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4章

    安静的过了两天。

    这天我在办公室昏昏欲睡,有个女管教敲了敲门。

    我让她进来,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们监狱的在职职工和狱警管教特别的多,我当然不会全都记得。

    再加上,我们监狱如今扩建,不仅扩建监狱,还要做农场,养殖种田,我不知道怎么说。

    因为监狱对这些并不大张旗鼓的做官方报告,只是默默的开拓农场,其实就是让女囚们去干活。

    据说是有一家农垦公司投资了,以后还要增加更多的管理人员,还要增设集团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等职位。

    还有,因为周边几个小城区和镇区已经被我们市给‘吞并’了,那些小监狱也要撤了,因此我们监狱更是要扩大,监狱现有四个监区,有政治处、狱政管理科、刑罚执行科、办公室等多个机关科室,扩建后还要有社区,设有社区管理委员会,下设公安局、法庭、学校、医院、综合服务部、后勤服务中心、劳资科、退管会、社会救助所等单位和部门,此外,还有居委会和养老院。

    简直太厉害了,看来他们是想要搞成农场盈利模式了。

    那个女管教进来后,对我说:“你就是张帆吧。”

    我说:“是,请问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

    她说:“你不记得我了?我就是之前你请我吃饭的,娜姐身边的管教。”

    我想了一下,说:“哦,我记得了,那天我们一起去饭店吃饭,你们在另一个包厢的。呵呵抱歉,那天有点事想和李姗娜谈谈的,所以就让你们在旁边吃了。”

    她笑笑说:“没关系。”

    我又说:“可我好像记得,她不是身边换了两个管教了吗?那天出去演出的,我还去了李姗娜的,监室。看到的是两个陌生的管教。”

    她说:“我们被调往了其他部门,昨天刚重新调回了娜姐那边。”

    李姗娜多牛逼啊,做个女囚,身边看管她的管教就跟她的秘书似的。

    我说:“呵呵,请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说:“娜姐说,想让你下班后去她监室一趟,她有事情想和你谈谈。”

    一听李姗娜要找我去她监室谈谈,我脑子里马上冒出一些香艳的场景。

    我说:“好,我下班后就过去!”

    她走上前说:“娜姐说,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让你悄悄的去,谁也不要说起。”

    我说:“理解。”

    李姗娜在外面是大明星,在狱中也是明星,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再者,我自己也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下班后,我先去食堂吃了饭。

    食堂的饭菜真不怎么样,妈的我宁愿监狱早日改革扩建好吧,就是花钱吃食堂的饭菜只要比这个容易下咽,我都乐意。

    吃完后,我绕了一圈,到了李姗娜的监室。

    嘴上说是监室,实际上她住的这里,简直就是小别墅的享受。

    不大,也就百个平方的两层小楼,但看外面,就觉得住的很享受。

    看守李姗娜监室楼下门口的正是那两个管教,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去找我的那个。

    我打了个招呼,她们开门让我上去:“娜姐在上边等你,上二楼左转。”

    我上去后,二楼左转,进了一个小房间。

    竟然是一个吃饭的客厅。

    妈的这叫坐牢?

    李姗娜就坐在餐桌边,桌上有了饭菜,还是热的。

    虽然李姗娜穿着囚服,但我看来,她根本就是像家庭主妇,做好饭菜等丈夫归来。

    我有些吃惊,李姗娜看我进来,站起来说:“张管教,请坐请坐。”

    我说:“李小姐,你好,请问这是?”

    我叫她李小姐,我才不叫娜姐。

    李姗娜说:“这些饭菜都是我让人去饭店买来的,这里有吃饭的地方,但没有厨房。想自己做饭菜招呼你,也没有这个条件。”

    我急忙说:“李小姐客气了,你贵为明星,身份地位高贵,对我这样,我不敢当啊。”

    两人客气了一番,我坐了下来。

    她给我打汤,非常的礼貌周到。

    我心里在想,她这是干什么呢?看上我了?

    或许是男人,只要有年轻漂亮的女人请吃饭,一定都在想这种事。

    李姗娜还开了一瓶啤酒给我,在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啤酒,真是用心啊。

    我说:“李小姐你太见外了,请我吃饭还给我特地准备啤酒。”

    李姗娜给我倒酒说:“张管教,上次的事,我还没好好谢谢你。”

    我忙说:“哦,那是我该做的事,我的同事朱丽花也说了,这是我们分内之事。”

    李姗娜端起她杯中的茶,敬我的酒:“我不喝酒,请见谅。我以茶代酒,敬张管教一杯,谢谢张管教。”

    我喝了一杯啤酒下去,说:“哎李小姐,我也说了,这是工作职责。”

    李姗娜看着我,那双美丽的眼睛炯炯有神,说:“张管教,如果不是你和你那位女同事,换作别的管教,她们会不会也这么维护我?”

    当然不会。

    虽然明知别人必定不会,有谁那么傻,拼着和高官闹保住一个女囚,也许自己的工作生涯就全完了,可我笑了笑说:“也会,我们监狱所有的职工都很称职,如果换做别人,可能会做得更好。”

    李姗娜拿出两张卡放在我面前说:“张管教,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换了别人,那天我早就被带走了。别人对我有恩,我都会报答。这里有两份心意,一份是我报答你,一份是报答你那位女同事的。”

    我急忙站起来推辞:“李小姐,这什么恩情啊你说得太言重了,我不敢当啊。我真的只是履行我的职责,这是我工作分内之事。”

    李姗娜把两张卡推过来:“张管教,或许用钱来报答确实挺俗,而且上不得台面,还玷污了你们。可我在这里只能这样代表我的一份心意,还请你收下。”

    我还是推辞,不是我不想收,我想收,钱嘛,谁不喜欢,可我不好意思拿啊:“不不不,李小姐,你太客气了。请我吃这个饭就行了,钱就没必要了。”

    李姗娜推过来说:“崔录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你们为了我和他作对,他那人,多半会报复。我怕他以后会报复你,让你和你同事都没了这份工作,也许更加严重。为了我,你们冒着可能被开除的危险,我就是拿再多的钱,也报答不得你们。他日若是他要报复,我帮不到你们了,自己良心也过意不去,你还是收下吧。”

    李姗娜言辞意切,听来是无奈得很。

    我说:“李小姐,既然这样,那如果他找人报复你呢。”

    李姗娜说:“我都这样了,他还能拿我怎么样,如果他真的要来找我,也带我出去不了,更不可能见得到我。张管教,实话说吧,万一他来报复,在这里,我能保护自己,可是我不能保证保护得了你和你的同事。”

    我明白了。

    李姗娜一直都有人罩着的,那个罩着她的人不方便出面,但不可能罩着我们。

    李姗娜又说:“假如你们为了我这个事真丢了工作,我还会做更多的补偿。”

    看着这两张卡,我收下了,说:“李小姐,我和我同事只是做了分内之事,根本帮不到你什么。可通过这件事,知道你知恩图报,你一定是一个好人。”

    没想到她一听她是好人这话,刷刷两行泪就下来,然后静静的像个雕塑一样任由眼泪流了一会儿,才用纸巾擦拭,说:“谢谢你的夸奖。”

    我不知道说错了什么,忙道:“李小姐,是不是我讲话讲错了什么。”

    李姗娜擦掉眼泪后,叹气说:“你没说错什么,我也一直认为我是一个好人,可我走错了一步,毁了自己一生。”

    我低头,喝酒。

    啤酒瓶空了,李姗娜说:“抱歉张管教,在这里,我只能找得来一瓶啤酒。让你不够尽兴。”

    我觉得该走了,说:“没什么的,改天吧,我请你吃饭。那如果没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谁知她却叫住了我:“张管教等等,我还有点事。”

    我心里不知为何一喜,觉得有戏!

    马上坐定,心想,我看李姗娜你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嘛,毕竟是人,有需要都必须要解决,这个我理解,我也愿意代劳。

    看着美貌的李姗娜,我心里痒痒。

    李姗娜欲言又止,我心急了,问:“请问李小姐,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说完她却还不说什么,我怕她看出我的心思,毕竟是国家级别的演员歌手,我加了一句:“因为很晚了,在这里久了,难免被人知道,或者被人多想什么的。”

    李姗娜这才说话:“我有些请求,想和你说,可我又不好意思说,因为你帮了我那么多了,再麻烦你就太不好意思了。”

    我说:“你说,李小姐,我尽力而为。是你太客气了。”

    说完我还扬了扬手中李姗娜给我的银行卡。

    李姗娜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有些忧愁的美,说:“我只怕自己给你们带来更大的麻烦。张管教,崔录如果不来找你,他知道了我在这里,很有可能还来找我。我就全部说了吧,我虽然不聪明,但我也是知道,崔录现在登高了,我掉下来了,他不会怕我了。我昨天看他那眼神和动作,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我说的意思,你懂的是吗?”

    李姗娜这么一说,我就懂了,崔录想要的是,李姗娜。

    说明白点,就是想得到李姗娜的身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