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1章

    今天,我失恋了,失去了李洋洋,而床上,却多了一个谢丹阳。

    这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吗?

    我懵懵中醒来,动了动,说:“谢丹阳,别这样,我会受不了。”

    “你怎么受不了?”她问。

    “我怕我受不了等下把你给那个了。”

    “真的是啊。”

    “你,还是赶紧回去你那里睡。”

    “唔唔,等,下。”她有些口齿不清。

    “快啊。”

    “唔。”

    我一看,她已经睡着了。

    “妈的。”我骂道。

    无奈。

    很累,很快也睡着了。

    早上被闹钟闹醒的,想起来还要上班。

    浑浑噩噩,而谢丹阳,也不太愿意起来。

    她还过来抱住了我,看来是有裸睡的习惯。

    我说:“起来了,我们该去上班了。”

    “想吗?”她问。

    我舔了舔嘴唇,想吗?

    你说我想要吗?

    她用手帮我,竟然不到三分钟,我就完了。

    她起来去洗手洗漱穿衣。

    我也爬了起来,还沉浸在快乐中。

    没想到,我竟然有这样的艳福。

    “哎,今早这个事,你可别和徐男说啊,虽然她说什么不介意我两有什么,可我还是怕。”我不无担心说。

    “她说不介意,就是不介意。”谢丹阳穿好了衣服。

    我起来穿衣服洗漱,和她到了下边找个早餐店,吃了就上的士往监狱去。

    到了监狱门口,我们在付钱给司机的时候,看到一辆银色的车子从小镇的方向开过来。

    那车我知道,就是康雪的车,她开的车,副座是监区长。

    她两经常去那个小镇上,到底是去干嘛的。

    等她们的车过去后,我两才下车了,我问谢丹阳:“你说我们监区的指导员和监区长老往镇上跑,是去干嘛的?”

    “买东西吧。”

    “买东西也不能那么早吧?”

    “那是在那里过夜,可能晚上跟我们一样,出去玩了,不想回来。在外面睡。”谢丹阳说。

    我想了想,越想越觉得奇怪,康雪这个女人,做什么事情,目的性都极强,她出去镇上玩?还跟监区长玩?有个毛线好玩。

    过门卫的检测仪的时候,我删除所有通话记录然后,交了手机,过去的时候举起了那戴手表的手,过去了。

    进去后便和谢丹阳分开了。

    分别的时候我说:“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

    “你说谢你什么?”我问她。

    “走了。再见。”她迈着步子走去办公大楼。

    而我,则是走向监区里边。

    处分的结果出来了。

    康雪因为有了我那说她是叫我去暗查的几句话的缘故,不被追责,被奖励了。

    康雪监区长等人,全都得到了口头奖励,而马队长,遭到了处分,降职,将为副队长。

    走个过场的形式罢了。

    康雪叫我去了她办公室,给了我一支钢笔,说监狱长说我干得很好,要继续努力。

    我就拿着这根钢笔,傻了好久,问:“除了这个钢笔,没有其他了吗?”

    “你想要什么?”康雪问我。

    “没。”我有些不满。

    老子千辛万苦豁出命帮忙,奖励了我一根钢笔。

    你叫我如何心服口服?

    康雪看我脸色不对劲,说道:“小张啊,这是监狱长的意思,钢笔虽然不值钱,但是你的名字在监狱长心中更重了有了分量了,今后只要你好好干,有了资历以后,害怕升不了职吗?”

    我只好说:“谢监狱长,谢指导员。”

    妈的就一根钢笔。

    我实在无法理解。

    看来,她们也没有什么奖赏我的诚心,这事儿不捅出大篓子,已经是庆幸至极,她们还有什么鸟心思来奖励我。

    不说当众表扬,不说奖励金钱,不说升职向上,单就偷偷摸的给了我一根钢笔,让我如何心里舒服。

    等我气呼呼回到自己办公室,抽了两根烟后,没想到指导员又来了。

    她手上拿着一个信封,进来后关上门说道:“小张啊,刚才我和监狱长通了电话,觉得你这事啊,上边实在抱歉,太不重视了啊。监狱长说这段时间快过年了,也很忙,就没分出心来重视处理你这个立功的事。”

    “指导员你坐吧,我给你倒茶。”我还是有点情绪。

    “没事没事啊,我站着就好。我来跟你补充一下这个事就走。你看,监狱长特地吩咐我,让我给你发一些奖金,表彰你的事迹。”她把信封递给我。

    我的火气才有点消下去了,妈的,一根钢笔。

    我假装退却,虚伪得让我自己都想揍自己:“不行不行,指导员,我不是为我自己,我是为了我们监狱,而且我也没功劳。”

    “我放这里啊,小张啊,监狱长也说了,最近是有点忙,过完了年后,可以考虑考虑开一个表彰会议表扬表扬你。”

    我忙推辞:“不要了指导员,这样子就不好了,我也只是为了监狱的安全。”

    只要有钱,我管你表彰不表彰,但话说回来,这个表彰也挺好,起码我露脸了,大家认识我的多了,以后干事也方便。

    “小张真是够谦虚,那我还是先跟监狱长商量商量,你忙吧。还有那个选拔的事,劳你费心了。”

    “指导员但凡有事,尽管吩咐。”

    “再见。”

    “不送指导员。”

    她一走,我马上拿起信封数钱,八千块。

    而且里面还有一个a4纸,上面写有对我的表彰事迹,鼓励我再接再厉,盖着的是监狱的章。

    这样还算是有点样子,不过她们搞个a4纸,妈的,不是奖状,我不能把这a4纸挂起来吧。

    管他,有钱拿就行,直接把那张纸塞回了桌柜里。

    上午在自己办公室,下午去b监区巡视,远远的在望风场上看见很多女犯在风中颤抖晒太阳。

    今天挺冷,但有太阳。

    很多女犯出来放风。

    其中一个高挑的身影,就是柳智慧。

    我想过去打个招呼,但我还要穿过监区办公室过了监室走道后才能到里面去,懒得去了,我就趴在铁丝上看着她伸懒腰做热身动作。

    整个放风场的女犯,就她一个长发飘飘,另类。

    我突然想到选拔女演员的事,对哦,干嘛不问问她去不去参加。

    于是我对她招招手,当然,太远她没看见。

    倒是她身后的一个女管教看见了,那个女的看看我,然后确定我在对她那个方向招手,算了把她叫过来,让她帮忙叫薛明媚。

    她过来了。

    是沈月,那个说要帮我找女演员从中扣回扣的沈月。

    没想到是沈月。

    她过来后,问我:“张帆,你找我吗?”

    “能不能帮我叫一下那个女的,就那个长发的。”

    “柳智慧是吧?”她说。

    我说:“你也知道她名字。”

    “她没编号。哎,等下下班,一起吃个饭呀?”她邀请我。

    一定还是为了那个选拔的事。

    “吃饭啊?呵呵。”我有点不想去,因为我还没落实让她帮忙。

    我想先问问徐男,虽然徐男也说让沈月做也行,但我还是要问清楚到底她们如何做,我才能确定。

    “是啊,下班我请你吃饭,徐男也去的。”

    “徐男也去?”徐男是她好朋友。

    “对啊,我已经和她说了,刚说的,还说让她跟你说,可没想到你来了这里,我就先跟你说了。”

    我点头说:“那好吧,那下班后我们在监区门口见吗?”

    “我和徐男去找你。”

    “行,那麻烦你先叫那个柳智慧过来一下。”我指了指柳智慧。

    “好,就这么说好了啊。”

    “好了好了,说好了。”

    沈月过去,对柳智慧说了我叫她,看沈月那个样,对柳智慧也都尊敬,如果是别的女犯,过去估计就拿着警棍点一点,或者直接开口喊。

    她这也不能算尊敬,说怕还差不多。

    柳智慧的背景太深。

    柳智慧看见我,走了过来。

    我趴在铁丝,手抓着铁丝,和她面对面,我们中间,是的,隔了铁丝。

    风将她长发吹起,多么漂亮的美女。

    风中柳智慧的长发散开,她即使穿着囚服,也无法掩饰她的高贵。

    她迈着模特般的步伐,过来,隔着铁丝,并不贴上铁丝,而是与我隔了铁丝后,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她的手捏着自己的手,自然的放在前边,对我礼貌的笑了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