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4章

    吃完后,夏拉收拾了一下,然后她去洗澡,洗漱后,看起来精神多了。

    酒是好东西,但是喝多了,第二天就不是好东西了。

    难受。

    夏拉去拿了车,我在小区门口等她。

    出来了。

    是一辆白色的丰田凯美瑞。

    腿模啊,大学生啊,年纪轻轻的就开了凯美瑞。

    如果用我的工资买这个,不吃不喝凑七八年才行。

    上车后,两人出城前往花田。

    十一点多到了花田镇,到了花田镇,就一直堵车了,堵了好长好长,花田变成了车海了。

    好多车主干脆把车靠边一放,步行几公里前往花田。

    夏拉也把车放好,步行前往花田。

    好多人,花田景区人就多,远远的山脚寺庙人更多。

    我说:“要不我们去照照相,就别去拜神了。”

    夏拉露出不高兴神色,看来她是想着去拜神的,我一看她这种表情,心想,老子干嘛要迁就你,于是当即不高兴说道:“你不爽是吧?那你爱去拜神拜神,我自己在这里玩。”

    她看看我,说:“不是,那我们先去那边,在门口拜拜也好吧。好不好嘛?”

    我很大爷的说:“哟你央求我,当然好啊,但是只能在门口,不许进去,拜拜就走。不然你自己玩,我自己玩我的。”

    她嘟了嘟嘴说:“好吧。”

    两人去了寺庙门口,买香啊,一小束八十块啊,真是坑娘啊。

    她买了一束,我不买,我就看着她点香拜神,好多人挤着买票进里面,有的还在外面跪着。

    点香了后,夏拉弯腰拜神嘴里念念有词,我远远坐着,抽烟。

    拜完后,她过来说:“我们走吧。”

    我说:“拜完了?要保佑什么呢?”

    夏拉说没什么。

    我说:“保佑你找到一个好男朋友,高富帅,总裁,有本事,疼你爱你。”

    夏拉笑笑说:“我和你了,还要高富帅做什么。”

    我呵呵说:“没事,我们做朋友就好。”

    她倒是惊讶了:“为什么?”

    我说:“我们做朋友不好吗?现在我们不就是朋友吗。你不想做朋友也行啊,随你。”

    她低着头,往前走,手却挽住了我的手,我感到惊奇,大家都是演员,没必要做的那么真。

    挽着我的手,好多人侧目看夏拉,因为她很高,腿很长,人漂亮。

    到了花田,她到了花田间,让我拍照,摆出各种或是性感或是单纯或是可爱的姿势,让我拍。

    我拍着拍着,夏拉说口渴了,眼巴巴看着我,想让我去买水。

    我说:“你口渴你看着我干什么,总不能尿给你喝吧。我自己也口渴啊这么忙活着给你拍了半天照片,去买水啊!”

    她不高兴了。

    我说:“不高兴是吧?”

    她勉强笑笑说:“不是。”

    然后她去买水了,我要你贱,你他娘的还真当我是软柿子来捏,当马儿骑,我日你。

    我坐在花田田边草地上,今天天气特晴朗,春节很少见大年初一这么好天气,而且气温十八度,好多游客。

    我点了一支烟,悠悠然抽着。

    一把伞遮在我头顶,帮我挡住了阳光。

    我抬起头,身旁的人坐下来。

    竟然是谢丹阳。

    不过遇到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到了节日,特别是春节,该回老家的都回去了,留在这座城市的,这个季节也不可能去海边游泳,特别是初一,就来这里烧香拜神,照照相,踏踏春。

    如果李洋洋和贺兰婷也在城里过年,也许还遇到李洋洋或者贺兰婷也不定。

    谢丹阳坐在我旁边,给我打着伞,我朝她脸上吐了一口烟问道:“真不巧,又遇到你了。怎么了丹阳姐一副不开心的脸。”

    谢丹阳不小心吸了一口烟,咳了几声然后打了我一下说:“别对我脸上吐烟。”

    我靠我何止朝你脸上吐烟,我还吐你肚子里。

    于是猛吸一口,然后抱住她的脖子,直接就吻上去,把烟吹进她嘴里。

    谢丹阳推不掉我,来得太突然,然后呛到了,就咳啊咳的,泪水都出来了。

    我开心的哈哈大笑:“没想到美女被呛到也那么丑。”

    我拿着手机给她拍了几张被呛到的表情。

    她停下来后,打了我几下,气着说道:“把手机拿来,给我删掉!”

    我跳起来:“咿,来抢呀,我不删掉。我要晒出来,放在我宿舍卫生间,每天羞辱你照片。”

    她追过来:“快还给我。”

    我哈哈跑着:“我不还啊!”

    在花田里被绊倒了,她也跟着被我绊倒倒在了我的身上。

    压着我,说:“还我照片!”

    我说:“哟,你这是在干什么,要把我就地正法嘛?哎,你看过那个什么电影没有,在玉米地里的,你说要不是周边游客多,咱要是在这里,也别有一番滋味。”

    她骂道:“谁和你在玉米地,你把手机给我,快点删了!”

    我说:“可以,但是你先给我整。”

    她气着和我抢,可是抢不过啊,我干脆翻身一把把她压在我身下,扣住她双手,她呀的尖叫一声,我说:“小声点,不然等下别人都看见了。哎,你说监狱里让我们学这些擒拿术也挺好,跟媳妇打架不怕输了。”

    她蹬了蹬腿想要踩我:“快点放开我。”

    我问道:“你和谁来啊?家人吗?”

    谢丹阳说:“和谁关你什么事?你和一个女孩子来是吧?”

    我说:“是啊,有什么问题?”

    她说:“我没问题,但如果让我家人看到你和她这么挽着手,那我家人一定会骂我。”

    我说道:“原来这样,那好吧,等下我和她就走了,保证不让你们家人看到。话说,你和你妈妈和好了。”

    她说:“关你什么事。快点放开我。”

    我嘻嘻笑着:“放你?我还没玩够。”

    然后我就动手咯吱她,她笑了起来:“张帆,你快放开我!死王八蛋,快,放开,放我。”

    谢丹阳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我玩得不亦乐乎:“我说,美女也怕痒啊。”

    她笑着笑着就哭了:“张帆放开我。”

    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急忙放开她:“哎你哭了啊。”

    她坐了起来,打了我一拳后,擦了擦眼泪,气呼呼的站起来走了。

    我在后面跟上去,她推开我:“别跟来,你走吧,我爸我妈在那边。”

    我说:“对不起啊,我玩过火了。”

    她不理我,走了。

    是玩过火了一点,都玩哭了。

    唉。

    算了,改天再好好道歉吧,她现在还在气头上。

    回到了刚才的田边,夏拉已经站在那里,看到我问道:“刚才去哪了?”

    我拿过她手上的水:“去哪还要跟你打报告然后等你签字同意才能去吗?”

    她见我没好气说话,也就住了嘴。

    我为什么要给你好脸色看?

    我说:“来吧,继续拍照几张。如果不拍,那就走了好了。”

    夏拉不开心了,因为被我损了几句。

    夏拉赌气似的说:“走呗,不拍了。”

    我说:“好,走。”

    把她手机扔回去给她,她塞进了包里。

    走回到了车子旁,夏拉上了车说道:“回去吧。”

    这时候还想和我吵架是吧,我便说:“哦好啊。”

    她其实不想回去,还想玩,还想拍照。

    我为什么要迁就你?

    坐进了车子里,她发动了车子,但是人和车都太多了,这里都堵成了车海,我们实在无法出去啊。

    车子根本挪动不了,眼下之际,只能做的事情便是继续游玩。

    但我看她想和我斗气,我无所谓,斗气就斗气,谁怕谁啊。

    夏拉开了空调,拿出了手机玩,我也拿出了手机,玩俄罗斯方块。

    她在看照片,看着看着她递过手机给我问:“这是谁!”

    我搭了一句话:“谁是谁?”

    她用她的手机碰了碰我,我暂停了俄罗斯方块,拿过她手机看,靠,这是刚才我用夏拉的手机拍的,就是我把谢丹阳玩哭的各种惨样表情姿势。

    哈哈有意思。

    我把这些照片都直接发彩信过来给了我手机上。

    有意思。

    她看了我好久,问我说:“你在哪儿拍的?”

    我说:“删了,我已经帮你删了。”

    我把手机递回去给她。

    她接过去手机,翻看了几下,没有了谢丹阳的任何一张照片,她似乎却对我刚才在哪里拍的这个女人是谁特别感兴趣,女人好奇害死猫。

    她又问:“你在哪里拍的,她是谁?”

    我说:“刚搭讪的,你不是去卫生间还是买水吗,我刚好看到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就是照片这个,我就搭讪啊聊啊聊聊进花田里面去了,趁势推倒,嘿嘿,大战了一个回合,可惜太兴奋,太快了,不然啊。”

    我还没说完她愤愤然骂道:“无耻!”

    我看着她,是的,她没理由不相信,因为她看到的是谢丹阳躺在我身下被我拍到的各种表情,看起来甚是很嗨。

    我笑着说:“是吧,我怎么无耻了?我背叛谁了?我搞个女人还无耻了?你***你没谈过恋爱?”

    她嘴唇微微颤抖,似乎被我骂的想哭,低下头,翻看着她刚才我帮忙拍的照片。

    我说:“行了,你***别和我这个无耻的男人在一起玩了,玷污了你夏拉高贵的**和冰清玉洁的心灵,我走了,你慢慢折腾。”

    她看我要开车门,急忙拉着我:“不是,我不是这意思。”

    我看着她,斜着头看着她,点了一支烟,然后吹她脸上去,说:“那你说你什么意思?老子和你什么关系?你***管起老子来了?”

    她忙说:“我,我只是觉得,你这样不好。你已经和我在一起。”

    我哼了一声,把车窗弄下来,往外面吐烟,说:“老子***说和你在一起了吗?我和你,如果你让我心情好点,我们做个朋友差不多,心情不好,做炮友都不爽。又说什么在一起,我们做朋友都不错了。老子可没想过要和你在一起!”

    她看着我看着我,眼泪竟然掉了下来,要哭了吗?被骂哭还是演戏哭。

    如果被骂哭,说明我也骂的够狠,如果演戏,真是演入骨髓。

    她沉默了一下说:“你就那么看不起我?”

    我说:“是,也许很多人喜欢你,因为你漂亮啊,你***你漂亮啊,但我觉得你是被很多男人宠坏了,他们送你很多东西,什么都送,我觉得这部车子都是喜欢你的男人送你的对不对?”

    她默认了。

    我说:“你确实被宠坏了,但也许这并不是你的错,你有美丽的相貌,周围的人都在试图讨好你,你很幸运。但不要用你那被宠坏了的脾气来对付我。你竟然骂我,我们无名无份,你凭什么骂我?”

    她又沉默了一下,又问:“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做不好,拿着我的手机,和别人这样,那算我多事,我不问了行吗?”

    我说:“嘿嘿,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和其他女人一样肤浅。看在你认错的份上,走呗,请你吃个饭还是可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