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6章

    看着她的车和我就只离着那么十来二十公分,我有些恼火:“妈的你这样子万一控制不好,不把我撞死!”

    她把车窗降下,说:“上来。”

    良心发现了,看我在冷风中哆嗦,心疼我可怜我,把我弄上车载我,对吧?

    我马上上了车,她问:“你刚才在骂什么?”

    “我说你以后开车能不能正经点,你这样子,很容易把握不好从而把我给撞死。”

    “撞死正好,我知道怀孕那次,已经是想把你撞死。”她盯着我。

    我自知无趣,把头看着窗外。

    半晌,她却不开车,问我道:“你说你收了你们指导员的钱,对吧?”

    “是啊。”

    “拿来看看。”

    “你不是说留给我用了吗?你不要反悔啊!”我急忙说。

    “我就反悔你又能怎样?”她和我对视。

    “不能怎样。”我掏出钱来,“我只带了四千块,因为一下子身上带着那么多钱,不好拿,而且出来的时候人家检查也不好,就想着慢慢带出来去存。”

    她抽了一沓然后甩给我几张,我数了一下,给回我五百,我忙问:“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去办事,没空取钱。”

    “你没空取钱你就抢劫我啊?哇你一下子就抽了三千五,太狠了吧,我上次问你要钱,你给我一把零钱,三十多块。”我不甘心了。

    “然后?”她把钱放在中控台,转头看我。

    “没然后。哎表姐,你既然在监狱那么厉害,还干什么生意啊,如果你生意做得有钱,还干什么副监狱长啊?”

    “闭嘴!没轮到你来问我!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她开口就骂人。

    “怎么了,月经不调还是提前更年期?”我不爽的顶嘴道。

    “你手机怎么回事?”

    我拿出我手机掂了掂说:“鬼知道怎么回事,老是自动重拨。想换吧那时候觉得贵,当然现在也觉得贵。不换也不行了。”

    “你上次打来,你和谁在一块?”她咄咄逼人的样子。

    “上次,哪次?”我奇怪她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有一晚,下雨,拨来电话你不说话,听到你和哪个女的声音。”

    我知道了,那晚叫李洋洋出来,和李洋洋抱在一块,我手机就不停重拨贺兰婷电话,敢情她都听到了?

    我说:“我在看电视你信吗?”

    “在害女人吧,狗改不了吃屎。”

    “是是是我是狗,那又怎么样,我害谁你还管我了!”我也不高兴了,我***爱干嘛干嘛,你还管老子了。

    她看着前方。

    我奇怪道:“你怎么还不开车?”

    “下车。”

    “啊!”我吃惊道,“你赶我下车!”

    “下车。”她又说。

    “不是表姐,这天气好冷啊!等车难等,别这样好吧,大家都自己人。”

    “我说最后一次,下车!今天我不想看到你。”

    我下了车重重关上车门:“下下下!”

    她踩着油门车子就走了。

    还当她是好心载我一程,害我高高兴兴爬上去,结果是抢了我三千多块钱赶我下车就走了,这个家伙,恶毒。

    在冷风中等到了公交车。

    看着这个手表,我想,那是不是以后我和哪个哪个女的睡觉的时候,偷拍,哈哈,拿来自己看。

    不行啊,里面有u盘,只能给贺兰婷她才能读取。

    到了市监狱医院,还是按规矩,买水果买饮料买零食,买烟。

    不知薛明媚恢复得如何,我不禁摸了摸自己脖子。

    上去了之后,见看守的还是上次那两个姐妹。

    见到她们吧,也好,都熟悉点了,拿个饮料零食烟啊给她们的,她们也乐嘻嘻的收了随我进去探望薛明媚。

    只是怕她们问起向我推荐选拔女犯的事。

    我提着水果进去了病房,薛明媚在发呆,我走到旁边,她还没回过神来。

    我故意咳了两声。

    她才回过神来,“你来了。”

    她是靠在床头坐着的,之前的都是躺着,看起来恢复情况不错,我说:“感觉怎么样了。”

    “好了很多啊,也可以走了,但还不能做。”

    “做什么?”

    她骚着笑了起来:“你说做什么。”

    “我以为我够荡了,你比我还荡。都这样了你还能荡,你不荡你能死?”我说。

    “能死。没有男人,还活着干嘛?”

    “果然是活出了境界。”

    “女人买衣服打扮来,就是为了吸引男人嘛。”她笑着。

    我坐了下来:“要不要给你削个苹果什么的。”

    “想喝啤酒。”

    “唉你就别啤酒啤酒的了,以后喝好不,以后你好了,我请客,我们去监狱里那个宰客的黑店喝。这些天过得怎么样?”我问道。

    她竟然说:“还不如在牢房里呆着。”

    “哇你有病啊,牢房条件那么好吗?多少人想逃出来,就你个傻子想回去。”

    “人都是群居动物,我在这里,和她们两个管教没什么话聊。在里边,还有很多姐妹,在这里每天就这么像等死一样,太难过。”

    “忍忍吧,你恢复情况看来不错,很快你又能进去坐牢了。”我安慰她道。

    我和她说了一下骆春芳这起案子,她听后闭上眼睛,笑了一下说:“感谢,终于还是我们赢了。”

    “那是,法恢恢疏而不漏,这些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她握住我的手:“谢谢你。”

    “有什么好谢的,不客气。”

    “张警官,我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了,小女子只能以身相许了。”没过一会儿她又开始发疯了。

    “去去去,你就不能正经点。我以为我都有不正经了,你还老不正经。”

    “监狱里那些领导有什么处分吗?”她突然正经问我。

    “马玲被调查了。”

    “黑锅。”薛明媚笑了笑。

    “对。我们都知道。”

    “你说的那个送外卖的男的,并不是他敢去这么做,有人让他这么做。”薛明媚道。

    “你怎么知道?”我问。

    “小卖部,监狱里的超市,饭店,是谁开?”她问我。

    “不知道。我只知道没有通天的后台开不了。”

    “那就是了。”

    我顿悟,这监狱里的这些黑店,都是有人开,没经过监狱长这些人同意谁能干起来,而没有利益谁干?薛明媚说的,莫非就是说外卖小哥和小卖部那卖东西的小老板,还有那宰客破店的态度小张服务员,背景都是很深厚,说来她们都是一体的。

    我说:“也没证据,又能怎么样?”

    “我们可能得罪了很多人。”薛明媚叹气。

    “我知道。”我咬着嘴唇。

    “你还是离开,早点离开,君子永远斗不过小人,这是永恒不变的规律。在任何政治斗争中,正人君子必败,而小人必占上风。因为正人君子是为道义而争,小人则是为权力而争,结果双方必各得其所,好人去位,坏人得权。”

    我烦道:“薛明媚,你别我每次来都念叨这些行吗,我耳朵好痛。”

    “我是在担心你!”

    “我知道,好了你别说了,跟你说另一个事情吧,监狱里选拔大众女演员你也早就知道了,是吧?那时丁灵不是说拿钱保你去参加吗?可你的分数低,平时表现实在不好,再加上你现在这样,是不能去参加的了,你推荐一两个你自己的好朋友呗。”

    “用钱吗?”薛明媚问。

    “用,不过你放心,她们都会有工资,偷偷和你说,总之去的人,不会亏。”

    “那是好事,我没什么人好推荐,你自己看着来。”

    “为什么?你不推荐丁灵啊什么的,她不是你好朋友吗?”我奇怪问。

    “那就推荐她呗。”

    我叹气说,“唉,媚姐,你就好好表现吧,下次有什么机会的,我也好安排你好吧。”

    “不用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

    “好,我管好我自己,我还不管你了。”

    她很冷静,想了想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得罪了更多的人,以后会不会有人对我们下手?”

    “下就下吧,我就不信还有直接拿刀上来割喉咙的。”

    “就怕我们想死也没那么容易好死。”

    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别战战兢兢的自己吓唬自己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你以后也别劝我了。如果我被人害死了,你初一十五的,烧点什么,把你自己烧给我好了。”

    和薛明媚待到了下午,外面的两个姐妹也懒得理我,她们后来干脆委托我帮忙照看,跑出去逛了。

    我就和薛明媚聊着天。

    我想到大话西游大圣娶亲里至尊宝的那段话:“薛明媚,那个大话西游里,周星星说的那个话记得吗?当时你不顾一切的摸我我也不顾一切的摸你,我们就产生了爱情。”

    她只是轻轻叹了气。

    两个姐妹她们回来后,我怕等下走她们就缠着我问那个推荐女演员的事,赶紧的就溜之大吉。

    和薛明媚打声招呼过几天来看她就走。

    谁知薛明媚不顾伤口扯住我的手,一个湿吻就上来,我吻了一下急忙推开她:“外面的人看到不好,以后我也不方便来。”

    她松开了,“谢谢你。”

    “既然以身相许做我小妾,就不要言谢了。”

    她笑笑。

    我转身走了,出来外面后,跟两个姐妹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就疾走,还是被叫住了。

    “张帆,上次我们问你的事儿,考虑怎么样了?”她们两问。

    好吧,看来是要我实话实说了。

    我说:“对不起啊两位姐姐,这事我和指导员商量了一下,可能是要指派其他人去帮了。”

    “我们来帮你啊。”

    “呵呵,好了两位姐姐,这一次是和指导员商量定下来了,下次好吗,下次。你们不要生气啊。”我好言好语。

    其中一个表现出十分不爽的表情。

    另一个较懂事些说:“没关系。”

    “那我走了啊,拜拜。”

    我一边下楼一边心想,老子***以前刚进去干活的时候,没见你两这么殷勤的态度鸟过我,等看到我身上有了点什么有利可图的东西就想扑上来分一杯羹,分不到还怪我,靠。

    这个时间点,也是我掐好了的要走的时候,因为,李洋洋就要下班了。

    我不知道她今天上不上班,是不是会等到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在单位。

    总之,我是过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