“你呢。”

    李洋洋说:“我没有什么呀。”

    我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和你男朋友怎么样。”

    洋洋说:“还是那样,家人一直逼着我和他在一起。张帆哥哥,对不起。”

    我说:“不用这样说洋洋,你过得好就好了。我看他也是真心喜欢你,家庭条件也好,不如就好好和他在一起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真的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但是脸上还是强装笑颜。

    洋洋说:“谢谢你。”

    我岔开了话题,说:“对了,你说找我有事,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事。”

    李洋洋说:“我爸爸妈妈一直觉得亏欠了你什么,他们跟我说,让我找找你,弥补一下,想给你换一份好工作。”

    我说:“呵呵,洋洋,之前你爸爸也找了我了,但是我拒绝了,谢谢他们的一番好意。你这次出来,和我见面,回去你男朋友会不会和你吵架啊。”

    李洋洋说:“他知道我和你出来的,我告诉了他。不会吵架的。”

    我说:“呵呵,那就好,那我们聊聊就回去吧,不然出来久了,你男朋友不放心。”

    李洋洋有些不高兴道:“才出来就走啊。”

    我说:“好吧,那就到十点半,好吧。”

    她点点头。

    李洋洋告诉我,她男朋友其实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而且大有前途,但是两人相处,她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

    其实我明白,李洋洋根本就不喜欢那人。

    少了就是一种感觉。

    为了勉强配对而在一起罢了,又如何有爱情的摩擦产生感觉的火花。

    正在两人聊着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艹尼玛的臭婊子,又和哪个男人微信了!”

    这声音有点熟悉,我回头过去,看到的,是我前女友和她的胖子有钱男友。

    有钱男友抢过前女友的手机,前女友委屈的说:“他是我们老家的,是我亲戚,我家人有点事,就是我妈妈,不小心摔坏了腿,他去帮忙照顾了。”

    胖子男友骂道:“照顾尼玛,送医院不就得了。你还聊什么谢谢你,还发什么一颗心的表情哦,艹尼玛哦!”

    胖子男友说着说着生气的一巴掌就打过去。

    我前女友一下子捂住了脸,两行泪渗出来。

    他们那桌的所有人都看着他们。

    胖子男友骂道:“你再发你就给我滚!”

    然后全桌的人都再劝,胖子男友总算消了一点气然后继续喝酒。

    真是冤家路窄,去哪儿都能遇到这个女人。

    我能怎么说呢,只能说她自作自受吧。

    台上有个男歌手上去唱了一首织毛衣: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上了一个傻b,那个傻b却不爱你,你比傻b还傻b。喔——你还给傻b织毛衣!喔——你还给傻b织毛衣!

    台下大家笑成一团。

    我听了,却涌起一丝伤感。

    我对李洋洋说:“咱们走吧。”

    李洋洋说:“还没到十点。”

    我说:“你不走我自己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