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2章

    很快,到了傍晚下班时间。

    徐男已经带着朱丽花去了包厢那边,徐男其实是骗了朱丽花过去。

    因为朱丽花一听是我要请她吃饭,我估计她多半一定要拒绝了我。

    朱丽花因误会我与康雪马玲等人同流合污的缘故,已经从心底的厌恶我。

    不过也好,就凭这一点,我知道了朱丽花是一个不愿为钱而出卖自己的人,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

    朋友,炮友也行啊,哪怕再进一步也行啊,可惜啊,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也不可惜吧,人家开着奔驰宝马来接她的,我算什么东西,朱丽花要是跟我了,那真是鲜花插在牛屎上。

    在徐男和朱丽花吃了一半后,我过去了饭店包厢。

    推门进去,朱丽花还是那么英姿飒爽昂首挺胸气质十足,最主要她那张面容,俊秀又美丽。

    看到我,朱丽花看了一眼徐男,问:“怎么你没说叫他来?”

    徐男忙说:“小朱,这顿饭实际上是张帆请你的。”

    朱丽花站起来就要走:“道不同不相为谋。”

    徐男忙拦住她,我过去,让徐男出去了,我拦住了朱丽花:“花姐,请你吃个饭,至于嘛那么生气。”

    朱丽花说:“不需要你请,这顿饭钱我自己来出。让开。”

    我拉住她的手:“花姐,干嘛如此恨我,大家叙叙旧聊聊天嘛,你看以前我们感情多好,可你现在突然对我那么冷漠,我一下子不好受啊。”

    朱丽花说:“让开!”

    我拿出一包养容美颜的补品对她说:“花姐你看,这是我专门买来送你的。”

    朱丽花说:“这又是拿着别人的血汗钱来糟蹋吧,谢谢了,我不需要。你让开。”

    我把补品放在饭桌上,拉住她的衣袖说:“花姐,不要这样子嘛。大家和和气气坐下来聊聊多好呢?”

    朱丽花又形色俱厉说了一次:“我警告你,让开。”

    我看她这样,又想使用擒拿术把我擒住,干脆我就先下手为强,一下子抓住她的手把她手腕往后弯,疼得她一下子就往后仰,我抓住她的手腕,擒住了她,然后左手不客气的从身后抱住了她:“花姐,得罪了啊。”

    朱丽花怒道:“你放开我!”

    我说:“花姐,其实我是有苦衷的。”

    朱丽花生气着:“我说放开我!”

    我假装难受,心疼的说:“花姐,我这样子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敬重你喜欢你想亲近你交往你这个朋友。失去了你,我吃饭不香睡觉不好,我很想你,想和你斗嘴想和你玩。可是你突然这么冷淡我,我知道是因为你觉得我做了蛀虫做了别人的走狗的原因,可是花姐,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因为我知道了别人不该知道的东西,别人用我们监区很多事,包括犯人自杀,犯人被打,这些来要挟我就范。我也不想这么做,捞取榨取犯人家属和犯人的钱,可是我是被逼的,我没有退路。”

    朱丽花挣扎的力气渐渐小了很多。

    我说:“花姐,我真的是被要挟的,我现在是想走走不得,想不干也不行,我只想只希望有一天,能好好的离开这里。”

    朱丽花挣扎的力气几乎没了,她心中开始同情我:“那让你负责选拔呢?你就这么狠狠敲诈女犯?你怎么那么狠心?”

    我说:“花姐,我是被逼着走到了前台,我是被推出去的,我是个被人提着线的木偶,我若是不出去,我可能就要被人栽赃整死。你以为那些钱有多少进了我口袋?我是有苦衷的花姐,希望你能谅解。”

    看朱丽花信了我,我松开了她。

    谁知她反身过来擒住了我,然后用一样的手法把我给拿捏疼得直叫:“花姐放放我开我放开我!疼。”

    朱丽花说:“张帆,你不能好好和我说非要擒住我,我也让你尝尝,疼不疼!”

    我说:“花姐真的疼!放开我啊我还不是怕你不愿意听我解释嘛!”

    朱丽花又使劲,我的手腕快断了,疼得全身力气都没了,我哀嚎:“快断了花姐,我要疼死了。”

    朱丽花更用力了:“刚才你不是这么对付我吗,还挺开心,看你叫的还有力气,还没断。”

    我真是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脑袋一片空白,妈的干脆手一伸。

    朱丽花呀的大叫一声流氓,退后放开了我。

    我揉着发疼的手腕,转身过来看着她,她的脸红扑扑的。

    我说:“我不是故意啊,我真的是太疼了,快断了!”

    朱丽花一脚把我踢倒在地:“流氓!你除了这些你还会点什么?”

    我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屁股说:“花姐,我真不是故意的,可你下手也太狠了!”

    朱丽花骂道:“我带你去学擒拿,你就是学到这么下流的招数?”

    我躲在凳子后边,说:“花姐,你听我好好解释好吧,我真的是有苦衷的。”

    朱丽花要走:“我管你什么苦衷,总之你这么做,就是不对,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怕人要挟。”

    我说:“靠!不是你你当然这么说,说来容易。我爸爸刚重病出院,近百万欠款没还,我担负着家庭支柱抚养家人的重任,不然我哪能受人要挟,坐牢就坐牢,大不了几年出来就是。可是我起码也要帮我家过了这难关!”

    朱丽花叹气一声:“这里边很多人,都有像你一样。你好自为之,再见。”

    我急忙又站在她面前拦住她:“花姐,那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朱丽花说:“算吧,但我不太想和你来往了,你没事也别找我了。”

    嘿嘿,有戏,她听我胡扯的解释后,非但没生气,而且还可怜起我了。

    我说:“我今天就是有事。”

    朱丽花问:“什么事?”

    我说:“这顿饭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想让你我之间矛盾误会解除的,我是给你解释道歉的,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我们监狱不是要出去参加晚会演出嘛,女囚的安保工作,我希望你来担任。”

    朱丽花当即拒绝:“我没空!”

    我说:“花姐,别这样嘛,大家都老相好了,你帮帮我嘛好不好。”

    朱丽花骂我:“谁和你老相好了!”

    我说:“花姐,我怕这次啊,我出去,带队出去,是有人预谋要陷害于我,想唆使胁迫女囚逃跑,女囚逃跑我就担负重责,轻则被开除重则被控告坐牢啊,你可要帮帮我!”

    朱丽花说:“你作恶多端,这样子下场也是活该。”

    我急忙说:“唉哟花姐,帮帮我嘛。”

    朱丽花又马上拒绝:“我真没时间。”

    我问:“你没时间你要干嘛去?你要和那开奔驰宝马接你的小子谈情说爱吗?”

    朱丽花说:“是又怎么样?要你管!”

    我说:“花姐,恭喜你找了一个好对象,如果不是因为如此,我想我会追求你的,你那么的漂亮年轻优秀,而且武功盖世人品又好,谁娶了你做你女朋友真是上上辈子上辈子前辈子修来的福分,唉,只可惜我张帆家境不好,无才无德,样貌又丑,家人又卧病在床,不然我就鼓起勇气追求你让你做我女朋友了,现在你跟了人家开奔驰的,我心里也感到为你高兴。花姐,祝你幸福。你帮帮我好吧?”

    朱丽花听完后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说:“你装,你就装你听不懂。唉,曾经我也喜欢过你啊,想鼓起勇气追求你的,但看到你跟了人家那么好条件的男人,我也为你感到高兴,我就把我那颗扑通的心和对你的喜欢深藏于心了。”

    朱丽花说:“你那颗滥爱的心,还是收好吧。”

    我急忙央求说:“唉哟人家不想收嘛,但是你已经有了一个他了,算了,唉,如果有下辈子,希望我还能遇见你。我一定好好投胎做人,做个有本事对社会有用而且家里有点钱的人,然后也给你好日子过。我就敢勇敢追求我心中所喜欢了。”

    至始至终我都没说我爱她,说这种话我已经够觉得肉麻了,说爱更***肉麻了,这种虚假的肉麻话,我真说不出口了。

    朱丽花说道:“以前我听到这种话,我会觉得肉麻恶心,可是我现在听到这种话,心里虽然也还是感到肉麻恶心虚假,可毕竟是你的一份心意,我心领了。谢谢你的错爱。我走了再见。”

    朱丽花的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然后推开我出去了。

    我急忙喊:“你到底帮我不帮我。”

    “看有空再说吧!”

    她已经出去了。

    我坐了下来,妈的说了那么多,浪费了那么多口水,换来了一句看有空再说吧,假如她不帮我,那我找谁好。

    可我看她这人那么好心,那么善良,那么可怜我,应该会帮忙的吧。

    不管她了,看着桌上几个好菜还有啤酒,我自己拿了一次性碗筷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徐男进了包厢,问我:“谈成了吧?”

    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她没答应。”

    徐男说:“我觉得应该成了吧,人家都去买单了。”

    我停住筷子,说:“是吗?她去买单了?这也未必啊,也许她只是觉得不想和我交往不想欠我人情。”

    徐男一拍桌子:“靠!那算了!既然她不愿意,我推荐几个人给你。”

    我说:“来来来,喝酒喝酒,陪我喝点酒,这种事待会儿再说。”

    喝多了几杯后,我说:“男哥,你信不信我和进来我们监狱拍戏的女明星有过亲密接触。”

    徐男说:“这有什么奇怪的。”

    我奇怪了:“为什么不奇怪啊?”

    徐男说:“这监狱只有你一个男的,所有发情的女人都找你一个,女明星也是人啊。你和谁亲密接触?赵蒙蒙?还是钟婕?”

    我笑笑说:“没想到你也挺八卦,我就不告诉你。”

    徐男说:“无所谓,不过有好处占,不占白不占,只是你这些事去说给别人听,也没人信,所以下次她们再来的时候,你就继续。”

    我说:“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再来。”

    徐男说:“很快,也许这周就能解决了利益分配和拍戏经费的问题,周末又回来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徐男说:“你以为就你认识明星?我就不认识?那人家女三号,周双双,经常和我喝酒。”

    我说:“我靠你那个了她!”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