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4章

    康雪何以能嚣张到如此地步,还敢说人是她们弄死的,简直是无法无天了,难道真的有那么身后的背景吗。

    可听她说的这些,看起来又不是假的,我完全可以相信她能弄死我。

    如同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的弄死我。

    而我就算和贺兰婷是一起的,帮着贺兰婷,也难保有一天不被康雪她们知道从而弄死我。

    不自觉的又点了一支烟。

    服务员又过来:“先生麻烦您配合一下好吗,请你到外面抽。”

    她有些不高兴。

    我急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又狠狠抽了一口,然后灭了烟。

    她们回来了。

    夏拉点的东西也上了,夏拉坐下来,康雪拿了包,对我说:“小张,我还有事去忙,待会儿你让夏拉带着你回家去拿你的机子。”

    “是,康姐。”

    她挎起包扭着大屁股走了。

    夏拉一边拿着叉子吃一边对我说:“哎你怎么了?”

    我抬起头,问她:“什么我怎么了?”

    “一直闷闷不乐的,怎么了和我表姐吵架了?”

    我说:“没吵架。”

    “那你干嘛不开心的样子?”

    “吃不饱吧,要不你再请我多吃一份?”我开玩笑。

    “服务员!”

    她还真的叫来了服务员。

    “我请你吃,我今天接了一个单,人家开了一个很高价钱,我开心我请你。”

    我推开了说:“我开玩笑的,吃得挺饱的了。”

    没想到她头一斜:“我请你吃你还不给我面子呀。”

    我笑了:“怎么到哪,都有人说我不给她面子。你一个小女孩你什么面子啊你。”

    “你陪我吃嘛,我一个人吃东西多无聊。”

    我点了一份水果沙拉。

    她从包里掏出钱包,这小妞,包包lv的,钱包lv的,一身上下是名牌。

    “干嘛这么看我?”

    我笑笑说:“没有,你全身名牌,我只是想知道,你穿的里面是什么牌子的。”

    她骂:“呀,你真是个流氓!”

    “我没说过我是好人。”

    水果沙拉来了之后,她就吃,也不给我推过来,狠狠看了我一眼,说:“你上次说的什么鬼故事,让我每天晚上不敢一个人睡。”

    “你可以找我陪睡。一晚上两百就行了,不会很多,这估计比你去做模特的价格低很多吧。”

    “你是不是经常和女孩子讲这些鬼故事?然后吓她们,然后对她们下手?”

    我靠后靠在椅背上,说:“我泡妞还需要什么鬼故事吗?都是人家女孩给我讲故事。”

    “吹!你就吹!表姐早和我说你这人十句话只能相信九句,我看啊,没一句能相信的。”

    “谢谢你表姐了,其实我自己都不信我自己。”

    看这小妞,一身名牌,追求的东西奢华富贵,而又有志气有本事,想想自己,让我去做生意,我能行吗?

    她还挺有手段,借钱什么的,还有人脉,真是人不可貌相。

    当初初见,我也只是以为不过一个读大学兼职的女孩,看夏拉这样,和自己对比一下,我很惭愧。

    我开玩笑说:“夏拉,我干脆辞职了跟你混行吧。”

    “你能干嘛?你又不能接活去拍你大腿,也不能去做模特,你能卖呀?”她自己说完乐了起来。

    “你不是开淘宝店嘛,我帮你搬货啊,帮你快递啊,帮你卖东西呀,行不行?”

    “你那是国家的正式工作,别开玩笑了,我这请不起你。”

    “和你比较,我真是惭愧啊。”

    “你酒量是不是很好?”她突然问。

    “还好吧。上次不是和你喝了吗,你也见了,我就那样,一瓶多红酒吧,不过你放心,我酒后不会乱性。”

    “我朋友叫我喝酒,你去帮我挡酒吧。”

    “我不去。我没空。”我马上拒绝。

    “你竟然拒绝我?”她有些意外。

    “我不想去啊,我有事。”

    “就没人拒绝我,你不许拒绝我!”她有些霸道。

    “我,不去。”

    “好嘛去帮我挡挡酒嘛行不行?”她软了下来。

    我就是耳根子软,看她这样,心也跟着软。

    她又装着可怜兮兮的说:“我一个朋友,和我很好,她生日,我要去了她们一定灌我酒喝。”

    我奇怪道:“为什么要灌你喝酒,你不喝,你去送个东西走人就是了。”

    “不行啊,因为我还要成立工作室,她们以后都是我的人。”

    “不错嘛,都是你的人了。那更不用喝了。”

    “那现在还不是没成立嘛,我也想让她们听我的,都加入我的工作室。”

    “你开高点的工资,态度谦虚点,对她们好点不就行了。”

    “是啊,那还是要喝酒啊。”

    我想想,的确好像是。

    “可我真没时间。”我无奈的说。

    我还想找贺兰婷。

    “好啦好啦张帆哥哥,求你啦。我送你一条烟好不好?”她竟然要送烟我。

    “送烟就不必了,我去看看吧,情况不对我就先跑。”

    “不许跑!”

    “我去已经给你面子了,你还要我不许跑,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吗?”我说。

    “好啦了,那我们先去了再说吧。”

    又是顶酒。

    前几天谢丹阳那次,让我得罪了钱进,我还记忆犹新,为了这些所谓不是自己女朋友的女人得罪那些强人,可真没意思的很。

    还有贺兰婷,拉我出来搅局,让她前男友看我如同看仇人一样。

    我得到了什么好处?

    其实别说,还真有些好处,至少贺兰婷对我挺好。

    “在哪啊?”上了的士后,我问。

    “新城ktv。”她从lv包里掏出一个红包,往里面塞了八百块钱。

    我说:“你认识的朋友,看来家里环境都挺好,过个生日,封一个红包就八百一千的。”

    “是看什么样的朋友了。”

    “话说,你长得也不是很差,你完全可以找别的男的帮你喝啊。”

    “我长得也不是很差?我长得有多差?”好像女孩子听到这种话都会发狂。

    “行行行我说错话啊,你长得很漂亮,你完全可以找别的男人。”

    “现有的不好吗?”她说。

    我闭嘴了。

    到了新城ktv,旁边就是麦当劳,上楼。

    服务员带我们进去。

    尼玛,大包厢里面几乎清一色的美女们,十七八个长腿美女,稀稀落落五六个男生。

    “夏拉,要抱抱。我们等了好久了你不是说早来了吗?”一个女的拿着麦克风上来抱住了夏拉。

    “我去找了我表姐。”

    拿着麦克风的美女看来是今晚的女猪脚,接着她竟然就来也给了我一个大拥抱:“欢迎欢迎。”

    我只好象征性的抱抱她,那么开放啊?

    这是贵圈欢迎人的方式吗?

    “这是彤彤,我好朋友,今晚她生日。彤彤这是我朋友张帆,准确的说,是我表姐的同事。”夏拉落落大方介绍着。

    “您好您好,请多多指教。”我笑笑说。

    彤彤捂嘴笑:“请多多指教,你真好玩。”

    我呵呵笑一下说:“请多多指教?就好玩了?贵圈打招呼的方式不是这样子的?”

    彤彤问:“什么贵圈呀?”

    夏拉说:“彤彤你别理他,他就是个木头。等会儿你们多敬他几杯酒,他可能喝了。”

    彤彤靠着夏拉问:“你喜欢人家?”

    夏拉打了彤彤一下:“就是找他来喝死你们的!”

    彤彤笑了,请我们进去坐了。

    坐下后,夏拉脱了长外套,一双美腿显露无遗,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一大排的,尼玛,全是大长腿的美女。

    “看什么?是不是都是美女?”夏拉问我。

    “呵呵,是啊,贵圈美女真多。”

    “这些呀,我们有的是做活动认识的,有的是我们同一家公司,同一个介绍人,我想拉拢一些。”

    “拉吧,用力拉。”

    夏拉拿着骰子给我,“你会玩吗?”

    “会,我可是我们学校的x大骰魔。”

    “继续吹呀你。”

    玩了六把,她全输了。

    她喝完了六杯说:“你太厉害了,我不和你玩。彤彤,帮我收拾他!我去唱首歌。”

    其实我不想说的是,她每次看骰子都被我看到了。

    虽然我不想那么无耻,但是她叫我来陪喝酒垫背,是她先无耻的。

    我还想保持清醒,酒这玩意喝多了不好。

    彤彤还在忙唱歌,她直接就叫了三个女孩过来陪我喝酒。

    三个女孩都很漂亮,这种货色,就是天上人间那种货色,模特嘛,平时陪酒的还真难找这么漂亮的。

    而且贵圈挺开放啊,都是年轻人,玩得很高兴。

    不知不觉我自己也还喝了不少。

    玩着玩着,她们说玩嘴撕纸巾。

    这个游戏就有意思了,叫来三个男的,然后四男四女分开坐,一张纸巾,用嘴来传递,还要撕掉留着一点在嘴里,嘴和嘴不能碰到,碰到了两人都被罚喝一杯酒,听起来就超级有意思,玩起来也非常有意思,输了的还轮流换位子,就能不停的亲到玩的女孩了,贵圈真的很有意思。

    玩了两个多小时后,我竟然有些乐不思蜀,当我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

    就跑出外面给贺兰婷打了个电话,没打通,又是关机。

    可能睡了。

    应该是睡了,她是不会像我们一样在外面玩嘴撕纸巾的游戏。

    玩物丧志啊妈的。

    回去后,她们又来了一个更加极品的游戏,俄罗斯轮盘。

    轮盘上写有:喝一杯,喝两杯,亲一个异性,抱一个异性,说心里话,摸一个异性。

    总之还有很多,转到什么就要干什么。

    而酒,是大杯的。

    我进去后本不想玩的,但是男的少啊,其中两个还被灌死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剩下的几个都被拉来喝酒,好多女孩围着。

    我被拖了过去。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大杯,亲了多少个,更不知道抱了多少个,不知道摸了多少个,不知道被多少女的亲了,都玩疯了。

    贵圈真的有意思的很。

    到后面,我自己都喝晕了。

    我晕沉沉的坐下来靠在椅背上,有个美女在我旁边的,睡着睡着就靠上我肩膀。

    接着生日蛋糕被服务员推进来了,切蛋糕什么的我已经快睡着。

    后来是被夏拉扶着出了ktv。

    接着不知怎么的,到了一家酒店。

    “你怎么样了你?”她问我。

    “我喝多了。好晕。”我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喝了。

    “我问你个事呀,你有没有女朋友啊?”她突然问我。

    “有吧,好像没有。干嘛问我这个?”我有些晕沉沉的回答,李洋洋是不是我女朋友了?

    “我听我表姐说,你们监狱的漂亮的副监狱长,是你的女朋友?”她轻轻问。

    我们监狱的漂亮副监狱长?是谁呀?

    我问她:“你表姐说的副监狱长,是谁?”

    “我不知道呀。”

    我晕乎乎中想到,贺兰婷。

    是,她说的应该是贺兰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