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9章

    看到雷处长,我先是一愣,继而忙迎接过来。

    “小伙子,在想什么那么入神啊?”雷处长走进来,笑着先开了口。

    “首长好,首长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望首长恕罪。”我急忙迎接雷处长上座。

    “你有什么罪咯?”他呵呵笑了一下。

    我让他坐在我办公位置,然后给他倒茶,敬烟。

    他接了一支烟,笑笑说:“谢谢。”

    “不客气首长。”

    “我来找你有两个原因,一个呢,就是来感谢你的。”

    “感谢我?”我想到了这个案子。

    “你为了铲除邪恶势力犯罪分子,一直默默无闻的忘我舍身投入其中,这个案子如果不是你,还不能破。值得表扬哈。”雷处长赞扬我说。

    我的心里暖暖的,激动的说:“首长您过奖了,我也没啥功劳,这都是,这都是领导们领导有方。”

    “哪个领导你?”雷处长直言问。

    “那个,哦,是我们的指导员康雪。”我骗他说。

    “哈哈,小伙子,有功不拘,是个君子。你说的你们指导员康雪,她是如何领导你的?”他直直的看着我眼睛。

    “哦,她,她一直知道这些人干坏事什么的,但是也不确定,就暗里叮嘱我好好查。”我小声了一些。

    毕竟是骗人的话,谎言,看着他那双凌厉的眼睛,我有些底气不足。

    “小伙子,说谎可不是一件好事。”他说。

    我舔了舔嘴唇,然后岔开了这个话说:“首长,请问我可以问您,找我的第二原因是什么呢。”

    “来问问你关于这个案子的一些细节。”

    他把红河烟六块钱的红河烟拿出来放在桌上,然后拿了一根抽,也丢给了我一根。

    我接过来,但没敢点烟,雷处长道:“抽嘛别怕。”

    我这才点了烟。

    他道:“这个骆春芳,我就一直在查她了,吕蕾上吊自杀,写你的名字栽赃你,这事情很蹊跷,如果不是你破了这案子,可能我们还要继续拖着查下去。小伙子,你破了案,大功一件,不用推脱。我知道这件事跟别人没关系,你也不要怕。”

    他知道不是康雪指导我去干的?

    “你就跟我谈谈这个案子的细节,细细说一下。”

    我心想,应该是贺兰婷把这事闹到上面有关部门的大领导,至于是哪些领导哪个机关,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政法和司法来了,都是管理监狱的,如雷处长,他也不是公安的人,不管案子,他负责的是监狱管理和监狱管理人员这一块,这么问我,那就是他也想知道监狱里的管理职员们的情况。

    我想到康雪的那些话,什么不该说,什么该说。

    我现在无法知道雷处长是不是贺兰婷的人,如果是,我可以全都说了,把这个监狱的一些情况都说了,但如果不是,而是只是来问清楚,然后象征性的处理一下监狱的事,或者转身就跟指导员这帮人合作,我岂不是完了。

    而且看起来,雷处长也是属于不想把事情闹大的那种,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撇撇嘴,我很讨厌尸位素餐的人,虽然我不确定雷处长是不是,虽然我知道他看起来是个廉洁的官,但很多官,都很廉洁,可越是到了越高而且快下去的年龄,就越不想惹麻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好听点叫无为而治,说难听就是尸位素餐。

    设立这些监督的部门和职位,本身就是为了监督整治行政人员不法行为和份子,而这些所谓无为而治的官员,只想平平淡淡退休告老。

    我看着雷处长,又告诉自己说,或许他不是那样人吧。

    但在我无法得知他的身份背景政治方向还有心理想法之前,我也只能把不该说的该说的都要保留,骆春芳这些没背景的可以大说特说,而章冉姚图图还有涉及到监狱管理人员,我也只能讳莫如深。

    至于屈大姐被逼死啊这些,我自己也都没任何证据,我又能怎么讲,更不可能去谈指导员这帮人在监狱里敛财的犯罪事情了。

    “说,别犹豫,有什么都可以说。”雷处长道。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我说是康雪暗中发觉然后为了不打草惊蛇给我下指令去调查此案,还说我没想到过姚图图和章冉也是一起帮着骆春芳的,特意说是不是被骆春芳给栽赃拖下水了?

    雷处长听完后,手指夹着烟,敲了敲桌子,盯着我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还是有所保留啊,对我不够坦诚。不过我也理解。这个事呢,上头很快会和调查机关研究处理结果,小伙子,好好努力,不要辜负党和组织对你的信任。”

    这话讲得我凉飕飕的,妈的,那我是不是要把我所知道的全都抖落出去算了?

    他却站了起来要离开了:“好了我也该走了,小伙子,再见了。”

    我送到了门口,僵硬着脸强笑了一下送走了雷处长。

    “别送出来,你忙你的。”

    “是,是,首长再见。”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我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雷处长一定是带着愉快的心情来问我这些问题,可他没想到我会有所保留,而且还谎言骗他说是康雪指导员在暗中推我去调查此案,也许他根本就知道此案没有谁在给我下指令,也许他还觉得他把我当自己人,而我却怀疑着他把他当外人,有所隐瞒。

    如果在古代,他是皇帝的话,那可是欺君,这是重罪。欺骗君主的罪行在我国古代,对官员虚报瞒报信息问题是高度重视的。古代法制中的欺君之罪,虽然也包括欺侮君主的含义,但事实上主要是对欺骗君主的行为进行惩处,事实上相当于把官员虚报瞒报信息罪名单列。同时对这种行为的惩处也是严厉的,欺君之罪是杀头的罪。之所以把它定为杀头的罪,是因为虚报瞒报信息有可能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这方面的事例在历史上也确实屡见不鲜。

    例如一个朋友,对你有所隐瞒,本来他在街上和你女朋友刚好遇到,随便聊了几句,你问他今天干了什么他却没有告诉你他遇到了你女朋友,而过后有人说看到你女朋友和你这个朋友那天在哪里一起的,这时候,你马上怀疑,而且放大化,感觉他们背后有见不得人的事。

    这就是人性。

    可怕的人性。

    那么说,看到我有所保留和隐瞒,甚至是欺骗,雷处长是不是对我甚是失望?而且还会怀疑我也干了坏事?我确实是干了坏事,拿了贿赂,不知道这算不算贿赂。

    我点了一支烟,做人真难啊。

    接下来的两天,都平静无奇,关于此案,被抓的人都被抓了,调查和取证都在进行,就是在等宣判结果,而我们监狱管理人员,也在等,等上边的处理结果。

    没想到的是,关于我们监狱管理人员的赏罚决定还没下来,却先下来了整顿通知。

    那是因为我们监狱这段时间问题太多了,从刚刚的女犯上吊自杀家属闹事,到现在的女犯伙同监狱干警贩毒、通奸、谋杀等一干连着的案子,司法和政法的开会后,然后司法又开会研究后,组织了全省监狱开会通知。

    我拿到了这份整顿通知看,上面写着,针对监狱暴露出来的内部管理问题,省s法厅召开了全面加强监狱戒毒所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将全面加强监所管理,并在全省监狱戒毒场所部署开展违禁品、违规品专项清缴和‘严明纪律 严格履职’专项教育等活动。

    没有配备手机信号自动屏蔽系统的尽快配备,严防因罪犯持有手机引发安全事故,对于私带违禁物品的干警一律给予开除。光这一条执行起来,就让监狱翻了天,监狱每天组织干警对犯人监室和我们宿舍进行地毯式检查,当她们把我的ipad拿出来时,负责我们宿舍楼检查的是狱政科的某科长,开口就说没收。

    我只好开口央求,说我这个又没什么通信功能,磨了半天嘴皮子,但还是被收走了,让我出去的时候去拿走,总之这玩意不能在监狱里私带。连mp3都不能拥有,以后我还不能听歌了?以后在宿舍只能看书打发时间了。

    还有,按照s法厅要求,监狱要严格落实会见管理制度,严格审查控制会见人员身份、会见人数和会见时间,严禁罪犯与家属同居。严格落实违禁品、违规品查缴制度和危险品管理制度,重点查缴手机、现金、毒品等违禁品。同时,监狱要进一步强化监所安全警戒设施管理。加强监所围墙、大门、会见室建设,对门禁系统、安检系统升级改造。会见原则上采取隔玻璃墙电话交流的方式进行,对会见全程录音录像,当然夫妻情侣特别情况见面除外。

    加快配备监所手机信号侦测、报警、追踪系统和手机信号自动屏蔽系统,严防因罪犯持有手机引发安全事故。

    s法厅表示,各监所都要组织或充实专职警务督察队伍,检查督促落实各项管理制度。凡是私带违禁物品给罪犯人员的,一经查实,是干警的一律开除,是工人的一律解除劳动合同,是外协人员的一律废止外协合同,此类案件一律上报省局并向驻地检察机关通报,涉嫌犯罪的一律移送司法机关,附有管理、检查、督察责任的人员隐情不报、压案不查的一律就地免职并追究责任。

    看得我心里直发寒,我带给了柳智慧一些书,这也算是私带违禁物品给罪犯人员的,妈的我要去把我拿进去的书给弄回来,省得哪天给人落下把柄把我撸了。

    还有后面那句:涉嫌犯罪的一律移送司法机关,附有管理、检查、督察责任的人员隐情不报、压案不查的一律就地免职并追究责任。

    如有隐情不报,压案不查,一律就地免职和追究责任。

    我这***,也算是隐情不报了吧,我还等什么奖励升职?不把我开除和追究责任就算好了。

    我心里直发寒,不镇定起来,急忙去找了指导员。

    其实我做这些都有点傻,这也严重表明了我处理事情经验方面的欠缺,无论怎么样,指导员找我谈让我把她拉上来说是她暗中指使我去调查这个案子的这个事,而且还给了我钱这个事,我就应该先汇报贺兰婷,而且也问清楚一下雷处长值不值得我信任,这样子我就有底了,可我却没和贺兰婷说,就直接走了这一步。

    当时也怕了,就傻傻的跑去找了指导员。

    指导员看到我,笑着让我进去,然后给我倒茶,问我道:“雷处长找你了是吧。都谈了些什么?”

    她有些心急,我知道她想知道的是我按不按她的要求这么做了。

    我说:“我已经按你的要求和雷处长还有警官这么说了。”

    指导员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对我道:“小张啊,谢谢你啊。”

    我给指导员看了这个通知,指着最后一道说:“指导员,我已经骗了公安机关和雷处长说是你暗中让我去调查处理这个案子,如果被查出来,我会不会被整?”

    指导员把这份通知压在桌面上,说:“规定是规定,通知是通知,规定和通知,都是写字的人的事情。至于我们怎么做,尽量按照规定和通知来做。”

    这话讲得我一头雾水:“不是,指导员,我害怕啊。”

    “你怕什么?你说的是我暗中指示你,我也说我是暗中指示,就算怀疑,有证据你是说谎的吗?”

    “这倒也是。”

    “好了小张,别紧张,不会有事的,今晚啊,去康姐家里吃顿饭吧。康姐做一顿饭,好好谢谢你啊。”她邀请我道。

    “今晚?”

    “怎么了,是不是有其他事?”

    我想着,我确实应该出去,跟贺兰婷打个电话,把我的这些事,好好和她说一说。估计多半又是被大骂一顿,谁让我又乱来了。

    “没事没事,我没事指导员,那下班了我们在外面见吧。”

    “好,小张啊,去忙吧啊,康姐谢谢你啊,还有这事啊,要保密好啊,记住不要穿了呀。快去工作吧啊。”

    我走出她办公室,心里更不是滋味,想到出去了给贺兰婷打电话,八成能给贺兰婷骂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