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9章

    进了会堂后台里边。

    到了我们监狱所在的大房间。

    徐男和沈月等人就在外边大厅。

    我过去问徐男,情况如何了。

    徐男高兴说:“我们监狱女囚队伍,打了9.65的高分,如今排在第三位。”

    我说:“靠,才第三位,一会儿还有更厉害的队伍上去,一定会被刷下来。”

    徐男说:“这种晚会演出,成绩排名大家都心知肚明,越有权的单位,排名就越高,夺第一的往往都是坐在观众席上最高领导人所属的单位。副市长,市公安局长,省委都有人来了,你觉得我们监狱可能排第一吗?”

    我明白了,骂道:“靠,那还评什么分!”

    徐男说:“走过场呗。”

    我问:“那我们的女囚队伍呢?”

    徐男说:“在房间里边,卸妆,换衣服。”

    我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徐男说:“快了。到我们狱警的舞蹈演出后,换了衣服就走人。马队长已经带着人出去等着准备登台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我说:“有什么好看的,不看。不过刚才错过了李姗娜指挥领唱的大合唱,挺可惜的。”

    徐男拿出一个精致的照相机说:“回去可以看看录像。”

    我说:“也行。哎你什么时候弄的这个?”

    徐男说:“废话,来看演出,这个是必备的。”

    我说:“哎那我们狱警的舞蹈呢,你怎么不去拍?”

    徐男说:“累了,已经拍了十几个节目。不想拍了。”

    徐男说着拉着我到一边来,问我说:“你朋友那事,没出什么问题吧。”

    我说:“妈的我朋友连问都不问人家那女的叫什么,拉进去就乱来,直到出来,那女的都没和我朋友说上一句话。”

    徐男鄙夷的看着我:“你都交的什么朋友?”

    我无奈说:“是啊,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鸟朋友。你说我有困难吧,他卖了车卖了公司卖了房子也会帮助我。可他偏偏就喜欢搞这些乱七八糟的这些。”

    徐男问:“他有女朋友没?”

    我说:“没有,怎么,你是要介绍你自己给他吗?”

    徐男厌恶道:“我不喜欢。他没有女朋友那还差不多,有女朋友了如果还乱来,那就真的是无药可救忘恩负义。”

    我说:“嘿嘿,男哥,你是不喜欢他还是不喜欢男人。”

    徐男骂我道:“多嘴!”

    徐男走回了原来的位置,和沈月聊天。

    我看朱丽花远远的站在女囚换衣间前站岗一样的,我走了过去。

    朱丽花确实是在站岗,做好她的安防工作,我过去时,她和左边她们防暴中队的一个女孩在聊天。

    我过去和朱丽花骂架了几句,她马上飞起一脚,我被打惯了,一个闪身就闪开了。

    谁知这一闪,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我连忙回头说对不起。

    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中年矮个子男的。

    这个男子穿戴看起来就是个当官的,只不过那面相,有点猥琐。

    男人笑眯眯的拍拍自己肩膀对我说:“没关系。”

    他要走进女囚换衣间,伸手就要扭开女囚的换衣间的门。

    朱丽花马上拦住他面前:“对不起,这里不能随便出入。”

    他看了朱丽花一眼,笑眯眯地问我们:“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吗?”

    他一边说还一边往朱丽花的身上扫射。

    朱丽花实际上不小,穿着制服更显突出。

    朱丽花再次说道:“对不起,这里不能随便出入。”

    我心想,我管你是谁啊,你想进去就进去,万一搞出带走女囚或者什么事,我们的错就大了。

    他自己介绍道:“我是省xx部的x长,姓崔,今晚的晚会,都是在我的领导下操办的。我知道你们是市女子监狱的,刚才我看到,女犯人演出,有一个很像我曾经的朋友。三位小同志,让我进去看看,她究竟是不是我的朋友。”

    朱丽花又说:“对不起,我们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位xx的崔x长。

    而且晚会还是他领导操办,那更厉害了。

    崔x长说:“小同志,我在这里,想进去哪里不行?”

    朱丽花还是拦着他面前。

    他把他的牌子拿出来给我们看,果然是省xx的x长。

    我有点慌了,这个家伙不是我们能得罪得起的。

    可没想到的是,朱丽花依然坚持自我,站着岿然不动:“崔x长对不起,如果真要找人,你可以跟我们领队说,领队同意了,我才能叫人出来让你见。”

    或许在朱丽花眼中,根本就不畏权贵。

    我不禁为自己的胆小怯懦感到羞愧。

    崔x长笑眯眯说:“小同志,看看也不要紧吧,只是看找个人是不是曾经的老朋友。你就通融通融一下。”

    朱丽花说:“对不起,不可以。”

    我心想,你大爷的崔x长,***这里边可是换衣间,女囚们在里边卸妆换衣服,你这时候闯进去,口头说是找人,可到底是何居心,真要找人的话,不能等女囚们出外面来再认吗?

    他到底几个意思?

    崔x长被多次拒绝,面子挂不住了:“你叫什么名字。”

    朱丽花说:“朱丽花。”

    崔x长哦了一声,然后意味深长说:“原来是小朱同志,小朱同志,你这么兢兢业业,真不愧为一位好同志。组织就是需要你这样安分守己敬人敬业的好同志。可是小朱同志啊,我是组织的领导,作为一名好同志,违反组织的意愿,可不行啊。”

    朱丽花回答说:“崔x长,对不起。”

    崔x长有些生气了:“小朱同志,你不要怪崔x长没提醒你,你这样做,真的不好。”

    说着她还往朱丽花的肩膀上拍了拍。

    朱丽花推开崔x长的手,义正言辞的说:“请崔x长自重!”

    我赶紧打圆场,上去拦着两人面前,对崔x长说:“崔x长,刚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您大人大量海涵。崔x长啊,是这样的,我们监狱有规定的,如果得不到领导的同意,不论是在监狱里还是监狱外,女囚们都是不能直接和本监狱负责看管女囚的狱警之外的人直接见面的。小朱同志也是在履行她的义务,崔x长海涵啊。”

    崔x长听了更是生气:“这就一扇门,推开我看一眼就行,哪来那么多规定!到了我这里,你们还跟我讲你们监狱的规定!”

    我忙说:“崔x长,即便如此,也是按规章制度来办事,麻烦您去和我们的带队领导说一下,不然我们也难做。我们只是小卒,这要是私自让人见了女囚,那我们就犯了规定了。”

    崔x长说道:“我是一般的人吗?我问你,你们监狱是不是归监狱管理局?那是不是归司法管?司法和我们xx部,谁大?省司法的领导在我面前都不敢那么蛮横,你们两个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

    老子真想揍他一顿。

    我耐着性子说:“崔x长,我们只是监狱的小管教,做不得任何决定,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这些小的计较。”

    我好言相劝,他却恼怒道:“你们,好样的!”

    说完他愤而离去。

    看着他走远,我对朱丽花说:“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是xx部x长啊,怎么那么猥琐的样子。是不是仿造了一个x长的牌子混进来专门搞猥琐事情的家伙。”

    朱丽花说:“管他是不是,如果得不到领队允许,就是不可以进去。”

    朱丽花和我对视了一下,我说:“花姐,你真是铁骨铮铮不畏权贵,我站在你旁边,直觉冷汗直冒,真是惭愧了。”

    和朱丽花站在一起站岗的那女孩也说:“是啊,这个人咄咄逼人,我都不敢说话了。如果他真的要进去,我都不敢拦他。”

    朱丽花说:“这是我们必须做的。”

    我说:“花姐,我果然没看错你,你好样的。只是,万一这人走小路把我们给开除了,咋办?”

    朱丽花说:“我不知道这些,我只知道看守好女囚是我的本分工作。”

    我伸手到后面如石佛站立般的朱丽花:“你真有骨气,你要是个男的,一定和我成为生死之交。”

    朱丽花呀的叫了一声,脸都红了,骂道:“滚远点!”

    我嘻嘻的跳开了。

    朱丽花说道:“你给我老实点,这是什么地方!如果你再乱来,朋友不要也罢。”

    我看她真生气了,忙道歉说:“开个玩笑花姐,不要见怪,嘿嘿,回去我给你打一顿好了。”

    朱丽花伸手就要打我,我急忙往那边示意朱丽花看过去:“那家伙带人来了。”

    矮个子崔x长带着十几个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十几个人全是这里的安保人员。

    这家伙果然是xx部的x长,刚才还以为他是骗人的,心里还想哪有x长来干这种事的。

    崔x长带着那些人到我们面前,这次看来是躲不过了,我急忙笑脸相迎上去:“崔x长,您又来了!”

    崔x长一脸严肃,说:“我怀疑这里边有人携带有违禁物品,开门!进去搜!”

    他带来的十几个都比我高的安保人员个个身穿西装革履,看起来都是身手不凡,齐声答是。

    然后就要闯进去。

    妈的来这招!

    我急忙挡住了他们面前:“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