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4章

    回到自己办公室,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关于屈大姐的死。

    我认为是有这么可能的:首先,屈大姐是刚入狱的女囚,并不适应这监狱内的关于剥削的条条框框。从屈大姐为孩子愤而杀夫的举动来看,不难看出屈大姐是一个外表柔弱内心倔强而且坚硬不屈服的人,到了监狱后,这种性格使得她与监狱内的人格格不入,当她被人欺负后,认为监狱里所有的人都是坏人,她不愿意和别人打交道,不屑于和这些她眼中的坏人打交道,所以无人愿意为她出头和她做朋友靠近她。

    可是,与同监室的女囚们闹吵只是小件事,真正被逼迫欺压让她愤而自杀的死因是:她不愿意订制那所谓的监狱报,一个月三百块钱她不愿意给,几乎整个监狱的所有女囚都订制,屈大姐成了另类,被整也不奇怪,她和整个监狱的这条潜规则对抗,引来监狱方某些领导的报复,监狱里某些人让她同监室女囚对她进行殴打欺压逼迫,不为屈服性格倔强的屈大姐,在被羞辱被欺压逼迫而自己孩子又下落不明,对未来充满绝望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

    对,如果刚才那些女囚口中谈到的那个不订制监狱报被逼迫自杀的人是屈大姐的话,那么,屈大姐一定是这么死的。

    我追查了那么久,毫无头绪线索的情况下,没想到竟然无意中得到那么重要的线索。

    可我还想的是,就算屈大姐被逼死,可我又能找出什么证据呢?

    人证物证,全无对证。

    没有人证,薛明媚尽管知道屈大姐真正死因,可她为了保住自己和保住我,她不可能透露出任何一句关于屈大姐死因的话来,薛明媚已经被监狱方折磨怕了,她在无法和强大的黑暗监狱方对抗的时候,只能选择屈服。

    薛明媚尤且如此,更不用说其他女囚。

    物证,更没有了,狡猾的黑暗监狱方已经把这些东西抹得干干净净,就算我知道了屈大姐是被逼死,那也帮屈大姐翻不了身。

    屈大姐的死,康雪等人绝对逃脱不了干系。

    难道,真的只能等康雪有一天被抓然后自己爆出来,屈大姐的冤情才大白于天下了。

    元宵,这该和家人过的日子,我却要去陪一个我不爱的想要害死我的美女间谍过。

    出了外面后,我绕了一圈,去了小镇青年旅社拿手机,拿手机的时候我又想,妈的老是把手机放这里,如果不带回去监狱,那些想要偷看我**的人老是见不到我手机,会不会怀疑呢。

    干脆,两个手机一起用,那个可看监控的手机,不带回去监狱,专门给贺兰婷等打电话。

    另一个就是现在用的烂手机,就平时给王达啊夏拉啊丽丽啊家人啊什么的打电话。

    这么一想,我就给贺兰婷打电话通知她,顺便也要问她一个事。

    电话打通后,我对贺兰婷说:“表姐,我以后就用这个手机专门和你联系,以后你找我就打这个。”

    她那边很静,她说:“好。”

    我又问:“表姐,我发现一个事情特别奇怪,你知道吗,那个政治处主任突然对我很好,又要让我入dang,又要给我带队去演出什么的。可是我总觉得不安,觉得里边有猫腻,怕被害,你想想啊,如果我一旦带出去,她唆使逼迫女犯逃跑什么的,那我责任罪过就大了去。”

    贺兰婷说:“就按她说的办。”

    我急忙说:“那出事了是不是你要给我扛着?我最怕出事了。一旦出事的话。”

    我还没有说完,她说:“我说了就按她说的办。”

    她挂了电话。

    我喂了两声,靠,有没有那么急?

    我又看了一下监控,这次,看到康雪有一天回到了家,和夏拉在客厅吃饭聊天。

    康雪问起夏拉:“你这些天,和那小子都有些什么事。”

    这小子肯定说的是我。

    夏拉说:“没什么,他对我爱理不理的。可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要买一个笔记本电脑。我就送了他一个笔记本电脑。”

    康雪想了想,说:“这小子现在很奇怪,我怀疑他和监狱一些更高层的人勾搭在了一起。哎呀!早知道这样,我们应该在你送他的笔记本电脑里装个窃听器的。”

    夏拉说:“可他说是送他朋友的。”

    康雪说道:“你把他叫出来,趁他不注意,在他手机里装一个窃听器。”

    夏拉啊了一声说:“可是表姐,我不会啊。”

    康雪进了房间,不多时出来了,拿了一个很小的类似工具盒类的东西,掏出一根很细的螺丝批类的东西说:“我教你,用这个,就可以把他手机给拧开,他的手机很烂,我见过,我原想自己放进去的,可是他已经不带回监狱,我也不知道他回监狱的时候放在外面哪个地方,这也是我怀疑他有鬼的一个地方。你把他手机打开后,把这个像纽扣一样的窃听器放进去粘住里边线路板一样的地方,再把手机装好回去,就可以了。我倒想知道,他平时出来,不愿意和你见面,是和谁在一起,又和哪个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艹,果然,叫我出来名义上是过元宵节,实际上还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还好我早有所防备,不然我的手机早就被装了窃听器,我和贺兰婷商量的一些事,也被她给知道了。

    夏拉说:“可是表姐,我怎么不觉得张帆是个坏人。”

    康雪吃惊的看着夏拉,然后用手指推了一下夏拉的额头责备的问:“你是不是从心底真的看上人家了!”

    夏拉忙否认:“没有没有,我只是这么一说。”

    康雪责备的说:“你怎么知道去分辨好人坏人?坏人脸上写着好人两个字吗?”

    夏拉说:“我只是感觉他不是。”

    康雪说:“我看你是喜欢上人家了!你要是有这个念头,赶紧可给我打消这个念头!你知道这小子外面里面有多少女人嘛?”

    夏拉吃惊道:“他真的有很多女人?”

    康雪骂道:“你还说没喜欢人家!我这么一说,你怎么那么关心?总之,我不管你到底想什么,你帮我给他手机里装个窃听器!”

    夏拉哦了一声。

    康雪拿出一张卡,给夏拉说:“这张卡里边有多少钱我也忘了,可以帮你把你的公司做起来,如果是小公司,可以做了,但是如果你要百八十万,表姐还帮不到你那么多。”

    夏拉开心接过卡,亲了康雪一口:“谢谢表姐!”

    康雪怪责的说:“你啊你,太感情用事了,做人啊,不能感情用事,不要让心情来决定做事。更不能靠感觉。我说你啊夏拉,这世上,比张帆好的男人多的是,以后表姐介绍你就知道了。”

    夏拉说:“那表姐你怎么一直不结婚?”

    康雪骂道:“多嘴!不许问这些!”

    康雪到底为何那么老了还不结婚?这里边,又是有什么原因呢?

    又看了一会儿监控,没有其他什么线索了。

    我把这段视频记录给截图下来,还是存在了新买的u盘。

    我给夏拉打了一个电话,夏拉接到我的电话,甚是开心的样子:“是你啊,你在外面了是吗?今天元宵节哦。”

    我说:“是啊,我知道今天元宵节,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夏拉说:“我们好几天没见了。”

    我说:“哦,不好意思,老子这几天是有点忙。”

    夏拉说:“那,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去看看烟花。”

    我说:“行啊,去哪里看。”

    夏拉高兴的说:“去东城广场,那里呀,今天晚上,有最隆重最好看最多的有史以来的烟花表演。”

    我说:“唉,可是我不想去挤。”

    夏拉说:“那我在东城广场旁边订一个可以看到东城广场的酒店。”

    我高兴道:“好啊!你说的啊!赶紧吧,最好能在酒店房间阳台看烟花,边搞你边看烟花。”

    夏拉羞道:“哎呀你讨厌。”

    我嘿嘿笑了。

    夏拉说:“那我先订酒店哦。”

    我说:“订吧,你手机地图一下就行,然后给人家酒店电话过去问。”

    夏拉说:“嗯哪我知道了。拜拜。”

    挂了夏拉的电话,我躺在了床上。

    是不是心太累,脑子太累了,做间谍用脑过度了,做了一个梦。

    开始是香艳的,梦见我和夏拉去开房,结果发现里边还坐了康雪。

    我就左拥右抱。

    我可要一石二鸟了今晚,我却看见她们的下半身,是蛇尾!

    而蛇尾还在动,咝咝作响。

    我慌了,急忙往后一退,看到她们的牙齿变尖,张嘴过来就要咬我。

    这时候,我大叫一声,从梦中醒了过来。

    满头是汗的我,坐在床沿,***,做的什么梦,真他妈吓人。

    那个专给贺兰婷打电话的手机铃声咝咝作响,妈的,就这个声音,让我在梦中梦见的是蛇尾巴在动。

    老子先调了这铃声不可。

    我拿来一看,是贺兰婷打来的。

    我接了:“表姐,什么事?”

    贺兰婷问我:“我刚看到,我邮箱里有一些视频,里边有一个,是你在哪儿拍的?”

    我问:“哪一个?”

    突然我醒悟过来,贺兰婷问我的一定是我在云天楼拍到的她前男友去招妓的视频。

    嘿嘿,那厮还吓唬我不能跟贺兰婷说,我可把他视频直接拍下来发给贺兰婷,我看你怎么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