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2章

    就在朱丽花转身离去的时候,在排练大合唱的一个女囚在上卫生间时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管子,一个趔趄要摔倒,无意中抓住了已经挂好的幕布,一下子就把整张幕布扯了下来。

    所有在忙着布置会场还有所有在排练的人都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囚。

    马爽当即怒不可遏冲上去:“这他妈又要搞多久才能挂起来!”

    冲上去就是飞了一脚,然后抓起地上的管朝这个可怜的女囚就是一阵暴打。

    女囚门都不敢上前,看着这个女囚被打。

    没想到在这种时刻,不怕死的长相酷似李冰冰那个女囚,曾经护过丁灵的,又跳了出来护住了被打的女囚:“求你了警官,不要打了,她不是故意的!”

    马爽气着更是狂打:“我***叫你过来求情了吗!你是什么东西,还敢对我下命令?”

    我看这要打下去非得打伤人不可,急忙爬下高架,然后跑过去制止马爽,与此同时,一只手也抓住了马爽的手:“差不多就行了,再打要死人!”

    我一看,这伸张正义,见义勇为的竟然是朱丽花。

    马爽看着朱丽花,防暴中队在我们监狱中,一直是一个很有地位身份的部门,这些人都是武打武警出身,都有真材实料,而且几乎人人有点背景,尤其是她们很团结,继承了军队的优良作风,马爽再牛叉,也不敢和防暴中队的人干起来。

    马爽不敢撒火在朱丽花身上,却敢撒火在我身上,其实我只是过去挡住了被打的李冰冰和那个倒霉女囚的中间,还没有开口,马爽骂我道:“你很厉害?你是要替这几个女犯出头?”

    我说:“没有,我只是来拿管子。”

    艹你大爷连马爽都敢欺负老子,***。

    我弯腰下去拿了管子就继续爬上高架递着管子。

    马爽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才离去了。

    被打的倒霉女囚对朱丽花说了一声谢谢,朱丽花高傲着头,话也不回答就回到了中队队伍中继续排练。

    那李冰冰走来架子下,对上面的我说了一声谢谢你。

    我也不回话,李冰冰是很小声的说的,她也怕马爽继续抓她小辫子整她。

    而我,心里不爽得很,这***马爽,如果有一天有把柄落在我手中,我非得弄死她不可!

    马爽对着这四十人的女犯演出队吼道:“都看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帮忙把幕布挂起来,挂不起来都别去吃晚饭了!”

    女犯们赶紧的过来帮忙挂幕布,爬上去的,还是工作人员们。

    我也帮了忙。

    第二天一早就到了会场,经过大家的一起努力,好不容易在下午把会场布置好了。

    晚会是七点半开始,我们监狱三个节目,外边的十五个节目,一共十八个节目。

    六点半的时候,abcd四个监区每个监区的二百名总共八百名女犯在武警,狱警,管教的押送下,到了会场中坐下。

    我到了我们监区那个区域,远远的,看见马玲对我挥挥手,***一定没好事。

    我走过去,只见她从身后拿出一个摄像机,对我说:“上头临时决定,要求我们每个监区都要派出一个人,四方位全程拍摄近距离的摄影镜头,影像会显示在投影布上,各个牢房监室各个办公室都能看到全程拍摄。摄像机比较重,会操作的人没几个,我想,这么艰巨的任务,只能非你莫属了。”

    我艹。

    当然非我莫属了,你们都想好好看演出,要我去站在后台那里拍,看人家背影去了。

    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任务,马玲更要非我莫属。

    我笑着说:“谢谢马队长那么看得起我。谢谢。”

    一心骂着她娘接过了摄像机。

    我折腾了一下,问:“这个怎么用?”

    马玲说:“哦,很简单,你看看说明书就会了。”

    我拿出说明书,写了一大堆,看着我头疼,我问:“马队长,这看起来挺复杂啊,你看你能不能教教我?”

    马玲说道:“狱政科是有人教过我们,可我现在忙,没时间教你,你可以问问狱政科的人,但不要耽误了时间。”

    我看她八成是学了学不会,然后扔给我让我自己摸索,现在这个时候,演出都快开始了,我他妈还去哪里找狱政科的谁来教我。

    只好跑到别的监区去看看谁手中拿着摄像机的,到了d监区那个方阵,还真看到了一个手中拿着摄像机的人,她正走向后台,我跟着她身后跟上去了。

    走到她身后不远我说道:“同志您好,请问一下,这摄像机怎么用?”

    她回头过来,竟然是小凌。

    就是那个把那个严重心理疾病犯人带来给我治好的小凌,她一直都很支持我,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还给过我帮助。

    她转头,说:“是你啊张帆,你不会用吗?”

    我说:“我看了一下那说明书,我真不会。”

    她教了我一下,打开全是日文,该死的摄像机出来的显示界面全是日文,还好小凌教了没一会儿我就知道怎么用了。

    就在我折腾的时候,看见后台过来两人,我抬起头一看,这不是那司法的雷处长和贺兰婷吗?

    ***他俩为何跑到后台这里窃窃私语来了。

    我马上天马行空胡乱联想起来,难道他俩有一腿?难道那天在体育中心和贺兰婷的就是这个雷处长?

    如果是真的,这个世界也太让我失望了。

    他俩窃窃私语了一会儿后,雷处长先绕出去了,我马上走到贺兰婷面前,她穿着制服,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带上帽子。

    我问贺兰婷:“你和雷处长,是不是有一腿?”

    跟着不是谩骂,不是平日的冷静冷酷,而是一巴掌跟上来,啪的清脆作响。

    我摸着疼痛的脸问:“干嘛打我!”

    贺兰婷道:“别乱说话,你想害死人吗!”

    我说:“那你不至于打我吧!”

    贺兰婷说:“打你怎么了?你继续乱说话我还是会打!还有,记住,不要告诉别人我和司法的人认识。”

    我问:“就算如此,也不至于打我一巴掌再解答吧。”

    贺兰婷说:“你要是乱说话,坏了我的事情,我何止打你一巴掌!”

    说完她就走了。

    看来,也许他俩并不是有一腿,而是他两是同盟关系。

    一会儿后,在后台某些工作人员的嘴中,我知道了今天到我们监狱观看演出的人员,有监狱管理局的,有公安局的,有司法的,有检查的,有法院的,有政法的。

    马爽竟然也在后台,不知道她到底在后台负责什么东东的。

    到了后台后面,我还以为我们四个拿着摄像机的人自己商量哪个站在哪里拍,没想到总导演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四个人按照总导演安排的四个位置拍摄演出的实时情况。

    小凌去了观众席从正对方向往台上拍,另外a监区和c监区的负责人去左前方和右前方朝台上拍。

    我呢。被赶到了那个我辛辛苦苦帮忙搭好的架子上,从上往下拍。

    靠。

    我爬了上去,摆弄放好了支撑摄像机的架子。

    这个位置高,不显眼,没人注意到我,心想也不错,人家看不到我也不丢人,我还可以俯视看前台表演演出,后台换衣服,那一块块隔起来的小空间,后台换衣服打扮的出演人员,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不,我现在看见的就是外面一个歌舞表演队在换装,全是脱了外面衣服,穿表演衣服然后化妆。

    要是我带着手机就好了,直接拍下来,晚上睡觉留着看。

    几分钟后,台下一阵骚动,大人物们纷纷进场了,在监狱长和监狱长安排的副监狱长贺兰婷还有漂亮的能说会道的几个如康雪等等接待人员的带领下,到前排到各自位置坐下。

    然后主持人上台说了一阵废话后,宣布新年迎新晚会开始。

    台下的女犯人们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第一个节目就是那四十名参加电视台剧组演出的女犯的大合唱。

    接着是外面歌舞艺术团的迎春集体舞蹈。

    相伴这些漂亮的女孩伴舞的是几个露出上身裸露的男伴舞。

    看起来有些肌肉。

    这几个男伴舞一上台,下面的女犯观众们马上尖叫了起来。

    是的,很多女犯已经好久没见过男人,更别说碰过男人了,当看到这么几个雄壮男人上场,自然引爆了观众的情绪,一大半女犯跳了起来。

    武警和狱警管教们在防暴中队的带领下,马上都站起来,掏出警棍,如临大敌,呵斥女犯们坐下。

    女犯们尽管情绪激动,但还是比较理智,在警棍面前,和黑压压的防暴队伍面前,她们如果不保持理智,换来的也许就是伤痛和小黑屋甚至是刑期加长。

    女犯人们渐渐坐回去了。

    监狱长往身后看看,擦了擦汗。

    还好只是带出来八百人看演出,万一全监狱女犯几千人都来看演出,如果出现像现在一样骚乱的情况,估计一旦乱起来,真的是不可收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