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91章

    这么一段时间,我去了大概半小时,谢丹阳到底去哪儿了。

    不可能先回去,回去的话,她不会不给我电话。

    我慌了,是因为我想到了不好的事。

    第一次被打手们在这个镇上打,第二次是被打手们绑架。

    谢丹阳都在,难道说打手刚好出来遇到了她,抓她走了?

    有可能。

    被抓去了,能干嘛?

    像谢丹阳被抓去了,还能干嘛?

    我是真慌了。

    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又打了电话过去。

    还是无法接通,我急忙发短信给她。

    无法接通。

    我突然想,对哦,谢丹阳带手机出来了吗?

    拿着手机站着发呆想着该怎么办时,有人从身后拍了我一下。

    我回头过来。

    正是谢丹阳。

    我抱住了她:“你去哪了你!”

    “怎么了?我见你去那么久,我就去旁边超市看看买东西了。”谢丹阳在我怀中,不明就里。

    我放开她,说:“还以为你被人家给拉去,拉去卖了!”

    谢丹阳推开我:“你让我等那么久,你说去一下子,我只能去逛超市,你找不到我你还怪我。”

    我抓住她的手,说:“我不怪你,怪我好吧,对不起啊。可我回来了找不到你,我是真的担心你被抓去卖了。”

    “卖什么卖呀谁抓我?”

    “卖什么?卖身啊你还能卖什么。”

    她掐了我一下说:“为什么去那么久?”

    我说:“见那些人进了一个院子里,里边好像是淫窝,专门拐卖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进去卖的。”

    “你说真的?”

    “废话,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你也不想想看,这里那么多的红灯店,那些人就是打手,管着这些店的治安。”

    “你跟着他们去看,是想报仇吗?”

    “报仇,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我们回去吧。”

    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去。

    在车上,我要抱她,她推开我:“干嘛,想吃豆腐?”

    我拉住她的手,她也不给我牵了,这谢丹阳,的确是让我无法读懂她。

    侧面看,尤其是在车里看,谢丹阳更是迷人,鼻子尖尖,长睫毛。

    “看什么?”她问我。

    “看你漂亮。”我说。

    “有多漂亮。”

    “不知道。”

    “你跟着那些人,你想报仇吗?”谢丹阳问。

    我低头,沉默了一下。

    然后说:“谁不想报仇呢,你想我以德报怨吗?”

    孔子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普京大帝说,被欺负的时候,就该第一时间反击,我也想反击,可我没那个能量和那个本事。

    我也只能憋着忍着。

    谢丹阳轻轻说:“每次我看你都是只有被打的份。”

    我也不生气,说:“那是因为有你这么个累赘,如果不是因为有你在旁边,我早就,跑没影了。哪还能站在那里傻傻的被他们这么殴打。”

    谢丹阳笑了起来,笑过后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嘛,是我的错了。”

    我握住了她的手:“其实这不能怪你,怪我自己太帅。我为什么那么帅遭人嫉恨,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

    “你还要不要脸。”

    “嘻嘻。”我在她小蛮腰上捏了一下。

    她呀的叫了一下。

    司机回头过来看看。

    她也掐了我一下说:“怎么那么讨厌。”

    “还有更讨厌的。”

    在监狱里和她分别后,回到了宿舍,看书。

    在宿舍的夜晚,是特别的无聊,尤其是在监狱里,我记得有一个在厂里打工的朋友跟我抱怨说,厂里的宿舍住得差,周边环境也不好什么什么的。

    我宁愿和他换啊,每天下班后,像我这种不用上夜班的,只能回到宿舍坐着,特别的无聊,想出去走走,也不知道去哪里走。

    你说在厂里至少能去逛逛几个小店,打打台球,打打篮球什么的。

    在这,我就是想去打篮球,都没人陪。

    不过傍晚下班还是有一些女的在打羽毛球的,徐男就曾叫过我去打羽毛球,只是我不想去。

    打羽毛球没意思,打篮球才爽,可恨的是全监狱就我一个男的,欲哭无泪。

    不知叫上谢丹阳去打球她乐不乐意去,她一跑起来,一定很有看头。

    抱着谢丹阳睡觉的滋味,远比李洋洋舒服啊。

    唉,李洋洋。

    我跟哪个女的,都会有男的跟我抢,居然还有为了女的花钱动用黑社会动手的,钱进那王八蛋。谢丹阳还问我要报仇吗,我***当然想,被他那么侮辱,咽不下这口气。可我确实没能力也没能量干掉他,他有钱请得起打手。

    我在想,他请的打手那个康雪也都知道,那康雪是不是和钱进是一起的?

    尼玛,如果他们两是一起的,要是对付我,我会被整死。

    想东想西的,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还经常有伴侣发泄,那些监狱里的女人,没有男人,而且是几年甚至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可想而知,为男人发起狂来有多要命了。

    我把书拿去给了丁灵,还是要委托徐男和沈月,徐男还是一百个的不愿意,耐不住我磨她,在一番检查这些书,确定没问题后,她才答应了。

    我开她玩笑说:“怎么,你怕我在里边藏着毒品吗?信不过我是不是。”

    徐男说:“你的人品,我本来就信不过,我更怕的是,万一有人在你书里动了手脚,藏着刀片什么的。就是栽赃你,跟上次一样,你有十八张嘴都说不清。”

    “好好好,我的理解,你的麻烦送进去。再见。”

    “哦问你啊,犯人什么时候带去给副监狱长看?”

    “我得问问。”

    回去办公室就让指导员帮忙问了贺兰婷,我和夏拉说我和贺兰婷是表姐弟,说什么外公被她害死的鬼话,也不知道夏拉有没有告诉康雪。贺兰婷就那个目的,掩人耳目而又把水搅浑,让她们根本分不清我到底是敌是友。

    我自己,就像一颗棋子,我在算计人家,人家也在防备着我暗算我,相互利用,相互交错,相互倾轧,也不知道哪天是怎么死,也不知道是谁死。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近你安排的战局,我没有坚强的防备,也没有后路可以退。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我没有决定输赢的勇气,也没有逃脱的幸运,我像是一颗棋。

    这游戏一点也不好玩。

    猎犬被猎人放出去,还有个目标,而我,被猎人放出来,只能乖乖听她的话,也没有目标,叫我干嘛我就干嘛,搞不好我这条猎犬冲啊冲,冲着冲着就冲进了鳄鱼的嘴里。

    康雪帮我联系了贺兰婷,说下午她有时间,让我把选好的女犯们带过去大礼堂排练厅。

    让徐男和沈月,组织了一些管教,带着女犯们过去礼堂给贺兰婷过目。

    当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见别的监区的已经带了她们监区挑出来的犯人,给副监狱长贺兰婷审核了。

    贺兰婷穿着警服,威风凛凛,英气逼人。

    陈慧琳演过女警,穿上警服就很漂亮,气宇不凡,贺兰婷就有那样的气质。

    她仔细的看着每个女犯的资料,然后自己提问问题,看起来她有点很不满意。

    我过去后,看了一下。

    这时候徐男和旁边另一个监区的管教聊了起来。

    徐男问她:“你们监区的人怎么了,都不高兴的样子。”

    那个管教说:“我们带来了三十多个,都是挑出来的,被骂了。说我们滥竽充数,别想着糊弄她。”

    “糊弄副监狱长吗?”

    “是啊。”

    “那怎么办?”

    “通过的留下,不通过的,不够就找人来继续补上。”

    徐男对我说:“还挺严的。”

    我说:“没事的,我们都已经审核过了,不论什么方面都达标啊。”

    徐男偷偷指了指丁灵,我看到丁灵,对哦,丁灵身高不够。

    我想了想,说:“应该没问题吧。”

    那些能选上的,兴奋的跳了起来,没选上的,哭的有,发抱怨的有,拍桌子的也有。

    贺兰婷狠狠瞪了她们一眼,顿时静了下来。

    到了我们监区。

    果然是丁灵这里,被贺兰婷挑出来了。

    她走过来看着我们,说道:“你是当我是瞎子吗?这女的到一米六吗?”

    我说:“她,她是我特意选出来的,表现很好。”

    贺兰婷骂我道:“我之前怎么和你说的,一定要够资格!你这个,不行!”

    我想和她说说求求她的,可当时好多人都看着,我一呢拉不下脸,二呢配合演戏吧,我都说了她和我不共戴天,我还能和她好言好语吗。

    我闭了嘴。

    贺兰婷就宣布,我们监区的,其他十四个人都通过,只有一个,就是丁灵,身高不够。

    回去另选。

    丁灵当时眼泪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那些通过的犯人,开心的互相鼓掌拥抱庆祝,我偷偷靠近贺兰婷说:“等下我给你打个电话,或者你打过来,我有事要汇报。”

    她不说话,走了。

    好嚣张。

    带女犯人回去的路上,丁灵走到我旁边,哭红了眼睛,看看我,想开口求我的,估计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我问她:“怎么了?”

    她低声委屈道:“我,我想去。”

    我说:“我试试吧。别哭了,我尽量努力,可我实在不能保证百分百通过,你要有心理准备。”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