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5章

    我轻轻呢喃道:“副监狱长,漂亮的副监狱长?你表姐对你说?”

    我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清醒了一点。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说了是表姐,看来是没人信。

    还是要试探问我?

    今晚夏拉莫名其妙拉着我去喝酒,难道就为了灌醉我弄醉我,然后套话?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定是康雪的安排?那太可怕了。

    “今晚有个女孩看上你了,就是睡在你肩膀那个,泡泡,她问我是不是我男朋友,我说不是,她说让我介绍你给她。我说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女朋友,我表姐说副监狱长是你女朋友。”

    我半信半疑了:“她看上我?你开什么玩笑,她比我高那么多,再说我这种条件,也会有人看上?”

    泡泡,就是刚开始被彤彤拉来和我一起玩的女孩,玩得特别的开心,一直都在我身旁,除了玩嘴撕纸巾游戏被调走外。

    我的头很痛。

    “不信算了。”

    又喝了两杯水,我更清醒了一些,问她:“你表姐干嘛和你这么说。”

    “我问我表姐啊,我很好奇你这种人会有怎么样的女朋友,结果她就这么说了。”

    看起来,夏拉不像是来查我底的那种人,她虽然会赚钱,但显然不会懂得什么心计。

    “你姐敷衍你的吧。”我说。

    “你说嘛,是不是真的呀?你女朋友是监狱长?”

    我没有回答,我想听她继续说,康雪到底如何说我和贺兰婷的。

    夏拉脸上表现出甚是厌恶的表情:“就算是漂亮,我表姐都那么大了,那副监狱长要有多老呀?你怎么什么女人都要啊。”

    康雪也许真的是敷衍夏拉的一句话罢了。

    可难道在康雪和监狱的那帮人眼中,看我和贺兰婷是一对的吗?

    我说:“关你什么事我和谁一对。你可别乱说,她是我表姐!”

    “你表姐?哦,我知道了。那我和泡泡说,你没女朋友,你有福气了你,泡泡只谈过一个男朋友。”

    “这就叫有福气?一个男朋友,也是二手车了吧。”我说。

    “你这人不知好歹。她看上你就不错了!”

    “她为什么看上我呢?”

    “我也不知道,你吃了狗屎运。”

    “你才吃了狗屎。”

    谈过一个男朋友,那也算二手了是吧。

    我点了一支烟,有些天旋地转。

    “你是不是醉了?”

    我说:“你看我这样,还不明显吗?”

    “我姐为什么说你表姐是你女朋友?”她问我。

    正好,我就把贺兰婷说的,我表姐不小心让我外公被车撞然后我恨她一辈子的事,瞎掰了一通。

    “对不起啊问起了你伤心事。”她不好意思说。

    我说:“没什么,谢谢你啊带我来这里。”

    “想着带你回去睡觉,可回家太远了,你又这样子,我可拖不动了。”

    “你睡哪?”我问。

    “泡泡要来和我睡,我在隔壁开房。泡泡是个好女孩,你这种的有个女的看上你就不错了。”

    “多管闲事。”

    她出去了。

    我关上门后,去洗了澡。

    洗完澡,趴在床上,拿出手机,看看通话记录,有两个未接电话,还有一个已接电话,是贺兰婷的,怎么回事,手机又发疯了。

    还是半小时之前,我给她打了回去。

    她当即劈头盖脸就问:“你手机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看,就很多打过去的电话了。”

    “在外面喝酒?”

    “是。”

    “喝多了?”

    “有点。”

    “你给我关机!你换个手机吧你。”

    我说:“给钱给我换手机。”

    “你不去死?”

    “不给就不给,至于叫我去死吧?表姐我想跟你报道一个沉重的事情。”我说。

    我把今晚康雪警告我的事,全都和她说了。

    她听完后,说:“她们是的确和黑社会勾结。”

    我说:“表姐,我今晚想来想去,我怕了,我怕被她们弄死。”

    她沉默了一下,说:“以前我告诉过你,会很危险,你当时怎么说的?”

    我说:“可是我没想到那么危险啊,要拿命去垫,我不想做了行不行?”

    没想到连她也威胁我:“你现在不想做了?还可能吗?你怕她,你就不怕我?你想想看要不是我你怎么救了你父亲?你不知道报恩,你反而到了这时候你要退出去!那我也把你告上法院。”

    “唉,表姐你别吓唬我了,你那些告我,我就坐牢几年,可我现在在这边,她们能弄死我。你也别查了,她们很危险。”

    她直接挂了电话。

    想来是生气了,我急忙又打了过去。

    她挂断。

    我再打过去,她关机了。

    我躺着想,是不是我真的不仁不义啊。

    当初说好帮着她,到了面临危险的时候,我却抛弃了她,我想很可能她自己也身处危险中。

    可我当时确实没想到康雪那么可怕,什么黑社会打手,什么屈大姐的死,她全有份,而且这说明,她有一群帮着她干事的人。

    我***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奋斗,在险恶的洪流中盲目着乱闯,我这很可能落个被弄死的下场。

    睡了过去。

    第二天闹钟响了之后,我醒过来,看看手机,唉,尼玛的,又是新的一天,又要起来去干活。

    喝太多酒了,头晕晕沉沉的。

    手机还有一条信息:那就别做了,你辞职吧。

    是贺兰婷发的。

    我更加内疚了心里更加是觉得对不起她。

    我真是个口号党,当时喊叫着怕什么,大不了死了就是,反正她救了我爸爸的命什么的。

    可现在到了这时候,我却退缩了,我还是男人吗。

    我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连小人都不如。

    我给她回复:表姐,我昨晚喝多了,对不起,我会努力的。

    是,大不了一死。

    康雪这女人,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回去监狱继续上班,昨晚喝了太多,真是有些昏昏沉沉。

    下午去了b监区办公室,想问问沈月,选拔的事进行得如何了。

    遇到了来检查的防暴中队的朱丽花。

    朱丽花脸色红润,日你个朱丽花,昨天是不是和男朋友出去车震了。

    我头有些晕,本想起来去开她几个玩笑,但实在不想站起来。

    她过我身旁的时候,我才说:“花姐。”

    她站住:“有事吗?”

    我对她说:“我昨天出去了,看到你,跟你男朋友在车上乱搞。”

    她骂道:“小人。”

    我问:“我小人?”

    她说:“我是坐车出去了,但我没有在车上乱搞,你在这里胡说,不是小人是什么。”

    我有些惭愧,的确是我乱说。

    我急忙道歉:“不好意思啊,我这嘴有时候挺贱的。”

    “不是挺贱,是特别贱。你讲这种话,给人听到了,她们传出去,又多难听。”她责怪我。

    我咳了两下说:“呵呵花姐,不好意思,我欠揍,对不起啊。”

    她才不生气了,说:“你昨天也出去了?”

    我说:“是啊,刚巧碰到你,你男朋友来接你了。你男朋友很有钱吧。”

    她有些得意,说:“一般吧。”

    我心里是在吃醋吗?我怎么谁的醋都能吃。

    “哦,就是随口打个招呼,没事了。”我说。

    若是我就算刚认识的,例如昨晚那个泡泡,我就知道她是模特长得漂亮,现在我都忘了她长啥样了,若是她也说有男朋友,那我是不是也要吃醋?

    “喝多了昨晚?”她问我。

    “是啊,现在头晕沉沉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呵呵。”

    “多喝水。”

    “谢花姐。”

    “再见。”朱丽花走了。

    一会儿后,等到了沈月回来,我过去问沈月:“选拔的进行得怎么样了?”

    沈月拿出一份名单,说:“给你看看吧,这份是报名的,这份是我们去除了不合适条件后的名单,这份是我们审查后剩下的名单。最后剩下的,还有这么多。”

    “多少个?”

    “二十八个。”

    我说:“我们只要十五个。”

    “我知道,我们正在挑。这二十八人之中,都是合格的,我想申请上面,让她们出来做一个才艺演出,评选后最后录用。”

    “干嘛要多此一举?看哪个漂亮的要了不就行了吗?”我说。

    徐男靠过来,轻轻说:“你傻子,说是让她们二十八人出来参与评选,其实是让这些女犯懂事。”

    我问:“什么叫懂事。”

    徐男用两根手指动了动,我恍然大悟:“你们还想剥削一层!”

    徐男道:“你真是不懂,既然她们都想出去参加,那现在挑着还有二十八人,十五人,让谁来?随便按我们自己挑,她们女犯也有意见。要是让她们自己看着谁有钱谁就在八万的数额上给多一些,我们就在才艺评分上多加分,她们自己也心服口服,我们也赚到钱。多好!”

    “唉,这能心服口服吗?那你们看着办吧。可监区领导同意吗?”我问道。

    “我们给监区长,副监区长,指导员,队长一些好处就行了啊。”

    “好吧,别太过分,别玩出事啊。”我说。

    “好了肯定不会有事。”

    我看了一下,二十八人之中,一个认识的也没有。

    薛明媚受伤,而且条件不符合,分数不够。那个柳智慧,高傲至极,不报名。

    拿着之前淘汰的名单看了看,丁灵?丁灵被淘汰了。

    我马上问:“这个呢?是怎么淘汰了的?”

    沈月指着后面的备注说:“身高不够,我们是严格按要求来办事的。”

    “这个,通融一下,我只要求这个能来。其他的,你们看着办了。”

    “是。”

    我是有了官架子了,看上去还有点权了,但我不是个官,尼玛的指导员,老子破了这么大一起案件,不升我官,还弄一根钢笔就想打发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