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3章

    夏拉喝完了这杯酒,居然兴高采烈了起来,滔滔不绝和我聊着:“你谈过几次恋爱。”

    我说:“恋爱就少了,估计一两次,乱爱就多了,七八次不止。”

    夏拉看着我问:“有那么多吗?”

    我问她:“你我之间,算不算?算了,我们至多是炮友。”

    她低下头,说:“我们什么也不是。”

    我说:“对,我们什么也不是。”

    她若不是身负重任,早就要告我强她,那我又如何算是她心中恋爱名分的人,我在她心中就是被定罪了的强j犯。

    夏拉有些眼神迷离。

    她说:“我有些头晕了,你呢?”

    我假装也晕了,说:“是啊,那洋酒,太厉害了。不行,我要去拿水来喝。”

    说着我站起来,然后假装站不稳,啪嗒一声扶着凳子翻倒在地上,她过来扶起我,她其实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我被她扶起来坐在凳子上,她说:“我去拿给你。”

    我说:“哦,指导员,康雪,我要白的,不要那个的。”

    我假装语无伦次。

    她看看我,问:“你喝多了呀,我是夏拉啊。”

    我迷茫着眼睛说:“啊,夏拉啊?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刚才她还在这里啊。指导员,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夏拉呢?指导员,我要水好吗?”

    她看起来甚是满意,迷离着眼睛点点头,然后去拿了一瓶白酒倒进一个杯子里来给我。

    我草,真是毒辣,叫她给我端水,她***竟然弄了白酒过来给我。

    我看着这大杯白酒,我总不能喝完啊,喝完了我可要挂了,估计有半瓶啊。

    可是我还要装,装出我已经被弄晕的样子,我咕咚喝了一大口,呛得我差点泪水冒出来,我强忍住,把杯子放在桌上说:“这水不是水,是雪碧吧,怎么那么呛。”

    她满意的说:“是雪碧,你多喝两口,会好些。”

    我说:“等会,我肚子很胀。”

    她开始问正经事:“张帆,你过年怎么不和你表姐过啊?”

    开始又要问我和贺兰婷的关系了。

    我回答说:“我恨我表姐,我为什么要和她过年。”

    她又问:“可我好像,听说,你和你表姐,你表姐对你挺好,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你以前的女朋友?”

    其实如果康雪让人去查我们家,估计可以查出来真假,但也难说,我们家在山里,少亲戚朋友,邻里之间因我家穷也少走动,父母也寡言,之前爷爷奶奶就不和我们一起,我们家过年过节有什么亲戚来往的旁边人都少知道。

    除非康雪找人去逼问我父母,不然不太可能查的出来贺兰婷到底是不是我表姐。

    可是我父母也不太可能说我家情况啊。

    我回答夏拉道:“呵呵,你想多了夏拉,我女人很多,但她的确不是我女人,信不信随你。”

    夏拉随即又问:“那你,那你是不是她派到我表姐身旁的。”

    都那么直截了当了,是夏拉喝迷药喝晕了还是她以为我晕了。

    我说:“不是,那你呢,是你表姐叫来查我的底的吧。”

    她直接就点了头:“表姐说你这人很值得怀疑。”

    想来下的那个药,真是迷幻药了。

    我问夏拉:“你家是什么情况,和你表姐什么关系,为什么那么好?”

    她迷离着眼睛说:“爸爸和别的女人在外面有了孩子,我和妈妈从小被抛弃,后来一次我妈妈无意在水边救了我表姐,上大学我来这里,就和表姐一直在一起。”

    厉害,问的全都答出来了,跟我看那监控中她两对话的情况差不多。

    我扶着她进了房间,管她那么多了。

    没想到我这辈子还有和模特的命。

    我很喜欢马基雅维利君主论中的关于命运一段。

    当命运正在变化之中而人们仍然顽强地坚持自己的方法时,如果人们同命运密切地调协,他们就成功了;而如果不协调,他们就不成功。我确实认为是这样:迅猛胜于小心谨慎,因为命运之神是一个女子,你想要压倒她,就必须打她,冲击她。人们可以看到,她宁愿让那样行动的人们去征服她,胜过那些冷冰冰地进行工作的人们。因此,正如女子一样,命运常常是青年人的朋友,因为他们在小心谨慎方面较差,但是比较凶猛,而且能够更加大胆地制服她。

    命运是我们行动的半个主宰,但是它留下其余一半或者几乎一半归我们自己支配。(举例河水泛滥之与人类,一旦泛滥,人类无能为力,但如能事先加强防御,则可能避免灾难。)

    命运易变,人性难移。如果人们同命运同舟,他们就成功了。如果与命运违迕,他们就失败了。

    迅猛胜于小心谨慎。对于命运这个女神,你想要制服她,就必须鞭打她,冲击她。人们可以看到,命运女神宁愿让那些敢于行动的人们去征服她,而不愿那些行动冷静者所奴役。因此,命运正如女子一般,乐意做青年人的挚友,因为青年人不圄于小心谨慎行事,他们血气方刚,办事迅速,制服命运女神这差使对他们来说,实在不在话下。

    是的,诸如我的这些女神,无论是用诡计计谋还是用暴力推,就算她们不是心甘情愿,但也是宁愿让我这种敢于行动的人去征服她们,而不愿被那些行动冷静者和不愿行动者所奴役。

    正在最后关键时刻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以为是王达打来的,因为之前就发了祝福信息,也问我在哪儿了,我没有回信息,估计是打来问我今晚如何过节,送祝福什么的,他已经回老家了。

    我不理,谁知又打了过来。

    打了第三次。

    实在是讨人嫌,我干脆停下,从衣服口袋中的手机拿出来。

    接了电话,一看竟是李洋洋打来的,“洋洋?”

    李洋洋在那头开心道:“张帆哥哥,新年快乐。”

    我呵呵说:“快乐快乐,你也快乐。”

    她问道:“你睡觉了吗?”

    我说:“没呢,刚吃饱喝足,在床上。你呢?”

    我没想到她还会给我来电话,我以为她会像小朱一样,走了之后就消失在我的世界中。

    李洋洋说道:“我刚才刚吃完了年夜饭,你呢,和谁吃啊?”

    我说:“我啊,我和同事们吃的。呵呵。”

    其实我也不知道聊什么好。

    她说:“我姑姑带来我表弟,好可爱。肉嘟嘟的,我等下发微信给你好不好?”

    我笑着说:“好啊,但我很少上微信,我微信就是我之前号码,你加吧,但我可能没空上微信。”

    这时,身下的夏拉朦朦胧胧中嗯啊了一声。

    李洋洋警觉问道:“张帆哥哥你在外面呀?”

    我说:“是,回去睡觉了,改天再打吧。”

    她没说什么,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那好吧,再见。”

    我挂了电话。

    然后继续。

    醒来后,我口渴得很,套上上衣出去找水喝。

    夏拉已经起来了,穿着睡衣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

    我出去后,也没理她,到冰箱那里,拿了一瓶纯净水喝。

    喝完后,我对夏拉打招呼道:“早啊,大年初一,新年好。”

    她看起来还是昏沉,愣愣的嗯了一声。

    我问她道:“怎么了,昨晚喝多了,头晕是吧?”

    她恩了一声,没回话。

    行吧,老子也懒得理你,只是这大年初一,不知道要做点什么好。

    看她这鬼样,也不爱搭理我,我也懒得理她了,干脆洗漱后穿上衣服,出去了。

    我想去镇上,小镇上那里,看看那个监控,昨晚康雪到底去那里干嘛了。

    谁知出门后,***没车。

    只好怏怏回来了。

    夏拉刚才在我走的时候,是愣愣发呆,我回来后她问:“外面是不是没早餐?”

    她以为我去买早餐了。

    我点头说:“哦,是啊,没早餐。”

    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喝了一口水后,说:“煮面吧。”

    我说好。

    她去收拾碗筷洗了,我去煮面。

    煮好后,两人随意吃了一点,口干舌燥,都是喝汤了。

    夏拉问道:“今天有空吗,我们去花田看看油菜花吧。”

    在我们这里东南方向出城二十多公里,有一片花田,很漂亮,逢年过节的,好多人去那里旅游拍照采风踏春,还有一座寺庙,求神拜佛的,中秋重阳清明春节更是隆重人山人海。

    我说:“好啊,就是刚才出去看了一下,好像没车。”

    夏拉说:“我有车。”

    我说:“哦,那就去看花田吧。”

    我问:“昨晚,你喝了那么多,没事吧。”

    夏拉晃了两下头说:“头很痛,昨晚我已经记不得后边了。”

    我心说,你他吗的放了一大包迷幻药都喝完了,当然记不得,还好喝的不是我,不然我现在就成了你的样子了。

    我说:“后边啊,你问了我好多东西,我也不知道问了什么,反正问了很多,我都告诉你了,你问我答,可我也喝多了,不记得什么了啊。”

    她一听,皱起了眉头:“是吗?我不记得了呀。那我问了什么,你回答了什么?”

    我说:“我哪记得啊,反正你问了,什么都问,问我之前的女朋友是谁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唉头疼,不去想了。”

    这下她是确认我喝了那个药,但她自以为自己也喝多了,想不起来到底和我讲了一些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