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6章

    醒来后,见王达已经在搬货了,吴凯也回来了在干活。

    王达给我一次性洗漱品,我洗刷后,帮着干活。

    一天就在帮着搬货了,王达说:“人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功也是一半人为一半天意。谋取富贵的路有很多,不必非要攀上家里有钱的老婆才行。”

    我点了一支烟,想着自己现在在监狱里面的情况,危机四伏,像一只棋子,估计连棋子都不如,棋子能看到下棋的人,我现在是别人在拿我当棋子走,我却一无所知,或许前方有更大的陷阱,可能有一天如薛明媚所说,再不退出来,会被陷进去,惹祸上身。

    谋取富贵的路很多,就算不能富贵,平淡平安过一生也好。

    下午忙完后,王达问我今晚回不回去,如果不回去就开个包厢唱唱歌,他找几个女孩子出来玩。

    我笑着问:“你还有女孩子啊那么忙。”

    “微信认识的。”

    “行啊,看来你还是挺闲的,有本事。”

    “没你有本事,你谢丹阳啊什么的,都甩我认识的所有女人几条街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笑了笑。

    “回去不回去,不回去我就开包厢。”

    “别开了,我今晚要回去。”我还要去看看薛明媚。

    “滚滚滚。我和吴凯去。”

    “玩得开心点。”

    我去了市监狱医院,上去后,那两个管教姐妹看见是我,对我说薛明媚刚换了药,睡着了,我看里面,果然是睡了。

    就不打扰她了。

    当我和两个管教姐妹说我先走了的时候,两个管教姐妹叫住了我:“张帆,我们听说,那个选拔女演员的事,就要执行了。”

    “怎么会呢,要过年了不是吗?”我说。

    “过年是过年呀,在监狱能过什么年,至多放假几天。”另一个姐妹说。

    “你们听谁说的,我不知道啊。当时指导员说,快过年了,不论是监狱方和电视台剧组都在忙,还忙着迎新晚会的事情,选拔的事就搁下了。”我问道。

    “好像说是这几天呀,对了,你那个名额的,是你管的,我们帮你推荐几个人吧。”她说。

    果然,受非分之情,恐办非分之事。

    两个姐妹就算接受我一点零食,也不会那么热情洋溢。

    估计琢磨着商量好了找我推荐女犯当女演员这事,为什么?因为有好处啊。

    她们不管我这边到底要不要,她们帮着女犯推荐上来,女犯就愿意出钱啊。

    我把笑脸挂起来,说:“这事儿还没有个着落,我也没个底,我还要向指导员申请一下,该如何选拔,上边都有一定的规矩来。”

    “我们只是推荐给你啊,反正要不要也是你说了算。还是副监狱长开口让你直接负责这事呢,哪还用汇报指导员?”另一个姐妹说。

    真精明,你推荐来,万一我不要,那女犯给了你钱,到时候她们自己选拔不上,恨你们两个不关我事,但是肯定是恨我的了。

    这两个家伙,我藏着怒气,尼玛的我爱推荐谁推荐谁,还轮到你们两个对我指指点点,可我和她们这种人撕脸皮也没必要,我婉转的拒绝了,我笑着说:“姐妹们,是这样啊,虽然副监狱长的确是要我选拔了,但我也还要和指导员,监区长说一声,总不能说我想要这个就要这个吧,是吧,你们委托的这事,我感激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我先回去了,再见,你们辛苦了。”

    我走的时候,她们嘀咕道:“给脸还不要了?”

    我心里一阵火,是谁给谁脸了!

    恬不知耻,贪得无厌。

    我去你们两大爷。

    回到了监狱,我爬回宿舍,王达每天搬来搬去,那么多啤酒箱,也够累的,难怪人都瘦了那么多,为了事业,也是拼了。

    自从那该死的吕蕾上吊后,我就怕睡觉,动不动就梦见那个吊着的场景,而且有时候转头过来还是屈大姐的脸。

    过段时间会好的。

    起来后,去了b监区转了一圈,感觉她们看我的眼神,有点?

    有点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总之就是不太一样。

    下午下班之前的几分钟,指导员找了我,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是问我要手机的事情。

    贺兰婷说,让我什么都不要说就行了。

    我去了指导员,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进来。”指导员道。

    我进去,指导员笑着给我倒茶喝:“小张坐坐坐。”

    又是非分之情。

    她给我倒茶喝,给了我我说了谢谢。

    她说不客气。

    却不说叫我来干嘛。

    我只好问:“指导员,请问找我有什么吩咐。”

    我也不说手机的事,让她提,她只要说手机的事,我就说要不到,找不到人,管她那么多。

    指导员看了看表,说:“刚好下班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我心里一惊,我干你娘啊,一起吃个饭,是不是要去那个黑店吃饭?

    那个破黑店,可是要我狗命啊!

    尽管一餐也不会三四千的如请贺兰婷那么贵,但几个菜,也抽了我一层皮。

    “走吧。”指导员拿起外套穿上,鼓鼓的胸脯几乎扣不住。

    想她那么个岁数,那个还那么挺,保养得也够下功夫了。

    我心里十分的不愿意,但脸上挂着笑:“好啊指导员。”

    下楼的时候我还问:“指导员,就我们两吗?”

    “是啊。”

    要我请吃饭呐?而且只是两个人,她要跟我聊什么鬼东西?而且第一时间却不急着要手机,到底是何居心。

    步步陷阱。

    我跟随她到了那家黑店,看着菜单,我心有余悸。

    贵我也认了,问题是贵了却让人心里不平衡。

    指导员点了红烧排骨,大闷鱼,香菇炒鸡,烤鸭,还点了一些素菜,要了一个鱼头汤。

    我软塌塌的靠在椅背上,这吸血鬼要吸死我。

    “你看看你点些什么吧小张。”她对我说。

    “不用不用,我看这些就够了,不够我们再点。”还不够吗?我就不信能吃完。

    还点了两瓶啤酒,看她要拿着杯子倒酒,我才回过神,忙抢啤酒瓶倒酒:“指导员我来我来。”

    她却反常的笑眯眯给我倒酒:“哎哟小张还跟康姐那么客气呀,都一样呀。”

    我急忙接过杯子:“不敢不敢,不敢让康姐帮我倒酒。”

    我也拿了一瓶啤酒给她倒上,她又自称康姐了,和我如此近乎了,搞什么鬼东西?她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也许是想着坑了我那么多钱请吃饭,心里过意不去然后给我倒酒吧。

    我点了一支烟。

    还没抽,指导员举起酒杯:“来,小张,康姐很少喝酒,老了,身体不中用,但是今天康姐高兴,陪你喝几杯。”

    “谢谢康姐。”你高兴什么你高兴?有什么好高兴的。

    喝了后我问:“康姐,你今天高兴,是为什么啊?”

    “你看你呀,为监狱立功,康姐脸上有光啊。”她笑着说。

    我急忙帮着倒酒:“我立功?什么功?”

    “抓获了监狱里潜着的犯罪分子,破获了一起犯人和监狱管理人员沆瀣一气一起作案的贩毒案子啊。你立了大功,是我们监区的功臣啊。”她笑意融融的说。

    我干你啊,老子***昨天还像个嫌疑犯一样被威胁说我多管闲事,如果不交出证物就搞死我。今天就成了立功的功臣了?她葫芦里到底什么药。

    “不敢不敢,这都是指导员指导的功劳。”我说。

    “小张真会说话,小张啊,监狱的领导已经在商量,可能时候会给你奖励。监狱里谁有功劳,领导都一清二楚,有功都会赏的。”指导员笑着看着我。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问:“我破案了?指导员,你不是说这件事你要看着自己来处理吗?”

    “我是说交给我让我帮你的忙处理,没想到你已经处理得那么好妥当了,我就放心了。这几个监狱里的害群之马,就应该得到惩罚!是我们这些b监区的领导管理不当,所以才造成了这种情况,如果不是因为小张你,可能事情会闹得越来越大啊。”指导员说道。

    这人讲话,真***,始终没几句是讲透的,只能猜,猜猜猜。

    帮我忙,叫我拿手机帮我处理?怕我处理不好,实际上是想帮着姚图图和章冉两个脱身,毕竟都是她的人,她想把这件事压下去。我严重怀疑以前姚图图和章冉干这些,指导员这些监区领导可能都有份,也可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加上不想自己管的人出大事,所以才想着帮她们脱身。

    还说我已经处理妥当?这么说,贺兰婷已经让人下来查这个事,指导员眼看不妙,马上抽身出来和姚图图章冉一刀切清?

    看来贺兰婷委托的这个什么机关还是什么人,一定是有来头的,否则不可能那么迅速一下子压住了康雪这群人。

    我笑着说:“指导员,这都是碰巧的,而且都是你指导的功劳。”

    菜上了,指导员招呼我吃,指导员又说:“小张啊,之前康姐做什么事啊说过什么过分话,是有些太不经过头脑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有吗?指导员从来就没对我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呀。”我急忙说。

    “呵呵小张真懂事啊,我表妹就没你那么懂事呀。小张啊,你看你破了这起案子,康姐跟你拿证据,其实也是为了能够尽快破案,怕手机放在你身上不安全,这下好,你交给司法和政法的人让他们下来查,那最好不过了。”

    司法,政法?贺兰婷还真厉害。

    压着我好多天的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看来这案子,能昭雪沉冤了,我也不用担心被康雪她们威胁告我了。

    那是不是在康雪看来,我和司法和政法的人很熟?

    然后她才这么捧我套近乎,想想今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