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3章

    我去到了政治处主任办公室,敲门,她请我进去。

    政治处主任似乎没有了之前的牛气,没有了之前对我的那副牛逼哄哄的感觉,招呼我坐下后,说道:“小张,我们每年都会有一批表现很好的干警申请入dang,你可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我说:“一定一定。”

    心想难道是政治处主任要我入dang吗?如果是她,为何要这般好心。

    那只能是副监狱长贺兰婷要我入dang了,可政治处主任为何会听贺兰婷的,难道她被贺兰婷收于麾下了?

    主任说:“小张,这入dang前都是要写申请书的。”

    她竟然拿出一份已经写好的申请书,说:“你看看这个申请书,写得很不错,你回去后看一看,写一份差不多的交来就行了,记住要亲手写。”

    我拿来看了一下,这我要入dang,基本十拿九稳了,可为什么她要对我那么好,监狱里很多人想入dang,等好多年都等不来自己的名额。

    我便问道:“主任,是不是每年都能有很多干警入dang啊?比如今年,我们监狱能入dang多少人?”

    政治处主任转身走了两步,走到自己办公桌前,说:“不多,你好好把握。虽然你是刚进入监狱不到一年的新人,可是你表现很优异,所以组织优先考虑了你,你可要好好努力,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

    又是这种打发人的话,她是不肯说出为何挑选我的原因了。

    我好好努力?骗谁啊,表现优异?骗谁呢。

    我说道:“是,我一定好好努力,谢谢主任。”

    顿了一下,我看她端起茶杯,看来是要端茶送客了,我便说道:“那,主任如果没有其他吩咐,我就先回去了。”

    政治处主任突然又说:“还有事。”

    我作出洗耳聆听的样子。

    她说道:“小张,从你交了那申请后,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就成为预备的了。你的表现尽管一直都很优异,可是你毕竟资历还很浅,参加工作也没多久,恐怕选你上去,会有一些老同事不服。”

    我说:“请主任指教。”

    政治处主任说道:“我们最近有一个带着监狱干警和监狱女囚出去参加一个市里各单位要求的晚会。我想把带队的任务交给你,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要好好监督她们排练,出去后保证安全,为监狱争光。你这边有什么困哪吗?”

    我大吃一惊,为什么?突然间对我这么好。

    这政治处主任,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个善茬,***,这是要让我带队,趁我出去,黄蜂尾后针,陷害我干掉我吗?

    我看着她仁慈的微笑,想到那康雪的厉害,康雪害人之前,都是这么个笑容。康雪那么厉害还只是个b监区指导员,何况这个政治处主任?

    例如我带队出去,政治处主任要陷害我,那就太容易了,偷偷胁迫诱导一个女囚逃脱,那***责任就是我了!

    这太容易了。

    马玲康雪能让女犯杀人,政治处主任让女犯逃跑那岂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我一阵冷汗冒出来,随即说道:“指导员,这不好吧,我只是一个没经验的新人,而且我也没有什么职位,只是b监区一个小小的管教,我带队,很多人不服我啊,我也怕万一女囚一旦出了什么状况,跑了还是什么的,我根本管不了啊没那方面经验。恕我拒绝了你的一番好意。对不起。”

    政治处主任笑着说:“小张啊,很多同事都说你谦虚,我看啊,你是过于谦虚了。以你的能力,带这么几十人的队伍,不难。你可以任选干警作为你的助手,多少人,你说了算,谁能做你助手,也是你说了算。我们会派武警和监狱防暴中队过去协助安保,你放心。”

    这话说得都透了,我根本无法反驳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了。

    政治处主任难道是和康雪还有马玲联合起来对付我?

    如果真是这样,铲除我就太容易不过了。

    怎么办,怎么办?

    政治处主任又说:“小张,这个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你可以回去了,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完成交给你的任务。”

    我心里无底,惶惶然点点头说:“我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政治处主任说:“不需要考虑了,就这么定了。”

    从政治处主任办公室出来,我心一直惶惶不安。

    路上就碰到了徐男,徐男过来就拉我到一旁,问我:“哎,我听说,这次出去是你带队的是吗?”

    我说:“你从哪儿听说的?”

    徐男说:“靠!有人看见你去了政治处主任那边,政治处主任是管出演这件事,就有人说你是带队的。”

    我说:“妈的怎么传的那么快啊!”

    徐男说:“是啊,因为之前就有人说你被优选入d了。”

    我更是怀疑了,这之间到底有什么阴谋?

    天掉馅饼,恐怕掉的不是馅饼,是陷阱。

    整死我的陷阱。

    徐男笑着拍拍我的胸膛说:“你还不承认吗?哎我还说这个事我分一块奶酪给你吃。看来你既然成了带队的,那我能不能从你这里讨要一杯羹。”

    我说:“这个还用你说啊男哥。如果我真的能带队,我一定找自己人。”

    徐男笑说:“那就一言为定了!”

    我问徐男说:“***你现在怎么也变得那么俗,那么喜欢钱了。”

    徐男反问我:“你告诉我谁不喜欢钱?”

    我说:“我的意思是说以前你都不敢要的。”

    徐男说:“干嘛和钱过不去,你说是吧?你看她们,每天这么干,干了十几年的都有了,能有什么事?”

    不行,这个事要问问贺兰婷,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也许,是贺兰婷安排的?

    这样的可能也会有。

    徐男说:“哦对了,指导员让我找你帮我们办一些事。也是个好事,一定要有你的其中一份好处。”

    我说:“除了分钱分犯人家属送来的东西,给犯人卖东西,选拔时跟犯人捞好处,还能有其他什么好处?”

    徐男带着我去b监区的办公室后边的仓库,说:“好像之前我和你说过了吧?”

    我问:“说过什么?”

    徐男拿出一堆报纸,说:“这个。”

    我拿着一堆报纸看了一下,是监狱报,没什么奇怪的啊。

    我说:“是啊,这些我知道啊,监狱报嘛,天天看,有什么用?”

    徐男说:“监狱里所有犯人都必须订制,监狱报。”

    我靠,这都必须订制。

    我说:“订制就订制呗,又能有什么钱,一份报纸一块钱,算起来,不对啊那也挺多的。一天一份,一份一块钱,监狱几千个人,那一天也能有好几千,一个月也有十来万,除去成本,能赚个不少钱啊。”

    徐男呵呵了一声说:“一份十块。”

    我大吃一惊,***这监狱报一份只有小小的几页,一份十块,一天一人一份,那监狱一个月从犯人身上光这一项,就能捞到犯人上百万!

    ***谁那么狠毒想出来的这么剥削犯人。

    太***狠了。

    徐男拉了我一下说:“走吧去发报纸去吧。”

    我跟着徐男,还有沈月等几人去发报纸。

    我问徐男:“那我们一个月能分有多少?”

    徐男小声说:“少少三千之上。”

    我叹气了一下。

    徐男说:“干嘛叹气,这是好事。”

    我说:“好好好,是好事。”

    我叹气,是觉得这些人已经是狠到了极点,真他娘的太狠了,犯人们的日子太不好过了。

    坐牢有风险,犯罪请谨慎。

    我们一个一个监室的发过去,好多监室的女囚看到这些报纸,都叹气。

    甚至那些监室的监室长,看到发监狱报的没有一个脸色好看的。

    在给一个监室塞进去了监狱报后,我走了几步,觉得数错了少放了一份,便走回来想要补放一份,结果没走到那个监室,突然听到一个女犯叹气,然后说:“每天都发这个,每个月要我们交钱,她们这群吸血鬼。”

    另一个女犯急忙说:“你小点声!别让外面的恶狗们听到了。”

    听来说的恶狗,就是骂我们了。

    叹气的女犯说:“听到又怎么样,她们难道不是吸血鬼吗!”

    又一个女犯说:“小声点吧,万一听到了,会倒霉的。前段时间那个又一个误杀丈夫进来的女犯,就是因为说没钱打死不愿意订制这些报纸,被人天天把被子卷起来打,外表看上去一点伤都没有,后来被逼着活活自杀!”

    “好了不要再说了,恶狗们还在外面。”

    估计她们也意识到外面有人,里面马上静下来。

    我心里一惊,这!这说的,一个误杀丈夫进来的女犯,后来自杀了,怎么听起来就是屈大姐!

    我一直都在苦苦查找屈大姐的死因,其实我知道薛明媚监室的人都知道这些事,可是薛明媚她们都不说,是不敢说。

    看来,屈大姐可能是被活活逼死的。

    不过,没有准确的证据之前,我不能贸然说事实就是如此。

    我要去跟薛明媚问清楚。

    发放完了监狱报,我和徐男沈月几人回到监区办公室。

    徐男说:“那你这些订制报刊的钱,我都一并帮你拿了,然后你的这些钱我一个月给你一次。只要上边发下来,就给你,你那些从楼顶分到的钱和东西,我一个星期给你一次怎么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