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5章

    只是,另一个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徐男问我说:“可是,如果监狱不让李姗娜出去,怎么办?”

    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说,“我去找找主任吧。”

    徐男同意了。

    我可没想找过主任,我想第二天直接找贺兰婷。

    可次日一早,我给贺兰婷打内线电话,她并没有接。

    难不成真要去找政治处主任不成?

    找康雪多半被她给卡掉,看来只能找政治处主任。

    只是我去了政治处主任那里一趟,结果人家告知正在开会,我白去了一趟。

    下午再去吧。

    一直等到了下午,我又去了一趟,她们说政治处主任出去办事了。

    妈的。

    我只能先去了礼堂,看排练,看李姗娜是不是来了。

    李姗娜特别准时,女囚们没到的时候,她已经在等了。

    当大家得知领唱的换成李姗娜,四十个女囚高兴地拍红了手掌。

    大家围着李姗娜,问这个问那个,又是搂着又是抱着的。

    我心里却涌起不安,万一政治处主任也卡住,而且那贺兰婷也不给李姗娜出去,怎么办?

    我正在想着,台上响起了嘹亮的歌声,我一看上去,见女囚们整整齐齐的排列排练,李姗娜根本都不需要什么所谓的融合和提前排练,直接就上阵带领。

    震撼。

    看她的表演,真是一种享受,一种艺术。

    优雅而自信,得体而富有激情。

    这真是个天才的美女音乐艺术家。

    徐男走到我面前:“看到没有张帆!多么好!这下子完美了!”

    我说:“完美个屁,我找不到政治处主任。”

    徐男问我:“那怎么办?”

    我说:“不知道,找了再说吧。”

    徐男说:“我去问问李姗娜如何?平时她都经常出去演出的,不知道谁放行。”

    我说:“李姗娜身份和其他女囚不同,我正是担心这样被卡住。”

    徐男说:“别想了,我去问问。”

    我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意外的是,李姗娜同意说她会和领导说一下,看领导怎么回复。

    我想问她所说的和领导说一下,是和哪个领导说呢?

    可我当然不敢问。

    不过看她平时能经常出去演出,说明她这个管她的领导可不是个小人物。

    朱丽花来了,她自己完成了她的使命,点齐了人马。

    她带着防暴中队和武警的人过来给女囚们开会,开门见山就直接说:“我们不管你们平日在监狱里表现有多么的优秀,但是,出去了就给我们好好守规矩!想要耍小心眼,你们就可要小心,如果你们觉得你们能在上百个拿枪的武警和狱警子弹下脱身,那你们尽量可以试试!话只说到这里,你们有什么想要逃跑的小心思的,自己掂量着吧。”

    这***武警就是武警,和我费口舌讲了几次会议说什么守规矩什么软声细语完全不同,直接开口就是不怕死的就跑吧,跑得过子弹就跑吧。

    听得女囚们都心惊胆战的。

    李姗娜在离开了没多久后,回来跟我说,领导批准了。

    厉害,果然是有背景的人。

    这下子,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了。

    下班后,我决定出去小镇一趟,一呢是想去买点用的东西,二呢想看看监控有什么收获,夏拉在我手机装了窃听,我看她这几天又要和康雪折腾出点什么事情来,三呢就是问问丽丽,她进了梦柔酒店打听到什么消息。

    下班后,我还是如常,出去外面拿了手机,为了让夏拉和康雪不那么怀疑,我拿着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扯了一些家长里短,然后又给一个平时普通保持联系的朋友聊聊电话,为了不让夏拉和康雪觉得我故意的,我特地问了那个朋友借钱,说是家里有事,上次虽然借了但现在又需要用了,借两万,那朋友倒也好说话,直接问是不是上次那个帐号。

    我先借吧,我就说是还债用的,过段时间再还。

    然后挂了电话后,坐着公交车过了郊区进了市里,然后再换车换车换车,每次都换两三次车,确定身后无人跟踪,才回到小镇上。

    先去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到了青年旅社后,我进房间,我还是把有窃听器的手机放进了卫生间,然后看监控。

    监控这几天的情况,看到夏拉和康雪在房间用耳麦听我窃听器的情况。

    嘿嘿,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不知道的是,你们的一举一动老子都看得到了。

    接着,用另一部手机给丽丽打了电话。

    丽丽已经进了梦柔酒店,这几天没联系了,不知道她怎么样。

    电话通了,丽丽说:“是你呀,我还以为谁,还不想接了。”

    我说:“我上次不是说让你存我号码吗?”

    丽丽说:“每天好多人给我打电话,我那天挂了后,忙了一会儿就忘了存,后边就不知道哪个是你打的了。”

    我说:“呵呵业务繁忙,很多男人是吧?”

    丽丽说:“没办法呀。”

    我问:“这几天在那里有没有打探到有些有用的消息呢?”

    丽丽说:“有一些。你怎么打过来也不关心关心我,就问这些。”

    我只好说:“好,关心关心你,你吃饭了吗?”

    丽丽撒娇说:“你这样也太假了。”

    我耐着性子:“那要我怎么样才不假?”

    丽丽说:“你出来陪我吃个饭好不好,我午饭都没吃。”

    我说:“我也有点饿了。可是,我不想在这两条街吃。”

    丽丽问:“为什么?”

    我当然不会说我怕被人家打手们看到。

    我就说:“吃腻了行吧,我想,去后街那边吃。不想在沙镇吃。”

    可我想了想,妈的后街也基本和沙镇连起来的,只好去远点,干脆去市里吃。

    我说:“算了,我突然想去南城吃一家火锅的鸡肉火锅。”

    丽丽说:“那么远呀。”

    我问:“你今晚还要上班?还要干活?”

    丽丽说:”我今天休息。”

    我说:“那正好了。十五分钟后,沙镇坐标公交站见面。”

    丽丽急忙说:“哎呀我还要化妆了。”

    我说:“半小时,我带钱过去,还差你一万,可别让我等!”

    我挂了电话。

    躺了一会儿,下去取钱,然后走到镇标站,过了半小时了,我继续等了五分钟,有些不耐烦,拿出手机给丽丽打过去:”你在哪儿呢!说了不要迟到不要让我等!”

    丽丽接了:“我到了到了,车站对面医院,你呢?”

    我说:“我说了在镇标站,你跑到对面医院干什么?”

    丽丽说:“这里不是往市里么?”

    我走过去对面,丽丽果然在对面。

    她看到我,走过来,怕被我骂,我看看她,高跟鞋,比我还高,打扮时髦,脸部更是漂亮但也妖艳,就如同络新闻经常出来的那些外围女,我说:“以后你穿成这样,就不要出来和我见面了。”

    丽丽急忙看看自己,然后委屈的说:“怎么了嘛。”

    我说:“我靠你穿得那么露,搞什么?”

    丽丽不敢再说话。

    我原本想挽着她的手的,可好多人等车的,公交车过去的车上好多人都看丽丽。

    唉,算了,我戴上口罩,然后挽住了她的手,丽丽开心的靠在我身旁。

    我说:“说了啊,以后和我出来不要穿成这样。”

    丽丽问我:“那要穿成什么样子。”

    我指着一个刚放学的学生说:“那样就好。”

    丽丽开心道:“我是你女人呀?”

    我说:“你想得美!”

    妈的等了老久没那趟去南城的公交车来,干脆拦了一部计程车往南城了。

    到了南城,两人去吃火锅。

    火锅上后,我吃了两口,味道挺好,吃了两碗饭。

    丽丽也在吃着,我翻翻手机,她看到我存她的名字是丽丽,就说:“你怎么这么存我名字,我是lily,不是丽丽。英文的。”

    我说:“我管你英文中文,爱怎么存是我的事。吃饱了吗,可以谈谈梦柔酒店的一些事了吧?”

    丽丽说:“不要急嘛,等下呀我们去逛逛街,我请你喝咖啡呀。晚上再说。”

    我说:“行,我来跟你喝酒,不去喝咖啡了。”

    丽丽说:“去嘛,好久没去喝咖啡了。”

    我说:“行行行,喝咖啡。喝星巴克咖啡。”

    我催促她快点。

    吃完了火锅,又跑去喝咖啡。

    坐在二楼的星巴克上边,看着下边步行街人来人往,城市灯火通明,心里几分惬意。

    丽丽和我东拉西扯的聊着,她来这个城市已经有三年多了,凭着外在的优秀条件,之前如夏拉一般接活拍照的,做活动的,也真的做过外围女,后来觉得自己要抓住年轻的尾巴,好好捞一把,一呢是照顾父母二是想回家去买一套房子,嫁个好男人过一辈子。

    最好呢,买一个市内的四房二厅的,然后有一部宝马3系,然后找一份一个月五六千的哪怕是去卖衣服的工作。

    我其实不想听她这些废话,当她问我有什么梦想的时候。

    我想了想,说:“我以前读大学有梦想,现在的梦想,都被狗吃了。不要和我谈什么梦想,晚上做做梦就好。”

    丽丽说:“你这人好没意思。”

    我说:“要个屁意思,那你是不是和每个都谈梦想?男人的梦想不都这样,黄金屋,颜如玉,奔驰宝马,权利地位。”

    丽丽继续说她的梦想,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谈谈正事,你进去那里,到底有没有打探到有用的消息?”

    丽丽被我打断了话,有些不高兴撇撇嘴,说:“你怎么老这样。”

    我说:“不然你想怎么样,说吧,那家酒店,是谁开的?”

    丽丽说:“一个女人,一个我也没见过的女人,听说三十出头,长得很漂亮。”

    我马上想到了是不是康雪。

    我问道:“那个女人,是不是长得很斯文,讲话温文尔雅,有时候戴上眼睛,看上去快四十的。”

    丽丽说:“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

    我叹气说:“那好吧,最好是偷偷拍个照片给我看。”

    丽丽说:“我们进去里边,都不能带手机的,和云天阁不同。”

    这还那么严格,跟我们监狱有得比啊,我说:”那么严格。“

    丽丽说:“不过那边的管理虽然严,可底薪提成都比云天的多。”

    我只好说:“那好吧,等你如果看到那个女的,能拍下来就拍下来,不能的话,就描述一下,最好问一下叫什么名字。还有另外的管理人员。都问问。”

    丽丽说:“老板娘的花名叫彩蛇。”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