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5章

    从来不知道我有那么的想李洋洋,自从被前女友甩,我以为我已经炼就铁石心肠,可当我拿到了她送我关心我的食物,还有听到她为了和我在一起被打到瘸的消息,我心里边在难受,抱着她的那一刻,眼泪掉了下来。

    “张帆哥哥。”洋洋把头放在我的怀中。

    抱了很久很久。

    我的手机一直响着: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张帆哥哥。”洋洋仰着头,一脸幸福的笑了,“你哭了呀?”

    我甩甩头,说:“这天气,贼冷,把我的鼻涕眼泪都冻下来。”

    “你手机一直响着。”

    我本想说这破手机经常这样,也该换了的时候,停止不说了,因为我一旦说了,她可能又去给我买个新手机,不是苹果也是苹果,只会是苹果以上,她只想我过得好。

    “嗯,我听歌。”

    “听歌还震动呀,老是唱这几句。”

    我拿起来看看,是贺兰婷的,妈的还找我干什么鸟,我挂断。

    “王达叫我喝酒。”我说。

    “让我看看你。”我放开李洋洋,近距离看她。

    果然,王达没骗我。

    白皙的脸庞,一道瘀伤在嘴角,一道明显的眼角裂痕伤,拨开头发,额头也有。

    李洋洋急忙弄开我的手,低下头:“嗯,别看了张帆哥哥。”

    我用力的把她的手拿起来,把衣袖撸起来,果然,都有伤痕。

    下车的时候她就一瘸一拐的,我马上问:“是你爸还是你妈妈?”

    李洋洋摇头。

    “你说啊!”

    “张帆哥哥,好不容易见到你。”她想不让我问下去。

    “你说,难道是那个什么开云哥?是不是他?”我又问。

    她摇着头。

    突然她惊恐的看着身后,我问了几句她没回答,我马上向后看,是李洋洋父母,从一辆计程车上下来。

    这明显是打的跟着过来的。

    “拦也拦不住你了,我看你是死不要脸,这回我非要打死你不可!”李洋洋短头发的妈妈冲上来。

    一脸怒气汹汹,也冲着我。

    我心里正火着,她过来就给了李洋洋一巴掌,打得李洋洋差点掉下站台,我看着她妈妈,她瞪着我:“你这个穷小子!别缠着我家女儿!”

    我看着李洋洋捂着脸哭了,我火急攻心,一巴掌跟着甩回去:“这么好的女孩,你还打!”

    她万万没想到我会打她,而且是一掌打得她贴在站台广告牌上,显然是懵了,懵了好久看着我:“你竟然打我。”

    我上去抡起巴掌就扇:“我他妈打的就是你!老子从来没在她面前大声过一句,我让你打她!”

    被打的时候,李洋洋妈妈抱着头,她爸爸付了车费后急忙小跑上来把我推开。

    “别打了别打了!”李洋洋冲上去护着她妈妈,三个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我不懂他们都在想什么。

    “洋洋你让开,你这什么妈妈,我们男的犯错,父母都不至于这么打,还要打瘸了,有这么个妈妈吗。”我扯着李洋洋。

    李洋洋推开我:“别过来!”

    我当即心一凉,是的,看来我犯下大错了。

    三人同时用着敌意的眼光看着我。

    “洋洋。”我看着李洋洋。

    李洋洋抱着她妈妈,低头看她妈妈。

    她妈妈显然是被打得傻了,愣了在那里,捂着脸。

    李洋洋父亲站过来,对我说:“你快点离开这里。”

    我定定的看着他们一会儿后,只好转身走了。

    走了几步后,我转回头说:“只要你们打李洋洋,我一定也会打你们。不就是不让见面吗,行,我发誓以后我都不会见她,但是如果我知道你们打她,我也会找你们。”

    他们看着我。

    看着李洋洋逃避我的目光,我只好不回头的走了。

    是我脾气太暴躁,可我看到李洋洋那身伤,我无法不发火,我还恨不得打瘸她妈妈。

    手机不停的响着,我边走边看,又是贺兰婷。

    我接了:“说说说有什么赶紧说,你怎么那么烦,你怎么那么烦!”

    气不打一处来。

    她也开口骂我:“是我烦吗!你不停的给我打电话,电话通了又不说话,你想怎么样你说!”

    我看了看手机,通话记录。

    破手机自动拨了贺兰婷的电话8个。

    “不好意思,手机坏了。”我道歉道。

    她挂了电话。

    我挂了电话后,看看,这手机还真的是自动重拨出去,还不停了。

    看来是逼着我换手机了是吧。

    挂了后,看了一会儿,不拨了。

    谁知又给她自动发信息过去。

    我去他大爷。

    而且还是自动发的到点的本来就存有的信息:睡了吗。

    我想删掉,结果发了过去。

    算了。

    看了一会儿,好在没再发疯了。

    想叫王达下来喝酒的,想了想,外面太冷了,把我都冻僵了,干脆买了两瓶白酒和一些花生上去。

    王达缩在被窝里,看着我。

    “下来吧,想和你说说话。”

    “不想说,冷。”他缩进头。

    我把被子掀开:“有烦恼的事情!”

    他只好穿衣爬起来。

    坐在一起,我在饮水机那里拿了一次性杯子开酒倒酒:“刚才见了她。”

    “然后呢?”王达披着被子。

    “然后她妈妈爸爸跟踪一样的跟了打的过来。她妈妈过来就给了她一巴掌,然后。然后我就打了她妈妈一顿!”

    “精彩!”王达举起大拇指,然后拿起酒杯,“为了你这股大义灭亲的气势,该敬你一口!”

    我举起杯子,碰了碰喝了,然后问:“然后她妈妈被打蒙了,她就抱着她妈妈,敌意的看着我,她爸爸叫我滚了。也没打我,我就灰溜溜回来了。咋办?”

    王达拍手,说:“我应该放首歌给你听,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真有气势,如果换成我,估计我是不敢下手的,按道理来说,也是不能动手。不过如果是我,我也想打。”

    “想打和打了是不一样的,你看我们监狱里,那些想杀人和杀了人,下场是不同的,想杀人的,无罪。动手的,关在里边。我走的时候我说,以后我不见了不谈了就是,但是如果你们还打她,我就找你们再打你们。这件事从道义上来说我是不是做的很过分?”我问。

    “凡事都是两面的。李洋洋的妈妈,是你女朋友的妈妈,你打了你女朋友的妈妈,是不对的,你女朋友肯定很讨厌你。至于她妈妈和爸爸,反正你不打她们也已经够讨厌你了,对吧。然后李洋洋就很敌视你。这点是不得李洋洋的心的。可换一个角度看,***你和李洋洋谈个恋爱嘛,她妈妈是谁啊,你认的只是李洋洋管其他谁谁谁,谁打了李洋洋就是打了你女朋友,你管她是谁。还打的那么狠,下手那么重,你应该推她到路中间让车撞死。”

    “少扯淡!和你说正经的。你说将来会怎么样?”

    “还是那样,他们会更恨你,还是要你们分开,可能还会打李洋洋,也可能不会敢打了,而且李洋洋可能也会恨你。但也可能更爱你。看个人了。”王达吃着花生说。

    “如果你爹要你和你亲爱的穷女朋友分开,你不肯,你爹揍了你半死不活,你女朋友找人揍了你爹,你咋办?”我问。

    “这是好事啊,我肯定开心啊,我女朋友爱护我嘛,她也没嫁给我,管我爹是谁啊,我爹也没过她恩惠,她为什么要照顾我爹的想法?不过嫁过来就肯定有隔阂了。我爹一定想,尼玛你当年揍过我,老子给你小鞋穿。”王达说。

    “呵呵,要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想就好了。我就怕回去后又打了李洋洋一顿,打瘸双腿,然后她父母恨死我,就算不整我把我弄出监狱,也要把李洋洋隔离起来,这辈子再也不用见面了。而李洋洋也许也会恨我。”我自己闷闷的喝了一杯白酒。

    好辣啊。

    “李洋洋不会这么想的,那你放心吧,这么好的姑娘,也不是不懂事更不是没心胸那种,她看事看得比谁都透。”王达说。

    这我同意。

    但愿吧。

    手机来了信息:今天的事,抱歉。

    是贺兰婷发的。

    我回复:有人上书请求除去奸佞之人,太宗问:“谁是奸佞之人?”回答道:“臣我身居草野,不能确知谁是奸佞之人,希望陛下对群臣明言,或者假装恼怒加以试探,那些坚持己见、不屈服于压力的,便是耿直的忠臣;畏惧皇威顺从旨意的,便是奸佞之人。”太宗说:“君主,是水的源头;群臣,是水的支流。混浊了源头而去希冀支流的清澈,是不可能的事。君主自己做假使诈,又如何能要求臣下耿直呢!朕正以至诚之心治理天下,看见前代帝王喜好用权谋小计来对待臣下,常常觉得可鄙。你的建议虽好,朕不采用。”表姐,你要是用这种管理手段来测试你的手下,别人还怎么甘心诚心替你做事?

    她回复:谢谢。

    看来贺兰婷也不是完全的野蛮型的嘛。

    我问王达:“要不要发个信息给李洋洋道歉?”

    “道歉干嘛?干嘛道歉?你都讲了那种话了,打也打了,还说如果他们这样你还打她们,说明你自己觉得你没做错。那万一她们又再次打她,你再去扁她妈妈,难道说你又犯错了?”

    “对。”我放下手机,“对了你那员工吴凯呢?”

    “跟女朋友出去了吧。我是放羊式管理,有活就干,没活他爱去哪去哪,明天要没事,帮我干活呗。”

    “好。”

    躺在吴凯的床铺上,听着王达的鼾声,我迟迟难以入睡。

    看着手机,看了看李洋洋的号码,唉,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